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毒士癖好

第一百七十一章 毒士癖好

作品:锦绣三国 作者:飞砂风中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其他人不清楚关中的情况,但是暗底下掌管着张绣军内外情报系统的贾诩却是无比清楚段煨等西凉军阀现今的情况。

    去年十月,曹操手下的谒者仆射裴茂会集了包括段煨在内的关中诸路军阀,进攻李傕所部。到今年的四月,将连战连败的李傕包围在黄白城。十余日后为张横、梁兴两部西凉军阀攻破城池,李傕头颅被送往许昌高悬示众。

    段煨在攻伐李傕役中表现出色,为曹操所赏识,被表奏为安南将军,领北地太守之职。而且贾诩知道的是,段煨移兵北地郡的时候,按照曹操的要求,将自己的家人都经由南阳送往许昌。

    贾诩心里自然清楚曹操的用意是什么。因为早在当年董卓权势如日中天的时候,贾诩就留意到了为人放纵做事无下限的骁骑校尉曹操。

    不过相比曹孟德,贾诩对董卓的性格和为人看的更透。因此在董卓手下做事的时候,贾诩一直保持着缄默,并无任何建言献策之举。

    虽然心里清楚自己的家人到达许昌之后,就会成为曹操对付张绣和自己的武器。但是毒士这次却是真的无计可施了,毕竟寿春与南阳相隔千里之遥,贾诩是毒士又不是张良,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兴叹一句无能为力了。

    不过好在自己这边还有郭嘉和许褚两个重量级筹码,从牌面的价值来比较,贾诩并没有担心自己家人安危的必要。

    提起郭嘉和许褚,贾诩不由得就想起了张绣。在张绣幕后到现在整整两年了,贾诩很明显从张绣身上感受到一种对于能臣谋士良将猛士的渴望,就比如当初张绣为了将李通和韩嵩两人收为己用,会不惜采用逼降和强扣的手段。

    虽然手段和方式有些令人难以接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张绣确实是一个求贤若渴的主公。虽然很多时候或许因为张绣的性格原因并不善于表达这种情感,但是相处的时间渐长以后,绝大多数人都能从张绣的行动上感受到张绣虚怀下士的品质。

    当初擒获郭嘉和许褚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张绣要通过与招揽李通和韩嵩一样的方式来将鬼才和虎痴收为己用。但是奇怪的是,这都大半年过去了,张绣一方面并没有将许褚强行派上战场造成为己所用的事实来给曹操上眼药,另一方面虽然用了郭嘉,但是也一直让郭嘉用贾夫子的化名做事,使得不会损到郭嘉郭奉孝的名节。

    这种情况下大部分的张绣军文武都在心里嘀咕:这难道是张绣招揽人才的升级版本2.0?

    但是只有贾诩一个人知道,在张绣的心里其实并没有真正想要招揽郭嘉和许褚的想法,或者说暂时还没有这种想法。原因却并不是郭嘉和许褚死忠于曹操,而是因为张绣对今日可能发生的情况早有预料。

    是的,张绣之所以大半年以来从没有对郭嘉和许褚表示任何一点招揽之意的真正原因,就是因为张绣考虑到了贾诩那尚在段煨处的家人族亲。

    事实上,现今的贾诩陈宫刘晔张辽高顺纪灵等人之所以倾心效忠于张绣,就是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能从张绣那儿感受到了各自内心所期望的东西。

    就比如,纪灵和张勋平素最推崇忠义之道,而张绣保全了袁术一系血脉行为使得他两的臣忠之节得以完整。比如高顺,他需要的是一个不反复无常的主公,而张绣正好是一个用人不疑的明主。再比如张辽,需要的是一个证明自己可以独当一面的机会,而张绣使他独战会稽郡得以威震江东名扬天下。

    再比如刘晔和陈宫,他们需要一个具备雄才伟略的主公施展自己的智谋,而张绣也一直在不断的证明着自己。最后是看透了人性和天时的老毒士,虽然张绣与曹操相比还有一定的个人差距,但是重点是贾诩却从张绣身上看到了很多可贵的闪光点和无数可能的可塑性!

    现今的贾诩贾大夫,无比相信一个可能,这个可能的名字叫做“假以时日”!

    只是现在令贾诩,或者说张绣都没有考虑到的情况是,贾诩的家人族亲,会在半路逃脱曹军的监禁并且一路逃亡到淮南!

    贾诩清楚自己几个儿子的能耐,虽然说还算都有一点本事,但是决不至于有脱逃重兵监管的机变和千里潜匿的智谋。

    但是如果有眼前这个人的相助的话,那么现在发生的一切却是都可以解释的了。

    因为男人,名叫李儒。

    车马调头,一行人半路又返回贾府。虽然贾诩礼请,但是李儒就是不肯登上马车与贾诩同乘。贾诩的亲卫们虽然都下马腾座,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将马匹腾给看起来受苦受难最甚的李儒,最后李儒仍是光着满是血疤的双脚走回了贾府。

    进门的时候,李儒也是没有像其他人走中门进府,而是一个人从侧门进门。对此贾诩也并不多言,而仍在中堂埋头于竹简之中的郭嘉对发生的一切却是连头也不曾抬。

    贾诩半阖的眼睛微微扫过自家墙角一根备用的顶门杠,脸上保持着平和的笑意朝着李儒道:“文优一路劳苦操心了,吾先让侍婢为汝准备热水衣物,汝与吾先痛饮数杯可否?”

