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七十六:幕后主使
    清泥的身体重重摔倒在地,丝丝黑雾如同泥鳅在其体内钻进钻出。

    他睁开仇恨的双眼,死死地剐着辛武愤怒指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琅轩在辛武的灵魂内默哀摇头:清泥已经死了,他以生命为代价消减了月轩的力量。

    辛武动作熟练地甩掉空蝉剑上遗留的鲜血,对准后者的眉心。

    月轩的灵魂以清泥的**已经合为一体,虚弱的他已经无法重新将灵魂拉离出来。

    很有趣,有些事不能逆转,就像胶水可以轻易黏上,却不能轻易撕下。

    辛武觉得自己思考的频率的正在逐渐增多,连这样也能生出感慨。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黑色的眸子如同宝石般漂亮。

    月轩眼中的疑惑和愤怒就如同开在他眼前的一朵花,明媚而漂亮。

    “我还知道,只要我往前一推,你就回老家了。”

    空蝉稍微往前移动,月轩额头渗出的汗水已经朦胧了自己的双眼。

    他等待百年,被囚禁百年,绝对不要死的这样不明不白!

    “你刚刚杀了你的同伴,你比我还疯。”月轩大声咆哮,企图骂醒辛武。

    “同伴?”辛武看着不远处倒在地面,奄奄一息的鬼武姬,随后一脚踩住月轩的心脏,不屑冷笑:“拙劣的伎俩我几乎不上当,更不谈中招两次。”

    一柄暗器钉入鬼武姬的脑袋,后者化成一团烟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遇到幻心鬼的时候,被鬼武姬所救,但这仅仅是你操控的一个傀儡吧。

    你用傀儡救我,获取我的信任。

    然后故技重施,抓走她,迫使我必须前往静庭室,利用她威胁我击碎雪梅灯。

    你以为一切尽在你掌控,我其实早已看穿一切,将计就计的我自然获取你的信任。”

    月轩不断咳嗽出漆黑的鲜血,他突然生出一股无力感。

    仿佛自己是一只草原上的羚羊,前面是悬崖后面有虎狼,迎接自己的只有死亡。

    “你……是如何……得知……的。”他结结巴巴,惊恐使得他话语都不利索。

    “如何?这简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容易。”辛武残忍一笑,却又摇了摇头。

    “我清楚记得鬼武姬用剑刺伤我,将我从幻心鬼的幻术中解救出来,说了一段话。

    “抱歉,刺疼你了吧。

    我打伤了黑龙,追寻你的气息追了出来,却看见你神色痴迷,表情痴呆,应该是看到了某种幻想。

    情况紧急,我下手也没了轻重,要不我替你包扎一下?”

    她是教会了我绞杀三度的人,力量的精准度运用的炉火纯青,怎会下手没了轻重?

    她性子古怪,不喜多言,哪里会主动解释,甚至道歉?

    她匆匆出现又匆匆消失本就引起我的怀疑。

    我一路破除封印,只是到处走走看看,冒牌货生或者死,我一点也不在乎。

    你不会傻到我真以为是为打破梅雪灯而来吧?

    这也是我对第四道封印能够轻易取舍的主要原因。

    但既然阴差阳错来到这里,顺带做个人情,捞点宝藏也未尝不可。”

    辛武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我刚刚进门,鬼武姬就叫嚣着诉苦,祈求我的营救。”

    辛武语气坚定刚毅,满怀尊敬:“她那样高冷的性子,即使被巫祝折磨,也没求饶诉苦,甚至没有期待自己出现。

    怎么会是眼前这个受了一点苦就嚷天喊地的傀儡?

    我从不唤其为“阿姬”,傀儡却没有任何反应,欣然接受。

    即使她容貌神似,外表相同,她也不是她,她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配不上。”

    辛武越说越怒,厉声质问:“我杀了我的同伴?

    我都不知道他们算不算我的同伴。

    但无论算不算,也轮不到你肆无忌惮地利用,平白无故地拆散。

    所以,你当死!”

    话语落地,空蝉光芒大盛,如同喷涂的烈焰,直刺月轩眉心。

    “嗯……啊”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惊吓而绵长的喊声传入空间,辛武心神一怔,空蝉竟然被侧滚的月轩躲过。

    这是绯真的声音?!

    辛武将信将疑,目视着脚步声传来的通道。

    “啪啪”此起彼伏的掌声不停响起,两道身影鱼贯而入,一团黑雾紧随其后。

    星矢捏住绯真的脖颈,意味深长地盯着辛武。

    “没想到是你!”他松开手指,绯真如同夏天阴雨天气中的游鱼,拼命呼吸:“刚才的推理很精彩,所以我带着掌声进来。”

    月轩望着星矢,咧嘴大笑:“你终于来了,我被这几只小爬虫弄得快崩溃了。”

    “知道是爬虫,你还有脸说?”星矢摇了摇头,语气中满是嘲讽和不屑。

    他们两人认识?

    感知敏锐的辛武轻蹙眉头,星矢从进门的一刻毫不犹豫地暴露出强大的源力气息,企图震慑自己。

    虽然自己掌握了死归,谈不上畏惧,但对方展现出的爵级实力依旧需要小心提防。

    “看来你的身份不仅仅是骑兽军团的领导者这样简单?”

