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七十:考验
    可可西里的尸体突然从地底的沙子里翻涌出来。

    他被挖掉双眼,割掉耳朵,切下鼻子,各种各样的器官摆放在地面,犹如琳琅满目的艺术品。

    紧接着一张人皮扔到辛武的脚下。

    随后一位带着黑色礼帽,身着礼服,打着领结的绅士从旁边漆黑的房间内走出来。

    “只要十个金币,就可以将你的朋友埋葬。”他微微歉身,微笑地指着地面的人皮。

    什么情况?自己手中根本没有金币。

    “你是何人?”辛武紧锁眉头,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绅士般的人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窟窿密布顶部不断有沙金落下,铺成一条奢华唯美的道路,金沙不断凝聚在一起,形成圆滚滚明晃晃的金币。

    辛武准备弯腰去捡,却立刻反身横劈。

    “叮”空蝉被另一柄锋利的武器挡住,擦出一阵耀眼火花。

    紧接着他的手臂却传来莫名的疼痛,眼前的景象轰然消散,地面的金币竟然变成了一条条金色的蝎子,毒针闪闪发亮。

    前方的绅士身体上的血肉迅速瓦解,变成一具穿戴整齐的骷髅,可可西里的人皮变成一个麻袋,摆放的器官也全是怪异的石头。

    鬼武姬突然从背后出现,一剑将骷髅切的粉碎,散架的骨头砰砰落地,吓得地面的金色蝎子纷纷钻进土壤。

    鬼武姬的纤纤玉手轻轻抚摸被自己刺中的、流血的、辛武的右臂,温柔而又歉意地开口:“抱歉,刺疼你了吧。

    我打伤了黑龙,追寻你的气息追了出来,却看见你神色痴迷,表情痴呆,应该是看到了某种幻想。

    情况紧急,我下手也没了轻重,要不我替你包扎一下?”

    “小伤”辛武摇了摇头,现在没有小题大做的时间,他将自己看到的景象如实告知鬼武姬。

    “你遇到的是一种幻幽灵,也称为读心鬼。”

    鬼武姬娓娓叙述:“你内心想什么,就会出现什么。

    它会诱惑你,直到你彻底迷失心智,届时,你会成为无法思考的木偶。”

    辛武小时候听父母想过,但一直认为鬼是父母用来吓唬不听话的自己而编造出来的东西,却没想到真的存在。

    “为何你没有看到幻象?”

    “我?”鬼武姬指着自己,语气清冷,伤感苦笑:“我身上的诅咒被这些鬼怪邪门百倍,我是比它们更可怕的存在。”

    辛武蹙着眉目,鬼武姬已经朝前行走。

    他定睛一看,只见黑龙在空中凝聚成形。

    一股巨大的黑色雾气散发出不可阻挡的吸引力,再次卷走了鬼武姬,从他的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辛武的身体同样被往前拉扯数十米,摔倒在地,衣服紧紧勒住后背,留下不少勒痕。

    “你们沙城人,可真会玩。”辛武嘴角划过悠扬的弧度,幽灵这些拙劣的伎俩、不入流的障眼法也想骗过自己?

    这似乎有点太瞧不起心思缜密,善于伪装侦查反欺骗的猎手了。

    一盏沙漏从天而降,出现在辛武的眼前,细细的流沙从上瓶颈流入瓶底。

    “如果你没有在瓶颈的流沙全部流入瓶底的这段时间内,走到沙城的尽头——一间清净别致的书房静庭室。

    它的房顶悬挂着一盏雪莲灯,你没有将其砸碎,你的同伴就死在你的眼前。”

    周围传来粗细交织的怪异回音,好像有无数个声音重复同一句话。

    沙漏开始计时,辛武摇摇头,赶走周围吵闹的声音,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前行进。

    他并不想参与这无聊的游戏,也不相信这些非人非鬼的魔物话语,但是停在原地又能做什么?

    虽然不知道幽灵在玩什么把戏,设了何种么圈套。

    但要破圈套,需要了解圈套,了解圈套需要先入套。

    “我发发善心,陪你们玩玩。”

    他跑了几分钟,沙漏一直在他的左侧随行,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条怒涛翻卷的河流,黄色的泥水卷起象腿般的断木,猛烈地撞击两岸。

    两个穿着红色肚兜,扎着辫子的小孩激烈地争论着,他们望了一眼辛武,异口同声地喊道:“喂,你想过河吗?”

    辛武点点头,走到两个小孩身边,存在必合理,这类似于一个通关游戏。

    “那你给我们评评理,我们接受了,就送你过河。”

    一个小孩率先开口:“我认为早晨的太阳离我们近,中午的太阳离我们远,因为早晨的太阳看起来更大。”

    另一个小孩对此噗之以鼻,摇头道:“明明是早晨的太阳离我们远,因为中午更热,光离我们越近才会越强啊!”

    两个小孩争论不停,直勾勾地望着辛武:“你是怎样认为的呢?”

