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八十三:有些病药治不好

章一百八十三:有些病药治不好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灰锡色的源力如同从下往上吹的劲风,辛武金发飞扬,眼眸中闪烁着坚定而深邃的目光。

    旋转的气流带动落叶围绕周身旋转,缭绕的火星成为最漂亮的背景。

    “天”辛武徐徐开口,细微的黑色球体在掌心旋转聚集成形,如同一颗古老的核桃。

    “爆”气流的速度突然加快,形成小型的龙卷风,无数的风刃在狼藉的枫树上切出条纹。

    “源”辛武屏气凝神,掌心至手肘出现无数划痕,血液顺着同一条轨迹流入黑色的球体之内。血红色的球体逐渐变得晶亮透明。

    辛武听到了右臂肌腱断裂的声音,疼痛从刻骨铭心到逐渐酥麻,他再次回忆在宁淅雨房间疗伤的那种感觉。

    手臂毫无知觉,好似从身体分离了。

    “星”辛武笑了笑,洁白的皓齿比星辰更加耀眼,骨头粉碎的声音清脆悦耳,血液突然爆散。

    与此同时,一个西瓜般大小的透明球体漂浮在他的掌心,地面出现细微的裂缝,强大的气压发出发出尖锐的声音,仿佛有千万只鸟在放声歌唱。

    喵喵说过,以辛武现在的状态,聚源成钻的天爆源星最多使用两次,他目前的身体还无法承受这这种恐怖的能量。

    每一次施展就意味着身体会受到一次伤害。

    在广漠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一点,但是他的手竟然只能够支撑施展一次天爆源星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无所谓,亚索说过,在辉煌中陨落正是猎手的一生。”辛武乐观地优雅微笑,笑的时月毛骨悚然。

    “砰砰”右臂的血液如同鲜花绽放,溅射辛武全身,不明情况的时月呆如木鸡。

    因为他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修罗对着自己诡异绽放诡异的笑容。

    即使他是个傻子,从周围的异象也能推断出辛武这一招的恐怖,然而令他畏惧的并不是这招恐怖的武技,而是少年此刻的眼神。

    没有一丝疼痛,没有犹豫,仿佛是一颗沙漠中的白杨,面对沙暴的袭击,镇定自若,潇洒坦然。

    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能毫不犹豫地舍弃整条手臂,只为了施展一次武技。

    时月双腿轻轻发抖,干渴的喉咙如同烈火灼伤,令他汗流浃背。

    是的,他畏惧了!

    面对一个流血碎骨却面还能面带微笑的疯子,他畏惧了。

    时月将所有的源力用来防御,层层叠叠的木盾如同涟漪一圈一圈地往外扩散,他就像一个巨大的坚果,而本体是里面的果仁。

    他只能防御,从辛武手中的球体来看,这绝对是恐怖的范围攻击,逃肯定没有时间,反攻更是以卵击石。

    唯一的方法就是化出最坚固的盾来抵挡最锋利的矛,挺过去他就赢了,折了手臂的对方会陷入虚弱状态。

    输了,一切都结束了。

    辛武施展飞镰脚停留在高空,动作很快,姿势更帅地甩出天爆源星。

    一道流星飞过,辉煌在天际闪烁。

    “砰”本就碎裂的地面直接化为了粉尘,沙尘暴携带着火焰席卷四周,枯木残叶化为炙热的熔流,远远望去,地面如同一口烧红的铁锅,冒着汩汩的白汽。

    辛武被劲风吹退数百米,重重地砸在地上。

    爆炸形成的蘑菇云浮现在上空,经久不息,方圆数里的生物齐齐仰头,发出哆嗦的声音,恐慌的眼神哀如死灰。

    数分钟后,恐怖的爆炸才逐渐平息。

    如同兽潮肆掠过的荒原,地面几乎空无一物,彻底成为了毫无生机的沙漠。

    然而,超出辛武预料的是,爆炸的中心竟然还立着几块残破不看的木头,紧紧包裹着时月的身体。

    漆黑烧焦的木头发出咔嚓的断裂声,露出时月鲜血淋漓的身体,几瓣白色的鳞片如同破布挂在身体上,白色的头发蓬松曲卷,点点火星在发丝周围闪耀。

    然而,他血红双目中流露出的神采证明他还活着,那是劫后余生的庆幸,那是大难不死的欢喜,那也是懵懂糊涂的惊讶。

    “刚……刚刚……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地狱。”时月哆嗦地说出这句话,望着粗入大葱的浮肿手指,不敢确信地开口。

    辛武很恨咬牙,他的右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八门遁甲的虚弱状态还未结束,又超负荷耗尽了体力和精神力使用了天爆源星,现在几乎是他最虚弱的状态。

    上一次有简明媚治疗他的伤势,而这一次,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我可能会输。”辛武失望地摇了摇头,天爆源星的威力的确恐怖,但还称不上毁天灭地,横扫一切。

