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七十二:朗轩
    没有月色的沙漠,就像一张没有皮的人脸,一片狼藉,风声鹤泣。

    星矢携带着一只队伍靠近龙葬谷,气氛沉默的有些可怕,踩着的沙粒发出的沙沙声如同一柄利刃,切割着星矢的心脏。

    他有些浑浑噩噩,沙风一吹,连身体都是摇摇晃晃。

    是的,这些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却要亲手将他们的生命献给魔鬼。

    他们都是好样的,明知此途是生命的终结,却没有一人逃跑,甚至没有一人抱怨哭泣。

    他们的坚强沉默的可怕。

    然而,越是如此,星矢的内心却愈发自责。

    他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大义。

    想要大部分人好好活着,小部分人就应该死去。

    “将军!龙葬谷到了。”骑云打断星矢的思绪,吓得后者微微耸肩。

    一匹骑兽军团的骑兵风风火火地赶来,跳下骑兽,单膝跪地,一气呵成。

    “禀告星矢将军,我们刚刚发现三名来历不明的陌生人,似乎跟嘉文统帅认识,他们还带着您要寻找的灵兽。

    贝格将军想捉拿灵兽,献于你,反而被杀,他们三人逃入了龙葬谷。”

    星矢瞬间回过神来,语气有些激动:“你说他们带着灵兽?”

    “千真万确!是您寻找的灵兽。”

    星矢摆了摆手,示意祭品连原地驻扎,独自一人走向龙葬谷。

    “我陪您去,将军…”

    星矢摇头。

    “可是!”

    “这是命令。”星矢的语气斩钉截铁,随后又软化了几分:“你不用担心,祭品连在外面,月轩不敢对我如何,我需要和他把话说清楚。

    灵兽无论是生是死,对我都大有用处,我需要它,你在外面看管好祭品连就行。”

    骑云欲言又止,带着所有人吵前方的身影缓缓跪下,目送星矢消失在龙望谷内。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的将军比任何人都痛苦,勇敢和伟大。

    ………

    舒缓的琴音如同潺潺的流水,辛武如同中了魔咒一般,竟然沉下心,安静地听朗轩诉说。

    跳动的音符时而绵长,时而激荡,时而缠绵凄婉,时而高歌悠长。

    如一条河流,跨过险地,趟过高山,流过平原…

    朗轩并不沉迷缅怀过去,反而是单刀直入,直奔重点:“怨灵被我压制百年,天天听我琴音熏陶,怨气怒火本被渐渐磨灭。

    然而,十年前,一群人来到广漠,大量屠杀凶兽。

    这里重新染上了鲜血,杀伐的气息再次唤醒了沉睡的怨灵。

    厮杀愈演愈烈,龙葬谷外白骨堆的比野草更长。

    更令人无法置信地是,似乎有人故意唤醒怨灵,总是将兽骨的尸体鲜血丢在周围,刺激着怨灵躁动的心。

    长此以往,怨灵不断觉醒,憎恨的力量突飞猛进。

    他们竟然集合成了整体,有了自己的意识,取名为月轩。

    我已守护此地百年,力量愈发薄弱。

    每当夜晚,我常常力不从心。”

    辛武恍然大悟,突然明白了可可西里要自己一定在黑夜之前进入这里的原因,一旦进入夜晚,就会有鬼怪挡道,幽灵为难。

    “你名为朗轩,他名为月轩,你们之间莫非有联系?”

    辛武试探性地询问,他总能从现有的信息中找到某些蛛丝马迹。

    朗轩点头承认,辛武的敏感让他非常赞赏。

    “龙葬谷的结界名为精体灵魄结界,我的**化成了静庭室,将月轩困于其中。

    但即使如此,月轩在外面鲜血和杀意的刺激下,力量越来越强。

    我在此地已守候百年,力量不断衰减,此消彼长下,月轩的力量正一点一点往外渗透,影响着误入龙葬谷每一个人的心神。

    静停室内有一盏雪梅灯,是我心脏所化,也是静庭室的力量来源。

    每一个来到龙葬谷的人都被月轩当成工具利用,他千方百计引诱他人进入静庭室,企图灭掉雪梅灯。”

    朗轩周围飘落无数纯白雪花,落在身上,冷冷的,凉凉的。

    辛武一直杂乱的头绪渐渐连成整体,有了眉目。

    月轩指使手下迷幻自己,抓走鬼武姬,威胁自己进入静庭室,替他灭掉雪梅灯,破除结界。

    然而自从三年前他被牙野欺骗背叛之后,他的谨慎和细心令他警觉性非常高,已经没有人能够不露痕迹地欺骗自己。

    “即使你不告诉我这些,我也知道指使我进入静庭室是一个骗局。”辛武不羁冷笑,被死人骗的团团战是多么丢脸的事。

    “你如何得知?”朗轩拂开眼前挡住自己视线的的飘飞雪花,他想真切地看清眼前的少年。

    “多的是办法。”辛武自信一笑,另启话题,侃侃而谈:“你害怕有人来到静庭室,放出月轩,铸成大错,所以在龙葬谷到静庭室的路途上设置了四道关卡。

    肚兜小孩,火山,奔跑的男子以及自我的阻拦,并且第四关根本就是不能突破的死关。”

