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六十一:双双出局
    几分钟前…

    “怎么回事,她的身体竟然穿透了地底和冰层。”

    灰老惊讶鬼武姬绝境中的反击,即使经验丰富如他,也是不了解为何鬼武姬被望守刺中,却毫发无损的原因。

    万蛇身体轻轻发抖,语气微弱如同风中摇曳的蜡烛:“这…这是空间之力。”

    “空间…之力?”嘉文好奇地眯着眼睛,能让万蛇谈吐色变的东西可不多见。

    “星源大陆,最强大的源力属性非时间与空间莫属,鬼武姬的本体与虚体在这个世界虽然相隔百米,但在另一个空间内有可能只是两三步的距离。

    她的本体和虚体在另一个空间穿越,所以动作迅速到常人根本无从反应。”万蛇撩开垂下的白发,对鬼武姬的兴趣浓厚了几分。

    他知道鬼武姬很强,却没料到她这么强,如此一来,辛武获得七转金生怪的把握无疑会增大几分。

    嘉文笑得非常灿烂,这场战斗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百转千回。

    本来一边倒的局势突然又充满了悬念。

    “鬼武姬,究竟是何人?”叶落望了一眼万蛇,后者令辛武接近鬼武姬究竟有何目的?

    “我就知道鬼姐姐很强。”慕尼红捋了捋漂亮的红发,一脸灿烂。

    “她确实有教导辛武的资格,难怪短短三个月,辛武的实力突飞猛进。”诺斯化身神探夏洛克,实力分析。

    ……

    鬼武姬与地面夜姬心神呼应,视线相通,她看见望守吐血的举动,心中背负的压力骤然粉碎。

    望守同自己一样,都是强弩之末,不过都在咬牙坚持罢了。

    鬼武姬传送至地面,背对夜姬而立。

    她狰狞的面具露出丝丝裂缝,由于制服被磨破,小块小块的玉白肌肤带着血丝裸露在空中。

    墨黑的长发上不断有细微的黄沙落下,握剑的右手轻轻发抖。

    望守同样狼狈,封住胸口的冰晶被血液渗透,染成红水晶。

    被切下一截导致左高右低的蓝色长发显得不伦不类。

    狼狈的他灰头土脸,冰晶沙子和血液粘附在身体上,包裹在蓝砂甲内部,他皱着眉头,惊讶鬼武姬竟然会主动上来。

    “你拥有惊人的源力,但归根究底,你的身体似乎支撑不住了。

    你并非毫无弱点。”鬼武姬微微喘息,背后的夜姬重新融入她的身体。

    现在,她必须节省每一缕源力。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望守故作坚强,胸口的冰晶却突然粉碎,汩汩血液从腹部流出,余下的四头冰麒麟同样彻底消失。

    鬼武姬说的没错,这具身体被砍伤太多次,对普通人而言,快到极限了。

    “做个了断吧!”鬼武姬手持悲鸣,剑指望守。

    望守大惑不解,突然崩溃的身体令他已经被动,最后的自己打算不顾一切地拼命攻击,只要鬼武姬扛过去,输的人会是自己。

    比拼耐力,鬼武姬更强。

    所以尽量拖延才是明智的选择,他想不通鬼武姬竟然会主动求战。

    “你也有所顾忌,无法继续拖延。”望守抬起明亮的双眸,点头回应:“来吧,了却这场争斗。”

    他担心这是鬼武姬的使诈,但他别无选择。

    鬼武姬望着明亮的月色,别无选择。

    她只要凭借双生暗影的自己只要尽量拖延,胜利的天平就会倾向自己。

    但很遗憾,今天是月圆十五,此刻的她已经感觉力量在体内流逝,她没有信心躲过望守接下来山呼海啸般的攻势。

    与其等待必输的结局,不如奋力一搏。

    “极——造型术……”望守刚刚开口,整个身子却瘫软在地,体弱的他发现源力的启停流转变得异常缓慢,已经无法施展极造型术。

    他摇了摇头,无奈苦笑,咬牙站起:“造型术——十字裂斩。”

