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十九:叶落和叶孤
    昏暗的地道如同凶兽的腹腔,蜿蜒曲折,幽然紧闭。

    黑暗的蝙蝠倒挂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红色的双眼目露凶光,有水滴落到万蛇的脸上。

    清脆,清凉。

    石门上同鲜血刻着巍然沧桑的“忠魂堂”,历经岁月而依然清晰,就像永存天地的浩然正气。

    万蛇微微发抖,深深呼吸,推开的沉重的石门发出幽怨的声响,一股阴暗的死气扑面而来。

    前方,昏黄的蜡烛发出惨淡的光芒,照亮着一排排寂寞的灵牌。

    檀木雕刻的灵牌漆黑沉重,它们承载悠久的历史,承载着不详的气息。

    万蛇放下提着的花圈和祭品,伤感一笑:“我没来,你们一定寂寞了很久吧!”

    他丝毫不嫌弃灵牌上沾染的灰尘,提起雪白的袖袍在上面轻轻擦拭。

    动作畏首畏尾,举止小心翼翼,就像呵护着刚出生的小孩一般仔细。

    白衫渐渐染黑,愧疚的内心却渐渐从黑至白。

    他的手轻轻抚摸正中间的冰冷黑色灵牌,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直到灵牌由于摩擦慢慢变得温暖。

    苍老的手指顺着灵牌上“敦煌”二字的比划轻轻游走,他闭上眼睛,仿佛能从字迹中触碰到少年的音容笑貌。

    万蛇脸色惨白,无奈苦笑:“敦煌,世人都知道你是剑魔,却不知道你是真正的英雄。”

    他将承载荣耀和赞颂的栀子花圈套在灵牌上,小心翼翼地将带来的贡品置放于灵牌前。

    “我带来了你最喜欢吃的云松糕,风松子,酱板腰。

    当然,少不了你喜欢的酒——自由行。”

    “如果有来世,我要喝着自由行,像雄鹰一样自由自在地天空飞翔,不管族人,不顾大局,我会认真地为自己而活。”耳畔仿佛传来昔日的少年对天空高喊的话语。

    声音那么明亮而温暖,而现实是那么冰冷和黑暗。

    “我……对不住你们!”万蛇无语凝噎,泪如雨下。

    他粗暴地撕开美酒自由行,仰头大喝一口,对准每一块灵牌虔诚下跪,然后将酒洒在排前。

    每一块,都很虔诚!

    **的烈酒灌肠而入,心像烈火一样焚烧,只有烧到这样的麻木,他才能缓解自己的愧疚和自责。

    “你的东西,他们能心安理得地吃下吗?”一个凄冷的声音在空旷的石室中久久回荡。

    叶落不知何时站在万蛇的背后,他冷哼一声,将灵牌前的所有贡品全部扔在地面,然后放上自己所带的贡品。

    “剑魔的灵牌也配放在正中间?”

    叶落苍老的脸庞上青筋暴起,手掌泛着凄寒的冷光,电光火石间,敦煌二字从中间被斩断,就像一个身首异处的罪犯。

    “你干什么?”万蛇愤怒而起,握住叶落的手,眼神凶猛的如同一头饥饿的野兽。

    叶落止不住的咳嗽,咳出的鲜血在空气中泛起腥甜的气息,像一盆冷水,瞬间熄灭了万蛇的怒火。

    苍老柔弱的叶落目光同样似剑,一步一步逼得万蛇后退:“他是屠杀族人的恶魔,难道应该放在中间?”手指点着万蛇的心脏,如同利刃,一下一下地往前戳:“而叶孤,你是造就恶魔的凶手!

    他们是死去的英雄,能享用你这沾满恶毒鲜血的贡品?”

    叶落猛力一推,万蛇颓然倒地,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样低头,不敢直视叶落的眼睛。

    气氛陷入死一样的寂静,叶落摆放好贡品,对着每一位灵牌又重新擦拭一遍,深深鞠躬。

    “你出去吧,以后不要来这里了,我和他们都嫌脏。”

    叶落捂住嘴唇,不断咳嗽,瘦弱的身影随着摇曳的烛火轻轻抖动。

    黑暗中,万蛇沉默的就像一块铁,无论叶落如何讥讽,千锤万凿却无动于衷。

    “我叫你滚!”叶落的声音陡然提高,剑气纵横,惊的洞外的蝙蝠胡乱振翅,泥土从洞壁簌簌落下。

    “我不奢求你的原谅,只是希望你支持驻蚁计划。

    那是族人为了复兴……”万蛇打破沉默。

    “靠那个辛武?靠龙族人?你连身为神器一族的剑魔都无法掌控,还能掌握外族人?

    我已经不相信你了,叶孤……放下你所拥有的权利,在悔恨中死去或者出家为僧才是你的归宿。”

    叶落粗鲁地打断万蛇,四周的空气化为半米长短、纸张般薄的利刃,不约而同地朝万蛇聚拢。

    “你一定要相信我!”万蛇白发飞舞,轻轻闭上眼睛,身体被刀锋存存切割,一抹抹鲜血激射而出。

    “为何不躲?”

    “我不能打扰他们的休息,这里不是战斗的场所。”

    万蛇放声苦笑,温柔地望着叶落:“而且,你是我弟弟。”

    利刃飞窜,火光四溅,叶落的心却长久地沉默!

    沉默过后,心像火山一样彻底喷发。

    “恶心的言辞。”叶落手中长剑出现,一道彩虹般的光芒印着他灰哀的瞳孔,一剑斩落,却被门外的“咚咚”声打断。

    锋利的剑锋停在万蛇的天灵盖上!

