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六十四:骨酥翼龙
    竹叶沙沙,溪水潺潺。

    《源怪演义》中详细记载骨酥的资料和信息:静时体软如棉,怒时体硬如石,龙首麟身孔雀尾,性聪颖,明事理,凤凰与麒麟之嗣。

    骨酥翼龙温顺的时候身体像棉花一样柔软,愤怒的时候身体像顽石一样坚硬,长着灵龙的脑袋,麒麟的身体,凤凰的尾巴,聪明有灵性,传说是凤凰与麒麟的后代。

    骨酥翼龙可以随心所欲改变体内骨骼的构造,令它时而像绳一样柔软,时而像剑一样刚强,因此它的外形会随着骨骼的坚硬程度而改变,极难分辨。

    在星源大陆,无数修炼者妄想找到骨酥翼龙,将其吞噬消化,觉醒命力六感中的“骨”感。

    骨感一旦觉醒,意味人不再仅仅是“人”。

    柔弱无骨的修炼者可以将脖子旋转三百六十度,双手可以打成绳结,双脚可以织成麻花,脑袋能钻入胯下……身体的形变程度和灵巧程度再无任何局限。

    没有骨头的身体就像一团橡皮泥,你可以塞进地缝,也可以黏在墙上。

    试想一下,当他人用剑砍你却看到你的脖子往后伸出半米闪躲时的惊吓表情。

    “筹码很好!”辛武不再隐藏自己的渴望,这完全是无法让人拒绝的诱惑,哪怕要他带上十个绯真他也会义无反顾地接受。

    骨酥翼龙在星源大陆不超过十头,而且极难遇见,但凡是源力后天觉醒者,没有人会对这种级别的源怪不动心。

    如果凯特所说属实,那摆在辛武面前的就是百年、千年甚至万年难得遇见的机会,他怎会眼睁睁看着其溜走。

    “筹码是无价的,绯真在我心中也是无价的。”

    凯特的身影如同一缕炊烟从墙壁的缝隙穿过至屋外,又从屋外穿至屋内。

    他钻入地底,随后又浮现于地。

    “我的灵魂可以随意穿越障碍,无聊的我进入蝮蛇后偶然进入了地底。”

    凯特神秘兮兮地跺了跺脚:“这下面别有洞天,是蝮蛇的另一个基地,可不是只有泥巴和岩浆。

    地底驯养着一群兽骑士,勇士活动使用的主兽和次兽都是下面淘汰的次品。

    当然,这不是重点。”

    凯特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指甲轻轻挠着头发:“最劲爆的消息是我在下方发现了一头成年骨酥翼龙,它居住的洞穴内有一颗水晶棺……”

    他凑近辛武,一字一句强调:“里面藏着一株货真价实的骨酥源灵,想必是某只死亡的骨酥翼龙所化。”

    辛武内心浪潮涌动,骨酥源灵竟然还是现存的,偷东西要比干掉一头骨酥翼龙要容易千万倍。

    他生平第一次,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整个人如同喝醉了酒,躺在轻飘飘的云端,连思维都不如平时活跃。

    辛武甩了甩头,控温术抑制内心的兴奋,一切只处于想象阶段,他可不想乐极生悲。

    骨酥翼龙是豪级别的源怪,吐口唾沫都能把自己淹死。

    想偷它的东西也并不简单,辛武故意打击自己,冷静自己躁动的心。

    蝮蛇果然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但这也不是重点,他点了点头:“我想知道交易的条件。”

    “不急,注意事项应该先说明。”

    凯特低头沉思,最后还是决定将话挑明,交易就应该诚信。

    他当然希望辛武不顾一切地获取骨酥源灵,但还是应该将其中的利弊告之他,否则他日后保护绯真恐怕也不诚心。

    “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你。”

    “说。”辛武手轻轻搭上鬼武姬的玉臂,淡淡的感觉如同夏天的小雨,舒适清凉。

    王生丹疗疗效确实很好,鬼武姬已经退烧,并无大碍,即将清醒。

    “猎手不同于魔灵,想要觉醒源力属性,必须吞噬源怪。

    然而源怪种类繁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源怪分为自然属性源怪和意识流源怪。

    却没有人知道这两者都属于外源怪,而内源怪的存在许多人甚至没有概念。

    源力诞生于内,作用于外,只有强化精神与**的作用,并无改造之能。

    吞噬外源怪将赋予修炼者源力属性。

    内源怪与命力者的七感互相对应,它们能够拥有直接改造**,进化**的能力,因而称其为内源怪。

    骨酥翼龙直接改造骨骼,作用于内,属于内源怪,如若将其吞噬,命力者的“骨感”应会觉醒。

    那么问题来了,其一:想要吞噬内源怪,你必须拥有命力!

    其二:如果你已经觉醒了七感之一,那么骨酥翼龙将无法对你提供任何帮助,毕竟一个萝卜对应一个坑。

    我知道你拥有命力,也知道你觉醒了皮感,即使得到了骨酥翼龙的源灵,你也只能转送他人。

    即使这样,你也要进行交易吗?

