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十一:命力——皮感觉醒

章二十一:命力——皮感觉醒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皎月从空中隐退,玫瑰色的晨曦划破苍穹,风吹来莲花的味道,露水从清脆的修竹上滴落,落到清可见底的水潭中,叮咚作响。

    空灵的清晨美丽到令人心安。

    辛武离开森林,径直奔向美丽食堂,点了一份乳酪,一杯苏伦特牛奶,一份美味而又营养的牛脯以及一小碟珍珠果。

    美味而丰富的早餐入口即化,变成红色的,**的命力注入心脏。

    一阵轻微的疼痛牵动身体,主干命力枝生出一条枝干,枝干命力枝蜿蜒曲折,四周长出许多灰色的细微根茎和绒毛,它们长短不一,高低不齐。

    辛武身子轻轻摇晃,不小心打翻了还剩一半的苏伦特牛奶。

    枝干命力枝从局部观看,根茎绒毛杂乱无序,零落分散。

    但从整体观察,枝干命力枝的形状,竟然和自己三年前吞噬的源怪——花色龙一模一样。

    根茎化为细长的尾巴,绒毛好似爬行的四脚,灰色的表皮秆茎如同花色龙褶皱的皮肤,粗壮的枝干正是它的身躯,随着心脏的跳动轻轻舒展姿态,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这是,命力七感中的“皮”?!

    与此同时,命池内、迅值增加一点,象征迅值蓝色的液体顺着茎秆注入源晶胞。

    包裹源晶胞的一片绿叶绽放成花,辛武完成星级成长,从士级六星猎手迈入士级七星猎手。

    “提升了星级,难道是早餐中富含的营养化成了命力,让身体蜕变了?”

    辛武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可是难得有吃个早餐就提升实力好运气,片刻过后,他还是露出洁白的皓齿。

    命力能让人的七感成长蜕变,七感分为、筋、骨、眼、耳、口、鼻,依据常理,命力对应提升七感中的一种感知。

    但也可以借助外力,提升多种感知。

    辛武想得到的七转金生怪便是能从一感全面提升至七感的稀有源怪。

    白皙的皮肤和以往略有不同,细微的毛孔张开而又闭合,持续了数分钟。

    安静的食堂瞬息万变,前方的人突然争吵个不停,碗筷纷飞,有人侧身一躲,一柄切肉的叉刀毫无预兆地飞向辛武。

    “小心?”前方的人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连忙提醒。

    甚至有人吓得脸色苍白,把拳头塞进口中。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辛武微微摆头,躲过飞射来的叉刀,优雅地将乳酪塞进口中,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起身离开。

    飞刀破空前行,必然引起气流改变。

    那一刻毫无防备的辛武突然感受到了风的流动,劲风持续而急速,是危险来袭的预警。

    那一瞬间,表皮感受着风的流动、风的强度、风的速度,一切如此细腻而清晰,一切真实而缓慢。

    慢到时间几乎静止,使辛武有充足的时间通过风的流动大致判断利刃射来的角度和速度。

    那一瞬间,却又电光火石,皮肤采集的信息到的闪电般地传入大脑,让辛武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本能的反应。

    七感中的皮感觉醒之后,辛武多了一份野兽般的机敏,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他敏锐的感知。

    他走进破茧训练场,静心凝视,开始日常的训练。

    他如同灵猴在厄运钟摆场地来去自如,时而停驻,时而加速,优雅身姿不输穿花蝴蝶。

    无论钟摆是高高扬起还是低低落下,辛武都能通过风的流动判断它们下落的地点和时机。

    他成功走到对面,然后加快厄运钟摆的速度,场地上马不停蹄地发出“呼呼呼呼”的响声。

    辛武纵身一跃,左突右摆,但由于前后钟摆相隔很近,风力传至皮肤的时差几乎没有。

    四五个讯号同时传入大脑,风声在耳边大声呼啸,辛武处理的也是有些吃力。

    他躲过急速下坠的钟摆,往前一跳,抱住前方的钟摆,随其摇摆,随后借力使力,优雅旋转一圈,往前迈动一步,铁球大的钟摆却突然从侧面砸来。

    辛武内心慌张,斜往后倒,摔在砌满尖锐砂石的地面,几滴鲜血溅射飞出。

    如果一次不能成功,那我就尝试十次;十次不行,那我就尝试一百次;但我不会尝试一百零一次,因为我是辛武,尝试一百次能做成任何事。

    “还无法太快适应这种速度吗?”