    李儒自始至终朝着贾诩一直躬着身子:“恭敬不如从命。”

    平日里因为谢客闭门而寥寂的贾府终于有了人气,十几个亲卫帮着侍婢仆役们打水烧开、清扫打理房屋忙的一塌糊涂,而只有郭奉孝一人却是趴坐在案几上一动不动,倒也没人去打搅他。

    约莫半个时辰过后,郭奉孝终于抬头起身,先是活动了下腿脚,然后拿起一份竹简和毛笔,径直往后堂走去。

    后堂门口守着的是贾诩身边的一个老仆,与贾诩相同的是,这个老仆也喜欢半阖着眼睛,好像得了贾诩的传染一样。

    并不待郭嘉靠近,这老仆就开口了:“大夫正在会友,等闲碎事莫要进堂。”

    郭嘉顿住脚步,拿着竹简和毛笔踌躇了片刻,先是朝前走了一步,然后立马停住脚步貌似在脑中思虑较量这什么东西,原地又顿了片刻之后却是转身回了中堂。

    在中堂啃着毛笔转了好几圈,郭嘉又从案几上拿起另一份空白竹简,径直往大门处走去。

    门口有一个七八岁的门僮,看见郭嘉要出门也只是习以为常地瞥了一眼而已。

    ……

    寿春宫。

    寿春宫的格局自张绣入主淮南以来从未更改过。虽然因为礼制的关系,张绣从没有在寿春宫住过。但是因为张绣将原本的仲氏皇宫正名为大汉行宫的缘故,寿春宫现今虽然仍不能住人,但是以驻扎卫兵为名,暂时充当屯兵之地还是可以的。

    张绣设置的寿春宫令袁胤的公所也是在此的。现今的寿春宫令的职位虽然无法与原先的丹阳太守相比,但是对于袁胤这种特殊身份和背景的人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身为寿春宫令,袁胤的权力并不比寿春县令少,论地位也不比九江郡郡守低多少。在寿春宫方圆三里之内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毕竟行宫宫令带有着至高无上的皇权的色彩。

    郭嘉旁若无事地走进了宫令衙门,门口两个挎刀禁卫只是扫了一眼郭嘉,并未有任何的阻拦动作。

    袁胤其实还是一个有点能力的人,毕竟是和袁绍袁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基本的文韬武略还是有的。甚至某种程度而言,他的能力并不弱于袁术,只是可惜相比他的两个兄长,他缺少那种为人君者的气质和魄力。

    郭嘉看到袁胤的时候,袁胤正在处理事务,案几上大大小小的竹简拜访整齐,手中挥笔如飞。

    看到来人,袁胤当即放下手中的毛笔起身作揖。其实就官职地位而言他完全不必这样,但是谁让现在的郭嘉是贾诩贾大夫身边的人呢。

    “贾记室造访有何公干?”

    郭嘉坦然受礼,漫不经心道:“我家大人原定今日探视监牢,不料半路偶遇故友,不得如期前来。又不愿多劳烦袁宫令再于明日重新批写一遍行文,是故特命本记室从监牢中提一囚犯,并借一队甲士押往府上,今夜便押回。”

    寿春城有三座监牢。其中一座是寿春县令管的县牢,关押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寿春本地的轻犯。另一座由扬州刺史部和九江郡守共管,关押的则是诸如江洋大盗强盗头子之类的重犯。

    而最后一座监牢是袁术兴建寿春宫时附带建的“天牢”,专门关押一些敏感人物。比如一些触了袁术霉头的大臣将领,或者一些重要俘虏之类的。因为这座监牢毗邻寿春宫,一直以来也由寿春宫令掌管负责。

    若是一般的文人儒士,是绝对不乐意来监牢这种地方的,怕与罪恶肮脏之人待在一起会辱没自己的浩然正气,会给自己带来晦气。

    但是袁胤上任寿春宫令以来却发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身为与张绣最为亲近信赖的光禄大夫贾诩,却是有着暗访监牢与各种犯人促膝长谈的爱好!

    对于这种事情,袁胤却是从来没有多问一句话。

    笑话,自己什么身份,有在贾诩面前多嘴的资格么?别的不说,贾诩随便一句话,足以让张绣改任袁胤的寿春宫令之职。放眼当下,袁胤清楚寿春宫令这个官职却是自己最好的位置。

    所以对于每次贾诩探监的请求,袁胤都是一概应准。不仅主动帮贾诩做好行文,而且每次都亲侍在门外等候。因为昨天贾府便已经来了人通告,袁胤便早早在自己的工作日程上加上了陪侍贾大夫一项。

    只是直到现在已经正午了,贾诩没等来,却等来了这位听说与张绣和贾诩关系都莫浅的贾夫子贾记室。

    “不知贾大夫想要提走哪位犯人于府上……会审?”袁胤疑声问道。

    推敲了片刻,袁胤还是觉得用“会审”这个词来形容贾诩与犯人之间的促膝长谈比较好。。

    “要提走的犯人名曰许褚,字仲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