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临阵倒戈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临阵倒戈

作品:锦绣三国 作者:飞砂风中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超出预料的是,张绣军只用了三天时间便攻破了吴县。

    第一日,吴县守城军众抵抗激烈,城头寸土不让。

    第二日,那一部分顽强拼杀的宗族豪强武装伤亡严重,颓势已显!

    第三日,吴县南门,攻城战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利用云梯对楼或飞梯绳索登城的西凉悍卒正和江东军众激烈争夺墙头控制权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一支被当作生力军派上城头作战的吴县军众,上城之后在其首领的命令之下,却是对正在第一线拼杀的“自己人”下了背后黑手!

    指挥南门攻城的正是张绣本人。自军发起攻城之后,张绣眼睛就没离开过城头,无时无刻不观察着战势。这一块儿只是刚刚产生了不同,张绣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破城的机遇。

    指着那一段城墙,张绣派出了大将太史慈。

    太史慈原本独领五千兵马屯守在西门,张绣解除西门包围之后。便从这五千兵马中各调一千五百兵马去增强北门和东门胡车儿宋宪的军队,让太史慈带着剩下的两千人来南门归自己指挥。

    太史慈领着一支精兵冲城的时候,那一段城墙墙头却是已经看不到一个江东兵了,那一块儿的西凉兵正在一个一个往城墙里面跳。

    这么快就打开缺口了?

    再等到太史慈率部攀爬云梯对楼的时候,这一段城墙那杆孙字绿旗却是已经被拦腰砍断,重新立起了两杆其他将旗。

    其中一杆旗帜有着张绣军的图腾标识,还有着张绣军一个普通将校的姓氏。但是另一杆,却是一面没有带有任何张绣军标识的旗帜。上面绣的姓氏也是张绣军这一波攻城将校没有的一个姓氏——袁!

    看到这面怪异无比的旗帜,张绣的脑子短路了整整五秒。

    以前貌似在哪里见过这面旗帜啊!

    熟悉的旗帜底色,略熟悉的图腾标识,还有这个似曾相识的姓氏。

    难道还真是袁耀那个草包太子?是他在这个战势胶着的情况下打破了攻守平衡?

    不等张绣面露疑惑,张绣身后的亲将李丰却是踏前一步站了出来,禀手道:“将军,这是袁……袁耀袁公子的旗帜!”

    张绣心中的疑惑落地,眯眼继续看着城头上的战势。

    只是片刻,看到身姿矫健的太史慈一马当先跃上那一段城墙,张绣右手一直保持着的抚剑姿势终于动了一下。

    临拔剑张绣又顿了三秒,不过很快张绣便恢复了果敢决毅的神色,右手握紧了剑柄。

    利剑当空出鞘,紧接着便猛然挥斩而下!

    所有战鼓一时齐擂,张绣身后的李丰曹性当即跃下点将台,各自统领精兵参与攻城!

    一鼓作气,顺势而下!

    避过了朱治搜查刺客的袁耀和徐盛并没有放弃他们“弃暗投明”的决定,事实上在城头亲观了张绣坑杀活埋壮举的袁耀和徐盛更坚定了他们反水的决心。

    对于袁耀来说,之所以反水就是因为忧心自己的性命。当初之所以背弃张绣来投孙策就是因为怕自己小命落到曹操手上。这会儿吴县乃至整个吴郡的生死存亡管我什么事儿,当初我家淮南丢了小爷我还不是照样跑了,谁愿意给朱治陪葬自己去!

    对于徐盛来说,虽然他没有从军,但是出于对江东对孙氏的好感,徐盛最初是站在江东立场上的。但是不好意思,朱治和江东的世家豪族不给徐盛一个报效江东和施展才能的机会。那就没办法了,你这边给我死死关上了门,我就只能去投张绣了。

    所以,徐盛的行为根本称不上反水,江东不容纳我,我也就只能这么做了。

    历史上,徐盛很早就迁居江东,但在整个孙策时期,徐盛并没有入事孙吴。直到孙权接替了兄长的位置,才发掘重用了徐盛。但是现在,历史已经被张绣横插一杠子了。

    虽然一开始同样受到了张绣的拒绝,但是徐盛深思过后,对张绣的感官却是与对朱治的感官截然相反。

    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徐盛是张绣,同样也无法轻信袁耀的投诚。因为如果这真的是一个陷阱的话,张绣就得遭遇类似曹操濮阳之战的大败。

    更何况世所共知,袁耀是和张绣有隙且背叛过张绣一次的人。对于这种人徐盛自己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既然能够理解张绣所作所为,徐盛自然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尤其是在这几天,徐盛还从张绣身上看到了杀伐果断的主公形象,而这恰恰是徐盛一个以武猛出众的人所希冀的主公类型!