    上一次,他没有干掉星矢,这一次他也没能干掉时月。

    更令人致命地是,时月的龙化还在,证明他还有战斗的源力。

    对付经验老到,准备充分的同等级爵级修炼者,至少需要命中两发天爆源星。

    “幸运的是我还能握剑!”辛武步履蹒跚地靠近时月,手中的空蝉发出轻轻的哭泣声音。

    “这种热度……”时月扫量四周:“这种声响”,他的耳朵似乎暂时失聪了,只能听到嗡嗡的声音。

    “这种威力。”时月的身体突然出现缓慢的裂缝,身上的龙鳞逐渐化为粉尘,不断从身上滴落。

    他就像一个沙子堆积而成的人,当沙子流失殆尽的时候,正是他生命终结的时候。

    “原来我还是没有躲过。”时月瞳孔剧烈颤抖,鲜血从眼球中爆射而出,狠狠咬牙的他疯狂而又无奈,像一头对月咆哮的孤狼。

    血和泪在他眼中涌动,欣喜还未持续片刻,灾难便接踵而至。

    “这就是人们说的自食其果吗?”时月对着靠近自己的辛武疯狂怒吼:“我不服,我不服,不服啊!”

    鲜血从他全身遍地涌出,龙鳞一片片掉落,时月身体仿佛成为了一条皮筋,扭曲形变,脑袋时而变成一个狗头,时而变成一条火麒麟,身体的肌肉不断欺负,凹陷成纸,肿胀成肥胖的猪。

    急速抖动的眼球布满血丝,牙齿变成猛兽的利齿,细长的针毛刺破皮肤,成为全新的体毛。

    “啊额啊嗯……啊额”时月痛苦大喊,紧抱着脑袋,突然跪倒在地,朝着辛武大喊:“少年,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突如其来的情况看的辛武一头雾水,少年思索几许,恍然大悟。

    时月借助血怒药剂强化身体的功能抗住了恐怖的天爆源星,爆炸的声响,恐怖的高温,巨大的波动都没能致时月于死地。

    但天爆源星还是令时月的身体受到了不小的损伤,虚弱的时月已经无法掌控血怒药剂带来的强大力量,所以才会暴走狂化被血怒药剂反噬。

    生活总是喜欢开玩笑,在给你一个耳光之后又会给你一块面包。

    辛武笑的非常阳光,雪丽雅,现在的我一定和你以前说的一样:唇红齿白,金发飞扬,高冷忧郁的眼神里藏着令人沦陷的致命光芒。

    感谢幸运之神,感谢你从未离开。

    “少年,求求你!”时月涕泪交错,用最后的思维压抑住暴走的疼痛,黑色的瞳孔彻底变成白色:“我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为何要杀我,但我知道我害怕了。

    无论是死在什么都不了解的陌生的人手中还是死在我曾经瞧不起的人手中,我都害怕。

    你赢了,我只求你能让我死的明白点,我不要死不瞑目啊!”

    可怜可悲可恶可恨的时月陡然喊出最后的话语,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糊里糊涂地死掉,内心的疼痛远远胜过**。

    幸运的是,他的意识马上就要消散了。

    “我是辛武,妹妹叫辛梓月。

    我是三年前被裁决之光制裁的少年,而你是第一次见面就否定我一切,想要抹杀掉我的人。”

    “你不是死了吗?” 时月大惊。

    “你们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有些病药是治不好的。

    血怒药剂也治不好你的自大。

    你并不是败给了我,也不是败给了岁月。”辛武吐出长长的浊气,望着悲哀的时月,无限感慨地道:“迷恋财富和权贵的人都有一颗庸俗的心,而修炼需要耐得住寂寞,需要纯粹。

    时月,这样的你一点也不强,所以你败给了理所当然。”

    时月摇头苦笑,用强大的意志力克制疼痛,恢复人形的他肩膀不断抖动,眼盲的他沉默片刻,随后连叫三声:“好,好,好!

    胜利者说什么都是对的,我终于知道你劫持幂老太的原因了。

    你回来了,潮龙镇要不太平了,可惜我看不到那份热闹了。”

    “不急,我很快送穆郎、顾内、牙野去陪你。”辛武一声冷笑,轻描淡写扔出的空蝉匕首精致射入时月的心脏。

    “啊……啊额”时月的身体再度变得扭曲,整张人皮从脑袋脱落至脚底,十分恐怖。

    “你斗不过那些老家伙的,我诅咒你,辛武,诅咒你下地狱吧,再和我打一场……下次,下次我……啊…啊…要……要宰了……”

    “砰!”时月轰然爆炸,整个人化成一团血水。

    “我要日你妈!”辛武转身,死骨无存的死法和时月相得益彰。

    他踩着脚下的红色血液,不顾身后亡灵的凄厉嘶吼,从火焰之中优雅地离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