    我希望你坚定信心,我讨厌半途而废的人,因为那一点也不励志。”

    辛武有些好笑,凯特竟然跟自己讲这些常识。

    杀人蜂、万蛇都说他精明如鬼,自己又怎么会忽略这么现实而简单的问题。

    事实的确和凯特说的相差无几,他现在得到骨酥源灵也没用。

    但如果日后能吞噬剑冢内的七转金生怪,他将开启觉醒所有七感的潜力,骨酥源灵自然能够对应七感中的“骨”感。

    做大事者,一定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

    有些人能够看到眼前的蛋糕,却看不到后面的陷阱;有些人只看到生锈的铁块,却看不到它日后变成宝剑时的锋利。

    路要一步一步走,事也要一件一件做。

    总会出现一个机会将看似零散无用的零件组装成精美的钟表。

    “谈谈交易条件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我是半途而废的人,你也不会和我谈交易。”

    凯特不再执着追问,反而是点头赞许:“真是个性的一塌糊涂啊!”

    “我带你前往地底世界,找到水晶棺,至于你能否得到骨酥源灵,我无法保证。

    相反,你要立下轮回毒誓,让绯真跟着你直到你救出你妹妹,途中尽心尽力保护绯真的安全。

    她一旦身亡,你必须陪葬。“

    他漆黑的双翼尽情舒展,十根如长剑的利爪如网散开,笼罩住辛武。

    “陪葬”二字如同惊雷落下,在辛武脑海久久回旋。

    他望着凯特庄严而肃穆的表情,真的不敢想象这是一头活了不知多少年、变得老奸巨猾的吸血鬼?

    “我接受,但我需要看到骨酥源灵才能立下轮回毒誓。”

    辛武轻轻挑眉:“你无需用这种骇人的表情盯着我,我做出这决定绝不是因为怕你。”

    凯特痞气大笑,不雅地掏了掏耳朵:“不是有句话叫认真你就输了吗?

    虽然你不相信我的说辞,但我会用事实让你相信。

    你的条件我也接受,毕竟赌上性命的事可不能草率。”

    凯特钻进望守的体内,伸了个懒腰,盯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辛武,试探性地询问:“你的伤?”

    辛武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摇头否决:“并无大碍。”

    他的确所言非虚,与枭一战看似伤势惨烈,但都被小龙所治疗,最纯粹的龙血滋养着筋脉,胜过灵丹妙药。

    凯特的余波在八门遁甲和源力甲的庇佑下也不过只是造成了皮外伤。

    至于皮外伤,在他人生的岁月里他早就习以为常,甚至算不上能困扰自己的事。

    “不可逞强,要是你拖了自己的后腿,会影响我们的交易。”

    凯特不清楚辛武体内的变故,一个健康的辛武会有更大的把握得到骨酥源灵。

    “我很自信。”劲风从门缝溢入,吹起辛武的金发,深邃明亮的眼眸仿佛藏着星辰宇宙,历史长河。

    他轻轻握拳,嘴角浅笑。

    “八岁以前,我认为自己是个可怜的弱者,我所拥有的无法保护,更不敢奢求那些无法拥有的。

    三年前,我依然是个弱者,但我相信我一定会变强。

    我不敢奢求那些美好的,但我所拥有的一定会尽全力守护。

    现在,我或许不是强者,但绝对不弱。

    我的东西别人不能动,别人的东西我要抢。

    这就是现在的我!”

    记忆中那些痛苦的片断一一在脑海中浮现,但这一次。

    辛武不再害怕回忆,痛苦让他更加强大。

    凯特愣在原地,辛武的话语又高傲又凄冷,丝毫没有说服力。

    但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吸引自己去相信。

    就像下雨的夜晚,街道上的明灯,感受不到温暖,却不能否定它的光明。

    他深吸一口气,浅笑反问:“你有什么得到骨酥源灵的计划吗,如果有我将全力配合。”

    “不能强取的就暗夺,不能暗夺的就强取。”

    辛武收拾桌上残余的鱼骨渣屑,给出一个没有回答的回答。

    烦躁糖多挣脱辛武的怀抱,小触手敲打着辛武的脑袋,呲着牙齿,像头愤怒的小兽。

    “它怎么了?”

    辛武摇了摇头,轻轻抚摸它的双角,糖多却耷拉着脑袋,躲闪到鬼武姬的旁边。

    “也许是你长的太丑了!”凯特哈哈大笑。

    “智商多么低的人才能说出这种话啊。”

    凯特不屑地瞥了嘴,言归正传:“既然你伤势没什么大碍,我们还是尽早行动为好。

    拖得越久,骨酥翼龙的存在就会越多人知道。

    目前可能没几人知道,毕竟骨酥翼龙居住的地方十分隐蔽。”

    辛武点头认同,他想得到骨酥源灵的优势就是在于信息的机密性。

    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他没有竞争对手,如此就有足够的时间下去考察,制定计划。

    鬼武姬轻轻咳嗽,似乎有即将清醒的迹象。

    辛武盛满熬煮的黄鸡汤,放与竹床枕前。

    “什么时候出发?”

    辛武正欲回答,背后却传冷傲的回应:“明天可……好?”

    鬼武姬站在床前,手握悲鸣,狰狞的面具淹没在时光的剪影里,诡异而神秘。

    她的话语冷的令人发指!

    与其说是商量的询问,不如说是君主的命令,毫无妥协之意。

    影子已经苏醒,理应尽忠职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