    “昔日的敦煌也像你这般聪颖。”朗轩露出难得温柔笑容,这一刻,犹如春风拂过脸颊,百花丛中盛开,美的令人心醉。

    “但我设置四道考验,原因成双。

    大多数人无法突破前三道考验,但依旧不乏优秀者来到这里。

    可惜的是,他们无一例外被幻象迷惑,誓要前往静庭室拯救同伴,甚至不惜死亡。

    他们努力过了前三道考验,都很自信,都不想半途而废。

    可正如你所说,人可以击败比自己更强的人,却无法击败更强的自己。

    因为那是你的未来,而你还存于现在。

    一个过于执着目的的人没有心情和时间替我来叙述这些,他们也听不进去,这里自然成为了他们的终点。

    只有你是例外的。

    辛武,你很出色,出类拔萃到令人难以置信。

    不仅月轩在等人解救自己,我也在等人封印月轩。

    我在找一个勇敢,聪明,自信不被幻像迷惑能看清局势的人。

    通过前三道考验的人勇敢,聪明,自信,但只是一件工具。

    唯有通过第四道考验的你是值得信赖的伙伴。

    懂得进退才不会鲁莽,也不会害怕。”

    “虽然你帅,但我们不熟。”辛武连连摆手,他没有那份正义感,也不会免费当别人的打手。

    “龙葬谷财宝很多,武技兵器堆积成山,毕竟这里曾经埋葬了十万龙族人,而且我有一份剑魔的领悟。”朗轩循循善诱,对怎样的人说怎样的话,现实的利益远远比大道理有诱惑力。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事情就会简单许多。

    这是或许是朗轩的地盘,但他仅剩残魂,并且有求于自己,是不会对自己下杀手的,这也是他谈判的资本。

    剑魔的领悟,辛武眉心一热,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如果封印了月轩,任何东西随你挑选,我要这些世俗之物并无用处。”朗轩将任何二字咬的极重。

    “我能帮你做什么?”辛武无法拒绝诱惑,但还是旁敲侧击:“不过最好让我先尝点甜头。”

    这小鬼,不说你要我做什么,而是说我能帮你做什么。

    再次无意中表明自己的身份和与我的关系。

    太精明,但是很好。

    有些事,脑子不灵的人做不来。

    朗轩长舒一口气,银色的眼眸望着前方昏暗的通道,淡淡开口:“出来吧,清泥。”

    一道人影缓步走到辛武眼前。

    一袭宽大黑袍包裹着瘦小的身体,帽子遮住脸庞。

    他抬头望了辛武一眼,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双手抱着膝盖,将头深深埋进双腿之间。

    对视的那一刻,辛武看见了他的齐耳短发,墨绿眼睛,双耳挂着一对黑色的圆珠耳环,最怪异的是他的眉心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火焰,几缕冤魂,几个骷髅漂浮在他身后,如同他的护卫。

    白雪片片落下,他伸出瘦小的手掌,轻轻哈气。

    “月轩是由怨恨聚集而成的灵体,并没有实质的**。

    灵魂与**相辅相成,两者缺一,无法发挥出实力,月轩一直在寻找一副适合自己的**,实现真正的重生。”

    朗轩苦笑着摇了摇头:“就像曾经强大如我,因为现在剩下残魂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求助与你。”

    “你准备让你口中的清泥成为月轩的**?”辛武盯着黑暗中的少年,愁苦、无依、孤僻,多么像曾经的自己。

    “单纯的灵体难以用寻常方法将其彻底毁灭。

    但灵魂只要和**融合,月轩会成为真正的人,他虽然会更强,但诛杀反而更容易。

    灵魂和**彻底融合的瞬间,会发生奇妙的连接反应,当事者会暂时陷入几秒的假死状态。

    你手中的空蝉拥有净化的圣洁力量,趁此机会,让月轩永久消失。”

    辛武蓦然想起不久前,空蝉出鞘时,冤魂鬼怪纷纷惊恐退避的神情。

    他早知道此剑不是寻常之物,却没想到是这些邪灵的克星。

    难怪沿途,他并没有遇到邪灵的攻击。

    “你唯独让我通过这第四道考验,这柄剑应该占了很大的原因。”

    辛武轻轻旋转手中的空蝉,锋利的光芒在周围不断变幻。

    清泥蜷缩着身体,嘴里发出嗯呀嗯呀的惊恐叫声,栖息在他背后的幽灵与骷髅变成团团黑雾,争先恐后地钻进地缝。

    朗轩点头承认,他望着清泥,发出轻微的幽咽:“清泥天生哑巴,阴盛阳衰,体弱多病,容易招惹鬼怪邪灵。

    他的父母嫌弃他,将他丢进了龙葬谷,他一念轻生却被我所救。

    但长期身处这等阴暗之地,神智早晚被磨灭。

    他身心早已被龙葬谷的邪灵污染,但他本性纯良,我故而为其取名为清泥。

    靠着我每天为其弹琴诵经,他小心翼翼地活着。

    数月之前,他突然热泪长流,在我眼前写下:琅轩大人,我活的很努力,痛苦却没有丝毫减轻,我想离开这个世界了。

    您能把我献给那个恶灵,然后连同我一起斩杀吗?

    我很笨拙,这是唯一能想到为你做的事。

    我很肮脏,这也唯一能答谢你赠与我“清”字的方式。”

    “你确定月轩会使用他的身体?”辛武伤感地摇了摇头。

    每个人对于生死的理解不同,对于清泥来说,死是一种救赎和欢乐。

    朗轩的残魂化成一缕青烟钻入辛武的脑海,他安抚着辛武警戒不安的情绪:“封印已经被彻底铲除,我也没有继续守候在此地的理由。

    一缕残魂根本无法对抗完整的灵魂,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只是指导你行动,能增大铲除月轩的希望。

    清泥怨念缠身,月轩定会中意。”

    “月轩也定然会中意我。”辛武拉低长袍的领口,露出精美的金色龙纹。

    因为他会将我当成天龙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