    徐盛不知道的是,吴县之中还有一人曾想让朱治在张绣初至吴县的时候集中兵力出城急战,以消耗张绣军兵力从而避免张绣分兵袭扰娄县海盐等县。不过很可惜,这人身份略有特殊,不像徐盛,还有见到朱治的机会。

    此人在得知张绣部将宋宪大败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判读出来这是张绣军的诱敌之计。不过正筹备更大规模的出城作战的朱治军务繁忙,让这人吃了闭门羹。

    这人比朱治养子朱然更小一岁,还未及冠,名曰陆逊。

    话说回来,虽然袁耀和徐盛是两个境遇和志向都截然不同的人,但是此刻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也愿意用相同的手段去达成这个目标。

    在无法和张绣建立联系的情况下,袁耀和徐盛只能放弃了里应外合的计划,在刺杀朱治无果之后,袁耀和朱治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一直等到张绣开始攻城,终于决定直接阵前倒戈!

    袁耀手底下人不多,可靠的也只有十几名他从淮南带来的亲信心腹。而徐盛那边也只能出十来名亲朋族人,两人加在一起的手下不过三十人。这么点人去帮张绣军打开城门有些勉强,但是在城墙背后下手帮张绣军打开一个缺口还是绰绰有余的。

    镇守南门的正是吴郡太守朱治本人。在看到袁耀毫无预兆突然倒戈,数十名西凉兵纷纷跃上城头的时候,朱治脸色惨白。

    此时想再派兵将缺口堵上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了。在城墙上站稳脚跟的西凉悍卒可不会主动跳下城去。但是即使明知无用,朱治还是派出了自己手下唯一的精锐——太守府卫队。

    但是这支都出身军旅的卫队的实际战斗力,也不过和普通的西凉悍卒堪堪打平。

    太史慈飞身跳上城头的时候,心中却是先微微吃了一惊。城墙上的战势,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几十名西凉兵被两头上百名江东兵冲挤着立足之地。正好相反,一些头上和臂膀上绑着红色布条的布衣壮丁在两名戎装陌生青年率领下协助者西凉兵们对付城墙上的守军。

    太史慈有点蒙了,张绣从始至终都没告诉他城中还有内应。不过完全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是友非敌,方才这所以这一块儿能打开缺口想必也是因为这些人临阵倒戈的缘故。

    眼下虽然自己率领的主力精兵还没有上城,不过看那两名戎装青年的武艺,太史慈当即改变了自己的预订战法,取出了背上的强弓,面向城楼那一面。

    此时城楼上已经冒出了很多针对这边情况的弓箭手,不过这些弓箭手受制于自身水平和城墙上敌我夹杂混战的情况,并没有发挥出多大的效用。

    但是在太史慈看来,这些弓箭手未免太过碍眼。再说攻城的核心就在于拿下城楼,太史慈决意在自己麾下的士卒上来之前多减少一些夺取城楼的麻烦。

    就在太史慈站好位刚搭上了第一支羽箭的时候,正看见了城楼上一名瞄准了自己的少年弓箭手。

    太史慈本可以在这名青年放箭之前先放出自己的箭,但是箭术已经渐入佳境的太史子义还是等这少年放出箭之后,先是微微倾斜了自己的身躯规避,才放开了弓弦。

    那执弓少年终究是太嫩,如同绝大多数箭术初学者一样,放箭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隐匿自己的身形和位置,而是

    下意识地看射出的箭有没有射中。

    太史慈有把握在先射出自己的箭的情况下再躲闪掉这少年的箭,但是那样未免太过欺负人。所以太史慈打算让这少年死的更有尊严一点。

    毫无疑问,少年的一箭没有射中。在看到自己的箭被太史慈躲闪掉的同时,这少年中了太史慈的今天开弓以来射出的第一箭!

    虽然箭法上留了情面,但是劲道上太史慈可没有丝毫的手软。这一箭,力可穿甲。在三十步的距离内,可穿胸而过!

    太史慈放箭之后根本没有去看那少年是否一箭就被了结性命,不只是因为经年累月养成的习惯,更主要是因为他余光看到更多的江东弓箭手瞄准了他。

    没有办法,为了方便弯弓射箭,太史慈的甲胄是特制的,和一般的张绣军将士铠甲大不相同。现在引起了不必要的注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太史慈没有像曹性一般的急速射本领,但是他射箭也不慢,尤其胜在准头高,力道大,基本上是每箭必中,中箭必取性命!

    等到城楼上出现一名一身将军甲胄的中年人,太史慈眼尖手快,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瞄准,等到那名中年将领注意到了猿臂神目太史慈的时候,太史慈正好松开了拉满的弓弦!

    吴县唯一的支柱人物,吴郡太守朱治朱君理就这么战死了。

    他的战死,无疑宣告着吴县的陷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