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七十九:剑魔的感悟(一)

章七十九:剑魔的感悟(一)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目送少年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鬼武姬脸带笑意,单臂横向于前,挡住星矢的去路。

    我没有告诉他,我一直认同的名字是鬼舞姬,小时候的我很喜欢跳舞,悲伤的时候或者高兴的时候我都会跳一曲。

    那时候的我只为明真一个人跳,现在的我也很想为辛武跳,但人生并不是每件事都能如意。

    既然我没有机会,又为何要给你增添遗憾?

    为了族人,八岁那年我就决定献出了生命。

    其实,这一天我在脑海中已经演练了无数遍,它总有一天会来临。

    我想我应该有勇气面对,可是没想到自己会害怕。

    鬼武姬望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摇了摇头:我不是害怕死亡,只是害怕再也无法看见你。

    黑暗中的生物一旦贪婪火的温暖,就注定被灼伤吗?

    感情,真他妈的是要人命的东西!

    悲鸣发出轻微的啜泣,高举苍天,随着鬼武姬的冷喝爆发出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八门遁甲,景门——启!”

    源力翻江倒海般搅动着整片空间,龙葬谷的邪灵纷纷抱头鼠窜,鬼哭狼嚎般惨叫不停。

    守护的力量在这一刻攀至最巅峰,用生命燃烧的力量辉煌到任何邪魔鬼怪都无法直视。

    星矢大惊失色,这个女人疯了?!

    身中锥心还敢如此挥霍源力,这是放弃自己了吗?

    不过这种恐怖的力量是什么,竟然突破了爵级界限,实力攀至王级。

    ……

    结界乃是朗轩所设,他对其了如指掌。

    在他的指引下,辛武巧妙地避开了沿途的怨灵。

    偶尔遇见落单的,空蝉出鞘,送其归西。

    后面传来惊天动地的战斗声,地面沉沉浮浮,每时每刻都有地面坍塌。

    辛武沉默似铁,只顾赶路,一声不吭。

    绯真一路紧随其后,吓得面如土色。

    眼前的辛武似乎突然间长大了,散发出的刚强和坚毅根本不像个少年,她默默记录这一切。

    失去同伴谁都不好受,但他是现在这个小团队的主心骨,一旦崩溃,他们将全军覆没。

    辛武轻轻往前奔跑,地面的凸起却差点将他绊倒。

    朗轩突然挡在辛武眼前,打破这份沉默:“外面有星矢的属下,你现在很虚弱,无论是糖多和绯真都需要静养。”

    “我知道!”辛武从他的残魂中穿过,纵深一跃,跳过一道沟壑。

    可是外面的杂兵远远没有里面的生物恐怖。

    “跟我去隐心洞,那里曾是敦煌居住的地方,也就是我承诺于你的感悟之地。”

    辛武顿住步伐,怀中的糖多自己绵软如纸,身上充满了漆黑的条纹。

    毒素已经深入骨髓了,非常需要静养和治疗。

    “是我弄砸了一切,你还送我感悟?”辛武当然想去,他对剑魔留下的东西很有兴趣,而且“感悟”肯定是所想所悟。

    绝对不是金银珠宝、甚至武技神器能够比拟的。

    “因为是你弄砸了一切,所以你要亲自救赎。

    我已经没有精力和时间等待另一个人了。”纤尘不染的朗轩伫立空中,如同一朵洁白的浮云。

    “我现在的实力与他们相差太远。”辛武低垂着头。

    灰头土脸的绯真,奄奄一息的糖多,残破不全的灵体以及心力憔悴的自己,这样的一群人要怎么对付整个骑兽军团和十万怨灵的聚合体?

    “你承认自己是弱者,你就是弱者,你相信自己是强者,你就是强者。

    你的同伴为你堵上了性命,你有什么资格和理由不前进?”

    朗轩白发往两侧分散,露出额前明亮的雪花瓣。

    又累又饿的辛武甩了自己一耳光,疲乏和饥饿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的,自己有什么资格和理由不前进?

    很多时候不知道路在哪里,但是脚步依旧不能停下。

    他怎么将自己领悟的信仰和道路忘记?

