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孙氏虎门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孙氏虎门

作品:锦绣三国 作者:飞砂风中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吴军重盾手拼死挡住了战车还好,若是被楚军战车撞出缺口,后果却是灾难性的。~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后续的楚军战车便会如同重锤一般猛击碾压进来,造成的混乱效果是巨大的,人推马搡之际,士卒之间往往自相践踏,而自相践踏的结果就是更加混乱不堪,接着又导致更严重的推搡拥挤。    楚军此战下了血本,七百辆兵车悉数祭出,对冲阵的两千一百名战车兵皆是赐五等兵爵,若是战死再计一次五等兵爵的厚赏。    五等兵爵赐一百五十亩,计两次就是整三百亩,在这个时代这是相当于一个富农或是小地主所拥有的土地量,至于其他的钱帛赏赐则另算。换句话说,就是用你的一条命,换你一家的脱贫致富。放在现代,就相当于给你家里几百万的巨款换你去执行一个自杀式袭击的任务。    仅仅是战车兵的军功爵赏赐,此战张绣就至少要拿出五六十万亩田地,听起来挺肉疼,其实不然。乱世以来人丁锐减,抛荒无主的土地何止千百万顷?张绣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荒地画个圈,然后封赏出去。这些土地留在国家手上又不会自己长粮食,用来屯田也屯不完,只有将其分配给少地无地的农民才能实现其价值。    这里难免有人会问,一边是大片无主的荒地,另一边却又说还有大量的无地少地的农民,这不是自相矛盾么?其实不然,这正是乱世的一个特殊之处。乱世的开端往往是由国家的生产链发生了崩溃,比如因为暗无天日的**统治和各式各样的天灾**造成了底层百姓生活难以为继,然后有了反抗,比如起义。接着便是兴起了刀兵之祸,而战争又再次给予农业生产致命一击,兵荒马乱的百姓更是无法正常从事生产,于是形成一个恶性循坏,农民对于从事农业生产的积极性愈来愈低,于是抛荒流民的现象愈来愈多,而当这些流民暂时安定下来,就出现了一边良田遍野,一边农民缺地少地的荒诞景象。    战斗一开始便是进入了白热化,楚军战车的不计伤亡的冲阵,给吴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震撼和实质的杀伤。只要一个战车撞开缺口,后续跟进的楚军战车往往会带走一片片的吴军步卒性命,死于践踏压踩的吴军士卒不计其数,楚卒和吴卒的伤亡打成了一比十几,当然比起造成的杀伤,这七百战车带给楚军最大的优势还是在战阵方面。    而吴军这边,孙权和程普对于楚军使用战车的规模却是准备不足,却是不曾料想到,张绣竟然如此舍得,如此不计代价的使用兵车冲阵战术。而吴军军队中弓手和轻装步卒多,重步盾手并不占多少比重,差点是就要顶不住楚军的战车冲阵。好在程普及时派韩当率吴军全部的重步兵顶在正面,并令孙贲带刀斧手作为督战队列在阵后,这才费力顶住了阵脚。    高顺自然知道单凭战车是冲不垮吴军军阵的,但是战车冲阵带来的效果却是楚军需要的。没有吴军重步的掩护,楚军两翼前进的弓弩手便是迅速拉近了与吴军两翼的距离,然后几乎同时,两军拉弦对射。    平心而论,尽管高顺所统领的楚军训练有素,且军械精良,但楚军的弓弩手的水平比较起吴军弓手还是普遍差一些,所以尽管此战楚军兵马数量占优势,但对射起来不一定谁吃亏。    但若是吴军弓手缺乏步卒盾手的掩护,而楚军弓弩手掩藏在重步盾阵之后与之对射,自然是楚军会占绝对的上风。这正是高顺决意使不计楚军兵车损失的原因,而事实也证明了高顺战术的正确,楚军七百战车的前赴后继,却是成功逼得吴军不得不将全部重甲步卒和大部分盾手调往中军,而使得两翼的吴军弓弩阵处处漏风。    程普和孙权此时也看出了楚军的目的,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吴军士气本就不如楚军,中军是万万容不得有失的,此战对于楚军投入的估计不足是最大的问题。    