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十六:夜兽——狸鬼(第一更)

章三十六:夜兽——狸鬼(第一更)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十天后,月圆十五。

    一双如火焰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这头近三米高,四米长鬼狸闻着诱人的血腥味前来。

    前方的树梢上挂着一头可口的牦牛,凄婉的眼神在见到自己的那一刻化为绝望。

    鬼狸兴奋地摩拳擦掌,一口咬掉牦牛的脑袋,新鲜的血液让它全身的细胞都在跳舞。

    侏儒和一名体壮的黝黑男子悄悄出现在狸鬼的身后,搓了搓手,点了点头,非常满意这头狸鬼的健壮和体型。

    懊恼的狸鬼转身咆哮,龇牙咧嘴,面目可憎,它最讨厌自己享受美味的时刻被人打扰。

    “这种体型,实力接近七星士级,对付寻常人,可以以一敌百。”黝黑男子靠近狸鬼,嘴里喃喃地诉说着什么。

    刹那间,奇变突生。

    狸鬼竟然像温顺的小猫般匍匐在地面,长软的舌头舔舐着黝黑男子的脸颊。

    他摸着狸鬼柔长的毛发,狠辣地道:“等下,帮我做件事吧,孩子。”

    狸鬼温顺地点点头,就像一个听话的三好学生。

    “不愧是半兽人的后裔,这种命令凶兽的能力可真方便。”

    侏儒渍渍赞叹,手中的罗盘发出妖艳的红芒,鲜血像煮沸的开水,无时无刻地跳动。

    “只能命令比自己实力低等的凶兽。”黝黑男子摇了摇头,强者都可以命令弱者,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够了,那个金发少年实力和这头狸鬼相差无几,而人类怎么可能打过一头凶兽?”

    侏儒望着明亮的夜空,残忍笑道:“毕竟,凶兽可是以肉为食,以血当酒、不折不扣的杀手。”

    ……

    月亮像一枚硕大的珍珠,温润圆滑,光可鉴人,鬼武姬站在河畔的柳树下,莫名失神。

    “此情此景,做诗定可成千古名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辛武吹着响亮的口哨,就像大街上调戏良家女孩的流氓。

    鬼武姬一声不响,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咳咳……”辛武故意咳嗽,他可不想耽误训练的宝贵时间,过程虽然痛苦,训练的效果却非常有效。

    他就像长身体的少年,能清晰地感受到每天力量的增进。

    “今天自己训练!”鬼武姬转过头,轻巧地跃上树梢。

    辛武皱着眉头,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女人今晚有点不同寻常。

    所有的流程辛武都了然于胸,他深深呼吸,凉飕飕的空气能提神醒脑,彻底赶走夜晚的瞌睡。

    他脱下白色的外套,在身上涂抹上粘滑的花粉密,匕首闪电般地抽出,将眼前一个硕大的白莹峰窝捅的支离破碎。

    训练时,没有对手是很孤单的。

    白莹蜂杀气腾腾地一涌而出,一大把竹针同时射出,将几头白莹峰盯到树上,尸体簌簌落了一地。

    辛武转眼扎进椰林内,白莹蜂紧追不舍。

    他一记轻巧的处兔变向绕过前方挡路的大树,趁着白莹蜂喘息的瞬间,侧向飞出。

    时间定格在这一秒,白莹蜂的位置在月色的照耀下如同发光的珍珠。

    五根竹针接连射出,地面多出两具尸体。

    如此近的距离,不到百分之五十的命种率,还需加强训练。

    辛武摇了摇头,单手撑地,一个后空翻稳住身形,抽出腰际的两柄匕首,迎向这群烦人的家伙。

    刀光如流水划过,残解的肢躯,断裂的翅膀漫空飞舞,左手的短刃像无所不摧的长矛,次次扎进敌人的心脏;右手的短刃却是牢不可破的盾牌,舞出水泄不通的光影,化解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势。

    “唰唰唰唰”辛武不断抽刀收刀,白蜂节节败退,士气大伤。

    自认倒霉的它们开始飞向高空,害怕接近眼前的杀神。

    辛武一跃而起,以弹性的树梢为支点,荡秋千般似地飞向高空。

    王禽掠击——鹰击长空!

