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零二:粉碎病体
    修炼结束?!    即使辛武的心性坚如磐石,但是这消息如同一记闷雷,不偏不倚砸在他的脑袋上。【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砸的他心神错乱,砸的他麻木呆板。    “你……你说什么?”辛武后退数步,左手抵住疼痛的心脏,艰难蠕动的上下两瓣嘴唇生硬地挤出这几个字。    是的,他一直很坚强。    可是不能修炼却是他内心最深和唯一的恐惧。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力量,注定只能成为什么都无法保护的失去者。    他不要经历三年前失去妹妹那样的痛苦,更不用在拥有这么多朋友之后,一个个看着他们再度离开。    从有到无比从来就无的痛苦更甚许多。    如果他再也不能修炼,那么这一年多内的修炼算是什么,是上天给他开的一个玩笑吗?    不,我不认命,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辛武安慰自己,用控温术平稳自己的呼吸。    “你右臂彻底粉碎,有三块碎骨处于左心房和左肺之处,另一块滑入了你胰脏。”中年男子别过侧脸。    辛武轻按自己的胰脏,确实感觉到了一股揪心的疼痛。    那双眼的确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只是碎骨残留体内而已,就断定我再也无法修炼很草率。”    辛武咬牙反驳,如果这条手臂真的保留不住,那就切掉算了。    可修炼是绝对不能结束的。    他的修炼道心在刚刚稳固,刚刚领悟到某些不同的、玄奥的东西,怎么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结束?    “一条手臂当然不能说明什么。”中年男子悠长叹气,恰似一曲哀怨的悲歌。    “但你修炼的方式完全不对,看似健康的身体内部其实早已遍体鳞伤。    你的肌肉和脏腑区域看似饱满,充满了力量,甚至产生了奇特的变化,能够自主呼吸,但是它们的细胞中心已经产生裂纹。    这种现象的产生一定是因为你的身体曾经承受过巨大的负荷。    但寻求力量的你却没有注意根基的培固与**的锻炼,导致暴涨的力量摧毁了脆弱的**与神经。    简而言之,你现在的情况就例如一个表明鲜嫩可口的,但内部其实已经开始腐烂的水果。”    中年男子有些不忍地低垂着头:“    爵级实力的你这个年龄拥有的实力在星源大陆其他的地方很常见,例如宗们的弟子,或者贵族的后人在你的年纪达到这种实力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但是在潮龙镇,这很不寻常。    小小的弹丸之地,灵气不足,资源稀少,甚至没有专门修炼的门派教导你们,能够在你这般年纪成长为爵级的少年实在是少之又少。    所以你可能有所奇遇,或者吃了什么天材地宝。    但人的身体是个承载力量的容器,最初的它像纸船一样薄弱,可以承载温润如玉的水,却承载不起滚滚的洪流,承受不住熊熊的烈火。    所以你拥有的奇遇对你而言或许还是种灾难,因为你的**承受不住你极速成长的源力,从而让源力破坏了细胞的内部。    这种由错误的修炼方法引起的病症在星源大陆十分常见,我们称其为:粉碎病体!”    粉碎病体?    粉碎病体!    辛武喃喃自语,一直流畅的气息终究变得紊乱。    尽管他到现在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他知道大叔说的话其实是很有理的。    迄今为止,他已经多次让身体处于极限疲惫的状态。    与时月一战,他明明知道喵喵的告诫,最好不要用天爆源星,却依旧使出了这招武技,导致整条右臂的骨头全部碎裂。    这不大可能是突发状况,而是体内的细胞早就有了裂痕,而那次武技的施展不过是将裂纹扩大的引子罢了。    “辛武,你从修炼到步入爵级实力用了多久?”    “一年。”    辛武咬着嘴唇,随后却又摇了摇头:“不,确切来说,是八个月。”    因为从广漠回来之后,他花了四个多月疗伤。    “八个月?”中年男子发出不可思议地惊呼:“小兄弟,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    他刚刚说放在星源大陆的其他地方,十五六岁有辛武这般成就的比比皆是指的是从七八岁,最迟十来岁就开始修炼的少年。    八个月,爵级?    这完全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星源大陆,他的兄弟,曾经最出色的天才——敦煌都做不到这种事。    “这是事实。”少年再次强调。    现在想起这些事情,他也感到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成长速度竟然如此恐怖。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只注重源力的提升,追求强大的武技而忽略了自身**的锻炼所以才留下了粉碎病体的顽疾?    中年男子依旧不相信,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解:“辛武,我正在帮你分析,寻找出病症产生的原因,帮你将损失降至最小。    