    “我会经历很多失败,但这一定会成为我变得很强的原因。”他笑了笑,一直苦苦压制的泪水终于从眼角滑落。

    朗轩满意地点点头,突然拐弯钻进旁边的房间。

    辛武紧随其后。

    朗轩手指不断地结印,双手时而交叉,时而分离,一上一下,左右太极。

    猛然间,一股骇人的气势激荡而出,击中墙壁上的一副雕刻图。

    脚下的地面突然往两侧移动,露出一个黑乎乎的窟窿,众人纷纷跃下,耳边嗖嗖的风声越来越强烈。

    辛武感觉地面不断下沉,脑海头晕目眩。

    突然间,眼前白光一闪,他们已经到达了一间密室。

    密室由青石砌成,正中间的破旧木床由无数竹条织成,结满了蛛丝。

    地面堆积了一地的枯叶,几只毛毛虫好奇地打量着前来的不速之客,又低下头继续爬行。

    房间的角落有一个清澈的水潭,旁边有一个泥巴制成的桌子,上面摆着粗糙的泥茶杯,寒碜简陋一览无遗。

    辛武好奇地打量四周,双眉紧锁。

    整个房间尽是些不起眼的东西,他看不出到此处有任何宝藏的迹象。

    墙壁上倒是刻着一些壁画和一些奇怪的图像,浑圆的太阳,弯弯的新月,凹陷进去的深洞,八爪的章鱼。

    最引人注目的是墙壁的正中间有一个掏空的深洞。

    洞有着精美的轮廓,线条分明犀利,上部是尖塔,下方为圆盘,中间是菱形与锥形的复杂架构。

    此洞就仿佛是有一个精美的零件嵌入墙壁后,再将其拿出来留下的轮廓。

    辛武暂时目前没有心思纠结这些了,源力震开枯叶。

    他小心翼翼地将糖多放在上面,着手开始清扫房间。

    堆积的落叶徐徐燃烧,辛武从纳戒中掏出奶酪和羊腿,交给绯真细心烘烤。

    “很失望吗?”

    朗轩凑近糖多,朵朵雪花从指尖渗出,贴着糖多的额头。

    “这里的金银珠宝,武技神器早已经被清扫战场的人拿走了。”

    “我不会为金银珠宝和武技神器失望,因为拍卖行能买到的东西就不算好东西。”

    “野心可还不小。”朗轩坚定点头,望着石桌上的茶杯:“敦煌曾经住在这里,许多人前赴后继、企图得到他的指点或者寻求他的武技和灵宝。

    值钱的东西早已被洗劫一空,甚至衣服、内裤、梳子乃至痰盂恐怕都被那群利益熏心的家伙研究透了。

    所以这里只有敦煌留下的感悟,但感悟是什么,我也不知。”

    房间平淡无奇,这里定然有机关和夹层。

    辛武不断敲打墙壁,侧耳倾听。

    “别白费心机了,所有的机关和暗门早就被人破解了,你难道被那些浸淫机关暗器数年的老师傅还厉害?”

    琅轩镇守龙葬谷,数十年来曾见过无数冒险家,前赴后继,费尽心思来到这个传闻的地方。

    但企图得到敦煌零星半点遗物的他们都以失败告终。

    此地如果有机关,也早就被人破解了,寻常人、寻常办法是无法获得敦煌感悟的。

    辛武拿起一个石茶杯,仔细推敲,旋转翻滚,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这里的一切确实普通无奇。

    朗轩摇了摇头:“当年的他独自住在这里

    猎杀十万龙族人后就匆匆离开了。

    我没有过多的时间和他叙旧,只记得他离开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我这一生很孤独,没有自由,活得复杂。

    朗轩,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可是为何你也这么忧愁?

    我住的房间藏着一份我一生的感悟,但今生、我已经没有时间去实践和体验。

    如果你有兴趣,去我的房间住上一段岁月,你会受益匪浅。”

    朗轩从沉浸的往事中收回心神:“后来的事你也知道,我选择守护龙葬谷,没了肉身,残了灵魂,一直没有机会来到这里,也没有必要获取这份感悟。”

    孤独,没有自由,复杂?

    辛武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指引他靠近墙壁。

    雕刻的壁画,轮廓,深沟琳琅满目,看不出彼此之间有任何关联的地方。

    但这算是房间唯一的疑点了!

    琅轩悄悄站到辛武背后,抚摸壁画,手指却穿透墙壁,摸到的只有失落和虚无。

    “数十年来,也有人曾像你一样,对这面墙壁有诸多疑问。

    其中有不少人认为墙壁上的物品是难得的宝物,或者是某个钥匙。

    有人前去寻找宝物,有人寻得同样的宝物,然后镶嵌入墙壁,然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渐渐的,来的人多了,却总是无功而返,这里也就变得冷清寂寞了。”

    他无奈地笑了笑。

    曾经那样辉煌的男人,死后连个祭拜的人都没有,来者,带着太多的功利性。

    住上一段岁月?!

    辛武轻声呢喃,在这里住上一段岁月能得到什么呢?

    无聊的人肯定会研究墙壁上的古怪纹路、离奇壁画,这应该是突破口无疑。

    想要了解敦煌的感悟,就应该了解他的感受。

    孤独,没有自由,复杂使他不快乐,那么什么能使他快乐?

    辛武望着单调朴素的房间,脑海中灵光一闪。

    人心太复杂,命运不由己。

    简单,应该是简单令他快乐!

    他快步走到泥桌旁边,咔擦两剑,将其劈的粉碎,脚步将散乱的泥土推入周围清澈的水池之内。

    “你干什么!”琅轩怒不可遏,他不允许烦躁的辛武想不出办法,就对死者不敬,胡乱发泄情绪。

    辛武忽略琅轩,为自己的想法雀跃不已,他手捧着湿漉漉的泥土,快步走到墙壁旁。

    手中的泥巴嵌入浑圆的太阳图案中,辛武小心翼翼地将其抚平。

    泥土的可塑性非常强,无论是怎样扭曲蜿蜒奇特的轮廓,它都能变化出相应的形状,完整地嵌入其中。

    琅轩本欲责骂,却突然看见,被填满的太阳图案发出淡金色的柔和光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