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一十八:垂死挣扎

章一百一十八:垂死挣扎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无论是残存下来的凶兽还是人类,除了断兵之外,剩余的战力就像落幕的太阳,只能散发出可怜的余热。

    星矢知道辛武和自己一样虚弱,已经激不起什么风浪了,正因如此,周围的凶兽反而能对他构成威胁。

    无论多么微小的力量,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就不容小觑。

    辛武能看到骨酥翼龙被星矢煽动后的蠢蠢欲动。

    这头护子心切的蠢龙不惜牺牲如此多的属下挑起了这场战争,现在竟然向敌人妥协,连王者的尊严都不在乎了。

    “糖多,你有这样爱你入魔的老大不知是高兴还是悲哀。”

    辛武摇了摇头,望向骨酥翼龙的眼神凌厉如剑。

    被辛武呵斥闭嘴的断兵此刻再也无法容忍,他好歹还是个活人,却被星矢和辛武当成空气。

    “我就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不简单。”

    眼力毒辣的星矢森冷一笑,否定断兵的战力:“我一直觉得你不简单,所以早就留了一手。”

    星矢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的小鼓,轻轻旋转,小鼓两侧垂吊的玉珠拍击鼓面,发出咚咚的声响。

    断兵突然感觉有千虫万蚁嘶咬全身各处,皮肤泛起红肿的斑点,定睛一看,那竟然是无数只血色的小虫在皮肤内部蠕动。

    “我在你平常的食物内下了千蛊,它虽然没有锥心毒素难以根除。

    但在发作时,会更让人痛不欲生。

    实不相瞒,无论是锥心还是千蛊都是星源大陆最负有盛名的炼金专家——金研木研发的,鬼轩都对此无能为力,更何况是你——断兵。”

    星矢如同冷静的毒蛇,语气淡然隐忍,实则却阴暗致命。

    鼓声如同潺潺流水,不绝于耳。

    “你好不要脸,竟然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这要是被仰望我的春花,樱月,红杏,陶陶,苏苏,小沁沁她们知道了,你有几条命都不够活啊!

    我的粉红佳人啊,我恐怕没有机会做你们的蓝颜知己了。

    可惜,可惜,莫非一代风流人物就要在此陨落?”

    断兵摇头叹息,连连感慨。

    他身旁的雕貘发痴咯吱咯吱的笑声,每次主人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时,它总觉得很搞笑。 断兵催动源力,压制住身体各处的千蛊虫,龇牙咧嘴地望着辛武:“只是压制它们,缓解疼痛,我就很困难了。

    我帮不了你了,大兄弟。”

    “你还不如一头禽兽可靠,你的骑兽都在鄙视你。”

    辛武埋怨地望着断兵,不屑地摇了摇头:“老是想着置身事外,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砰”辛武目光注视断兵,手中的剑却突然急速飞出,准确无误地击中星矢手中的小鼓。

    “真是狡猾,突施冷箭呢。”侧走几步,躲过长剑的星矢扔掉手中破旧的金色小鼓,笑的狂妄嘲讽:“你猜的没错,千蛊虫只有听到这种特异的鼓声才会躁动,它们就像一颗炮弹,点燃它需要一根引线。

    只是这种引线,我有很多呢。”

    他轻弹納戒,这次取出了一个绿色的双面鼓。

    “做个决定吧,广漠之王。”

    星矢趁热打铁,他不想再给辛武任何狡辩怂恿的时间:“你不用担心我不守信,我现在很虚弱,又被你的下属层层包围,逃不出去。”

    鼓声阵阵,此起彼伏,断兵倒在地上翻来覆去。

    骨酥翼龙想起广漠人类的种种行径,想起星矢的阴暗,嘉文的狂傲,认为人类相差无几,本性贪婪。

    它发誓要杀光这片广漠的所有人类,无论是星矢、辛武他都不会放过。

    只是小骨还握在星矢手中,它只能再让星矢苟活片刻。

    “杀!”骨酥翼龙一声令下,幸存的凶兽齐齐长吟,射出令人心悸的凶光。

    断兵疼的死气活来,却依旧勉强挤出笑容望着辛武:“你说得对,为了加大日后计划的成功率,我不能总是选择置身事外。”

    他吹了声响亮的口哨,灵性的雕貘迅速将辛武叼到后背上,怒吼着朝星矢飞奔。

    “既然你要取我性命,也不要责怪我不珍惜糖多的性命。”

    辛武狠下决心,任何事物在心中都有分量。

    在他内心,糖多无法与鬼武姬相提并论!

    他当然希望营救糖多,对方无情,他总不能静待等死。

    雕貘身为六星师级凶兽,灵巧迅疾,对付这些伤痕累累的凶兽,倒也没那么吃亏。

    辛武指着空蝉光剑遗落的方向,驱使雕貘长驱直入。

    前方的凶兽构成一道屏障,三头白风狼夹击而来。

    雕貘一跃而起,一爪拍开左边的白风狼,尾巴甩开右臂的白风狼。

    落地的瞬间,前方的白风狼迅猛扑向辛武,少年后仰,白风狼一击扑空。

    雕貘的后蹄踢中它的下颚,数十颗血牙飞溅而出。

    龙刺龟破开沙浪滚滚而来,雕貘张嘴撕咬,龙刺龟缩成一团,尖刺扎的雕貘龇牙咧嘴。

    辛武轻轻抚摸:“不用迎战,用速度甩开它们便行。”

