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他们叫我(二)
    寒风呼啸,乱花忽迷眼。

    光头大汉一头钻进水底,消失在辛武的视线内。

    后者想钻入水底,潜伏上岸?!

    辛武左手闪电般地抽出三柄银色飞刀,目不转睛地望着河岸。

    “唰”光头大汉如离弦的箭迸射而出,带起一阵水花和数条食人鱼,径直跳向空中,如猛虎一般朝岸扑来。

    辛武心神一怔,本以为对方会趁自己不注意悄悄潜上岸,却没想到后者选择了这样直接了当、却又野蛮霸道的方式。

    水中没有物体借力,从水中跃出,这需要双脚贮藏多少恐怖的力量?

    绝对不能让这恐怖的对手上岸!

    辛武左臂一挥,一柄荼毒的银色飞刀旋转射出,光头大汉左拳爆射而出。

    “叮当”金铁交击的声音在空气中散播,银色弯刀沿着飞行的轨道倒退而回,反而直取辛武首级。

    辛武原地一个侧滚,躲过弹射而回的银色弯刀,反手朝已经落地的光头大汉扔出一枚烟雾弹。

    剩下两柄银色弯刀紧随飞出。

    “尽来这些下三滥的暗器手段。老子待会要让你知道男人应该怎样去战斗。”

    光头大汉暴怒大吼,抬起右臂挡住脆弱的双眼。

    “嗤嗤”一柄银色弯刀插入光头大汉的腹部,另一柄贯穿一头食人鱼钉入大汉的右腿。

    辛武乘胜追击,双腿不断变化,滑雪板如同变舵的船只,绕到光头大汉的背部,手中的弯刀闪电往前突刺。

    “叮”弯刀碰撞皮肉,擦起一阵火花,辛武仿佛刺中了一块坚石,不仅难以深入,右手反被震得酥麻。

    一丝危险的征兆袭上心头,辛武弃刀后退,而刚才站立之地,小山般的拳头带起一阵劲风,刚猛挥下,直接将脚下的冰层砸碎。

    辛武远离男子,寻求下次机会。

    他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偷袭机会,正面与防御力如此恐怖的光头战斗,是莽汉才会做的蠢事。

    寒风吹散缠绕光头大汉周身的烟雾,辛武得以窥见光头大汉全身布满密密麻麻的白色鳞片。

    三角形的鳞片彼此之间错落有致,没有留下丝缕缝隙,如铠甲般将光头大汉团团护住。

    十几条食人鱼像挂在树上的瓜果一样,悬挂在大汉身上,依旧坚持不懈地想咬穿鳞片,吃到那内部的鲜肉。

    “白颜、三角,刚坚如铁,白铁龙之鳞!”

    眼前的鳞片与辛武看过的《龙族百科》里面描述的鳞片一模一样,两个字迅速掠过脑海——龙化。

    “龙化”并非源力,而是比源力更稀有的命力。

    命力是生命力的蜕变与升华!

    生命力与生俱来,因此人才会不断成长,器官不断完善,体力、脑力不断加强,抵抗力差的小孩子变为为抵抗力强壮的成年人。

    但生命力成长到一定的极限后将会停止,,甚至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出现体质衰弱,生命力下降的迹象。

    命力正是生命力不断成长,突破极限后产生的全新力量,它能让器官组织二次成长、三次成长、四次乃至多次成长。

    体质多次成长的人能听见花开的声音,在漆黑的夜晚看清一切物体,看清蚊子的五脏六腑,甚至能抵御火山岩浆,防御寒冷冰雪。

    拥有命力,意味人的身体能无限成长,成长到任何人都无法预判、了解的极限。

    命力诞生于命种,命种存于源生树内,被誉为源生树的“心脏”。

    星源大陆,并不是每个人的源生树都有心脏——命种,只有天龙族与神器一族的人,源生树内才存在这特殊的“心脏”。

    一山不容二虎, 这正是两族世代为敌的原因,也是战败的神器一族沦为阶下囚的原因。

    两族命力的属性不尽相同,神器一族称其为“神体”,天龙族称其为“龙化”。

    传闻天龙族乃是神龙的后代,身怀龙血,命力倘若成长的足够强大,能化身为龙,飞天遁地,崩山裂海。

    光头大汉全身覆盖白色的龙鳞,正是命力——“龙化”的特征!

