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十一:死归
    三天前,时值裁决辩论赛落下帷幕。

    灰蒙的天空像失恋之人的心情,阴郁的没有片刻阳光。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身上,凉在心里。

    广场中心的人只剩下三三两两,托举着衣袖,撑着雨伞,迅速消失在隐晦的穹顶下。

    鬼武姬跟在辛武身后,寸步不离,如同融入大地的两滴雨。

    “裁决辩论赛结束了,剑纹你也看见了。“辛武转过身,正视鬼武姬。

    金色的短发紧贴着俊秀的侧脸,漂亮的瞳孔在灰蒙的环境下更加耀眼。

    裁决辩论赛后,鬼武姬一直跟着不断自己。

    寸步不离,仿若自己的影子,肯定是有话要讲。

    “这一仗打的很漂亮。”鬼武姬淡淡开口,绕道辛武前方,挡住少年的去路。

    辛武眉目郁结成峰:“我不认为你会特意来夸赞我。”

    “你是我要找的人!”鬼武姬伸出白皙的手掌,轻轻戳了戳少年的心脏。

    辛武后退两步,眼中的疑惑更加浓厚:“是敌人还是恩人?”

    鬼武姬摇了摇头:“都不是。”

    “那我换种方式问。”

    辛武顿了顿,抬起头,雨水顺着发丝滴落:“有求于我还是加害于我?”

    “如果求不到那就加害!”鬼武姬斩钉截铁,语气冷漠如霜。

    惊雷划过天空,闪电落在辛武左侧,印出鬼武姬狰狞的牛鬼面具。

    辛武知道一本正经的鬼武姬不会开玩笑。

    但有求于人、态度却如此强硬的人他从未见过,即使是杀人蜂,对自己也是礼让有加。

    “觉得我不可理喻吗?”鬼武姬望着辛武震惊的脸庞,抽出背后的墨色短刀,雨水洗涤着上面的尘土,印着辛武举棋不定的双眼。

    “有实力,就是任性!”

    鬼武姬将刀轻轻放在辛武的脖颈上,刀锋紧贴皮肉,凉意锥心刺骨。

    “今后我会和你同吃同住,你的一切由我打点,包括起床时间,训练方式,接触的人和事都需要经过我的同意!”

    “不可……能,我不会被任何人摆布……你”

    义正言辞的辛武话没说完,颈动脉已经被切破表皮,鲜血簌簌流下,染红了他白色的夹克。

    “我不是来找你商量的,只是来下达命令的。”鬼武姬一字一句,语气平常的如同日升月落一样稀松平常。

    她收回墨色短刀,盯着远处一个冒雨疾跑的少年,呼吸之间,消失不见;转瞬之间却又带着那个雀斑少年折回。

    “我是被诅咒的人,什么都敢做!”她没有丝毫怜悯,短刀毫无预兆地刺入雀斑的肩膀。

    雀斑望着汩汩流血的肩膀,惊恐逃窜。

    他认的鬼武姬的特征服饰,根本没有任何勇气反抗,只能像老鼠一样灰溜溜地逃走,自认倒霉。

    辛武看的目瞪口呆,这女人真是个疯子!

    不认识的人也可以随意伤害吗?

    自己也许会在想达成某种目的是伤害无辜的人,但绝不会这样无缘无故。

    然而,鬼武姬能!

    “有何感想?”

    “你有病!”辛武语气清冷,一字一句,声如惊雷:“但,臣服,我做不到。”

    他当然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傻瓜,铮铮铁骨有何用?

    他是猎手,不是英雄!

    但鬼武姬绝对不会杀掉自己,因为他和她是同一类人。

    鬼武姬在乎自己的感受,否则怎么会答应帮自己去拿枭的笔记本?

    如果当初她选择使用武力,会节省许多麻烦。

    她既然在乎自己,又怎会杀掉对她有用的人?

    无论是冷漠的言语,血色的屠戮或者是刀尖的威胁不过是一场心理的博弈而已。

    在这方面,年纪小的辛武却是不折不扣的宗师。

    “噗”鬼武姬抬起一脚将辛武踢出去数十米远,在少年还未站立起身的时候,狰狞的面具从天而降,狰狞的牛角顶着辛武的脖颈。

    “你不会以为上次我没有用强,答应帮你拿笔记本,就证明我在乎你吧!”

    鬼武姬摇了摇头,语气凄惨的如同悲伤的琴瑟:“你错了,我杀人做事,只看心情。”

    墨色短剑直立抬起,雨水顺着剑尖滴入辛武黑色的瞳孔,眼前视线一片朦胧,此刻他完全无法看清这个女人。

    难道自己真的推测错了?!

    他的心跳就像鼓点,密密集集,似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他真的慌了,面对一个看不清想法,看不清实力的疯子,许久没见的无助又一次从心里清晰地浮现。

    三年来,他历经苦难,不断感悟:以为自己可以独自独当一面。

    然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还是那只只能在地面爬行的蝼蚁。

    瞬息的时间,辛武脑海中却浮现千万种应付的对策。

    为了梓月,为了雪丽雅,为了寻找亚索,为了解开自己的身世。

    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活着的人,失去尊严又如何,苟延传喘又如何?

    与其在这里鱼死网破,不如先用权宜之计稳住她,以后再找个机会摆脱控制,然后变得强大把她干掉才是更好的解决方法!