    雕貘如同一道流光,左突右闪间便消失在了凶兽的视线之中。

    这些疲劳的凶兽虽然阵势庞大,但都是虚弱之体,与雕貘相比,无论是速度,力量,源力和灵智都处于下风。

    星矢怨恨地摇了摇头,望着努力使用源力压制疼痛的断兵,语气奚落:“你将自己的骑兽借给他,他却把你丢下了。

    真是可悲。”

    “他这么想杀你,怎么会逃跑?”断兵哆嗦着身子,上下齐手,不断抓挠。

    “我就怕他不来!”星矢冷笑,右手捡起辛武扔向自己的长剑,左手不断摇晃绿色双面骨。

    千蛊虫接受到命令,如同大树的根茎不断深入,沉寂的蛊虫尽数苏醒。

    断兵面色血红,一条条红色的条纹如同蚯蚓恐怖地浮现于脸庞和周身。

    他甚至能够听到虫子撕咬皮肉发出的吧嗒声音。

    “曾经有一个真心爱我的女孩,也有一个真心爱我的男孩。

    可是男孩讨厌女孩,这真是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断兵忍着疼痛摇晃地站起来,前方突然飞来一柄剑插入他的肋下,将他再次击倒。

    他轻弹自己的納戒,一柄奇特的绿色长剑出现在他的眼前。

    剑柄很精巧,前端垂下一小节漆黑的锁链。 刀身断裂成三截,断裂的缝隙之中却充斥着奇特的绿色光芒,维持着剑身。

    剑身刻满了漆黑古老的符印,符印如同萤火虫般忽明忽暗,散发出沧桑古朴的气息。

    一阵阵白光从如同电流从剑柄传至剑尖,又从剑尖弹至剑柄

    “如果可以,我是不愿使用貘驳剑的。”断兵摇头笑了笑,手掌缓缓向剑柄靠拢。

    “砰”前方突然光芒大盛,一头凶兽被劈成两截。

    强大的斩击乘风破浪,吓得两侧的凶兽仓惶后退。

    断兵望着雕貘背上金发飞扬的少年,将手中的刀再次塞进納戒之内。

    “你果然回来了,暂且相信你能搞定一切吧!”

    星矢将仇恨的目光再次锁定辛武,内心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慌。

    少年手中那柄薄如蝉翼的剑,即使是简单的挥舞也能产生风刃斩击。

    优雅的光芒凌空飞舞,没有任何一头凶兽的骨头能够挡住那柄剑的锋利。

    他曾经得到过那柄剑,自然知道它的恐怖!

    “豪级武器!”星矢恨恨咬牙,埋怨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一点。

    助他一臂之力的凶兽本就不是全盛状态,如今短短片刻,便已经死了七八头,大大打击了其他凶兽的自信。

    “一起上,杀了他!”星矢变成了发号命令者,嘶哑咆哮。

    目光坚定的辛武心静如水,每一次空蝉的突击,都意味着一头凶兽的失明。

    他虽然源力消耗殆尽,但是基础功扎实的他利用自己的精准度,反应速度和掌控局势的专注度很快就将这临时组合的凶兽队伍打得溃不成军!

    “以吾之血,郑重起誓!

    以吾之剑,将你终结!”

    辛武怒发冲冠,雕貘凄厉长吟,空蝉感应着他的心境,爆发出耀眼的强光。

    一剑斩下,凶兽如同独臂挡车的螳螂,被碾的粉碎。

    肠胃脏器,鲜血骨架,毛皮筋肉如同暴雨般落下,温热腥臭的气息瞬间将此地同样变成修罗战场。

    凶兽哀怨的的叫声如同最伤心的舞女弹出的琵琶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迷蒙的沙浪四散飞舞。

    一头雕貘冲破沙雾的封锁,在星矢惊愕的眼球中逐渐放大。

    “唰!”空蝉剑爆射而出,星矢踱步后退,单手握住光剑、然而空蝉锋利的光芒直接斩下他的左手手掌,木制的假肢化成碎片,在眼前纷落。

    空蝉依旧扎入他的胸前,一抹鲜血飚射出,星矢后退怒喊:“你真不顾它的死活了。”

    辛武摸了摸雕貘的毛发,冷冷地盯着星矢。

    骨酥翼龙对他不信任,但如果糖多因自己而死,骨酥翼龙肯定不会告诉自己源晶骨的使用方法。

    他还是得忍!

    “你害怕它死吗?你有所忌惮吧!”星矢残忍大笑,布满黄沙的头发就像一株冬天的枯草。 “不久前,你总是问我为什么身处绝境依旧要垂死挣扎,为什么不放弃,少受点罪。

    现在的你不也还抱着幻想?”辛武从雕貘的身上滑下。

    “幻想?”星矢右手捂住胸前的伤口,扭曲的脸庞浮现狰狞的笑容:“你还活着我怎么舍得死。

    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你没有注意到我的副将骑云吧。

    他早就传我命令,前往蝮蛇基地求救了。

    汨罗沙殿进入蝮蛇基地方很近的密道,骑云去了近半天。

    从时间上来估算,万蛇大人他们应该马上就来了。

    你毁灭了骑兽军团,迎接你同样只有死亡。”

    他盯着辛武面无表情的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后者被吓傻的嘴脸:“这些杂兵能够杀掉你更好,即使不能,也会给我争取很多时间。

    没想到吧,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仅仅只有你拥有出色的头脑,我布的局,用死亡当钥匙都别妄想解开,你杀了我那么多同伴,休想轻易……”

    “哦!”辛武打断星矢的话语,轻描淡写地回应。

    “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你的副将被我的朋友恰巧碰见了,现在被冻成了一团冰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