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三十:新的篇章
    晨曦刺破云层的封锁,温柔地抚摸整片沙漠。

    几只鸵鸟踱着悠闲的步伐觅食,沙鼬也为清晨的舒爽而鼓掌。

    白禧手中握着一杯红色的鸡尾酒,撕下遮住脸庞剑纹和龙纹的贴花,崇拜地望着眼前温柔的男子。

    黑禧早已经丢弃了手中的书卷和佩剑,撕下伪装成诺克的人皮面具,手中的酒杯轻轻摇晃,放入唇边。

    “丫头,我昨晚扮演的诺克像不像?”

    “简直完美!”白禧甜美一笑,举起酒杯。

    “嘉文觉醒了命力——眼感,如果他没有身负重伤,一眼就能看破真伪。 这种小伎俩,无法瞒过豪级的修炼者,我也走了回好运。”

    黑禧一饮而尽,深邃的眼眸傲视苍穹。

    “兄长,我想了许多,但对你这临时的计划还是有几点不明白。”白禧嘟着樱唇:“毕竟,计谋可比杀人要难上许多。”

    “让我为你传道授业解惑。”黑禧优雅笑了笑,捏着白禧漂亮的下巴。

    “最开始不是说好让我留在蝮蛇,接替嘉文,怎么会突然选择那个辛武呢?”

    “第一,你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黑禧盯着白禧瓷玉脸庞上的剑纹和龙纹:“说来走运,辛武和你一样,恰好拥有剑纹和龙纹。

    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剑纹和龙纹可以同时存在。

    即使知道,他们也都认为存在龙纹和剑纹的人必定是天逆计划的实验体。

    嘉文想必认定辛武和他自己一样是天逆计划的实验体,毕竟剑纹和龙纹是无法伪造的。

    我利用辛武取代他的位置,嘉文会觉得符合情理,不会起疑心。

    辛武死了就死了,但你不同。

    既然用辛武和用你能达到一样的效果,当然用他,而且利用他还有一个你无法比拟的优势。”

    “你想用辛武取得嘉文的信任?”

    “不!”黑禧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摆:“我要他对辛武将信将疑,这样才能在让嘉文绝望的同时又给他希望。”

    “你是怎么知道辛武身上有剑纹龙纹,还知道他妹妹的事情?”白禧可爱地侧着头。

    黑禧将绯真写的小说递给白禧:“说来幸运,我们打晕的那个女孩详细记载了辛武的信息。

    正好可以让嘉文坚信,辛武是我们的人。

    即使他有所怀疑,他也无法得知这背后的缘由。

    他更不会想到,我们利用辛武做文章,只是为了刺激他。”

    “唤醒他内心对天龙人的愤怒,杀死真正的传教士诺克,与克里斯一刀两断,不死不休。”

    白禧呵呵接话,笑的像个吃了糖的孩子:“等他真正背叛天龙人的时刻,杀掉诺克,与克里斯反目的时候我们就突然出现,不给克里斯说话的机会。

    死人不会辩驳,我们自己不说,真相就永远诶埋葬。

    我们再放出他的妹妹,让他们团圆,嘉文只会对我们心存感激。

    再游说他加入我们的阵营,让他明白自己的真实身份。

    兄长,你这招好绝!”

    “嘉文很爱他的妹妹,不绝一点,他没有勇气背叛天龙帝国。

    而且凭他和克里斯的交情,克里斯一定会维护他。

    嘉文相信克里斯,心有依恋,心有顾忌,又怎会真心为我们做事?

    可是现在不同,这出戏导演的很完美。

    我们动用了大量的炮灰,深受重创内心绝望的嘉文不得不信。”

    白禧连连点头:“那些剥夺嘉文自由的人本就该死,我们是在做好事。

    只是无辜的诺克变成了倒霉蛋。”

    “真不敢相信你会可怜这种炮灰。”两人对视一眼,深情拥吻。

    “可是,兄长。”白禧挣脱黑禧强壮的胸腔,眼中又带着疑惑:“嘉文如果选择自杀或者投靠神器一族怎么办?”

    “他妹妹活着,他绝对不会死。

    如果他是软弱的人,在他的真实面目在下属面前揭露的片刻,他早已自行了断。

    至于投靠神器一族更是无稽之谈,如果他真这样做了。

    我会有意无意放点风声给万蛇,例如骑兽军团的覆灭和嘉文有关。

    例如他是间谍,他胸前有龙纹之类的消息。

    当没有人愿意相信他时,他能掀起什么风浪?

    他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度,神器族人只会怀疑那是嘉文设计的陷阱。”

    “那兄长觉得他会怎么办?”

