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五十八:极——造型术

章五十八:极——造型术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灰锡色的斩击破开六杖冰牢的封锁,鬼武姬如同含苞绽放的花朵,站在冰牢碎裂的中心。

    她全身环绕黑雾,仿佛置身于乌云之内,灰锡色的源力源源不断地注入黑雾之内。

    目光分神的辛武内心微微松弛,鬼武姬拥有 破开冰牢的源力,足以证明八门遁甲的副作用结束了。

    接下来,战斗的天平会如何倾斜呢?

    “苏醒吧,夜姬。”

    随着鬼武姬话语的落下,另一个一模一样的鬼武姬出现在她身后。

    手握悲鸣,脸带面具,只是整个人的颜色显得稍微清淡些许,如同墨和墨水的区别。

    夜姬转瞬即逝,消失于地底,却突然电光火石间从高空的冰丘中钻出,悲鸣隐蔽而无情地刺向望守胸口。

    震惊的望守做出本能防守,右掌迅速伸出,握紧悲鸣,不再让剑往前推进,伤及自己的内脏。

    八门遁甲消失了,鬼武姬有些可惜。

    若是再能坚持片刻,望守根本无法单纯用手挡住悲鸣的突刺,这一击就能奠定鬼武姬的胜利。

    “造型术——冰棘蔓延。”

    无数如藤蔓般的冰之荆棘从望左臂伸出,速度快的如同奔跑的猎豹,瞬间刺穿鬼武姬的身体。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被刺成刺猬的夜姬身体没有一滴鲜血,她就像一个虚无的影子,物体攻击无法对其造成丁点伤害。

    而下方,鬼武姬的本体已经扔出了手中的悲鸣,悲鸣粉碎冰丘,溅起的冰渣划破望守俊美的脸庞。

    如果本体在地面,那么眼前的鬼武姬是谁?

    如果眼前的鬼武姬不是本体,又为何能对我造成实质伤害?

    如果是本体,为何我的攻击却只是简单地穿过了她的身体?

    望守口中呼出的热气像一团令人困惑的白雾,朦胧了他清澈明亮的眼神。

    他竟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场上的局势简直是瞬息万变,但对自己有利的消息是:鬼武姬刚才那种强大的破坏力已经消失了,力量回到了最初战斗的水平。

    “两个一起攻击,总能查出本体!”望守手中化出蓝色的冰剑,蓝砂甲重新包裹全身。

    他一跃跳下,手中双剑在空中擦除剧烈的火花。

    “噗”鬼武姬侧滚,避过左边冰剑的劈开。

    “砰”一道数十米的沟壑浮现于冰面,两边冰渣如同溅起的水浪,晶莹且漂亮。

    这一击借助了重力,破坏力十足,你不敢硬接吗?

    望守原地转身,右手冰剑脱手而出,直追鬼武姬的后背。

    冰剑从鬼武姬的身体穿过,望守预感不妙,脚下的冰层突然裂开,一道黑影从地底出现,一剑贯穿他右脚的脚心。

    鲜血落在冰花上,印出一种别样的美感。

    “造型术——八荒席冰卷!”巨大的冰晶风暴以望守为中心,席卷蔓延。

    呼吸之间,已经扩至方圆百米,无数锐利的冰渣碎片在球形空间内切割乱射,破坏力令人咂舌。

    辛武五脏六腑突然纠缠在一起,泛出隐隐的疼痛。

    鬼武姬几乎贴近望守,不可能在瞬间逃出这方圆百米的武技。

    为了追求速度,她没有化出蓝砂甲这样的源力铠甲,如何能抵御高速冰渣的切割?

    急速的风雪渐渐沉淀,四周的观众也重新得以窥见斗兽场上的情况。

    所有人目瞪口呆,大气也不敢喘,因为场上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鬼武姬毫发无损,反而使用悲鸣贯穿了望守的前胸。

    “嘀嗒嘀嗒”从悲鸣剑身滴落的鲜血渗入冰层,白净的地面变成殷红的地毯。

    难以置信的望守一拳砸向鬼武姬,拳头再次从鬼武姬身体穿过。

    他瞪大眼睛望着百米之外另一个冷傲的鬼武姬,后者身上莫名地多出了几片冰渣,割裂了衣服,露出玉瓷器般的白嫩肌肤。

    望守恍然大悟,轻轻发笑:“原来是这么回事,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能力。”

    他闪电后退,身体与悲鸣分离,指尖轻点在胸前伤口,一朵冰花将伤口周围的肌肉与血液封住。

    “虽然不是我的身体,但遍体鳞伤,绯真会很伤心的。”

    八荒席冰卷施展的时候,旁人无法看清内部的情况。

    望守自己却能真切地感受到身前的鬼武姬给人的感觉变淡了些许,眼前的鬼武姬与百米开外的鬼武姬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进行了位置调换。

    “你们两个有一个为虚体,一个为实体,能以非常微弱的时间差进行位置对调。

    想必是你们身上刻着特殊的印记,能够互相传送。

    我施展八荒席冰卷时,你将处于我攻击范围内的本体传送到了百米开外。

    所以你的本体几乎无损,而虚体本就能免疫物体攻击;待我攻势力竭之际,你有将本体传至我身边,重创于我。

    却因为稍微急躁了一点,被余下的冰渣波及,在本体上留下了细微的伤口。

    我刚施展拳击的瞬间,你再次将本体传至百米开外,让我的攻势变得毫无意义。

    传送的时间非常短暂,即使是我,也无法反应辨识,但本体的颜色和虚体颜色的深浅有所差异。

    此举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你的本体和虚体相隔一段距离,就是想借助距离让人无法分辨本体和虚体之间细微的颜色差异。

    但我运气不错,一不小心就发现了两者的差异。”

    望守长舒一口气,望着鬼武姬寻求答案:“我的推测是否有错?”