    辛武爬起来,擦了擦身上的血迹,轻皱眉头,继续开始苛刻的训练。

    他像猛虎一样挥拳,像猎豹一样奔跑,像老鹰一样展臂,像游鱼一样转弯,像兔子一样轻灵……

    辛武有意识地将自己的速度,力量,以及动作融合《王禽掠击》中记载的招式,让每一个动作在每一次的针对练习中,潜移默化地印入脑海。

    无论是休息,学习还是生活都能无意识地修行《王禽掠击》的基础招式,达到真正的融会贯通。

    浮萍池内,烈火喷吐,寒霜激射,箭雨阵阵,食人鱼群群,辛武挥洒着汗水。

    动如脱兔,稳如泰山,静如处子,奔如骏马,旋转,跳跃,倾斜,倒挂,蜷缩,舒展一个个高难度的动作施展而出,避过烈火,躲过寒霜,闪过箭雨,逃脱鱼群。

    “噗咚噗咚”他也会掉入水中,被食人鱼咬的伤痕累累。

    “额啊额啊”他也被烈火喷中,烧的衣物破烂不堪。

    “嗤嗤嗤嗤”他也被木桩射中,青一块紫一块。

    但他的笑容越来越爽朗,越来越明亮。

    因为他遭受的攻击越来越少,掉入水中的次数越来越少,食人鱼的愤怒却越积越多。

    数小时后,外伤累累的辛武躺在地面上,气喘吁吁,汗水流成一条小溪。

    身体传来的疼痛让他真切感受到自己活着,这种时候远远比在裁决之所看着妹妹哭泣却无能为力要幸福的多。

    那时候的他身体完好,但心力憔悴;现在的他伤痕累累,却无所畏惧。

    他喜欢冒险,喜欢游离在生与死的边缘。

    如同此刻现在,体内细胞肌腱持续地断裂和重组,那是痛并快乐的感觉,那是最快提升力量的方法。

    休息近一小时后,他从納戒中掏出上好的、治疗跌打损伤,化瘀活血的药——沐体膏,这是他花了二十个蛇币购买的东西,效果确实对得起它的价格。

    白色的物质涂抹到火热的身体,辛武顿时体验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全身的骨骼都在拉伸,全身的细胞都在绽放,疲软的身体慢慢恢复活力,焕发生机。

    沐体膏配上万蛇送给他的冰心丸,足以应付这些皮外伤甚至一些不太严重的内伤,第二天的自己仍然能够活蹦乱跳。

    “辛武,大事不妙,一股恶势力即将朝你袭来。”慕尼红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辛武面前,那件超人衣服地被汗水打湿,紧紧地黏住身体。

    “辛武,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慕尼红突然从门口跑到辛武身边,汗流浃背,双手叉着腰,气喘吁吁。

    红绿搭配的超人衣服紧紧地粘住身体,勾勒出他健美的肌肉。

    “我夏洛克的推理怎么会错?”诺斯跟在慕尼红身后,望着辛武,眉头轻皱。

    辛武双手撑地,直起身体:“你们两个,似乎找我找的很辛苦。”

    慕尼红连忙坐了下来,心急如焚地快语:“猖狂的恶势力将矛头指向了你,他们污蔑你杀了人,要制裁你。”

    “我们是兄弟,当然要来和你商讨对策。”诺斯慢悠悠地坐下来,推了推鼻梁的眼睛。

    相比于慕尼红,他倒是平静许多。

    “他们没有污蔑,我确实杀了人。”辛武神色平静,语气轻微的似乎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慕尼红突然一跃而起,脸色青红交替,眼睛瞪大如铜铃。

    “你杀人了?那么温柔的辛武杀人了,我们是正义的联盟啊,怎么能杀人?”

    慕尼红双手抱着脑袋,不断地摇晃。

    他心怀天下,善良淳朴,内心的坚持的正义此刻突然被好友的杀戮击的粉碎。

    辛武眼中的疑惑如同散不开的浓雾,来到这里的人哪一个是等闲之辈,杀人对于他们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你杀人了啊,辛武。”慕尼红突然捏住辛武衣领:“你的正义就是杀人吗?

    你杀了人,我们还怎么救你?”

    泪水从慕尼红的脸庞滑落,他握住辛武的衣领的手青筋暴起,力道十足。

    慕尼红感觉心力憔悴,他的力量不过是遮挡无助的纸墙。

    救我?

    辛武盯着慕尼红的眼睛,那里面伫立满了难过的泪水。

    这个世界需要正义?

    英雄应当联盟?

    慕尼红曾经说过的话语在辛武耳畔回荡,那些不经意的话语原来是渗入灵魂的誓言。

    他却错认为这样口号是慕尼红傻气的象征。

    你救我之前,我还是先救你吧,炮灰不能还没有发挥用处就消失。

    辛武长舒一口气,猛力扣住慕尼红的手,用力反转,顶住慕尼红的脖子。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坚持狗屁正义,也不知道你所谓的正义是什么,但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救人。

    杀人是恶吗?

    如果杀的是罪犯呢?如果杀的是恶徒呢?如果杀的是战场上的敌人呢?

    救人是对吗?

    救一只受伤的老虎,它会猎杀更多的绵羊;帮一只受困于茧的毛虫,它将永远不能成为蝴蝶,活着又有何意义。”

    辛武猛力一推,慕尼红踉跄到底,眼中充满了惊骇。

    “我们总是以自己的见解和认知去判断是非对错,然而每个人认知和见解不同,那么对于错,是与非就有千百种定义。”

    他轻声冷笑:“你所谓的正义在他人眼中不过是笑柄而已。”指着自己金发的脑袋:“你这里需要改变了,阿红,否则在这个地方你会死的很惨。”

    “喂,你不能看不起他的信仰。”诺斯挡在辛武眼前,神色不善。

    诺斯也想利用慕尼红吗?

    “不是看不起,只是他的盲目得不到人的认同。”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们是兄弟,不仅要彼此鼓励,更要敢于批判。

    真话也许比较难听,但谎言才更加致命。”

    辛武不相信什么英雄联盟,也从没从内心信任两人。

    但这是一个能让自己炮灰有所成长,教他们认清现实的机会,他需要以朋友的口吻去告诫慕尼红,需要用自己的经验去教导慕尼红。

    至于后者能否理解,明天会有定论。

    辛武推开诺斯,缓步离开:“我的事自己能够处理,你们无需担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