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五十七:疯子的死斗
    辛武不再有所隐藏,视线被桦木挡住,四周的观众无法看清自己的举动。

    空蝉闪电般出手,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如同突然出现又骤然消失的神龙。

    一道无形的斩击劈开侧移的一颗桦木,朝着打开的缺口急速奔驰。

    枭手中的匕首离奇刺空,他却是没料到辛武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能如此迅速地打开入口。

    这些桦木全是他精挑细选的粗壮巨木,对于一个只是士级的猎手而言,绝对无法轻易将其砍断。

    他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

    枭手中的匕首尾随着辛武的背影急速射出,辛武反手扔出一柄苦无。

    双铁交击,火花四溅。

    枭一路追随,在四周桦木轰然倒地,发出震天巨响的瞬间脱离了危险,大片地面被桦木埋葬,溅起的尘土弥漫周围。

    辛武隐约看见尘雾中枭瘦高的身影,两只苦无嗖嗖射出。

    枭凭借敏锐的嗅觉和身手前空翻,后侧滚,躲过两只苦无,但辛武的第三只苦抓住他招式启停的瞬间刺中其胸口。

    枭低头一看:好险,差点击中爆鸣器。

    与西古对战同样如此,这家伙的视力似乎格外卓越。

    枭迅速逃出烟尘之地,周围的辛武却早已经躲到了桦木上,利用叶子遮住了身形。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他妈是想阴我吗?”

    枭不屑冷笑,黑铅色的源力形成黑色的铠甲,如同一层泥垢,覆盖全身,露出的一双漆黑眼眸警戒地扫视周围。

    辛武双眉郁结成峰,被贯穿的左肩传来锥心的疼痛,师级猎手能外放源力,强化自己的防御和攻击。

    这是士级猎手无法比拟的优势。

    他当然可以使用空蝉砍瓜切菜般地剁了枭,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使用规定之外的武器肯定会被取消对决资格。

    先试试他源力甲的强度!

    辛武卖个破绽,不断咳嗽,发出痛苦的声音。

    枭果然上当,以为辛武伤势发作,循着声音飞奔而来。

    他轻巧地借助枝桠,跳上辛武的藏身之所。

    辛武砍下一根枝桠,落向枭,枭一剑将其粉碎,漫天的叶子却干扰了他的视线。

    与此同时,一颗烟雾弹在枭耳旁炸响,紫色的烟雾呛得枭鼻涕泗流。

    妈的!我就说选武器时好像看到了两颗烟雾弹,最后却消失了,果然被他拿走了。

    眼力精准的辛武手中的长剑以精妙的角度刺入枭的身体,“噗”虽然很轻微,但辛武确实听到了长剑刺破皮肉的声音。

    枭却不怒反笑,只要无法伤及骨头和腑脏,皮肉之痛就像挠痒痒一般,他往辛武所在的地方扔出一记落雨针。

    辛武不敢恋战,金丝线连接的苦无钉入对面的桦木,穿着铁丝手套的他利用悬在高空的金丝线滑向对面,枭反而扑了个空。

    “你喜欢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吗?”枭站在桦木顶,居高临下地盯着辛武,摆了摆手:“我无所谓,反正你伤势重,拖下去对你不利。”

    枭说的诚然不假,但灵敏的辛武的确给他造成了点麻烦。

    毫不夸张地说,眼前的少年如果想逃,他也不一定能追的上。

    “谁是老鼠谁是猫?”辛武挑眉浅笑,苦无与手中的长剑剧烈相撞,擦出一阵耀眼火花,点燃地面的枯黄落叶。

    时值早冬,桦木虽然生命力顽强,依旧保有翠绿的叶子,但是下落的枯叶同样不少。

    火焰如潮水般蔓延,吞噬干枯的树皮,枯死的野草。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所处的地段便升腾起熊熊火焰,飘飞的火花也零星半点地充斥整片空间。

    辛武觉醒了皮感,能够调节体温,对恶劣环境的适应性肯定强于枭。

    “这是何意,单纯找刺激吗?”

    “就算是吧!”辛武沉着脸庞,在枭惊讶的眼神中,急速穿越火海。

    “他不怕被烧伤?”枭有些目瞪口呆,但立刻热血沸腾地释怀。

    士级猎手都有如此勇气,他身为师级猎手,若这也做不到,岂不是让别人小瞧?

    谁都可以看不起自己,但是天龙人不行!

    两人在火焰之中相互对砍,蒸腾的气浪令脸庞本就扭曲的枭更显狰狞。

    “唰唰”枭的长剑攻势如连绵的流水,络绎不绝,织出一片密集的光影。

    辛武不断后退,小心翼翼地闪躲。

    “砰”不知不觉地背后竟然撞到了一块青石。

    枭小山般的拳头泛着黑色的光芒,直击辛武面门。

    辛武施展王禽掠击中的猛虎扑咬,狂霸的劲道灌注在其右臂上,轰然砸出。

    “砰”两只拳头溅起血印,带起的劲风吹起两人的头发,印出枭如狼似虎的眼神和辛武略带愤怒的眼睛。

    “还没结束!”

    枭残酷冷笑,收剑,出剑,陡然往前突刺。

    辛武侧头躲过,一招处兔变向闪电般地躲开攻势,灌注源力剑尖刺入青石,几块碎屑飞溅开来。

    枭有些惊讶,但依旧闪电般地一脚踢中了辛武。

    辛武一声不吭,抓起地上的一根前半截燃烧的藤蔓,扔向枭。

    枭一剑将其砍成两截,辛武咬牙窜进火焰之内。

    枭紧蹙眉头,难道他真的不怕死?