不过你必须诚实,配合我!”    辛武微微思索,再次回应:“大叔,我并未说谎,可能正是因为我成长太快,所以才导致根基不稳吧。”    经过辛武的提点,他确实发现了有这种可能。    男子以一种非人的目光盯着辛武,绕是他见多识广,也是从没听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其实一切又可以解释得当。    他或许有比敦煌更好的奇遇,却没有敦煌的体质,所以没有享用这份力量的运气。    “好,妖孽小子,我暂且相信你的说辞。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或者亚索一直在指点你?”    “亚索五年前早就离开了,对于修炼并没有给我太多指点。”辛武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但我确实有些运气。”    简明媚确实让他的实力实现了跨级突破。    但那段时间内,他的**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成长。    “提升了多少?”    “从师级提升到了爵级。”    中年男子微微蹙眉:“与我猜想的确实没错。”    “辛武,你在实力提升的时候,应该没有锻炼**吧。”    辛武摇了摇头。    “那你有没有学习什么增加身体负荷的武技或者在非常疲劳的情况下依旧坚持战斗,甚至是那种强行提升力量,激发肉身潜力的秘法呢?”    这番话令辛武的心沉到了海底,实话实说,他确实太过执着于实力的增长,从而忽略了许多细节。    男子的问题他竟然都做过来,八门遁甲是激发潜力,强行提升力量的秘术;绝门也是在极度疲劳时依旧激励细胞,压榨自身潜力的招式;聚源成钻的天爆源星更是直接损害**的两败俱伤武技;他也在身体接近极限时强行服用断兵给自己的药剂续命,依旧坚持战斗……    他本以为经过四个月的休整,自己已经挺过来了,却没想到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假象。    但是喵喵没有看穿这一切,宁淅雨也没用看穿这一切。    毕竟术业有专攻,游历世界的男子在许多疑难问题上的见解是要优于许多强者的。    实力强劲不等同知识渊博。    “大叔您说的,我都做过。”辛武的语气骤然低沉,最后像沉入海底静止的石头一样悄无声息。    中年男子倒吸一口冷气:“问题的根源已经很明朗了。”    “可惜啊可惜。”中年男子连连感慨:“这样优秀的天赋和心性竟然犯了这样简单的错误。    无论多么需要实力,都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修行。    再高的大楼也会由于地基不稳而倒塌。    亚索他是个笨蛋吗,怎么能糊涂到这个地步,他认为你是敦煌的延续,又为什么不亲自指点你修行?    他脑子进屎了,还是喝酒喝成傻逼了。”    男子越说越愤怒,最后竟然气急败坏地骂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和清芙蓉都给亚索耍了,凭他的个人喜好耍的自己团团战。    只是这样年轻,充满天赋的孩子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代价?    亚索,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对这孩子拥有那样炙热的期待却为何这样冰冷地离开。    中年男子心痛!    辛武依旧抱着最后的幻想:“但是我曾经在滑凝池淬炼身体,也曾经吃过一些冰心丸,以及炼金术师炼制的药剂,这些药剂都很补。”    “一直压榨自身的**,是一种很冒险的修炼方式。    身体如一张弓,可以将它压成满月的弧度,得到的结果是它变得更有弹性或者超过弹性限度而崩碎。    很不幸,你成为了后者。    所以你胡乱吃药的举动反而是在加速你的死亡。    我的眼透察觉到你体内有残余的药渣,这些药渣其实是药毒。    在你的身体单元本就受损的情况下,太大的补药会因为药性的猛烈而成为毒药。    可它们没有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却并没有被毒药压垮,反而吸收了部分药力,这一点很让我惊讶。”    男子说的的确没错,病急乱投医是非常致命的。    人生病了需要吃药,但需要对症下药。    在某些身体极度亏损,失去抵抗力的情况下,补药也会成为毒药。    至于自己为何没有被“毒药”击垮,原因有两种:第一是自己拥有命力。    第二就是吞天化地珠吞噬了这些毒素,将它们慢慢变成补药,滋养着自己的身体,延缓身体衰老死亡的速度。    第一种情况不大可能,毕竟就是这拥有命力的身体出现了裂痕。    “你源力增长的速度如此之快,即使是命力者也受不了。”    男子满脸惋惜,靠着自身的领悟和奇遇在八个月内就成为了爵级猎手,太离奇,太恐怖,所以不久后的陨落也更加惋惜。    如果他能够继续成长,谁能断定他不是一个被敦煌更加妖孽的天才呢?    成长到和敦煌一样,是不是就是亚索口中的延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