    辛武侧着脑袋想了想:“同一条河,松鼠觉得很深,大象觉得很浅,小马觉得不深不浅

    。

    你们都是猜测,而猜测永远得不到真实的结果。

    如果我是你们,我会从这里走出去,寻找更有利力的证据,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两个小孩若有所思地点头:“我们在这里争论百年,白白浪费了百年时光。

    我给你架桥,用你的行动去证明你的路吧。”

    一条通往彼岸的长桥凭空出现,辛武迅速地跑了过去。

    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幻,一座狰狞的火山矗立前方,熊熊大火蒸的辛武汗流浃背。

    他的眼前出现四个人,其中一名老者瘫软在地,口吐白沫;另一名中年男子带着眼镜,手中的拐杖焦急地戳着地面;一名漂亮的女孩遮住额头,不忍直视耀眼的火山,另一名白发青年骑着一头冰虎,苦恼地在原地走来走去。

    辛武好奇地凑近青年:“你知道怎么到达对面吗?”

    青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开口道:“穿越火山一定需要冰虎,可是冰虎只能乘坐两人,也就是说我只能载一人过去。

    可是老者是我生父,他体弱多病,必须迅速穿越火山,进行治疗;中年男子是我救命恩人;女孩是我最心爱的姑娘,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所以在这里犹豫地一晚,愁白了头发。”

    辛武低头思索,打量着四人,提出自己的建议:“也许你可以牺牲一下,让冰虎带着你的救命恩人和父亲穿越火山,拜托你的救命恩人带你父亲进行医治。

    你和你心爱的姑娘留在这里。

    有爱作伴,你们都不再寂寞孤单!”

    白发青年恍然大悟:“我太以自我为中心,反而将他人关在了心外。”

    他对辛武微笑点头,前方的火山消失的无影无踪,出现一条平坦的道路。

    他再次往前走了几分钟米,前方突然跑过来一个赤条着上身,肌肉分明的男子。

    他的肩膀搭着一条毛巾,不时擦拭脸上流下的汗水。

    “小兄弟,你挡我的路了。”他停在辛武前方。

    辛武往左,他也往左,辛武向右,他跟随向右。

    两人如同站在独木桥的中间,你过不来,我过不去。

    “你先走!”辛武站在原地不动,压制内心的愤怒。

    “我讨厌原地不动的人,生命的真谛在于奔跑。”男子不停地在原地奔跑。

    辛武眉头轻蹙,踏步前跑,男子却再次挡住辛武前进的方向。

    忍无可忍的辛武拔剑便砍,剑从男子的身体穿过,前方却似乎有一堵墙,辛武无法前进半分。

    又是幽灵?

    如果是幽灵,为何却真切地挡住了我的道路?

    辛武闪转腾挪,变向加速,男子却如影随形,全方位堵住辛武前行的身影。

    “你故意找碴?”辛武回头望了一眼沙漏,沙子竟然流逝了四分之一。

    “我只是好奇,当你遇阻碍跑不过去的时候你会如何选择?

    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一条死路?”男子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有些哀怨地开口。

    “路无死活之分,人才有。”

    “路当然有死路和活路。

    我曾经跑到海之角,那里全部是高大的冰川,再也无法前进一步,这就是一条死路。

    我曾经跑进沙漠,失去了方向,往哪里跑都是死路。”

    男子凶狠地瞪着辛武,他可不想被小家伙说教。

    “夏天来临的的时候,冰川就会融化,它现在是冰川,百年后,千年后还会是冰川吗?

    当你在沙漠迷路的时候,试着等待,试着活下去才是正确的选择。

    百年过后它也许会变成绿洲,也许会有商人经过,也许风暴会过去,启明星会重新挂上夜空。

    没有什么能够挡住你的路,除了你的心。”

    “说的简单,那我挡住你的路,你能过去吗?”男子不屑冷笑,他虽然觉得辛武说的有几分道理。

    可是谁有那么长的时间去等待,去思考呢?

    “当然能过去!”辛武嘴角微扬,坐在原地,不再前进。

    他从男子的经历中断定,后者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他不会一直停留在这里。

    “你只是在自我安慰。”

    “我的心已经在奔跑。”

    “装,继续装。”

    辛武轻轻闭眼:“有个词叫休养生息,停是为了更好地跑,跑是为了更好地停。

    一味地跑会错过许多风景,永久地停只能看到枯燥的风景。

    身为猎手,等待然后伺机而动是必须掌握的基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瓶颈的沙粒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男子咧嘴大笑:“你还在这里等,你的同伴就要死了。”

    辛武脸带笑意,他本就因为喜欢冒险才选择前进,他才不相信鬼武姬会被轻易干掉。

    他很自信,自信自己此刻的等待才是最快的跑,自信可以让他独自面对危险,杀出重围。

    最后一缕沙子流入瓶底,男子终于坐不住了,他感觉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行,令他坐立不安。

    “他妈的,真不懂你在说想什么。

    坐在不动如何能到前方?”男子咒骂辛武,迈动双脚,跑到辛武背后。

    然而,迈过去的一刹那,他再也无法挡在辛武身前,他停住身影,不知所措。

    辛武用停跑到了他的前面,而他用跑停在辛武的身后。

    男子恍然大悟,他扔掉身上的毛巾,化成一缕青烟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开心的话语在周围盘旋。

    “真是假的另一种形态,善是恶的另一种形态,美是丑的另一种形态,跑是停的另一种形态……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何必分的太清?

    哈哈…哈哈…”

    瓶颈的沙子突然又回到二分之一。

    流逝的时间莫名地补充回来。

    这果然还是一个考验!

    辛武站立起来,嘴角浅笑,没有路能够困住自信,坚韧,沉稳,冷静的强者,所以没有路能够困住我。

    以前不存在,现在不存在,将来也不会存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