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九十六:尘封的少女

章一百九十六:尘封的少女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白芒如雾,笼罩着地面光滑的圆形空间,数根巨大的白瓷通天柱错落有致地顶住上方的墙壁。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    这里与科学实验室的昏暗完全不同,密集的光线足以令人看清里面的一切。    辛武轻轻皱眉,看着从脚下延伸至前方的血迹,随后盯着前面几根碎裂的白瓷通天柱,微微思索。    他轻轻地放下鬼轩和威驰,走进白瓷通天柱,竟隐约看见每一根柱子的内部似乎都关押着某些东西。    他眼前的这一根柱子,内部关押的似乎是一头凶兽,张牙舞爪,烈火獠牙,分叉的尾部如同利剑一样锋利。    “这种味道?”牙野吸了吸鼻子,在这里他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但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什么。    他伸出手指沾染上地下还未完全干透的血迹,舌头小心地舔舐指尖。    这是兽血!    但绝对不是普通的兽血!    牙野双眼发亮,迅速朝着前方滴落的血迹延伸的道路奔跑。    辛武疑惑的目光跟随牙野的身影往前,微微思索,并没有选择追击牙野。    带上鬼轩和威驰会影响他的速度,将他们留在这里会让他们直面危险。    此地充满了许多疑点,辛武觉得水妍溪应该被困于在这片柱子当中的其中一根。    因为脚下的血迹很可能是白瓷柱子内的凶兽留下的,那么这些看似沉睡的凶兽都是活的。    这样就可以推测,它们是在守护某种东西或者某个人。    辛武小心翼翼地观察每一根白瓷柱,他不能打碎这些柱子,否则可能会惊醒内部沉睡的凶兽。    他从不同的角度去辨认白瓷柱内关押的生物,直至目光停留在正中心的柱子上。    妖娆的身段婀娜优雅,长长的头发如同被水流托起的水藻,潇洒飞扬。    少女怀抱双膝的身影印在白柱上清晰可见,如同尘封在晶石中的美丽琥珀。    辛武轻轻敲打白瓷柱,所有的白瓷柱却在此刻发出轻微的抖动,凶兽的咆哮声如同藏匿在云层中的惊雷,令人心情压抑。    这根白瓷柱应该是这片区域的中心,关押着的会是水妍溪吗?    应该没错,能够进入科学实验天堂本就非常艰难,常人更难发现科学实验天堂内部还藏着密室,即使找到了密室,也得经受这些凶兽的考验。    这足以证明他对水妍溪的重视,也能印证一个道理,智慧的较量和力量的较量同样重要。    “即使我破了你的机关,也必须面对你的力量吗?”    辛武摇了摇头,无奈浅笑:“你还真是老谋深算,不过希望我的推测是正确的。”    即使是错的,我也没有时间去继续深究了。    辛武没有说完担忧的后半句,因为从时间的推断来看,冒牌货金研木或许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灰锡色的源力覆盖于左拳,他猛击眼前白瓷柱的底部,裂缝如同蛛丝般从下蔓延至上。    片刻后,如同落雨的瓷片纷纷洒下,白的发亮,折射出晶莹的微光。    辛武的视线穿透依旧下落的瓷片,眼睛被前方那种摄人心魄的的美丽所吸引,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思考。    当然也忽略了一头头从周围白瓷柱中爬出的狰狞凶兽。    残留血丝,滴流哈喇的凶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锁定在辛武的身上。    眼前的白瓷柱虽然破裂了,但瓷柱的内部却依旧是一根柱形的油脂,绿色的油脂如同琥珀,尘封着绝世的美丽;又好似冰川,冻结着最优雅的纯洁。    少女的银发斜往上飘,月牙形的眉毛优雅修长,微眯着安详的双眼,像个沉睡的孩子。    一丝不挂的她藕臂晶莹,恰如夏日波光闪闪的湖面,胸前的凸起被膝盖挡住最隐蔽的部位,但这种朦胧的神秘美丽却更能引起人无限的遐想。    她全身散发出闪烁的银芒,温润如水,沁人心脾。    辛武觉得自己正被一颗温暖的水球包围,托举着漂浮于云层之上。    这种感觉令他微醉,令他神往,令他暂时忘记了周围血腥。    他只看到少女的侧面,但却能够想象到少女那倾城的容颜。    漂亮的定义有很多种,但吸引辛武的是一种最初的气质,例如鬼舞姬的高冷自傲,宁淅雨的祥和温柔,简明媚的坚守重情,眼前的少女却给人阳光般的感觉。    一如年少时的心思干净,信仰清纯,希望温暖。    