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六十三:呆萌傻缺的吸血鬼

章六十三:呆萌傻缺的吸血鬼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凯特走到窗前,手心轻摸阳光,一缕青烟从他的掌心出现,本就透明的手臂变得更加虚无。

    “看到没有,我跟源怪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他们拥有实质的身体,也不怕阳光和火焰。”

    辛武忽然明白了望守和自己在冷池相遇的原因。

    他畏惧热量,所以无法进入热池。

    他的源力属性为冰,所以喜欢冰冷的东西。

    “你说自己不是源怪,又为何拥有源力?”

    “问得好!”凯特收回手掌,望着高远的天空,娓娓叙来:“宇宙很大,大到你根本无法想象。

    我们是一群拥有特殊体质的天外来客,吞噬的能量越多,我们的生命越长久,力量也会越强。

    所以在宇宙中旅行的我们很懒惰,一旦发现能量和资源的星球,我们会将其据为己有。

    反抗者会成为我们的食物,所以我们有另一个外号——吸血鬼。

    需要解释的一点:星球是你们口中的大陆。 星球上的资源一旦枯竭,我们会将其丢弃,重新在宇宙中寻找新的住所。

    这是你们口中的飘世界总是没有确定位置的原因!

    因为每一个被我们占据的星球都是新的飘世界。

    五年前,我们在时空旅行的过程中遭遇了冥王星大爆炸。

    爆炸产生的时空裂缝令我和同伴失散,流落到了你们居住的星源大陆。

    我被时空裂缝绞碎了**,加上对这个星球的不适应,奄奄一息,重伤垂死。”

    凯特因为流离失所而扭曲的脸庞突然变得无限温柔,他低头浅笑:“就在此时,我认识了绯真。”

    躺在河流下游的我,全身缠绕着水草,残破的羽翼被水打湿,连挥动一下翅膀都做不到。

    “刚叔,这里有一头大鸟。”十岁的绯真扎着两个马尾辫,拉着一个男子的衣服,站在岸边怯生生地看着我。

    “它已经死了,说不定身子里都是蛆虫,很脏的。”

    “不,它没死。我看到它动了。”绯真松开手,不顾男子的劝阻,将我拖到了岸边。

    她给我上药,给我洗刷身体,还给我讲故事。

    讲她的哥哥望守,讲她喜欢的人:刑天。

    也许是因为傻气和无知,绯真一点都不怕我。

    她从家里偷来了许多灵丹妙药,每天陪伴着我,从晨至昏,从春至秋、直至我伤口痊愈。

    绯真单纯地将我当成一头无知的大鸟,在我伤口好了以后还我自由。

    她的眼睛像水晶一样漂亮,净化了我吞噬的心性。

    因为绯真,我很好奇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在想什么,所以我跟随绯真,体验了许多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

    我逐渐改变了思想,并且认为:如果活着是为了单纯地吞噬,那还不如死去。

    我们本性为恶,不吞噬其他生灵,我们会很快死掉;但我们也可以抗拒宿命活得短一点,让人生温暖一点。

    这几年,是我因祸得福,过得充实和有意义的几年。

    但因为我对星源大陆气候、环境的不适应以及不再吞噬生灵的原因,我的身体渐渐腐烂,最后只剩下漂流的灵魂。

    再次见到绯真,她和堂哥望守被一头源怪——冰洞狮逼入绝境,两人双双昏迷。

    我为了救下绯真,使用久违地吞噬,杀掉了冰洞狮,并且获取了它的冰属性源力。

    昏迷的望守成为了植物人,我进入望守的身体,从此以她哥哥的身份守候在她身边。

    这也是我在绯真面前一本正经,儒雅温柔;一个人的时候却大笑大闹,老不正经的原因。

    与绯真在一起,我是望守;一个人时,我是凯特。

    我祈求你们不用告诉绯真我的真实身份,是因为我不想知道她的哥哥已经变成了植物人,也许永远不会再醒来的植物人。

    她那么善良,一定会哭的稀里糊涂。”

    “信息量很大。”辛武点了点头。

    事情有些匪夷所思,甚至像是三流作者胡编乱造写出来的剧情,但他勉强能够消化和接受。

    他始终相信: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更大的是接下来的这一段。”

    凯特也被自己离奇的遭遇给逗乐了,他许久没有对人提起自己的身份,当下又伤感又有些激动:

    绯真的家族是一个暗中世代守护的家族,他们守护的那个人名为刑天,也是绯真心爱的人。

    可刑天不思进取,整天花天酒地,感慨自己实力不济,却又不做努力。

    他一直浪费青春的年华,属于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人。

    然而绯真对他却不离不弃,一心想让他振作坚强。

    她计划写出一本励志的书,记载那些坚定的、永不放弃的人的辉煌事迹以此激励刑天。

    她想用真实的例案和事迹告诉刑天: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去做的人。

    我真是为她的脑洞大开而悲哀,也只有她这种笨蛋才有这种天真的想法吧。”

