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家宴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家宴

作品:锦绣三国 作者:飞砂风中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张绣口中的刘氏小儿自然是指入楚为质的刘琮,这段时间是由楚国鸿胪寺的官员负责安置照看。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不知为何,张绣第一次见刘琮的时候便是对这小孩很有好感,又觉得这小孩尚年幼便离开了父母血亲,不免想到了自己不在身边的一对儿女,于是对小刘琮在寿春的吃穿用度仍旧像其在韩国时一样拨付,派专门的官员和卫队照顾守护。

    而今夜家宴主要是因为庆贺自己一对儿女归家,便也是想起了孤单单一人的小刘琮,便是早就吩咐袁胤派人去接。至于小刘琮和自己一对儿女在襄阳的童小玩伴之情,张绣却是毫不知情的。不过这些情况他待会就知道了。

    张绣最终还是没与袁澜单独呆一起多长时间,只是谈了几句话,吕伶便是很快凑了过来,一脸纯真的要张绣介绍袁澜给她认识。对于不解风情的吕伶妹妹张绣却是毫无脾气,只得先给袁澜介绍她的小嫂子,让两人相熟相识。

    等袁耀办完事回来急急忙忙从张绣和袁澜两人之间拉走吕伶,宴席却也已正式开始。张绣也只好放袁澜去袁家人那边坐着,自己回到邹氏旁边看自己的便宜儿子和宝贝女儿。

    众人坐定,袁耀偷偷低声问吕伶:“我妹妹刚才和王兄呆一块多久?两人聊了什么?王兄心情如何?”

    还有一件事应当赘述一下,当日袁耀与吕伶成婚,张绣除了一份不薄的钱帛珠宝当做贺礼之外,还送了这对新人一份大礼:诏封吕伶为楚国的丹阳公主!

    下邳一役,吕布彻底丧失了争雄天下的雄心,于是与相救于他的张绣杯酒结为异性兄弟,将麾下部曲尽拜付张绣。时至今日张绣亦有照顾吕布妻女的义务责任。更别说他本就对吕伶很有好感,这里的好感自然是把吕伶当做妹妹的好感,吕伶亦是同样感受。

    张绣既然已经是一国之君,如今行事也不必低调隐晦,干脆大方认了吕伶做干妹妹,封号丹阳公主,是为楚国第一位郡公主。

    而至于袁耀,张绣就顺理成章擢升其为驸马都尉。值得一提的是,公主之婿为驸马的惯例此时还未有,但也基本是从这一时期开始,有了公主之婿为驸马的常理。

    历史上的驸马都尉亦作副马都尉,职掌帝王副车,而奉车都尉掌正车。换句话说驸马都尉一开始乃是奉车都尉的副职。直到三国魏晋时期,曹魏何晏娶金乡公主为妻,授官驸马都尉。晋灭吴主将杜预娶晋宣帝之女安陆公主,王济娶晋文帝(司马昭)之女常山公主,都授驸马都尉。从此才开始将驸马当做公主之婿的专用虚衔来使用。

    而目前,张绣只是使何晏被授驸马都尉的先例提前发生了而已。并正式更名副马都尉为驸马都尉,旧称不再沿用。

    吕伶成为楚国的丹阳公主,而袁耀也终于被提拔升用,可以随侍张绣左右,任职驸马都尉。但奉车都尉的正职并无人担任,是故袁耀以驸马都尉之职暂代行奉车都尉职责。现在袁耀称呼张绣,于礼称王上或大王,但于家宴私见可称王兄。

    “没在一起多久啊!邹婶母也很喜欢小姑子呢,方才小姑子刚下来,叔父就有事匆忙离开,我就赶紧去认识一下小姑子,我俩还没说上几句话呢,你就回来了!”自从结了婚入了洞房之后,原本总是娇怯的吕伶性格却是开朗了许多,一天是比一天更欢快活跃爱笑。

    闻言袁耀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吕伶很敏感,发现自己夫婿的神情变化,马上也是变了神态,缩了缩脖子小声问:“我……我又错了么?”