    红铁色的源力外放而出,在他的身前形成两道高达三丈的交叉斩击。

    望守蓝发似剑往后飘飞,儒雅的脸庞却充满赴死的决定。

    他冰蓝色的眼眸纯粹无垢,紧紧锁定鬼武姬的身影。

    鬼武姬墨发飞舞,制服被劲风吹得直直向后飘飞,勾勒出玲珑娇躯,起伏的酥胸在黄沙中荡漾出异样的风情。

    “我们拥有双脚,却行走不到自由的国度。

    为诅咒的魅族哭泣,为孤独的自己悲鸣。”

    圆形黑球浮现于悲鸣剑尖,圆球逐渐增大,丝丝闪电在表皮游走跳跃,发出刺耳的鸣叫声。

    “这场斗争即将落在帷幕,在此之前,我能问个问题吗?”

    前面的黑球带给望守莫大的压力,但他的心情反而很放松。

    他很想赢,但输给无论是毅力,实力还是决心都旗鼓相当的对手,并不丢脸。

    他很想了解后者,这样的对手一定隐藏着动人的故事。

    “你说!”鬼武姬出人意料地回应。

    “你如此想击败我,只是因为我挖苦了你几句吗?”

    鬼武姬摇头否认,这只是出于对突然靠近辛武和自己的陌生人产生的本能警戒。

    无论此刻站在眼前的是谁,都是必须要击败的人。

    望守长舒一口气,如果不是针对自己。那么鬼武姬应该同自己一样,有支撑自己胜利的信念。

    他在密密麻麻的观众中一眼认出了绯真,笑得灿烂而温暖:“我想得到王生丹的目的本就是想了解你和辛武背后的故事。

    我对你们真的没有敌意,也没有理由非要与你们作对。

    只要你告诉我你的事迹,我可以立即退出,也愿意真心当你的朋友。”

    鬼武姬轻声冷笑,有心机的人通常都说自己没有敌意,她怎会相信这些表面的言语。

    而且,影子不需要朋友。

    所谓的朋友会分散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而她没有资格浪费时间。

    “出招吧!”鬼武不再多费口舌。

    悲鸣剑尖的黑球厉声尖叫,如同奔腾的野马,一往无前。

    黑球在空中擦除一条火龙,地面出现一条齐腰的沟壑。

    飞沙走石,尘土纷飞,整个西荒笼罩着一股沉郁苍莽的气息。

    “果然是个难沟通的人呢。”望守惋惜地摇了摇头。

    交叉的十字裂斩同样不徨多让地往前飞奔,横斩乘风破浪,竖斩撕裂天地。

    高速的移动刮起阵阵飓风,黄沙向四周扬起,吹进周围观众的眼球之内。

    周围观众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内心不知不觉揪成一团。

    “轰隆隆,轰隆隆”

    黑球与斩击急速相撞,如同两头角力的凶兽,不肯退让半分。

    源力不断挤压,周围电光闪闪,不堪重负的源力终于爆裂,金铁交击的巨响震的人头皮发麻,肝胆俱裂。

    剧烈的强光如同烟花绽放,观众无法睁开眼睛。

    四周沙爆频频,火焰从上空降落,巨大的气浪如同浪潮,席卷四周。

    “他妈的,这是何等恐怖的源力。”

    “老子看个比赛,还得注意保护自己。”

    “发生了什么事?”

    “谁赢了?”

    “不知道”

    “烟雾太大了,根本无法看清。”

    斗兽场内尘土四溅,一片昏黄,神秘的结局令众人心急火燎,却又只能无奈等待。

    近百个漩涡出现在西荒场地上,阵阵黑烟从深坑里飘出,还未完全冷却的火星铺在金色的沙子上,在月色的照耀下,印出惨烈的血红色。

    云淡风轻,朗月下,望守零散着头发,低垂着头。

    耷拉的双臂重有千金,随他一起无力地垂落,蓝砂甲一片一片剥落,融入沙底。

    即使如此,他靠着一根连接地面的冰柱撑住胸口,坚强站立。

    只要鬼武姬没有倒下,他就只能站着!