尽管战局有些失利,但吴军还不至于没牌可打。这一战吴楚双方实力本就差距明显,若是吴军再一昧采取守势,则将陷入被动挨打的泥潭不可拔出。    程普看着战场,一副凝重的神色。当看到己方已经是全线处于下方,终于是回首向孙权请令道:“大王,请调集我军精锐猛士,悉数压上中路,末将愿亲率五溪蛮兵充当前部,死战不休!”    程普一开口,孙权才意识到局势有多么严重。像程普这种元勋老将,是绝不会一时冲动上脑的。况且程普还是这一仗吴军的指挥官,没有绝对的理由,是不会逼得程普亲自请战,没想到这一战竟然这么难打,战局这么快就演变成了这般!    孙权身后的张昭开口了。作为吴国的丞相,这场事关吴国生死存亡的大战,张昭作为孙吴集团内的一根极其重要的定海神针,颇有风骨亮节的选择了陪侍在孙权身后。    “将吾军精锐武卒压上中路?吾军两个侧翼要弃了么?老夫虽然不懂武事,但我军之长在于弓兵之射这点老夫还是知道的,五溪蛮兵虽然勇悍,但不足以替代弓兵之战力吧?且程将军乃一军主将,怎可轻易上阵?将军此番举措言行,是否舍本逐末了?”    程普平素喜好结交士大夫,素来对张昭这种天下名士能臣是敬睦的,加上又看见孙权闻言也是面带犹豫不解的神色,程普只能是费心解释道:“吾自然知道弓兵向来乃吾军一等一的战力,但这一点不仅我们清楚,对面的楚贼也是摸得通透。大王和丞相难道还未发觉么,楚军自此战伊始,不论是排兵布阵还是战术手段,处处都在针对吾军弓手么?”    程普这么一点拨,孙权和张昭也都是明事理的人,尤其是孙权,当即是反应了过来,不禁出言叹道:“楚贼实在鬼祟!”    程普的判断完全正确。楚军的确极为重视吴军弓手造成的威胁,于是在排列战阵的时候,将己军全数弓手放在左右两翼,引得吴军也不得不分兵两路,如此一来便是使得吴军在正路摆出弓兵阵齐射。而又下了血本尽出兵车冲击中路,又迫使吴军抽调重兵而减轻了两翼弓兵群的防护。可谓是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战术层次鲜明,针对性压制性极强。    “如此情况,纵然吾军还能勉力应战,但拖得越久,楚贼便越能发挥其兵多将广的优势,则吾军必败矣。与其被牵着鼻子走,不如如今战局还尚未完全铺开,反其道而行之,悉数尽发吾军猛士锐卒,反杀楚军中军,则尚有取胜之机!”    不得不说,程普的这一建言,却是集中了他毕生的战场智慧和经验,端的是冒险和出奇。的确是解吴军当下困局的最好办法,而这边孙权在关键时刻也是毫不含糊,长吸一口气,一双碧眼透出幽邃的深光,沉声道:“孤王明白了,此策,孤允之!”    程普身躯一震,当即是一拜,转身便欲点将起兵,却听得身后一阵声响,却是孙权一手扯下头上的冕冠扔掷于地,又一把拉下身上的外服,露出早就穿在里面的紧身铁甲,震声喝向左右:“取孤战盔与剑弓来!”    旁边当即是跳出一人,不是别人,却正是孙权的三弟孙翊,虽然年仅十五六岁,个头还没张高,但孙翊却长得比成人还粗壮结实,也是一身全套盔甲。手上还多拿了一只赤帻头盔和一柄宝剑一把长弓。    俗话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话一点不假,自父亲孙坚这一辈起,孙氏一门还从未出过惧战之人。孙坚本就是名震天下诸侯的江东猛虎,而孙策比起父亲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智勇兼备过人不负小霸王之名,而孙权和孙翊比之两位父兄也不差多少,单论个人勇力,算得上一头鸠虎和一头雏虎。    孙权接过孙翊递过来的赤帻头盔和剑弓却没有立即佩戴,而是扬起宝剑朝天喝声问道:“江东子弟,敢否为孙氏死战一场?”    靠近的江东子弟兵们顿时热血上涌,举手呐喊道:“孙氏恩泽,吾等不忘,必当死战!”    恍惚间,程普老眼一阵泪花闪过,竟然是依稀在孙权身上看到了昔日孙策的身影,但又只是转瞬,一切便是回到了现实。    本书首发来自,!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