    袁耀毫不客气给了吕伶一个白眼,却是拿这个娇怜惹人疼的小宝贝没丝毫办法,只得长唉一声道:“没错没错,我的大小姐你做什么都对!”

    那边袁胤也很快回来,还是牵着小刘琮的手回来的。小刘琮来了寿春也是很少外出见生人,袁胤正欲向众人介绍这位刘表的二公子,却是听见一声高叫:“爹地!”

    这都乱叫什么!

    众人看去,却是小张泉抓着张绣的手臂不放,边拽边叫道:“爹,快放了刘琮!”

    张绣有点懵圈,第一反应便是去看袁澜,袁澜此时已经起身向众人微微行了一礼,微微低头,用不大但所有人都能听清的声音说:“泉公子于荆襄拜师庞德公,而琮公子于其后亦师从庞公。”

    提起庞德公,在场大多数人还是有所耳闻的。如此一位博学高德的当世大才,做任何人的师傅都是完全胜任的。也难怪刘表会让最喜爱的二儿子去拜庞德公为师。

    倒是邹氏不问世事,问旁人庞德公是谁。张绣给她解释道:“国士之才,世之大隐之士!”

    那边小刘琮更是吃惊。他是根本不知道张泉张若的真实身份的,也根本没想到会在入质寿春之后,在楚国丞相府、楚君张绣身边以如此方式见到自己最好的两个玩伴!

    惊诧归惊诧,小刘琮却是极为识礼的,赶紧是用才学会的礼数去拜张绣及一众大人。

    众人见刘琮年岁虽小,但于大人间不慌不乱且礼数周全,众人皆是称赞。邹氏见状也不仅笑道:“此子知礼有性,莫不是庞德公教导的功劳?”

    小刘琮拜回道:“恩师与我知书达理之道,但也有父母教诲之劳。”

    听小刘琮言语中不忘自己父母,众人更是动容。邹氏更是满意,一边摸着小张泉的头一边道:“难得聪慧孝礼,泉儿与汝为学伴,泉儿你诸事可得多学学人家。”

    小张泉顿时有些不高兴,此时袁澜却是拉着小刘琮入座同一席。刘琮对袁澜也不生疏,叫了一声澜姐姐便乖乖跟着入座。

    对于礼制,张绣也大有革新之势。废儒的一方面便是消除男尊女卑的观念。事实上男尊女卑的观念提出于春秋儒学兴盛期,又在东汉班昭作《女诫》七篇系统地归列女子的行为纲常,但时至三国,男尊女卑的观念还未彻底植根于整个社会和民族。此时的寡妇仍可自由再婚,女方可以主动决定与男方的结合与离异,婚姻诸事还没有太多限制,还算是两性的婚姻!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曹操与其原配丁夫人的事迹,成为三国时期女权意识的代表。曹操偶尔的荒淫间接致死长子曹昂,于是丁夫人愤而与曹离异。再后来曹操数次主动请再婚,均为拒绝。

    所以既然此时女权还未彻底丧失,张绣想要扭转男尊女卑这种畸形观念也不是没有可能。社会历史条件的限制,虽然不大可能使得男女平等,但至少能为女性争取一些基本的权利,也算是张绣的贡献了。

    是故张绣废除旧礼,以身作则。君臣会宴,皆可携带女眷。女眷也不须避开男人设立帷幔另开一席,皆可随侍夫婿左右,同坐一席共享一案。

    今天的家宴亦是如此,邹夫人与张绣共坐一席共用一案,贾诩与贾夫人一案,袁耀与吕伶同席,袁胤与其妻一席,最后是袁澜独自一人,正好是让小刘琮坐来一起。

    而堂上张泉虎头一转,趁着邹氏和张绣一个不注意,便是挣开来跑下来,坐在了袁澜旁与刘琮一起。邹夫人佯作发怒,却是惹得小张泉给她扮了个鬼脸。小张若也是左转右扭,看了半天小刘琮和哥哥,最后还是乖乖呆在了邹氏怀里。</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