    凯特点头微笑,再次强调:“嗯,她绝对是笨蛋,毕竟是能把吸血鬼认成大鸟的人。”

    “你跟着绯真,帮她搜集素材,不惜进入蝮蛇这种黑暗的地方。

    盯上我和鬼武姬,只是为了了解我们背后的信息和故事。

    知晓我参加勇士活动是为了王生丹之后,你就利用它来做交易。

    你非但没有制止绯真,还千方百计地帮她,你也一样笨。”

    辛武将所有的事情清晰地串联起来,毫不留情地说教望守。

    他嘴角挂着微笑,望着安静躺在修竹床上的鬼武姬:“当然,她也是。”

    “那这样说,你将王生丹给鬼武姬,你也是。”

    辛武一怔,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我不了解刑天,也不想了解。

    无论刑天是天使还是天屎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但绯真所想就是我的所望。

    因为我这一切的特殊的体验,都是她用自己的善良赋予我的。”

    凯特无奈地叹了叹气,不甘愿地摇了摇头。

    辛武双眉紧锁,他有点受不了凯特这种忽悲忽喜的情绪。

    上一秒春风得意,下一秒却可怜兮兮。

    “到你了,希望你的过去同样离奇。”

    辛武将自己的遭遇和往事一一告知凯特,后者听的目瞪口呆,他想不到眼前的少年有着如此的过往。

    他猜得没有错,所有的坚持必定是信仰的支撑。

    “如果你最后能救回你妹妹,这一定是个很振奋人心的故事。”

    凯特十分满意,这是他至今了解的故事中最有感染力的一个。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有这样的思想和决心本就是常人难以预料的事。

    如果他能成功,世界上又有什么事不能成功呢?

    “鬼武姬的故事呢?”凯特渴望地盯着辛武,目眩神迷。

    辛武摇头示意自己同样不知。

    “好了,交易结束了。如果绯真要记录我的故事,请她把我的名字换掉。”

    “为什么,把你描述成传递正能量的英雄不好吗?”

    凯特坚决反对,真人真迹才更有说服力。

    “不好,我没有当英雄的打算。”他莫名一笑,好看的眉毛挑了挑:“而且,谁能保证自己今后不做坏事呢?”

    凯特皱眉思索,辛武说的有道理,他得询问绯真的意见。

    “可以让绯真跟着你吗,一直到你救出你妹妹的时候?

    不跟着你,无法记录旅途上的点点滴滴,素材就不会完整”

    “不可以。”辛武一口回绝,他可不会带个拖后腿的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她那么漂亮,又那么善良。”

    “你喜欢就跟着你啊。”辛武很有涵养地点头认同,面带微笑。

    凯特失望地摇了摇头:“我也想,但是做不到。

    我的身体结构使我无法适应这里,**消磨过后,我的灵魂也渐渐微弱了。”

    他透明的身体像一只水母,辛武可以清晰地看见他背后的墙壁。

    “微弱到连我都快看不见了。”凯特长舒一口气:“总之,我快死了,所以想托孤。”

    “那你托错了人,我没有保护她的能力。”故事很感人,可惜辛武不是慈善家。

    凯特笑得很奸诈,他就知道辛武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搞定的人,幸好他早就有所准备。

    “我们还能能交易,对吧?”凯特放下茶杯。

    “这取决于筹码的份量。”辛武同样放下茶杯,与其四目相对。

    “你应该挺遗憾的吧,王生丹给了鬼武姬疗伤,而且失去了对决的资格,努力了这么久,什么都没捞着。”

    凯特调动辛武的情绪,有所遗憾才会有想弥补,有所弥补就会有所渴望,有所渴望就会有所考虑和行动。

    “遗憾,你认为我的眼界局限于一颗王生丹吗?”

    辛武是最奸诈的商人,他懂得如何还价。

    喜欢而不表露出心动,才会将交易价格压至最低。

    “这可不是王生丹这种东西能够比拟的。”凯特修长的指甲指着地面,神秘一笑:“地底藏着任何人都有兴趣的东西。”

    “说来听听。”

    辛武表情淡然,一脸平常。

    “源怪……骨酥翼龙。”凯特咧嘴大笑,恶魔般的双翼完全舒展。

    源怪骨酥翼龙?

    辛武当然了解源怪骨酥,但他不明白为何怀中的糖多突然剧烈发抖,持续了数秒才恢复平静。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