他曾经以为气质的沉淀需要向宁淅鱼一样沉淀千百年,才能在谈吐举止之间影响他人。    但眼前的少女年纪看着不过十五六岁,却也有这种影响他人心神的能力,这一点既让辛武钦佩又惊讶。    “砰”本能的危险感觉如同闪电爬遍全身,眉心白光一闪,皮感领域如同潮水般蔓延。    惊出一身冷汗的辛武迅速后退,但左臂依旧被一只筋蛟蝎扯掉了一块皮肉。    油脂柱被筋蛟蝎撞的粉碎,漂亮的碎片如同纷飞的雨滴,粘附在辛武的脸颊。    淡淡的迷香摄人心魄,碎片好似蠕动的毛虫,死命地钻进辛武的皮肤。    少年恍然大悟,他曾经在腹蛇的图书馆翻阅过许多书籍,默然想起这种材质是何等恐怖的东西。    这种东西名为五彩琥珀石,拥有放大美丽的妖异功能。    它的香味能够迷幻人的神经,遇到温热的东西便能迅速融化,钻入其内,腐烂无机物体,影响生命体的神经系统。    辛武越想越惊讶,五彩琥珀石竟然也是冒牌货金研木的算计。    少女被五彩琥珀石所包裹,她的体香,气质,美丽经过五彩琥珀晶的放大足以迷惑来人,令人短暂地沉溺于这份美丽当中。    所以辛武没有注意到周围咆哮的凶兽,没有注意到其余爆裂的白瓷通天柱,甚至没有注意到筋蛟蝎的突袭。    如果不是他的皮感领域拥有对危险本能的戒备意识,换到任何一个感官正常的人,早已在凶兽的攻击下死于非命。    “也许,老谋深算都不够形容你,你这种人即使走路也担心会被石头绊倒吧。”    辛武深深呼吸,内心为冒牌货的缜密心思所折服。    当苦苦追寻的目标就在眼前时,一定会有人被兴奋激动冲昏头脑,降低戒心,这当然是发动奇袭的最好时机。    他摇了摇头,跳动的源力顺应思想关闭全身的风控,防止五彩琥珀石的香气通过毛孔渗入体内。    全身的皮肤如水流般上下起伏地波动,片刻过后,已经渗入皮肤内的五彩琥珀液体硬化成绿色的宝石,从他的体表中脱落。    “真想与你一较高低,击溃你这种诡计多端的家伙,一定能让我飞速成长吧。”    辛武杀意凛然,冷眼扫过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凶兽。    大部分的凶兽却突然在此刻如同绵软的小猫一样匍匐在地,哀怨哭泣。    此刻的它们就是一群放弃反抗,任人宰割的老鼠。    有几只源力强大的凶兽却是恰恰相反,发疯般地横冲直撞,互相厮杀,尖锐的叫声中藏着惶恐与惊惧。    它们就如同自尊不愿低头,但本能却在退缩的老鼠。    辛武十分纳闷,自己的杀意何时强大到这种地步了?    不对!    这不是自己的杀意!    一滴冷汗同样从他的额头滴下,巨大的威压仿佛从天掉落的云层,压的人心惶惶,无法喘息。    辛武喉咙干渴,艰难地转过头,视线透过依旧飘落的五彩琥珀石碎片,聚焦与银发少女所处地域的中心。    赤条的少女**笔直,张开双臂,极速旋转的劲风似一条玉带,遮住她若隐若现的神秘部位。    酥胸前的银色玉牌散发出温润的白茫,飞舞的银发是开花的铁树,又似栖息枝头的萤火虫,闪闪发光。    肤如凝脂,秀鼻纤巧,黛眉如画,指如白葱,她是画中飞出的琼瑶仙女,定格在野兽垂涎的世界。    少女睁开淡漠银色的眼眸,异于常人的银色瞳孔似乎贮藏着千年的空洞与讶异,带着一份迷糊与懵懂。    她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具有诱惑力,也丝毫没有企图掩盖娇嫩**部位的举动,只是好企好奇地斜过头,打量着下方的辛武与凶兽。    她是一个从不祥与厄运中苏醒的无知少女,眼神中藏着懵懂,没有任何残忍。    但与生俱来的强大杀意令人肝胆俱裂,地动山摇,唤醒着血肉生物本能的畏惧。    晴天霹雳!    辛武望着不断爆碎的地面和化成风刃绞杀凶兽血肉之躯的杀意,脑海中本能地浮现出这四个字。    就像平静漂亮的天空,突然落下的惊雷之吼足以令世间的生物或者抬头思考,或者撒腿狂奔,或者摇头颤抖。    少女是这片天空,但杀意却更胜惊雷。    此刻的他没有任何心思去亵渎赤条的少女,没有心思去观察她胸前的红色蓓蕾,亦没有邪念去打量她双腿之间的无尽诱惑。    他的本能,他的思维,乃至他的血液和骨骼都在发出强烈而畏惧的信号,那是一个字:逃!    但尽管预知到了危险,速度却跟不上危险蔓延的速度。    他刚迈开源力聚集的双脚,少女周身围绕的杀意却在电光火石之间具象化成刀戟剑斧,以乘风破浪之势,在呼吸之间将周围的所有凶杀绞杀成漫天的血肉。    血液的红梅飘飘洒洒,白净的空间瞬间染成血色的修罗道场。    “砰”化出晶钻铠甲的辛武与刀剑相撞,爆炸的声响蚀骨虐耳,绚烂的火花四溅。    丝带般的血液从晶钻铠甲中溢出,被逼入墙角的辛武被墙壁爆裂的碎片彻底埋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