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一百零四:女王的后手

章一百零四:女王的后手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风沙在辛武与鬼武姬的中间席卷,尖锐的沙尘吹入少年的眼睛。

    鬼武姬的身影在视线中朦胧又清晰,忽远又忽近。

    “鬼武姬?”辛武语气像风中摇摆的枯叶,试探性地问到。

    “没意思,现在杀你就像杀条狗一样简单。”鬼轩语气冰冷,带着一丝怨恨和开心。

    辛武摇了摇头,内心怀抱的希望化成粉末。

    他很聪明,几乎很少做这种明明知道结果还傻傻询问地事。

    眼前的人是鬼武姬的身子,却不是鬼武姬的心。

    “我这幅样子,你很惊讶吧!”鬼轩发出怪诞的笑声,止不住嘲讽:“不过,你应该能猜到我是谁。”

    辛武盯着鬼武姬有些裂痕的狰狞面具,觉得自己此刻的内心和这面具一样。

    欲裂不裂,但不再完整。

    身体被占据,意识被消除的鬼武姬还是鬼武姬吗?

    他知道不是,但是身材样貌,音容笑声与鬼武姬并无差异,他能狠下心将其斩杀吗?

    但是必须斩杀!

    鬼武姬肯定不情愿让自己的身体被这些亡灵所玷污,更不希望与自己为敌。 “我似乎想多了,这幅样子,只怕是不能赢吧,谈何斩杀?”

    “谁说不能?”简明媚一巴掌拍醒辛武,傲娇鄙视地盯着少年:“你当老娘是吃素的?”

    “如何能?”

    “把身体主导权给我!”

    辛武眉头紧皱,摇了摇头:“你我同为一体,源力已经耗尽的我们,即使主导权给你,你也不可能仅凭经验打败他吧。”

    “谁说源力耗尽了?老娘会把底牌都亮给你看?”

    “你还留有后手。”

    “别啰嗦,你别忘了你是我小弟,不听话老娘不会让你好过。”

    简明媚扬起自己的粉红高跟,朝着辛武的心脏靠近。

    她讨厌做事拖沓,也顾不上辛武是否疼痛,精神力如潮水般涌出,将辛武的精神赶出体外。

    本就虚弱的辛武头疼欲裂,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被简明媚占据。

    “我让你看看我的后手!”

    源力从辛武的源生树再度涌出,磅礴的气势如高耸入天的柱子,黑铅色的源力转瞬之间变成了灰锡色。

    灰锡色,爵级实力的象征!

    风沙如同涟漪往周围扩散,辛武再一次成为全场的焦点。

    他全身散发出的威压配合风沙如同恶鬼的怒吼,衬托着修罗的降临。

    ……

    “怎么回事?”星矢内心以超越以往的速度急速跳动,他感觉呼吸压抑,只能轻轻揉着自己的胸腔。

    辛武应该已经和自己一样虚弱,耗尽源力了,为何还藏有这种恐怖的力量?

    那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不行的事,他却能一次一次地用漂亮的耳光打醒众人的自以为是?

    为什么当所有人以为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他能一次一次地突破极限,展示出更强的一面?

    为什么当我们看到希望的时候,他又要出现,带给我们绝望!

    “辛武,我草你全家!”

    远方的星矢站起来,双目喷火,怒目圆睁,不断往口中塞入各种药物。

    他大声叫来于战场上奔东走西的骑云,心一狠,下定决心:“虽然局势现在还控得住,但是我这颗心就是无法平静。

    我领略过辛武的能力,对付这个少年时,应该把状况况想到最快的地步。”

    “将军要我做什么?”骑云擦干两颊滴落的汗水,将一片止疼药塞进口腔,鬼轩的攻势非同小可,让他多少有些受伤。

    星矢一咬牙,下达命令:“前往蝮蛇基地,将万蛇大人他们叫来,无论死于谁的手中,嘉文必须死。”

    骑云稍微一愣,也是点头冲出战场。

    骑云知道万蛇不一定相信他们,但众口难辨,而且他们有指正嘉文的证据。

    就算后者的爪牙遍布蝮蛇基地,高层也会对嘉文起怀疑态度,削弱他在蝮蛇基地的影响力。

    同为神器一族,尽管会对星矢的擅自行动生气,但如果真的看清了全局,他们也会理解星矢将军。

    这是一条下策,但也是一条如今能最大希望增加计划成功率的计策。

    “骗人的吧!这股力量,竟然比刚刚和星矢大人对战的时候还要强。”

    骑兽士兵喉咙里吐出断断续续的字眼,好似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令他们干渴无力。

    “辛武?!他真的只是蝮蛇的驻蚁?”

    骑云瞳孔微缩成针,梦呓般地自问,又突然摇头,坚定地道:“很显然,不是!”

    “为何嘉文,辛武这等天才全部要与我们为敌?”

    红衣谋卫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只能用杀戮发泄自己此刻的不满!

    ……

    源力渐渐聚拢,回流至体内的源生树。

    但凭借这源力冲天的气势,他已经像众人宣告:

    我已王者归来!

    鬼轩轻描淡写的表情不但没有凝重,反而浮现出一丝戏谑的微笑:“没想到你还留有后手,但充其量不过是爵级实力。

    战斗就应该这样,反抗一下才有意思。”

    “难道当年的英雄都死于神器族与天龙族的死斗中了吗?

    你这蹩脚的渣碎也敢对老娘说这话?”

