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零七:灭魂(二)

章二百零七:灭魂(二)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为什么就不能爬到更高的地方俯瞰你?”    辛武真的很享受被人小觑之后的征服感,当一根蜡烛散发出星辉的时候,正是美到令人目眩神迷的时候。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他隐约有了头绪。    血怒种似乎融合了许多灵兽、圣兽的学血液,想要将其吞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些灵兽的血脉倒是很好融合,不足为惧,经过时间的洗礼和沉淀,它们生前残留的记忆并不完整,许多甚至成为了无意识的木偶。    即使有强大的,也奈何不了领悟了死归和绝境的他。    这也是为何他刚刚产生幻觉的原因,肯定是因为吸收了那些灵兽的记忆。    但目前出现的圣兽明显不是那些灵兽能够比拟的,它们的记忆虽然谈不上亘古不灭,但撑个数万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且圣兽实力强大,血脉纯粹,它们是有志和气的。    志是信仰,气为气节。    志气就像那亘久的日月,不会随空间,时间所泯灭。    即使身死,也保有王者的威严和霸着的高傲,这就如同腹蛇的皇家剑士陵墓园一样,那些死去的强者,依旧能带给人心悸的压迫。    所以,想要融合吞噬它们的血脉,自然得展现压倒它们的志气,自然得展现让他们尊敬信服的能力。    老虎怎会当狗的坐骑,游蛟怎能被虾玩弄?    冰山平滑如镜,狂风从上往下吹,不时有小山般的冰块从冰山上落下,砸出陨石降落般的浅坑。    想要攀上这万丈高的冰原,无异于痴人说梦。    辛武缓缓靠近冰层,从纳戒中掏出空禅剑,在这逼真的幻觉里,也有幸运的事情。    至少他的右臂是完好的,他的源力是充足的,他的武器也是可以使用的。    风神冰雕不断地拍打双翼,巨大的风雪令人寸步难行。    辛武利用皮感,关闭风孔,隔绝外界与自身的体温。    他走到冰山脚下,用空蝉剑往内部凿开一个深洞,钻入其中。    “哼,胆小鬼,你要躲在里面避风吗?”风神冰雕摇头嘲讽,这又是一个跟磨丁格和六翼星云豹一样的废物。    辛武想的却恰恰相反,外面风力很大,从脚下爬上山顶是完全不现实的,所以只能从冰山内部寻找突破口。    他并不惧怕寒冷,所以能够很好地抵抗冰川内部的低温,他的身体能够自主呼吸,也不会由于冰山内部氧气稀少而窒息。    空禅剑削铁如泥,切掉冰山内部的冰块易如反掌。    辛武的绞杀三度同样用的如火纯青,他像切豆腐一般,小心翼翼地切下一块块整齐四方的冰块,然后将它当成垫脚石,站在上面往上继续切割下一块能够立足的冰块。    有了目标,有了可行的方法,他需要的只是能够坚持下去的耐力。    少年淡淡一笑,想起在广漠领悟的绝境姿态。    不好意思,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信心。    真正的绝境,不是所面临的危险,而是放弃了寻找信仰的决心。    是的,他是粉碎病体,但那是明天的事,后天的事,甚至是大后天的事跟今天没有丝毫关系。    即使生命只剩最后一秒,他也依旧会坚持攀爬,即使爬不动顶峰,他想要领悟的是这一秒攀爬的感悟和成长。    只要翻过那座山,就能看见大海,这是一个故事,也是一种精神。    辛武和周围的冰雪彻底融为一体,内心没有兴奋,没有沮丧,没有畏惧,没有埋怨,他是一块没有情绪的冰晶,沉默,坚韧,毫不出彩,不骄不躁,只是朝着认定的方向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    累了就打个盹,渴了就喝点水。    他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爬到他握剑的手长满了老茧,爬到他年轻的容颜长满了白发,爬到他黑色的道袍破烂不堪,爬到他白净的脸庞镌刻风霜,紧皱的皮肤变成揉皱的橘子皮……    他变了许多,但唯一没有变得是眼中的坚定和许久之前刚刚开始攀登的眼神一样,没有丝毫动摇。    唯一没有变的是他坚信能爬上山顶的信念。    即使攀爬的这些日子他只看见空洞单调单一的白色,但辛武却面带微笑,因为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彩色的未来。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最后的薄冰轰然消散,辛武听到了怒吼的风声,以及神风冰雕尊敬的口吻:“你现在很弱,但以后会很强,爷爷服你!”    “你似乎弄错了,现在的你才是孙子。” 幻想的世界如同冰晶般碎裂,辛武长舒一口气,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    与此同时,冰雪般寒冷的血液尽数没入吞天化地珠。    “水研溪?”辛武一边持续吸收血液,一边小心翼翼地与少女拉话。    “嗯。”    少女淡淡点头,目光紧紧盯着空气中的血怒种,提醒辛武集中精神:“下一只圣兽——水玄武要来了。”    血液中渗滔滔流水,浪花在空中翻滚旋转,水花化成晶莹的箭矢,直刺辛武的咽喉。    辛武再次被带入一个奇妙的世间,这次他看见的是一座庞大的岛屿,岛屿上生机勃勃,草长莺飞,鸟语花香。    他站在岛屿的中心,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看着在明媚空中飞舞的风筝,感到惬意而舒心。    “哥哥,你看我风筝放的好不?”梓月拉着他的手,纯净的笑容在风中不胜娇羞。    这是幻觉吗?    辛武感受着手中温暖的触感,看着梓月干净无暇的笑容,心中一时五味陈杂,快乐与酸楚交替冲击着自己的内心。    好真实的幻觉!    “你愿意留在这里享受人间极乐吗,你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岛屿缓缓上升,辛武蓦然发现,这居然是一头巨大的万金寿龟,它还有一个威风凛凛的名字——圣兽玄武。    赤脚如船,红尾如剑,漆黑的脖颈高耸入天。    辛武望着这充满古老纹路的金色龟壳,仰望它破水开浪的磅礴气势,一时之间竟被这种传说中的生物给惊呆了。    玄武乐呵呵地转过头,虽然是居高临下地望着辛武,但并没有任何杀意。    很显然,比起杀意凛冽的火朱雀,水玄武的性格无疑冷静祥和许多。    “不愿意。”辛武有过火朱雀的经历,知道这是幻觉,但依旧有些无法置信。    “为何不愿意,这不是你向往的生活吗?”    “这是假的。”    “但你的感受是真的啊!”玄武老龟眯着眼睛,面容慈祥。    辛武略一停顿,淡淡地道:“可是这里没有他们的感受。”    “我是真的没有意义,世界是真的也没有意义,如果我是真的,我的伙伴是真的,哪怕世界是假的,我也可以接受。”他有些不耐烦地道:“只有和尚才喜欢讲这些真假虚实的玄幻道理,但那不过是迷惑人心,麻木自己的说辞罢了。”    也许有些人可以接受玄武的提议,但在刀尖上行走的辛武做不到,血染多了,心就冷了。    心很冷,看事情就透彻,现实!    老神龟对辛武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停顿片刻后,自顾自地摇头诉说:“强者都是自信的,特别是圣兽这种稀世罕见的物种,即使身死体亡,灵魂和意志也不会消融,不会自降身份,给人当枪使。    可即使如此,十大圣兽也被那血怒种中的真龙血脉吞噬了七成,剩下的火朱雀和风神冰雕残存的意识也吞了十之**,也就是说你刚刚面对的考验,不过是面对了残存圣兽灵魂残存的十分之一的力量。”    辛武听闻过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不知道圣兽有多强,但这些早就死亡的家伙却还能凭借残余的灵魂力量影响人心,真是恐怖至极。    “我想知道你的考验是什么?”辛武强作冷静地回应:“如果你是想恐吓我,我觉得来直接的更有效。”    “我可不喜欢打架,你知道水总是温柔的,乌龟总是慢吞吞的。我找你,是想与你一起做点有用的事情。”    “比如?”    “等血怒种种所有的灵魂被彻底吞噬时,血怒种便会成为完全之态,只不过觉醒的不是龙魂,而是血怒种本身的意识。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残龙之魂不是血怒种内最恐怖的存在?”    “聪明。”玄武抖了抖长长的白发胡须,声音如雷,一字一句地迸入辛武的心脏:“遗憾的是我也不知道那个存在是什么,只能隐约确定,它虽然比龙魂强,但也是残魂,强不了太多。    但同时幸运的是,那个存在似乎打算袖手旁观,或者说它由于忌惮某些更可怕的存在而打算袖手旁观。    血怒种中最可怕的存在现在愿意臣服于你,所以剩下难搞定的就只剩龙魂了。”    辛武清楚,玄武说的更可怕的存在是指自己眉心的吞天化地珠。    龙魂不愿意臣服吞天化地珠,那个更甚龙魂的存却为什么愿意臣服?    他内心现在的疑点确实太多太多了,多到只要去想脑袋就会爆炸,碎裂。    但不管为什么,不用对付龙魂后再对付“那个存在”,应该说确实是个幸运的消息。    他甩走脑海中的疑团,抓住老神龟话语中的要害:“你想帮我除掉真龙的残魂你的条件呢?”    “你真的很像一个精明的商人。”老神龟微笑着点头:“不过我确实是这样打算的。“    “你办的到吗?”    “总的试试不对吗?”    “有理!”辛武微微沉吟,随后点头,一股莫名的兴奋燃遍全身,甚至盖过了粉碎右臂传来的隐痛。    他喜欢做那些不去做就不知道结果是好还是坏的事情,他喜欢那种生死的冒险。    就像执行龙龟旅团猎杀计划的那样,他觉得踩着滑雪板的自己从满是鲜血和尸体的河岸上飞过时特别帅!    “身处真龙血脉之中,反抗更剧烈,受到的压迫便会越大,老神龟我生性平淡,不喜斗争,虽然在圣兽中实力最不济,但现在的灵魂和意识却保留的最为完整,所以我清楚地知道某些事情。    我有个方法可以帮助你吞噬龙血,就看你敢不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