    “我很记仇的,最初的我在你们身上可吃了不少苦头。”少年如同俯冲的雄鹰飞翔而下,交叉的十字光影一闪一现,耳边顿时清净许多,尸体却多出了几具。

    魂飞魄散的白莹蜂匆忙消散,辛武轻轻踢起地上的石块,拔出腰间的苦无射向石块,溅射出来的火花点燃干枯的割麦草,辛武扔出连根拔起的野草,烧掉白莹蜂飞翔的希望。

    他摇了摇头,敌人太弱了,连给他热身都不配。

    洒落的火焰如同坠落的流星,照亮少年修长的身影和前进的道路。

    那头稍稍变长的金发在火焰中更显妖娆和尊贵。

    “嗷呜”野兽的怒吼划破苍穹,从鬼武姬所在的方向清晰传来。

    辛武绷紧神经,兴奋地奔向前方。

    鬼武姬站在树顶,冷漠打量着眼前的这头狸鬼。

    “啪”狸鬼一掌拍断碗口粗的椰树,一跃而起,张开的血盆大口袭向空中那优雅的美餐。

    “唰!”一柄苦无瞄准那只在夜空中闪闪发亮的眼眸飞奔,狸鬼的尾巴将苦无拍打在一边,分身的它懊恼落地,盯着眼前不速之客。

    它很生气,为何总有人在自己享用美食的瞬间来打扰自己?

    而且还是一个如此瘦弱的小不点。

    辛武双眼发亮,凶兽竟然是一头狸鬼。

    狸鬼的实力在凶兽中并不出众,但全身是宝。

    血肉壮阳,毛发可以制成贵妇喜欢的裘皮大衣,牙齿制成的驱邪项链销量很好,然而最有价值的是那对明亮的眼睛——这是两颗天然的夜明珠。

    《万兽传》中曾有记载:命力者,取狸鬼源灵树,将开天眼见鬼神。

    书籍有夸大之嫌,但任何凶兽的源灵树对于命力者而言,都是毫无疑问的大补之物。

    “鬼武姬,它是你的小伙伴吗?”辛武兴奋大喊,右脚微弓,左脚绷紧。

    “我有闲余的时间去养宠物?”鬼武姬悄然落地,眼神流转,讶异于眼前这头突袭的狸鬼。

    诅咒之力将自己的力量削的太弱了,竟然没有发现这头不入法眼的生物入侵了这片地方。

    “不是你的,应该可以杀吧!”辛武优雅一笑,提刀冲向狸鬼。

    他正愁训练的对手太弱,眼前的这头狸鬼刚好是绝佳的对手。

    被小瞧的狸鬼露出狰狞的獠牙,尖锐的怒吼惊醒夜晚沉睡的生物,它抬起前爪,想拍死眼前这头蚊子。

    前爪的挥舞引起风的流动,辛武率先起跳,刚刚自己站立的地方被敲的四分五裂,飞起阵阵泥土。

    辛武跳上狸鬼的后背,一刀扎进悄然袭来的狸鬼尾巴,鲜血溅了他一脸。

    另一条尾巴却像绳索捆住辛武,狸鬼兴奋地将少年往嘴里塞,大块大块的哈喇子打湿了地面。

    “唰”狸尾被撕裂的像分叉的鱼尾,辛武悄然从裂缝中溜走。

    落地的瞬间,丢入一只苦无,塞入狸鬼的血盆大口内。

    狸鬼大口咀嚼,随后发出惨绝人寰的痛嚎声,口腔毕竟是薄弱的地方。

    狸尾充满毛发,并不好竖直斩断,但毛发无法阻挡尖锐匕首的突刺,突刺过后,顺势一滑,横向切割会容易许多。

    狸鬼遭受戏弄,暴怒进攻。

    它血色的大口能将一头大河马拦腰截断,辛武侧身躲过,狸鬼吞了满满一口泥土。

    铁棒般的尾巴轰然砸下,辛武不敢硬接,蜷缩的身体像陀螺一样滚离狸鬼的攻击范围,狸尾在地面砸出一条深黑的沟壑。

    狸鬼一个扑咬,重重落地,光洁的腹部像美玉般精美。

    这就是它的弱点!

