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一十一:简明媚,沉寂!

章一百一十一:简明媚,沉寂!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风沙绕着圈旋转,简明媚对周围凶兽的嘶吼恍若无闻。

    身处血腥的战场,她却像朵绽放的曼陀罗,身处其中却又置身事外。

    此刻,她的眼中只有辛武一人。

    她抬起轻拂辛武脸庞的玉手,拍了拍少年的脑袋,笑着道:“你在我印象中挺聪明的,怎么却问出值得吗,这种傻话?

    我死以后,假如敦煌问我为什么不救他的徒弟。

    我能摇着头回答说,因为不值的吗?”

    她的手臂渐渐化成光点消散。

    唯有那双眼睛没有丝毫的波动,澄澈如水,没有一丝后悔。

    “当你为了那个名为鬼武姬的女子,眼中燃烧的坚定如同山岳一般时;当你为了那个名为鬼武姬的女子,一次次突破极限时;当你为了那个名为鬼武姬的女子开口求我时;当你对那个早已没有自我意识的鬼武姬自说自话时……

    我能体会到你想要胜利的决心。

    所以你不能做到时,应该会很伤心吧。

    你如果伤心就会一蹶不振,说不定会自暴自弃忧郁而死,这从而会影响我的计划……所以,我只是在帮助我自己,你别太感动。

    你知道,老娘不喜欢煽情的。”

    “我不知道,也没那么容易自暴自弃。”辛武摇了摇头。

    他只知道简明媚伤心的时候就会哭,高兴的时候就会笑。

    不像自己,内心藏着许多事,哭和笑也会有诸多顾虑。

    “但我知道这理由只能骗小孩子。”

    简明媚一愣,龇牙咧嘴地恐吓辛武:“太聪明会折寿的,真是败给你了。

    罢了,没什么不能说的,你也不像是容易感动流泪的人,老娘才不会觉得你会有多伤心。

    你不仅是和我签订契约的人,也是敦煌的徒弟。

    我爱敦煌,所以顺带爱爱你。

    你想赢,我就会帮你赢!

    仅此而已!”

    辛武沉默不语,简明媚说的轻描淡写。

    但辛武知道这需要很大的信任和勇气。

    这份勇气和信任有着巨大的重量,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献出全部力量的简明媚非常虚弱,甚至不能维持体型。

    辛武完全可以独自主导这份契约,他可以选择不将源力传递给简明媚,甚至可以寻找方法破坏这份契约。

    反正简明媚会沉寂,他的内心会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骂自己的人,踢自己心脏的人。

    这个傻女人,既教会自己力量又解除对自身的威胁。

    从利益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可是为什么自己高兴不起来呢?

    “喂,好歹也是个男人了,别因一点事就哭丧着脸,我只是沉寂三五年而已,又不是死了。”

    简明媚一脸抱怨,丰乳臀腰如同纸片一样逐渐消散。

    “等我下次醒来,定踢死你这不听话的小鬼。”

    辛武没有心情和简明媚调侃,他顿了顿,望着简明媚逐渐消逝的性感锁骨,严肃询问:“你有什么需要嘱托我的吗?”

    “当然有,把你的鬼武姬带回来!

    好好成长,好好照顾自己,等我醒来的时候最好能带我飞,就这样!”

    “好,我答应你!”

    “抱歉,谢谢!”

    辛武明亮的眼睛像两团火焰,烧亮简明媚有些浑浊的眼睛。

    “抱歉……为什么?”

    略微沉吟后,辛武又补上一句。

    “我是天才,我自信聪明,说话还用向你解释?”

    “你敢学老娘?”

    “你敢教,我就敢学!”

    辛武想起学习天爆源星时两人的对白!

    “好好好!等老娘醒来,下次变本加厉地打你。

    好好享受我不打你的时间吧!”

    简明媚怒视辛武,却又温柔一笑,随后消失不见。

    她消失的地方剩下一团柔和的光芒,钻入辛武心脏和连接源生树的地方。

    突然,急速,毫无预兆!

    就像她忽然动用另一半力量帮助自己一样。

    没有任何预示,也不会打招呼,诉说后果。

    辛武来不及说点什么,虽然他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但总觉得这样内心有些空洞和遗憾。

    他内心苦笑:不是每一次的离别,都有叙述衷肠的时间!

    你就像夏天的一场雨,湿了地面,干了地面,仿佛从未出现。

    但我知道,你来过!

    你洗涤了污秽,带来了清凉,让我从生锈的铁块变成了晶莹的钻石。

    辛武微微按着胸口,突然觉得呼吸的空气带着刺,扎疼了自己。

    如简明媚所说,他没有那么多愁善感。

    这无关伤感,不是难过,更非心痛。

    这只是一份愧疚,无法承受简明媚信任的愧疚。

    “我不是敦煌的徒弟,我甚至都不认识他。

    虽然你帮我,只是因为他,我却不曾想到你能帮我到如此地步。

    我从一开始就欺骗你,得到你这么多,真是受之有愧。

    所以……抱歉!”