    辛武全身的细胞舞动,他扭了扭腰身,提了提臀,试着揉揉胸前的高峰,才发现这是辛武的身体。

    “还真是不习惯,我喜欢战斗之前让自己爽一下的。”

    他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女人的媚笑。

    鬼轩一头雾水,眼前的辛武语气怎么变成了女人的声音,行为举止也甚是怪异。

    “你这个变态,少故弄玄虚,以为装成女的我就不会杀你?”

    “杀我?”辛武笑的花枝招展,突然间收拢笑容。

    双眼射出刺骨的寒意,宛如两柄利剑,直刺鬼武姬的心脏。

    那是沉淀千年的威压,那是蛰伏百年的杀气,那是强者洞悉万物,睥睨世界的心态。

    鬼轩的内心急速跳动,她竟然感呼吸压抑,右手闪电般握住发抖的左手,不让辛武看出他的异样。

    “你到底是谁?”鬼轩心有忌惮,她是亡灵的聚合体,是由无数弱小生物聚合的强大怨灵,自然思想复杂,不懂得何为死归、何为绝境。

    正如星矢所说,她艰难重生,最畏惧的只有死!

    在她内心,评判强弱的唯一标准就是源力,但是现在的辛武唤醒了她本能的畏惧。

    让她稍许明白,眼前的少年绝对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

    星矢表面实力同样强于辛武,依旧成了手下败将。

    我到底缺乏了什么,为什么会忌惮他?

    他到底又经历了什么?

    上次见他,他不过是躲在别人背后,哭的要死要活的臭小鬼。

    这份气质,却好像活了数百年的老妖,胸有成竹,洞悉一切,令我感觉竟好似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入局出局全凭他掌控。

    “你现在一定在胡思乱想,我能感觉到你的紧张!”

    简明媚像个研究心理的学者,抓住对方的弱点,剥洋葱般一层一层卸掉对方的勇气,耐心和自以为是。

    “本王没有!”鬼轩玉齿咬着银牙,悲鸣剑突刺而出。

    “自欺欺人。”简明媚一声冷笑,手掌突然出现一颗透明的天爆源星。

    周围黄沙形成涡流,嗖嗖的飓风在耳畔呼啸。

    悲鸣剑与天爆源线两者相碰,爆炸的火花瞬间引爆全场!

    “啪”鬼轩被震得连连后退,悲鸣剑脱手而出。

    辛武的身体倒是一动不动,掌心的天爆源星完好无损,化成源力重新流入源生树。

    看到这一切的辛武内心被彻底折服,简明媚对于密度属性的运用远远高于自己。

    她竟然能够控制天爆源星的回收,天爆源线的硬度足以抵挡寻常攻击,凝而不爆,既能将其当成盾牌,又能最大程度地节省源力。

    “你不是辛武?!”后退的鬼轩稳住身形,掌心的虎口已经渗出丝丝血迹。

    他一直在远处观察辛武与星矢的焦点战,此刻无论是语气、神态、对源力的运用和那份远古的威压都不是先前少年所具有的。

    辛武盯着鬼轩,突然看见后者胸前隐约透出一撮金色的头发。

    毫无疑问,那是在龙葬谷时,鬼武姬砍下自己的、留作纪念的金色发丝。

    “你告诉我:人生需要几次感情凌驾于理智的冲动。

    这一次机会留给我,毕竟你已经体验过了。”辛武想起鬼武姬最后笑着对自己说出的话语。

    这是他告诉她的话,又被她告诉了他。

    他脑海中浮现出糖多交给鬼武姬的情景。

    对事物那样冷漠,对任何事都持有怀疑态度的鬼武姬竟然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而接纳糖多,让一头来历不明的陌生生物进入她的世界。

    为什么呢?

    因为当时、情感凌驾于理智!

    ……

    那时的对白如同昨天发生的情景,历历在目,萦绕于心。

    “目的已经达成,没必要杀一头没有战意的凶兽和无辜的小生物。”

    “那你也不必将这麻烦带回来,这件事疑点重重,也许你在自找麻烦。”鬼武姬与辛武理念并不相同。

    “这是报答,它让我认识到我的路应该是怎样的。”

    “你失去理智了。”鬼武姬摇了摇头,她知道辛武很执着,但西古的事让她有些疑神疑鬼。 “猎手应该保持理智,但也不应该失去情感,人生需要几次感情凌驾于理智的体验。”

    他看着鬼武姬,温柔告诫:“你也是如此,可以抓住的东西尽量不要让它失去。”

    可以抓住的东西尽量不要让它失去!

    她想抓住自己,所以愿意为了自己妥协,愿意接纳糖多。

    她想抓住自己,愿意放弃生命,救助自己。

    她想抓住自己,所以连自己的一缕头发都如此精心保管。

    阿姬,我也想抓住你,所以请再让我试一试!

    ……

    “话语权给我吧,你是我的杀手锏,尽量不能让他人看出异样,而且我有几句话想问她。”

    脑海中的辛武语气诚恳,带着一丝祈求。

    “我的话语更有威慑力,毕竟他不明所以。”

    “拜托!”

    简明媚黛眉微蹙,终究点了点头,说出自己的条件:“话语权给你,主导权给我。

    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谁叫你是敦煌的徒弟,谁叫我对小弟好呢?”

    辛武感激一笑,随后停止怪异的举动,深深呼吸,恢复正常的语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