    “何人?”万蛇沉声回应。

    “万蛇大人,叶落大人。嘉文大人邀请二位去商讨辛武、枭、鬼武姬的处罚决定。”

    “下次我还在这里见到你,我一定会杀你!”叶落冷哼一声,收剑,像一阵风,像来时一样,悄无声寂地消失在万蛇的眼中。

    万蛇无奈摇了摇头,捡起地上裂为两截的灵牌,轻轻地拥其入怀。

    ……

    明亮宽敞的房间内,垂柳灯照耀着圆玉桌,玉桌上盛放着琳琅满目的美食。

    正襟危坐的导师却对这种诱惑视而不见,一个个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嘉文。

    “近日,已经有一些流言散播开来。

    他们认为这是高层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不在乎他们的感受。”孔雀仙子轻吐幽兰,吹散玉手中绿柚茶的余热。

    “那些死去之人的朋友不会对辛武和枭他们善罢甘休。”灰老双手抱头,身体后仰,依着金色的躺椅:“今天,已经有人在外面声讨说法了。”

    “你……打算怎么办?”叶落接连咳嗽,依旧发表自己的观点:“无规矩不成方圆,他们还没有挑战权威的资格。”

    “枭和辛武都是你的弟子,你意见如何?”嘉文盯着万蛇,嘴角似笑非笑。

    “为了服众,处罚应该有。”万蛇微微对着嘉文微微歉身:“但错在于种族和立场的不同,罪不至死。”

    哦?万蛇没有偏袒任何人,这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嘉文一一扫视众人的脸庞,双手交握在一起,沉声道:“派他们执行新的任务,倘若成功,保留他们成为驻蚁的资格,一旦失败…”嘉文厚实的手掌如同沉默的利刃,轻轻地划过脖颈。

    导师们面面相觑,片刻后,不约而同地默契点头。

    驻蚁计划的提议和实验分工明确,万蛇负责招揽,段标负责训练,孔雀仙子负责强化,而是负责筛选驻蚁,测试驻蚁忠诚度的导师正是嘉文。

    他既然接了这个烫手的山芋,而且依据他斤斤计较,说一不二的性格,众人也不想和他争辩。

    唯有万蛇,蹙着紧缩的双眉,站起身:“你要在什么时间派他们去执行什么任务?”

    “找个时机,派他们抓捕潮龙真巨富商贾,顾内!”嘉文盯着万蛇,一字一句。

    “我们安插在潮龙镇的眼线已经成功混入顾内身边,倘若能抓到顾内,等同于控制了潮龙镇一半的经济命脉。”

    段标眼神炙热,热情地解释。

    万蛇沉默不语,低眉思索。

    “你担心他们会失败,然后死亡?”嘉文突然冷笑:“还是担心我会在背后捅刀子?”

    嘉文见万蛇依旧不语,脸色阴沉如乌云。

    场内的气氛骤然降至冰点。

    “唉…你们两个别这样好不?明明都是为了神器一族的复兴,搞得有多大冤仇似的。”灰老瞥了瞥嘴。

    万蛇盯着霜寒的嘉文,突然示弱地笑道:“嘉文导师身怀大义,为了神器一族鞠躬尽粹,死而后已。

    虽然我们理念不同,但你的为人,我是了解的。”

    嘉文脸色稍有缓和,却依旧高傲地冷哼。

    “我同意!”万蛇第一个举手表决。

    嘉文的提议不错,倘若任务失败,证明他们没什么过人之处;如果成功,导师们自然会对辛武和枭等人刮目相看,无形之中他们会成为驻蚁的核心。

    辛武喜欢冒险,他何尝不是?

    他对那个少年有着充分的认可和信任!

    “我同意!”叶落神色冰冷,对着万蛇强调道:“我只是同意嘉文,并不是同意你。”

    众人都笑了笑,他们习惯了两兄弟的争斗,虽然结局并无不同,但好强的叶落喜欢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

    “就这样决定吧。”孔雀仙子优雅起身,高傲地离开房间,只留下身后缭绕的香气。

    “咳咳…我也先走了。不想看你们这两张臭脸……”

    灰老拍了拍叶落的肩膀,拉了拉万蛇的衣袖,跟屁虫似的尾随孔雀仙子而出。

    “虽然话也许不好听,但为了族人的复兴,我要提醒你,小心叶落。”

    万蛇撩开额前的白长发,露出浑浊的左眼。

    “你们是兄弟吧,怀疑他,真的好?”

    嘉文纳闷地摇了摇头,挖苦笑道:“我倒是觉得你应该怀疑我。”

    “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万蛇转身欲走,却一字一句地叮嘱:“而且,我了解你!”

    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嘉文一人,他站在落地窗前,俯身望着下方逐渐远去的段标和万蛇。

    前者穿着绣着金龙的银色长袍,负手而立,脚步轻飘如同下山的猛虎;后者佝偻着干瘦的身躯,劲风呼吹弱不禁风的他走路东倒西歪,在高楼林立的广场上,渺小的如同蝼蚁。

    嘉文摇了摇头,拉上紫红的窗帘,脱下金色的战甲。

    裸露的古铜色肌肤性感而强壮,线条犀利,肌肉棱角分明,孔武有力的修长精美的如同艺术品。

    在他人鱼线的中间,一条金色的魔龙若隐若现。

    双目喷火,黑暗双翼,锐利的龙牙折射出森寒的光芒。

    万蛇,我当然了解叶落,也了解你。但是你们却从未了解我。

    他左手抚摸着胸前的龙纹,右指划过背后的器纹,双目却是流露出复杂而深远的目光。

    “辛武,如果你也是天逆计划的幸存者,那么我们才是同一类人!”

    他穿好衣服,脑海中浮现出金发少年的身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