    凶兽冰冷的血液溅射到他的脸庞上,他抬头望着透过凶兽之间的缝隙射在眼睛上的微光,感到一丝温热。

    辛武暗暗点头:“我的确煽情,现在也不适合怀旧。

    我只能不忘初心,不断变强。

    等你醒来时,真正带你飞吧!” 他轻弹納戒,祭出空蝉。

    周围的骑兽恰好在此刻齐身俯冲而下,恰如一片掉落的云层,带来漫天的阴影。

    空蝉点刺、劈砍、轻削、重击、横斩、血流成河,血块成堆,凶兽与骑兵的痛苦嚎叫不绝于耳。

    数秒不到,包围辛武的凶兽死伤殆尽,竟无一逃脱。

    辛武站在一头黑犀的尖角上,眺望前方,蓦然看见,几道人影全速飞往骨酥翼龙所在的地方。

    他锁定其中的一道身影,竟然是星矢!

    简明媚猜的没错,你果然没死。

    接近骨酥翼龙,也是为了骨酥源灵吗?

    他轻轻皱眉,再次提速,前方的沙底之中蹿出一道人影。

    来人身披银色战甲,手握紫光龙枪,挡住辛武前进的道路!

    “让开或者死!”

    辛武头也不抬,空蝉甩掉依附的鲜血,印着辛武森冷坚定的眼眸,闪烁着凄迷的微光。

    ……

    “砰”前方围成一团的骑兽如焰火般散落,巨大的声响和血腥味四散蔓延,星矢顿住身形,顺着爆炸传来的视线回望。

    辛武的身影定格在视线内,尽管相隔数百丈,星矢依旧能感觉到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杀气。

    简直像不散的阴魂,不死不休!

    一向睿智的他突然暴怒询问:“暗卫呢?才这么一会儿时间,就让他突破了?”

    红衣谋卫收拢手中的望远镜,有些伤感地回应:“前方看不到暗卫的身影了,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

    “怎么可能,他们可是一个团体,并且带有星矢将军的炼金药剂呢。”

    另一名谋卫咂舌摇头,满脸的难以置信。

    星矢内心一阵绞痛,只有他自己知道培养这些暗卫花费了他多少的时间和精力。

    暗卫几乎算是骑兽军团的核心之一,他的心血结晶却被辛武于顷刻间毁于一旦。

    难道我对鬼武姬动手真的是错误的选择?

    这个意外杀出的少年又到底是什么来历?

    星矢感到一阵头晕,摇摇欲坠的他却赶紧被下属扶住。

    “星矢将军,战争还未结束。您还有我们和断兵先生,即使不能阻止他,我们也还能拖延他一段时间。”

    三名红衣谋卫互相对视一眼,恳求星矢的指示。

    星矢感到惭愧,下属都还在拼死作战,为人表率主将怎能心生悔意。

    “目前战况如何?”

    星矢咬着牙,轻握双拳。

    “我们服用炼金药剂后,那些凶兽已经彻底重创,已经难以整合了。

    唯一需要担心的正是辛武和那个缠住鬼轩的陌生人物。”

    红衣谋卫分析着场上的局势。

    “断兵先生已经前去阻挡辛武了。

    他的实力比暗卫还要强,毕竟在骑兽军团内,他的实力仅次你。”

    星矢眉头轻皱,他何尝不知断兵实力强大,但此人做事有些我行我素,不拘一格,想法实在难以琢磨。

    骑兽军团于五年前组建,断兵却是两年前加入的军团。

    当时骑兽军团新晋的副官不幸染病身亡,上级将断兵调入骑兽军团。

    断兵确实很优秀,迅速从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士兵爬升到骑兽团长的位置。

    他两年来没有犯过任何错误,除了性格之外,表现几乎可以说是完美。

    但越是完美,星矢越是觉得反常。

    太完美证明为人处世小心翼翼,担心露出马脚。

    断兵与星矢表面上以礼相待,实际上却从未贴心交流。

    这并非星矢不主动,只是断兵本无深交的意图。

    淡漠的断兵像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却让人难以靠近。

    这样的人平时除了沉默一些,倒也没啥坏心思。

    但现在不同,如果断兵有所图谋,对于骑兽军团绝对是雪上加霜。

    想到此处,星矢苦笑了笑,他是十分谨慎的人,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人怎会彻底放心?

    他那么信任和崇拜的嘉文都是间谍,他又怎会轻易相信断兵?

    “虽然手段有些龌龊,但有所防备总是好的。

    断兵,希望你是真心为神器一族效力!”

    “将军,您说什么?”

    红衣谋卫有些纳闷星矢的自言自语。

    星矢摇了摇头,岔开话题,下达命令:“你们三人将剩余的骑兽军团剩余的力量调用起来,配合他们施展百兽阵法,尽量拖住辛武。”

    “诺!”

    三名红衣谋卫迅速清剿周围残余的凶兽,防止它们干扰星矢,随后吹响号角,聚集四面八方的骑兽战力。

    星矢望着奄奄一息但双目喷火的骨酥翼龙,缓步向前,嘴角划过刀锋般的阴冷诡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