    他刚想妥协,内心深处却浮现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孤愤。

    怒气像火山一样积压在心海,压抑的令他几乎窒息。

    凭什么他的一生都在潜逃,逃离裁决之光,逃离谜狱,逃离顾内顾外的追捕,逃离杀人蜂的要求,逃离枭设下的陷阱……而现在又要逃离鬼武姬的掌控?

    以后是不是也要逃离强者的掌控,妥协那些不甘的要求,继续像蝼蚁一样苟且,继续孤独的旅程?

    因为太弱小,我总是在逃。

    因为想活着,我一直妥协。

    “辛武,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会强颜欢笑,将美好的东西先给你妹妹梓月。

    但你不知道,梓月每次都知道你的心情,她也只是在强颜欢笑而已。

    对她而言,你快乐她才开心;对你而言,她快乐你才开心。”

    亚索离开前,曾经摸着辛武的头,温柔告诫:“所以,永远不要让他人成为你的整个世界。

    得不到,你会痛苦思念,得到了,你会杞人忧天,担心失去。

    你们在一起应该是自由和快乐的,不应该有心有芥蒂,死倔不说。

    我即将要去远方,送给你最后的告诫:爱人之前,先爱自己。”

    爱人之前,先爱自己?!

    亚索的告诫像一束强烈的光芒,撕破阴暗的天空,穿透密集的细雨,贯穿强健的血肉,直入心脏和灵魂。

    内心的压抑,眼中的犹豫,鬼武姬散发的杀意一扫而空。

    因为妥协,我失去了很多,尊严,决心,信仰,信任……这样下去,我会一无所有。

    留下的只是越来越强大的憎恨,变成一具承载着憎恨的行尸走肉。

    对不起,梓月,对不起雪丽雅。

    人靠**生存,却靠灵魂生活。

    我从没展露出我的自私,但并不代表我没有。

    这一次,鬼武姬触及到了我的底线,我想任性随心走一回!

    辛武的血烧的比火更旺,他的身躯站的比树更直,他要站在这里,将看扁自己的人一个个踩在脚下。

    “唰”辛武突然单手紧握鬼武姬刺下的墨色短剑,剑尖停在辛武的眼前,无法再前进半分。 鲜血染红的脸庞露出明亮的笑容,他直起一脚,将惊讶的鬼武姬踢离自己身边。

    “我拒绝你,也拒绝死!”辛武站起身,手持暗器,准备迎战。

    此刻,辛武没有任何惧意。

    他不再像从前一样畏惧鬼武姬的多变,强大,阴暗,霸道。

    眼前的女子就像地上的沙,树上的叶一样平常。

    这是新的境界,无论对手是谁,是强是弱,心都不会泛起半点涟漪和情绪。

    修炼领域称其为:死归!

    生又何欢,死有何惧,生死不过是一场轮回,死是生的终结,生是死的开始。

    生命的意义本不取决于长短,而取决于生前留下了什么,死后又带走了什么。

    什么都可以留下,却不留下遗憾和委屈!

    什么都不能带走,至少带走尊严和信仰!

    这一生,无论生死。

    我当为自我活一回,为自己的人生留下属于我的烙印——宁死不屈,绝不给人当棋子和炮灰!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决不后退,视死如归!

    “你不怕死?”鬼武姬气息有些紊乱,她从少年的眼眸中看见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那种超脱世俗的淡然和平静,如同周围环绕恶魔却依旧席地而坐轻敲木鱼的老僧——淡然在天地外,漂浮在虚空中。

    她竟然会有看不穿眼前少年的时刻。

    “怕,但此刻起,我将无所畏惧!”辛武淡然回应。

    他觉得自己轻的像纸,能承受山岳般的重击,柔弱似河,利剑无法伤其分毫。

    “死……死归?”鬼武姬喃喃自语,语气微颤不停:“你领悟了精神修炼中的死归?” 战斗不仅是源力的斗争,更是经验心态乃至灵魂的全面比拼,所以精神的修行同样重要,古语云:狭路相逢勇者胜,乃是此理。

    战斗的精神状态分为六个阶层:死归,绝境,灵空,知微,天同,凌苍。

    修行是一场刀尖上的旅行,不能视死如归,如何逆天改命?

    鬼武姬点点头,收回手中的墨色短剑,淡然道:“这场与亚索的赌注是我输了,你很有天赋,能帮到我。”

    赌注,亚索?!

    辛武双眉紧锁,警戒却没有任何松懈。

    他平静的内心再次掀起波澜,鬼武姬口中的亚索会是他吗?

    那个对自己而言,既是兄弟又是父亲的男人。

    鬼武姬轻弹納戒,从怀中掏出一柄泛着淡淡金光、薄如蝉翼的纤巧光剑。

    剑身仿佛由光组成,如同一截从九天截取的流水,星芒从剑柄传至剑尖,荡起一圈圈的华光。

    剑柄呈圆形,是显眼的黑色荆棘之花。

    花瓣如针,零散开放;质重胜铁,凄冷孤独,象征着百折不饶和放荡不羁。

    如果是在明亮的白天,眼拙之人定会只注意剑柄而忽略那致命的光之剑身。

    辛武握着鬼武姬扔过来的光剑,望着剑柄上漆黑的“亚索”两字,久久不能言语。

    剑在手上,轻的却仿佛不在手上。

    他轻轻一挥,华光流转,乘风破浪的霸道的剑气劈开朦胧的雨幕。

    一剑,劈出眼前的明净,一剑,斩断朦胧的本心。

    绝不会错,这就是亚索的剑。

    豪级武器,光剑“空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