    鬼武姬双膝跪地,双手撑着地面,试着站起来。

    然而她全身的骨头仿佛全部碎裂了,任何轻微的动作都能引发锥心刺骨的疼痛。

    不甘的鬼武姬咬着牙,只能无奈放弃。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抬头却看见脸色苍白的辛武站在自己眼前,温柔浅笑。

    鲜血从他的背部不断流下,衣衫褴褛的他伤痕累累,许多尖锐的沙子扎进他的血肉,左边肩膀的火焰刚刚熄灭。

    “你为什么在这里?”鬼武姬大脑一片空白,她用余光看见依旧站着的望守,愤怒咆哮:“你快点走开,战斗还没结束。”

    斗兽场是不允许选手外的第三者进入的!

    辛武为自己而来,干扰了比赛,不但他自己会被取消资格,这场比赛自己也无法取得胜利。

    辛武摇了摇头:“已经结束了。”

    “还没有。”瑟瑟发抖的鬼武姬强行站起,鲜血淋漓的双脚沾满了沙粒。

    “已经够了,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我说过了,输赢不重要。”

    辛武出现在鬼武姬身后,一记掌刀拍晕后者。

    他望着凄冷的月色,低头浅笑:“你要求过,月圆十五,让我在你身边。”

    沙子反射月光,波光粼粼的西荒像一片大海,静的柔美,美的凄凉。

    “你赢了…”辛武对着望守点头示意,怀抱着鬼武姬悄然离开。

    “你如果不出现,也许她还能坚持。”望守咳出一口鲜血,语气带着一丝疑惑和幸运。

    辛武摇头,与望守擦肩而过,低声细语:“你拥有大量源力,却依旧化成蓝砂甲,用于防守。

    她源力所剩无几,却全部投入攻击,在视死如归这一点上,你输了。

    但也因她太想赢,所以忽略了防守。

    我不出现,她已死于爆炸的余波。”

    辛武走出灰尘弥漫的斗兽场,留给望守鲜血淋漓的背影。

    背影就像一团火焰,在望守的眼球中燃烧。

    视死如归,你就这么想赢吗?

    鬼武姬,你配得上这场胜利,只是我更幸运。

    望守长舒一口气,他明明赢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

    烟尘缓缓消散,辛武怀抱鬼武姬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缓缓走出斗兽场。

    “发生了什么事,辛武为何从斗兽场走出来?”

    “鬼武姬昏迷了,是望守赢了吗?”

    “辛武怎么也受伤了,外人应该是不允许进入斗兽场地的啊。”

    “草他大爷,谁给我解释一下啊。”

    “谁赢了啊,老子押了鬼武姬好几百蛇币呢…”

    “这是咋地,神结局啊。”

    周围炸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不停猜测。

    嘉文惋惜地摇了摇头,即使斗兽场烟尘弥漫,他依旧看到一清二楚。

    他看到在爆炸波及鬼武姬的瞬间,辛武从天而降,用一柄光剑击散了大部份冲击,用自己的身体组成了鬼武姬的盾。

    很感人肺腑的举动,只是破坏了蝮蛇的规矩。

    他飞到空中想了片刻,:“勇士活动,第二阶段第一回合,胜者为望守。

    此外,辛武擅自闯入斗兽场,干扰望守与鬼武姬的对决,剥夺其参赛资格。”

    此语一出,满座皆惊!

    嘉文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但最终嘴角却带着浅笑。

    他想看辛武的对决,但不能破坏订立的规矩,这样对其他学员不公平。

    自己也将在蝮蛇也将失去诚信和威慑力。

    细细一想,这对于自己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辛武被剥夺资格,他也没有在这里浪费时间耗下去的闲心。

    明天就前往地下城解决那头骨酥翼龙,星矢应该已经等不及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