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八十四:全镇戒备

章一百八十四:全镇戒备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几束墨绿色的烟火从枫木林冲向天空,躲在偏僻小巷看热闹的爱德华拉低佩戴的风帽,遮住半张脸庞,朝着放出墨绿色烟火的下水道前进。

    周旋于帮派成员之间煽风点火的吉格默默抽身而退,同样朝着民兴街的下水道走去。

    蒙多停止叫喊“仇富主义”,混迹于骚动奴隶人群之中的他不知不觉就退到了最后,随后悄无声息地消失。

    潮龙镇几乎出动了所有的守卫,他们风风火火地抓捕街道上可疑的人群,严刑逼供,威逼利诱,企图从这些骚动的群众中找到些许线索。

    躺在屋顶上的鬼轩看着忙碌的守卫,伸了个懒腰,轻描淡写地回应牙野:“你可以滚了。” 牙野神情惊讶,有些难以确信地反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滚了。”鬼轩一字一句,迅速地跳下屋顶,眼神如同一柄利剑,吓得牙野冷汗直流:“敢跟过来,我就宰了你。”

    惊魂未定的牙野在几秒钟后才逐渐反应过来,但鬼轩早已经从自己眼前消失。

    他为何放自己走?

    牙野沉眉思索,难道幂老太真的被劫持走了?

    时月呢?

    他在干嘛,他应该不可能输吧!

    抓捕幂老太的真的是辛武吗,如果是,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思绪混乱的牙野疯狂摇头,坐在地面苦苦思索。

    如果幂老太真的被劫持走了,回去肯定是行不通的,顾内会以护卫不力的名义惩处自己。

    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劫持者逃跑的位置,调遣兵力将后者绞杀,这样既能夺回幂老太,也能消除内心的恐惧。

    “你想用幂老太换取梓月吗?”牙野撩开金发遮住的右眼,那是一只灰暗浑浊的眼睛,如同枯旧的落叶,没有一丝神采。

    “辛武,你真的比现在的我还强吗?”牙野站起身,跳下屋顶,自言自语:“我付出一只眼睛的代价,经常服食血怒药剂才有了今天的力量。

    同样的时间,在外面漂泊的你凭什么比修炼上等武技,服用上等炼金药剂的我更强?

    我不信,也不服!

    他决定先去天主教堂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计划,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顾家暂时是不能回去了。

    ……

    一天后。

    “劫持主母的人查出来了吗?”顾内压抑住暴怒的情绪,语气凄冷如同随时出鞘的剑。

    畏畏缩缩的守卫哆嗦着诚实回答:“是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年轻乞丐,不过他的样子应该是伪装的。”

    顾内深吸一口气:“牙野当时在干嘛?”

    “牙野统领被一个带着面具的女人引开了。”

    “也就是说你们根本就没有看清劫持者的面貌?”顾内怒火攻心,伪装的乞丐,带着面具的女人,这些没用的信息即使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

    “竹清手上有子母环,他应该可以感应到主母的位置。”顾内耐下性子,摇头甩掉眉眼间的杀意。

    “竹清确实去追劫持者了,和他一起的还有裁决之光的时月大人,但两人都没有回来。

    昨日,枫木林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守卫们没有找到时月和竹清的踪迹,两人很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

    “竹清做事一向沉稳细腻,难道他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他在沿途留下了太阳印记,但印记到了枫木林却突然消失。

    我们以为枫木林是劫持者藏身的地方,然而找了许久却一无所获。”守卫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他不敢抬头对视顾内如虎狼般的眼神。

    “这就是你的复命?!”顾内内心的怒火终于遏制不住,他大厅内的东西被摔得粉碎。

    破碎的琉璃茶杯,稀烂镀金的木桌,揉皱成纸团的玫瑰地毯,大发雷霆的他一脚踹中守卫的伤口。

    “混蛋,我日你祖宗十八代。”

    后者刚刚说完几句话,伤口刚刚止住的守卫倒霉地被直接踹死。

    他是和牙野以及另一名同伴守护幂老太的守卫,本被辛武击成重伤的他回来复命,却冤死于主子的脚下。

    “家主,切勿急躁,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一名衣着华美的白发老者轻声安抚。

    “家主,大管家说的很对。

    我理解你的感受,我弟弟渊星死的不明不白,我和您一样痛苦。

    但当务之急是找到劫持主母的人,而不是在这里大动干戈。”

    一名怀抱长剑的高冷男子如同冰霜,煞白的脸庞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气息。

    比起顾内的愤怒,他倒是觉得挟持者很可怕。

    能在潮龙镇闹事证明了他的胆识,能闹事成功还能全身而退证明了他的本事,能杀掉时月证明了他的实力。

    这样的年轻人,当真恐怖。

    四年前他同样对一个人感到惊愕,那是一个从迷狱中逃出来,名为辛武的少年,可惜的是他已经死了。

    “你们一个个说的比谁都好听。可事情都办成什么样子?”