    “如果他够聪明,当然是和那个名为辛武的少年一样,为自己而战。

    你有没有注意到辛武问了我几个有关于他自己的问题,而我则是敷衍回答。

    我如实告诉嘉文,我没有指使辛武去营救他,嘉文一定想不通辛武为什么会营救自己。

    这会他会怀疑辛武。

    他一定也想不通,为何我敷衍辛武的回答。

    这也会让他怀疑辛武。

    为何我在说出条件后会立刻消失。

    这还会让他怀疑辛武。

    我敢打赌,辛武绝对不会想成为蝮蛇的导师,取代嘉文的位置。

    这更好让嘉文再度怀疑辛武。

    为何听命于我的辛武却不服从命令。

    从辛武对我的态度来看,他也一定会如实否认自己认识我,更会找到证据借此证明。

    既然怀疑就有商讨的可能性,两个聪明人只要细细谋划,团结协力,自然能想到反击的方法。

    嘉文好奇心很强,他会想找出真相,寻找克里斯询问缘由,寻找诺克救出妹妹,寻找辛武的真实身份……

    如果他认定辛武同样对我们有反叛情绪,嘉文当然会说服辛武和自己联合。

    辛武当然也不会拒绝,他同样要营救自己的妹妹,与了解天龙帝国的嘉文联手,为什么要说不呢?

    辛武能让嘉文将信将疑,既然让绝望又让他充满希望。

    这就是我刚刚说的,利用辛武有着你你无法比拟的优势。

    嘉文可以尝试相信辛武,辛武可以尝试相信嘉文,但他们两个都不会尝试相信你。”

    “族中有你,真是幸运”白禧的小舌头舔舐着黑禧的手指:“兄长,你是鬼才。”

    黑禧眺望远方,眼睛微眯:“一旦嘉文选择对付诺克和克里斯,计划就成功了。

    旧的嘉文会死掉,而新的嘉文会浴火重生。”

    “到时候那个叫辛武的少年呢?”

    “听话就当狗养,不听话就当鸡杀。”黑禧望着白禧。

    “可你说辛武身上也有龙纹和剑纹,他说不定也是我们的族人。”

    白禧望着黑禧,捏着尖尖玉白的下巴,故作深思。

    黑禧自信摇头,肯定地道:“我也不清楚为何他拥有龙纹和剑纹,但我并没有从他身上察觉到龙的气息。

    虽然是个优秀的少年,但不听话只会带来麻烦。”

    “他明明好帅的。”白禧嘟着樱桃小嘴,随后望着黑禧:“不过还是没有我的兄长帅。”

    黑禧长舒一口气,让白禧骑到自己的肩膀上,漆黑的眼眸望向缥缈的远方:“提道他的龙纹和剑纹,反而有另外一件更让我值得注意的事情。”

    “兄长昨晚也闻到了剑符的气息吗?”白禧调皮地蒙住黑禧的眼睛。

    ”原来你也察觉到了。“黑禧点点头:“我们和嘉文谈话的时候,有个无关紧要的人躲起来了,他的身上散发出了剑符的味道。

    辛武的身上也有一点,不过很微弱,我无法确定那是不是剑符。”

    “他们会是影流或者罪恶之枝的人吗?”

    “有可能是,也有可能只是得到剑符的寄主,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目前还是少管闲事为好。”

    黑禧拿开白禧的双手,眼中涌现一缕强光:“无论是影流还是罪恶之枝现在实力都比我们强。

    我们只要以静制动,躲在暗处见机行事就好,没有必要自曝身份,招惹麻烦。”

    “我听说影流和罪恶之枝已经彻底闹翻了,两个组织从最初的齐心协力到现在的反目成仇,损耗了内部许多战力。”

    “狗咬狗是好事,罪恶之枝最近的动作延缓了许多,一度沉寂,多半是因为在影流上耗费了太多精力。”

    白禧瓷器娃娃的俏脸上绽放出漂亮的笑容:“金研木的女儿水研熙被影流的人抓走了,金研木是罪恶之枝的元老级人物,罪恶之枝是不可能放任不管的。

    估计双方还得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内斗。”

    “所以——这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没有了它们的监视与遏制,我们的计划会便利许多。”

    沙风席卷而来,却从黑白双禧两人旁绕道而过行,吹散广漠飘散的血腥气味。

    黑禧将手中的一颗种子射入沙漠内,望着金色的朝阳,邪魅浅笑:“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狱族自然会让影流,罪恶之枝了解痛楚。

    不知道这颗用血液浇灌的种子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

    “嘉文,身为狱族,你有必须完成的使命。

    成大事者,怎能有屈服于他人的心智?

    我拔掉你内心的犹豫、恐惧、仁慈,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白禧沙哑浅笑:“旧的篇章翻过去了,新的篇章即将开启。

    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嘉文能掀起什么风浪,成长到什么地步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