    鬼武姬一语不发,手中的悲鸣凄厉尖叫,就像一群饥饿的乌鸦。

    她的源力所剩无几,没有多余的时间跟望守多费口舌,是时候应该结束这场战斗了。

    两根冰锥突然从地底钻出,眼前的鬼武姬不闪不避,冰锥穿透其身体;百米开外的鬼武姬却侧身躲过,后退数米。

    “猜对了。”望守自信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话虽如此,知道了原理,恐怕也无法躲过这招。

    你很强,强到我只能以最强的姿态应对。”

    雪地冰天、冰丘、冰渣……斗兽场内所有的冰晶消失不见化为源力流入望守的体内。

    既然鬼武姬传送的时间非常短暂,那么寻常的造型术会被她轻松躲过,雪地冰天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黄沙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几只狼蛛和响尾蛇击碎身体的薄冰,迅速钻入温暖的沙地。

    望守迅速咬破自己的拇指,在沙地上画出一连串奇怪的血印。

    鬼武姬双手向后,往前飞奔,一刀砍向望守。

    望守不再做无谓的反击,飞身躲过,速度慢了半拍的他手臂被剑气划破。

    “你还是慢了些许,术式已经完成。”望守得意浅笑,轻念咒语:“极——造型术:浴血成兵。”

    沙地的血印剧烈抖动,十头冰晶麒麟从地面钻出。

    双角如焰,双眼如霞,炙热血红,蓝砂甲包裹其外,只是静静站着,霸气自显。

    望守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五头冰麒麟飞驰驶向远端的鬼武姬,一阵扑扯撕咬,另外五头闪电般靠近自己,充当忠诚的护卫。

    “极——造型术,混入了我的血液,造出的物种能够持续短暂的生命。”

    望守摊开双手,带着挑衅的意味:“现在的我有十个帮手,你将如何应对?”

    “一一斩杀!”鬼武姬凄冷回应,本体与夜姬迅速靠拢,一左一右朝着望守夹击前来。

    冰麒麟在身后紧追不舍,巨口大开,无数冰锥铺面而来。

    鬼武姬沉入沙底,夜姬无视攻击,躲过冰锥。

    “我倒是忘了,虚体拥有穿透能力。”望守急速跃起,自己站立的地面四分五裂,沙雨阵阵降落。

    鬼武姬从地底飞出,趁胜追击,一头冰麒麟的尾巴如同铁棒刚猛劈下。

    鬼武姬传送本体,却因稍微慢了半拍,腹部被打出一道血痕。

    其余冰麒麟又展开新一轮的扑咬撕扯,它们动作灵敏,逼迫鬼武姬接连后退。

    安全着地的望守得意微笑:“时间越长,冰麒麟消耗我的精血会越多,优点却是我与它们精神相通,你攻击我的时候必定是本体,这就是你的破绽。

    什么武技和属性能快过人的思维呢?”

    一头冰麒麟从隐蔽的后方发动奇袭,鬼武姬一剑砍前方冰麒麟的触角,闪电转身,将悲鸣挡于身前。

    冰麒麟在悲鸣剑身上留下牙印,鬼武姬有些隐痛。

    她催动源力进入剑身,巨大的月牙形斩击将冰麒麟劈成两半,鲜血沾满了狰狞的面具。

    它们果然拥有生命!

    “呼”其余几头冰麒麟瞄准机会一拥而上,鬼武姬传送本体,冰麒麟的攻势穿透虚体,无功而返。

    勤奋跑位的夜姬化成本体,另外冰麒麟却是一拥而上,巨爪撕裂地面,黄沙萧瑟纷飞。

    鬼武姬灵巧地闪到一边,躲过冰麒麟的猛扑,反身一剑刺入它的眼睛,几滴鲜血从它无情的眼眸中溢出。

    她就地侧滚,身子却被另一条冰麒麟的尾巴绑住,狠狠地拖拽至地面。

    她用余光瞥向左侧,夜姬正被四头冰麒麟形影不离地包围,即使此刻传送至那里,危险依然没有丝毫降低。

    无论是本体还是虚体,时刻都被这群麒麟虎视眈眈地盯着,最大程度地限制了双生暗影的威力。

    “造型术——冰封陵墓!”望守从天而降,手握一具冰棺,轰然罩下。

    “黑色莲华!”鬼武姬旋转身体,高速的悲鸣生出阵阵气浪,震碎冰麒麟绑住自己的尾巴。

    与此同时,夜姬隐入地面,她于望守落地的瞬间将自己传送至沙底,远离危险。

    温热的沙子紧凑绵密,地底稀少的空气令她胸闷气短,但这远远比不上望守带给她的压迫力。

    冰麒麟身着蓝砂甲,而且不惧疼痛,普通攻击根本无法伤其分毫。

    斩杀冰麒麟,必须使用悲鸣斩,而此刻她所剩的源力,最多可以支撑她使用三次悲鸣斩,源力一旦挥霍殆尽,输的人会是自己。

    日暮黄昏,银盘般的月亮挂在天空,洒下清淡如水的光辉。

    更不走运地是今天恰好是月圆十五,她的力量只会越发衰弱。

    望守看着地面鬼武姬遗留的鲜血,得意微笑:“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话语刚落,一口鲜血从他胃里翻涌喷出,双膝跪地的他死命抓住胸口,场地上剩余的冰麒麟从九头减至四头。

    人类的身体还真是脆弱,流这么点血就支持不住了吗?

    望守幽愤地一拳砸下地面,他附身的这具身体只是没有源力的普通人。

    无论身体的韧性,耐力,还是防御力和体内都远远无法和鬼武姬的身体相提并论,坚持至今,已经很出人意料了。

    我也快到极限了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