    顾内朝着劝诫自己的渊历大声怒吼,像只跳舞的猴子般扯碎墙壁上的珍画,将琳琅桌上的古董玩意全部摔碎。

    “找到劫持者,你们找到了吗?”顾内的怒火如同源源不断的洪水,崩腾不息:“你们连谁劫持了主母都不知道,派出了数百人寻找后者的下落却一无所获。

    几百人循着守卫留下的太阳印记将枫木林翻了个底朝天,却连个屁也没找到。

    你们就是一群跳梁小丑,被人耍的团团战,还全然不知。

    我真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自信!”顾内的双眼布满血丝,他和自己的母亲关系一向很好,事情发生之后,整夜都没有合过眼。

    他信任的三个人,牙野,渊历,洪星都让他感到失望,护卫幂老太的前者害怕承担责任,至今音讯全无。

    渊历丢了生灵纤维素,洪星也没有查出任何有用的线索,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一头雾水。

    顾内觉得他们就是一个脑袋被麻袋套住,然后被一顿暴打的可怜虫,糊里糊涂地吃哑巴亏。

    渊历和洪星被训斥的鸦雀无声,他们从没有见过顾内对自己发过这么大的火,但细细一想,家主的话虽然难听,但句句中肯,全是事实。

    “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牙野自导自演的呢?”洪星大胆推测:“比起我们两个自幼跟随您的人,牙野毕竟是个野小子,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您赐予的,也许他会有自卑感。”

    “不会!”渊历一口否决:“牙野对家主还是挺忠心的,估计他现在是没脸回来。

    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够令金库银行,裁决之光与烽火村同时出现骚动,更没有能力击杀时月。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计划。”渊历双目射出阴毒的冷光:“十有**是神器一族的那些余孽搞得鬼。”

    渊历的话却被顾内一口否决:“蝮蛇安排在潮龙镇的眼线。

    精龙深造阁的都一清二楚,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事,精龙深造阁却毫无察觉。”

    冷静下来的顾内无奈地长舒一口气,百思不得其解的他也只能接受事实,商讨对策。

    “继续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顾内下达命令,现在的他们一无所知,胡乱推断没有任何意义。

    他拍了拍洪星和渊历的肩膀,感慨地道:“这个月因为准备操持和梓月成婚的事情,所以才拜托主母代替我去天主教堂,却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

    你们两个名义上是我下属,但和我的家人已经没有太大区别。

    努力一点,配合精龙深造阁全镇戒备,务必在下个月二十七号之前救回主母。

    如果挟持者提出条件,无论条件有多么过分变态,我都可以答应。”

    “诺,家主。”渊历和洪星郑重应答,恨不得立刻揪出挟持者,将其大卸八块。

    ……

    北苑,芙蓉池。

    漂亮的辛梓月身穿一袭绿色的素衣,望着凋零的芙蓉花默然不语。

    后面站着的丫鬟小舒望着那一抹倩影,径直摇头,即使她是个女子,也是无法抗拒辛梓月的魅力。

    这个漂亮的森精不仅倾国倾城,性格也是温柔贤淑,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样的世俗女子竟然深的梓月的信任,被其视为姐妹对待。

    这样漂亮的女子就像春之牡丹,夏之莲荷,秋之金菊,冬之雪国,举世无双,却要嫁给顾内那样的好色大舒,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

    小舒轻轻为她披上华美的狐裘大衣,小心翼翼地靠近梓月:“月公主,你听说没有,主母被人劫持了。

    整个顾宅都笼罩着一股不详的气息。”

    辛梓月一愣,随意询问:“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在潮龙镇挟持主母。”

    她对这些世俗的事情很淡漠,因为每天都会发生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只是换个人物演戏罢了。

    旁人活着又如何,死了又如何,她的处境会有所改变吗?

    她的辛武哥哥又会回来吗?

    她之所以询问,不过是打发时间,不想被寂寞包围罢了。

    “不知道。”小舒摇了摇头,也是随意回答:“听说是一个伪装成乞丐的金发少年。”

    少年,金发?!

    辛梓月喃喃自语,眼中漂亮的神彩如同云霞绽放却又一闪而逝,她的哥哥也是少年,也是金发。

    只是,世界上应该没有那么多巧合吧。

    “牙野呢?不是他保护着主母吗?”

    “牙野大统领还未回来,可能是去追击挟持者了。”

    “我是多么希望牙野死掉,又是多么希望他活着。”辛梓月玉齿咬着红唇,憔悴的身影倒印在湖面中。

    她的漂亮有多么夺人心魄,她的悲伤就有多么哀怨凄婉。

    牙野活着,她才能见到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辛武哥哥;牙野死掉,她才能终结自己的不幸。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