    辛武绕着狸鬼不断旋转奔跑,狸鬼被牵引的头昏眼花,四肢不断地拍击,扑跃,却始终抓不到眼前这头灵巧的猴子。

    尾巴疾风骤雨地胡乱拍击,击的对面一片狼藉,烟尘弥漫。

    辛武迅速跃起,狸鬼双眼发光,蓄力跃上高空,森冷的尖牙泛着冷芒。

    凶兽就是凶兽,四肢发达,但头脑简单。

    “命中吧,展示出训练的成果!”

    时间定格,狸鬼的眼睛就像一只放大的白莹蜂。

    辛武屏气凝神,心如止水,左臂不经过大脑、凭着数万次的训练形成的肌肉记忆,做出方向标准、力道强劲,速度迅疾的本能反应。

    细微的竹针如密集的细雨准确无误刺入狸鬼明亮的眼睛,那只夜明珠般的眼睛就像一朵长满了荆棘的花朵。

    动作一气呵成,结果水到渠成!

    单眼的狸鬼顿觉辛武身影明明灭灭,重重叠叠,聚焦不准的它无奈扑空。

    落地时,迅速抬起前肢拔出竹针。

    狸鬼杀意太重,从而会忽略防守。

    辛武只是简单地露出破绽,这头愚蠢的大个子就欢天喜地地往里面钻。

    辛武趁着狸鬼前肢抬起的片刻,闪电般地滑入狸鬼的腹部。

    这里毛发稀少,而且贮藏内脏,是它薄弱的地方。

    辛武想也不想,直立起身,抽刀就是一阵狂捅。

    花花肠子,腥臭血肉,滚烫的粪便簌簌落下,狸鬼瑟瑟发抖,轰然倒下,将辛武死死压住。

    它探出前肢,伸入自己的腹部,想将这个魔鬼般的少年拉扯出来。

    辛武抽刀又是一阵狂捅,匕首刺入,旋转,顺势滑行。

    他的手法像解剖手一样熟练,轻松避开狸鬼的骨头,专挑薄弱地方下手。

    狸鬼疼痛难忍,脏器的破损和鲜血的流逝让它此刻战意全无,只想逃命。

    它不甘怒吼,撑起摇晃的身体,战战兢兢地往前逃跑。

    鲜血淋漓的辛武扯掉身上沾染的肠子,穷追不舍。

    他灵动地在椰树之间窜动飞奔,突然随后从天而降,匕首准确无误地插入狸鬼的天灵盖。

    狸鬼拼命嘶吼,脑袋往椰树上冲撞,它要将这个给自己带来痛苦的小鬼碾成肉泥。

    辛武就地前滚,滚到狸鬼的后背,死命抓紧它的毛发。

    椰树被撞得四分五裂,巨大的轰隆声震的人头皮发麻。

    狸鬼后退几步,摇了摇头,鼻腔里发出轻微的呜咽。

    “撞得自己眼冒金星了?!”辛武不屑冷笑,残忍地补上几刀。

    狸鬼尽快死掉,也能减少它需要承受的痛苦。

    片刻后,狸鬼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猩红的污血令地面充满了香甜的诱惑,撑大的单眼充满愤怒和不甘,几头腐鹫动作倒是挺快,不断地啄食着身后它遗漏的肠子。

    秃鹫一边享用,一边放歌,几头孤狼远远地盯着辛武,却不敢乱动,舔舐着地面的鲜血。

    “你们倒是会捡现成的。”辛武破开狸鬼的胸膛,整个脑袋进入臭气哄哄的肠胃,双手不断在里面摸索。

    片刻后,他掏出狸鬼的源灵树,上面的筋脉在夜晚清晰可见,触须如同水母的触手,发出红水晶般的光芒,

    柔软,温热,嫩的像未熟透的鸡蛋。

    辛武将其塞进口中,源灵树化成红色的命力,流入跳动的心脏。

    辛武舔舐着嘴角,浅笑道:“这种味道,很可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