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十六:裁决辩论赛(四)

章二十六:裁决辩论赛(四)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你们不会想放火吧!”灰老目瞪口呆。

    “对!”慕尼红微微鞠躬,斩钉截铁地回答:“请诸位随我们去森樟林,模拟当时的现场。”

    “你们疯了,如此兴师动众地为杀人犯辩解。”嘉文突地站起,脸色铁青,像头吃人的老虎。

    “我敢赌命,黄毛说的一定是假话。如果我推测错误,我的性命随你们处置。”

    慕尼红不再弯腰,挺直的身躯如同沙漠里的白杨,铁骨铮铮,宁折不弯。

    四周是死亡的黄沙,他依然坚持着生命的绿色。

    “这小子,来真的?”

    “这种眼神简直赴死的勇士一样坚定。”

    “真是幼稚,像个孩子一样动不动就赌命。”黄毛不屑冷笑,大势所趋,有这么多人支持他,他即使撒谎又如何?

    “为了个杀人犯,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慕尼红漂亮的红发燃烧如焰,灿烂的火光令他们无法直视。

    “去看一看吧,毕竟这也算是配合他的行动证明。”宁淅雨莲步轻移,挥了挥白色衣袖,透漏出母仪天下的风范。

    “可是……裁决辩论赛还没结束,而且真的要烧一次香樟森林吗?

    今天风也不大,恐怕也无法做到真切地还原场景。”嘉文望着宁淅雨,正色提醒。

    他不想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更重要的是,自己隐约感到一阵后怕。

    如果慕尼红证实黄毛撒谎,被打压的外族人气焰又会嚣张起来,他不能让死去的灰烬再度复燃。

    “你们怎么看?”宁淅雨舒展黛眉,优雅地望着万蛇,孔雀等其余导师。

    导师们面面相觑,正欲开口之际,

    辛武突然跃上导师们所在的阶梯。

    与此同时,两柄长剑交叉、准确无误地落在辛武的脖颈上。

    “前进一步,死!”高冷的黑衣护卫不知从何出现,站在辛武的两侧。

    少年临危不惧,脖颈上的两柄剑仿佛成了两根稻草,对他没有任何杀伤力。

    风吹起他金色的短发,露出那对深邃自信的漆黑眸子,儒雅笑道:“诸位导师,不用去考证了,我杀了人。”

    辛武的语气平常的就像在谈论家常便饭一样自然。

    “咚咚咚”

    一声惊雷平地起,狂风吹起的砂石迷惑众人的眼球乃至心灵。

    他为何要这样将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

    局势已经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了。

    嘉文不解,枭不解,宁淅雨不解,没有任何人理解,除了场地下带着面具的鬼武姬。

    她阴冷凝视辛武身旁的两个护卫,背后的墨色长剑发出哭泣般的长鸣。

    “这家伙也疯了。”

    “你看,他还在笑。肯定是压力太大,情绪崩溃了。”

    “他妈的,这简直跟看小说一样精彩,剧情扑朔迷离,**跌宕起伏,是个好故事!”

    “你……你刚才说,说什么?”灰老语气有些结巴,不确定地重复询问。

    “我……说……我……杀……了……人!”辛武一字一句,吐字清晰。

    辛武,你到底想做什么?

    汗水浸湿了万蛇的衣裳,尽管他体温如蛇,依旧感到一阵透心的寒冷。

    “砰”更为严重、脸色惨白的慕尼红突然摔倒在地,瑟瑟发抖的身躯像木偶般重复着机械运动。

    “辛……辛武,你为何要葬送活下来的希望。”慕尼红决堤的眼泪簌簌落下,流成一条小溪。

    “置之死地才能后生。”辛武略带歉意地望着慕尼红,对着诺斯眨眼,示意后者照顾慕尼红。

    他缓缓后退两步,离开双剑攻击的范围,转身,留给慕尼红坚定决绝的背影。

    “阿红,我跟你说过,我的事我自己能够处理。

    因为以前发生的某些事,让我不喜欢依赖别人,但……”转身,露出明媚纯净的笑容:“还是谢谢你,你做的很好,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

    他的笑容像水晶一样洁净,好看到像宁淅雨的笑容一样感染人心。

    辛武着实不知慕尼红竟然能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

    面对为自己彻头彻尾考虑的少年,他不知怎么的,嘴不受控制地就说出了“谢谢你,你做的很好”这样的话语。

    话一出口,他就对自己说,这是一个失误!