    火热的气浪令他的身体反应不断下降,注意力也完全无法集中。

    辛武以火焰作为通道,出现在枭的背后。后者急速转身,辛武却扔出身上燃火的黑袍,罩住了后者的眼睛。

    无形的气浪震碎辛武的黑袍,然而少年的匕首已经抵住了自己的咽喉。

    即使有源力甲覆盖,但如此近的距离,切断薄弱的颈动脉并不成问题。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全身有些浮肿,皮肤通红的辛武却是后退几步,离开枭,挑衅地道:“你应该不只这点本事吧,别大意,憎恨一点,愤怒一点,被人摆了不是要摆回来吗?”

    辛武微微喘气,尽管他将体温调至最高,但火焰的高温依旧令他头晕目眩,全身所有的毛孔被热气灼烧,像是插满了尖针。

    如果不是控温术的相助和凯御甲的防御力,加上他极快地穿越了火焰通道,他完全有可能死于高温之下。

    枭眼中的辛武皮肤泛着血红色,零散的黑灰点缀着身体,身体甚至发出淡淡的焦糊味道。

    唯有那双眼眸依旧明亮凄凉,带着一丝淡淡的遗憾和不满足。

    会有人从在火焰中奔跑,顶着被烧死的危险吗??

    这是个疯子!

    炎热的空间内,枭竟然发现自己流着冷汗。 可他冒着生命危险获取的机会,又为何不干掉自己?

    他瞧不起自己!

    枭单手捋了捋头发,仰天大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疯狗?”

    “谢谢夸奖。”辛武不急不慢地回应,被贯穿的左肩血肉模糊,烧热的躁动血液汩汩流出。

    枭极度讨厌辛武这遇到处境都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自以为可以掌控一切,自命不凡,高高在上,这正是天龙人挥之不去的劣性。

    他想起五岁那年,父母惨死在天龙人刀下的惨样。

    父亲那颗热乎乎的头颅滚到躲在床底下的他的脚边,脸上还挂着惊讶和无奈;母亲被天龙人依次**,为了守护贞洁,只能咬舌自尽。

    而那群禽兽不如的家伙连母亲的尸体都不放过。

    爱人玛丽也是被外族人**、逼迫至死。

    他自幼贫苦,但活的温暖自由。

    虽然住着宰狭窄的房子,晚上只能点着昏黄的蜡烛,但父母很疼爱他,将自己视为珍宝。

    但那一晚,天龙人摧毁了他仅有的温暖,吹灭了他心中那只昏黄的蜡烛。

    “我憎恨天龙人!”枭墨发飞舞,手指捏的咔擦作响,愤怒扭曲的脸庞令人望而生畏。

    “我也讨厌!”火势越烧越大,辛武捂不住流血的左肩,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消散。

    他轻轻咬破舌尖,重整旗鼓,凝聚精神。

    蓦然发现,心海内另一股陌生而庞大的力量正在蠢蠢欲动,八门遁甲的开门也开启了一丝裂缝。

    龙血果真有想法了,它已经开始观望了!

    来吧,枭,给我致命一击,让我破而后立。

    辛武突然发笑,一口唾沫吐在枭的脸庞,不屑嘲讽:“你混了这么多年,就这点破实力,还敢作威作福,看这不爽,看那不顺。

    我认识一种生物,无论实力如何,都喜欢叫唤,它的名字为狗。”

    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眼前的辛武仿佛化为了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丑陋、不堪、像蛆虫一样恶心。

    枭不汗湿的头发黏住额头,满面灰烬令他看起来如同战场过后,活下来的士兵。

    “你说得对,这么多年,我活的就像一条狗。

    父母双亡后,我沿途乞讨,风餐露宿,甚至做过童妓,这一切都是拜天龙人所赐。”

    漆黑色的源力四散飞舞,倾体而出。

    枭手中的长剑染上了黑漆一般,黑的发亮,黑的诡异,黑的能吞噬一切光明。

    “我不是天才,这么多年,一直努力,却依旧只是四星师级猎手。

    源力也没有属性,所以你这个来到蝮蛇几个月的家伙都敢瞧不起我了,对吧。”

    “对!”辛武毫不畏惧地点头。

    他的笑和枭的愤怒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想要看到枭更强的姿态,想看看自己潜在的力量。

    枭的恩怨情仇其实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但为了突破,他愿意承受代价。

    他的对手很远大,枭只不过是这路上一块不起眼的绊脚石,不足以让他记恨,最多只是不爽。

    “既然如此,我暂时找不到杀死父母的凶手,就由同是天龙人的你来承受这份愤怒吧。

    现在,这已经不是一场对决了,而是一场生死战。”

    “嗯嗯”辛武连连点头,想起在天山雪脉和杀人蜂说过的话:越痛苦,越快乐。

    “武技:暗刀!”枭拔剑便砍,威猛的气势吹散周围的火焰,令人不寒而栗。

    无论是辛武还是枭,都无法在炙热的环境下,坚持太久。

    此刻,他们放弃了猎手应该有的沉着和冷静,只是单纯的猫和老鼠,厮杀只是出于本能。

    火焰绚烂成一朵烟花,这场战斗需要凄美悲壮的烟花来点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