    “吓傻了吗?现在即使你屁滚尿流地哭求我原谅,我也会敲碎你的脑袋。”光头大汉一声冷笑,蛮横地扯下在嘶咬自己的食人鱼,塞进嘴里,咬的嘎嘣作响。

    红色的鱼血和被食人鱼咬出的自身之血混合在一起,将胸前纹身的恶龙尽数染红,那双冷漠无情的眼睛泛着血光,盯着辛武。 “难吃。”光头大汉吐出剩下的半条食人鱼,一脚将鱼骨踩碎,拔出腰际的弯刀,以手为刃,将银色弯刀劈成两截。

    弯刀折射的冷芒切割着辛武漂亮的眼睛。

    “说出你背后的势力,我能让你死个痛快。”

    眼前的金发少年面孔稚嫩,一看就涉世未深,如果没有同党,怎敢打龙龟旅团的主意?

    “我背后只有这座莹白的雪山。”辛武优雅一笑,朝自己眼前丢入一瓶紫色的烟雾药剂,趁着光头大汉无法辩清方向的时候朝着左下方迅速奔跑。

    滑雪板借助重力,左突右闪,身后留下的雪痕似一条从九天悬落得瀑布,急速坠落——辛武将体重的光头大汉远远甩在身后。

    “妈的,胆小鬼,不是暗器就是逃,然而逃是老子三岁就学会的伎俩。”

    光头大汉微蹲下来,双手抱脚,身体团成球,迅速朝辛武所在的方向追击。

    球体的斜坡滚落速度远远快于滑雪者。

    背后传来轰隆的声音,辛武优雅转身,看见被白雪覆盖的光头大汉朝自己飞射而来。

    速度频率如此快的情况下,还能以单纯的**力量控制方向?

    他不会感到头晕吗?

    辛武对这一切感到不可思议,立刻调转方向,从下往上奔跑,在光头大汉与自己快要接近时,迅速转弯。

    他淘气的像一尾游鱼,左飘右闪。

    既然摆脱不了大汉的纠缠,速度过快的他想要改变方向,也得耗费比自己多得多的体力 。

    光头大汉紧急刹车,却依旧由于惯性坠落百米。

    他怒不可遏,这样重复的追击游戏已经重复五六次。

    即使是他、体力也近乎枯竭,被人圈着鼻子走的滋味真他娘的难受。

    单就体力而言,辛武远远不如光头大汉,所以这样的游击战同样是两败俱伤。

    持续的奔跑变向令他同样难受,但让对方更难受就是好想法。

    “小崽子,累了吧。”光头大汉一阵狞笑,摊开大步,朝前方喘着粗气的辛武跑去。

    两者相隔不过百米,在大汉远中,体力远不如自己的少年体力早已消耗殆尽,不过是瓮中之鳖罢了。

    辛武嘴角咧开笑容,他享受从猎物变成猎手的美妙感觉。

    被逼入绝境的反击正是生命中的辉煌啊!

    他一路至此,虽然方向时而时下,时左时右,然而主体的行进方向却没有变。

    他一路从**雪山的上游赶到了雪松密布的下游。

    雪松是雪山特有的美丽风景,更是此刻战斗绝佳的工具。

    “迄今为止,我只见到你像狗一样的奔跑,可没见到你像男人一样战斗。”辛武挑衅朝后大喊,一头扎进雪松林。

    他要激怒光头大汉,让他的愤怒到达顶峰,彻底烧灭残余的理智。

    光头大汉紧紧锁定在雪松林窜腾的辛武,脸色铁青的他咬牙奔跑,紧握的拳头暴怒而狰狞。

    “希娘皮的杂种东西。”大汉蛮横粗暴地掰断一根雪松枝,朝辛武扔去。

    辛武迅速匍匐于地,目送松枝在自己上空飞过,但这片刻的停顿闪躲恰好足够光头大汉拍马赶到。

    大汉庞大的身躯挡住光芒,一缕阴影印入辛武眼中,小山般的拳头刚猛砸下。

    但在此时,光头大汉眼前一花,竟然看见地面躺着数个少年,拳头下的力道也收敛了几分。

    “哐当!”砸歪的一拳离辛武的耳畔不过几厘米,强大的冲劲震的辛武耳膜发麻,鲜血从轰鸣声不断的左耳瞬间流出。

    事实证明,刚才的消耗战极具效果,若是光头大汉体力充沛时的一拳,足够将辛武直接震死。

    得救了!