    这只是安慰的话语,是拉拢炮灰时必须付出的鼓励。

    “你们听到了吧,他自己承认杀了人。”黄毛欢呼雀跃,双臂不断落下然后有力地抬起,鼓舞众人的情绪。

    “没什么好深究的,杀了就是杀了,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7号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渗出的细密汗丝。

    这场战争终究是我赢了。

    枭长舒一口气,静待灰老宣布辛武的死刑。

    不,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我享受被推入谷底然后飞向云端的感觉。

    辛武按住灰老记载死票,长满老茧的手,眼光扫过一张张表情不一的脸庞。

    “灰老,您先别忙着记载,等下改起来会很麻烦。”

    “你好大的胆子。”灰老袖袍挥动,辛武早已经如灵猴般闪开。

    “此地不是你游戏的场所。”金色的长枪华光流转,握在嘉文的手中,枪尖闪耀着寒芒。

    “此地也不是行刑的场所。”万蛇苍老的手掌握住金枪,看似轻飘的脚步重重踏地,不肯退让半步。

    “今天的辩论赛很精彩,但缺一个完美的句号,我来帮它点上。”

    辛武目光如炯,走到嘉文和万蛇面前,将两人拉开。

    辛武单膝跪地,沉声道:“万蛇大人,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想隐瞒。

    我不想看见你为神器一族尽心尽力,却还被人指指点点。”

    他脱掉黑色外套,解开右臂的封印。

    漆黑的剑纹条理清晰,特色鲜明,牛头剑柄,宽大剑身,女子的半张脸庞若隐若现,神色凄婉。

    “我是剑族人!”

    嘉文抢先万蛇一步抓住辛武的手臂,眼睛近乎贴着辛武的手臂。

    一番仔细斟酌,数次轻捏抚摸,半晌后,难以置信地道:“镌刻于心,显示于肤,真…真…是器纹。”

    导师们第一次看见嘉文疑惑的样子,纷纷来到辛武眼前辨别器纹的真伪。

    “忍着点痛。“导师们各显神通,清水洗涤,火焰蒸烤,尖刀轻刮。

    辛武忍者疼痛,一声不吭。

    “回宁仙子,是器纹,真切的器纹”导师纷纷对准宁淅雨点头。

    “怎么可能,他脖颈上有龙纹!”枭身旁的一个小弟气急败坏地高声叫喊。

    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难道真的是神器一族的人。

    不对,他脖颈上的龙纹不会是假冒的。

    辛武的身影在枭的眼中定格的尸体形象正渐渐死而复生。

    所有人一团雾水,诺斯,慕尼红更是震惊的话不能语。

    “缘起缘灭,此次的外族杀人事件皆因我而起,也因我落幕吧。“辛武绕道万蛇背后,隐晦地在其背后以手写字:“不用担心,你知道我会搞定一切。”

    “一切因你而起?”宁淅雨忍不住发声。

    第一步成功!

    辛武内心微笑,他暴露出剑纹只为得到发言的机会。

    他们连辩手慕尼红都不给话语权,又怎会给一个死囚辩解的机会?

    现在看来,他们有兴趣听自己的言论。

    辛武点头,娓娓叙述。

    他的表情既不愤怒也不伤感,淡的像一杯水,轻的如一缕烟,此举表明,他没有任何立场。

    “我是沦落在天龙域的剑族奴隶,七年前,天龙族拟定了天逆计划。

    妄想将天龙族的命种和神器一族的命种互相结合,诞生出最强的命种。

    我资质不错,不幸沦为天逆计划的试验品,天天被迫饮食龙族人的鲜血,最后脖颈上诞生了龙纹印记。”

    辛武小心翼翼地脱下黑色的卡其米围巾露出脖颈上明晃晃的金色龙纹。

    许多人掂着脚尖,拉长脖颈想看看龙纹。

    “计划最终失败,但为了保密,所有人都被残忍杀害,我侥幸逃了出来,并结识了万蛇大人。”

    辛武重新系上围巾,走到鬼武姬眼前,右臂正对她的眼睛。

    他记得承诺,会让鬼武姬仔细观看自己的剑纹。

    “万蛇大人见我可怜,一直暗中接济我,教我做人的道理,让我从一个奴隶变成一个男人。

    驻蚁计划的提出,让我有了报答万蛇大人的机会。

    但他说我以神器一族的身份进入蝮蛇没有任何意义。

    蝮蛇内部矛盾重重,他想改变神器一族固步自封的想法。

    如果我能作为天龙族人被他们接受,那么其他的外族驻蚁也一定能被接受。

    所以,我封印了右臂的剑纹,并且和其他驻蚁一样,接受重重考验,最终来到这里。

    我将万蛇大人的信念和希望带到了这里也将斗争与矛盾带来这里。”

    辛武长叹一口气,不胜唏嘘。

    他扫过众人有些动容的沉默脸庞,目光最终定格在枭的眼睛上。

    “天逆计划我也听过。”一名仙风道骨的导师摸着花白的胡子,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七年前天龙域大批童奴离奇消失,他们应该成为了天龙计划的试验品了。”

    “辛武,你为何要说出来。”万蛇又心疼又生气,眉间藏着千愁百緒,却又停着万般不忍。

    万蛇大人,你挺会演的嘛!

    辛武在心底默默点赞。

    “接着说。”嘉文看着万蛇,冷哼一声。

    “接着说,就该提到导演此次外族杀人事件的凶手了。”辛武的笑令枭感到毛骨悚然,一滴汗水从额前流下。

    辛武转过头,放下掳起的衣袖,却蓦然看见鬼武姬的身体轻微发抖。

    透过面具上的一对小孔,他看到一双清澈的眼睛,藏满温柔,贮满激动。

    这是那个冷漠的杀手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