    辛武波澜不惊,越是危险的时刻,越要镇定自若。

    恐惧,畏缩只会让死亡提前降临。

    “废话不谈,用她换他!”星矢手指绯真,视线却瞟向月轩。

    “不行!”不等辛武回应,脑海中的琅轩却是一口回绝:“月轩此时虚弱,不能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

    辛武闭目养神,强大的灵魂能力径直将琅轩轰出体外,对着星矢微微颔首。

    “成交!”

    绯真是骨酥源灵的筹码,不可轻易放弃。

    而且他讨厌有人在自己的脑海嚷嚷不停,干扰自己的决定。

    “原来是你在捣鬼。”月轩看着琅轩,狂笑不停。

    “辛武,你没有一点正义感吗?”琅轩径直忽略月轩,失去了从容儒雅的风度,企图让辛武回心转意。

    “月轩一旦出世,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到时候必定生灵涂炭,你也不能幸免。”

    “不要拿这些大道理来唬我。我们只是合作对象,我有权利选择退出。”辛武针锋相对,冷漠如霜。

    天下苍生?

    难道绯真不是苍生的一份子?

    难道自己不是苍生的一份子?

    为什么他们有难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袖手旁观。

    而苍生有难的时候,却要我们放弃自己?

    抱歉,我没有那么伟大,我的天下苍生只是我自己和认同的伙伴以及想获取的利益。

    “一”星矢缓缓开口。

    “二”辛武轻轻接话。

    “三”两人异口同声回应,星矢闪电般将绯真扔出,她的身影后却跟了一柄匕首;辛武一脚踢飞月轩,空蝉发出的斩击紧随其后。

    黑龙迅速化成一道屏障,护住月轩。

    辛武施展处兔变向,突然加速,剑尖挑飞跟随绯真的匕首,左手试图拽住绯真,却意外拉空。

    琅轩摇了摇头,既然辛武已经做了决定,他也只能无奈接受。

    他们的敌人相同,此刻必须顾全大局,同仇敌忾。

    他轻轻吹气,唯美雪迅速形成柔软的坐垫,托举住绯真下落的身影。

    “此时,人多的一方占据优势。”星矢的嘴角如同刀锋,得意冷笑。

    “武技——朝圣!”

    两只巨大的泥掌冲出地面,一左一右急速向绯真靠拢。

    辛武加速回追,身前却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土墙,将他与绯真牢牢隔绝。

    “确实,人多的一方占据优势。”鬼武姬的声音非常振奋人心。

    夜姬如同鬼魅,突然从地面钻出。

    一个转身,轻掂脚尖,纵身一跃,带着绯真逃离了危险区域。

    泥掌猛烈相撞,失去了封印的静庭室轰然倒塌,木屑砂石如同潮水涌出房间,堵塞了通道。

    数秒过后,辛武和鬼武姬从废土里钻出来,两人相视一笑。

    “你来了。”

    “我说过我有的是保命手段。”鬼武姬淡然回应,两人目光齐刷刷地盯着星矢和奄奄一息的月轩。

    “哈哈……哈哈”黑龙狂笑不停:“你们两个笨蛋,中计了,你们死定了。”

    他崇拜地望着星矢,这么精于算计的男人他生平第一次遇见。

    中计?!

    鬼武姬隐约感觉身体传来轻微的疼痛,她看着自己墨黑的掌心,幡然醒悟:“中毒了!”

    “别砰绯真,她衣服上染了毒。”鬼武姬喝住靠近绯真的辛武。

    “鬼姐姐,对不起对不起。”绯真泪珠涟涟,不断道歉:“我的衣服上涂了一种名为锥心的毒素。

    他扼住了我的脖子,我说不出话,无法提醒你。”

    难怪进门之际,星矢扼住绯真的脖颈,原来别有用意。

    星矢一直知道鬼武姬尾随其后,恐怕也知道她是目前最强的战力。

    解决掉她,所有难题都会迎刃而解。

    交换人质既是目的,也是诱饵。

    否则为何星矢不直接对自己下手,而是选择距离更远的绯真。

    因为他判断鬼武姬远远比自己危险,必须先除。

    星矢处心积虑这一切,只是为了引鬼武姬现身,让中计的鬼武姬误以为她自己是黄雀,可以后发制人。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没有胜算的交易,结局只有两种,绯真死亡或者鬼武姬中毒。

    “都怪我连累了你们……我总是求人保护,我太弱了,我活着没有任何意义。”

    梨花带雨的绯真捡起一块锋利的瓦砾,朝着自己的脖颈抹去。

    “任何人活着都有意义,只是还没到你展现价值的时候。”

    辛武将手中的小石子扔出,阻止绯真做出的愚蠢举动。

    鬼武姬不惜中毒救回来的生命,不允许不珍惜。

    “锥心无色无味,也很有趣,你运动越快,身体受损也会愈发严重。

    即使你不运动,它也会慢慢侵蚀你的身心。 简而言之,你的自由被限制了。”

    星矢长舒一口气,轻轻扶起月轩,顺着后者的目光落在鬼武姬身上:“你很中意那具身体吗?”

    月轩咧嘴而笑,兴奋地吐出两个字:“废话!”

    “我一直以为月轩是幕后主使,原来错的很离谱。”

    辛武脑海天旋地转,即使强装镇定,一时半会,他也想不出能够扭转局势的对策。

    “你不知道的事还很多。”灰锡色的源力倾体而出,形成一阵烟束,冲出龙葬谷。

    ……

    龙葬谷外,看见源力信号的骑云高声冷喝:勇士们,献出你们生命的时候到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