    银色弯刀上涂抹的黑曼巴蛇毒发作了!

    最初的银色飞刀虽然没有伤及大汉要害,却已刺穿皮肉。

    毒素入体,常人早已一命呜呼,光头能撑到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了辛武的预料。

    没有过多时间遐想,辛武就地翻滚,双脚往对面一瞪,迅速跃起。

    腰际的烟雾药剂和酒精不断飞出,砸在大汉身上。

    烟雾四起,光头大汉外热内冷。

    酒精吸收了他内部的热量,火焰却又灼伤着外部的躯壳。

    “呃啊啊……”全身缠绕火焰的大汉迅速从烟雾里奔出,不断地在原地翻滚。

    龙鳞虽然坚固,但这并不代表它耐寒耐热!

    辛武顾不得擦拭左耳流成小溪一般的鲜血,奔着两颗粗大的雪松疾步前行。

    大汉被烧得蜡黄漆黑 ,带着火焰并未完全 熄灭的身体紧追不舍。

    他是身经百战,刀口舔血的人。

    从刚才挥拳无力,出现幻觉的一刻起,他不仅恍然大悟:自己已经身中黑曼巴这种剧毒。

    他更是心如明镜:一切看似顺理成章的举动原来全是少年的算计,剧烈的奔跑会让毒素的扩散更为迅速!

    他小看了还是个孩子的对手,因此落入了对方步步为营的陷阱,现在反应过来却已无济于事。

    “老子从不怕死,但是死在一个不知姓名的小鬼手中,老子还是无法接受。

    陪我一起下地狱吧!”

    疯狂,愤怒,杀意已决!

    光头大汉疯狂大笑,生命迸出的最后火焰反激发出了他强大的潜力。

    他的双脚脚如同踩着风火轮,几乎离地而行,在后方溅射起大片大片的积雪。

    抓到你了,死吧!

    光头大汉目眩神迷,脸上出现一片痴迷的表情。

    然而在他的右手刚刚触摸的辛武脸庞的时候,身体却已经拦腰而断,下半身跪在辛武眼前。

    “怎……怎么……可能?”光头大汉 并未死透,望着血流如柱的腰,望着从身体分离出去的下半身,眼中藏着诧异比鲜血更浓……

    两颗雪松间连着一根细如毛发的金丝线,金丝线上的殷红鲜血如屋檐下的水滴垂落,落到大汉那张死不瞑目的脸上。

    当大汉还在烟雾中挣扎时,辛武已经将金丝线在雪松上打了死结。

    所以他站在金丝线后,毫不畏惧,像一个诱饵,像一朵芳香却带着毒刺的致命玫瑰。 谁采谁亡!

    剧烈的运动会加速毒素的蔓延,摧毁大汉体内的组织。

    看似坚不可摧的龙鳞,利用酒精燃烧和冰雪凝冻之间的温度反差,一冷一热间,龙鳞脆化的像生铁一般,配合锐利的金丝线,防御力恐怖光头大汉也成了一块豆腐。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后者根本看不见这些细节,而这正是他死亡的原因。

    依稀的阳光照耀着金色的丝线,照耀着雪白的大地,闪耀出一片迷朦。

    辛武微微喘气,抽出白色夹克下的弯刀,挖出深坑,将大汉的尸首丢入其中,埋葬。

    他并不是怜悯后者,只是大汉死前眼中出现的狂热让他知道: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同一类人——为信仰不惜一切的人。

    大汉的信仰是杀人战斗,而自己的信仰有所不同罢了。

    同类人理解同类人,也尊重同类人。

    辛武朝着雪坑微微鞠躬,取下金丝线,朝着多瑙河的下游前行。

    亚索曾经告诫于他:光影双生,物极必反,任何强大的对手,他的优势也是劣势,找对方法,你就是活到最后的人。

    亚索说的并没有错,面对强大的龙龟旅团,准备充分的他打了一场漂亮的战役。

    我从不畏惧强者,我总能击败强者。

    也许,这就是潮龙镇的人叫我暗影猎手的原因。

    辛武望着朦胧的太阳,咧嘴而笑,光线洒在金发上,暖入人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