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宋宪大败

第一百四十章 宋宪大败

作品:锦绣三国 作者:飞砂风中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平心而论,张绣并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对待这些世家豪族们。因为首先张绣本人不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嗜杀滥杀之人,在骨子里张绣原本的性格更偏向于那种宽厚善良的类型。

    其次,张绣和世家豪族之间的矛盾也没有到那种你死我活的地步。张绣也并没有天真地认为仅凭借武力便能消灭世家豪族整个阶层。不论怎么说,历史的潮流是任何人都逆转不了的。封建时代注定是地主阶级的时代,地主阶级必然产生豪强官僚,这是这个社会的必然规律,而个人永远改变不了社会规律,这一点哲学基础扎实的张绣是十分明白的。

    那么为什么张绣明知道改变不了历史的潮流,却依然坚决的站在了世家豪族们的对立面呢?

    那是因为张绣想改变的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运势!

    就如资本主义社会必定存在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这样的基本性矛盾一样,封建主义社会也照样存在周期性的基本性矛盾。这个基本矛盾便是以土地兼并为代表性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

    而这个矛盾是周期性的,每一个周期的时间长短不一,但基本上其外现都是一个王朝的更迭。而身为穿越者的张绣很清楚,大名鼎鼎的黄巾起义不仅宣告了三国时代的开始,而且在深层次上也宣告着封建社会根本矛盾周期性爆发的开始!

    正常情况下,这个矛盾的不断积累达到爆发以后,整个社会就会重新洗牌以达到一个新的均衡,说的外在一点,就是一个崭新王朝的开始。

    而等到这个王朝经历了初期的盛世大治、中期的中兴盛况,到了后期便行就将木,这个时候矛盾多会以农民起义的形式爆发,便是另一个周期另一个王朝的开始。

    从人文的角度考虑,一般往往是这个周期越长越好。汉唐宋明清之所以称作五大王朝,出现了诸如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康乾盛世的局面,并为世人所称道,就是因为这个王朝将封建社会的根本性矛盾的周期延续的比其他王朝长一点的原因。

    借用一句词,你便能理解为什么这个矛盾周期越长越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朝代的更迭必然伴随着战乱,虽然这个过程是必要的,但是在其中造成平民百姓们的殇痛却是没有必要的。

    而张绣十分清楚的知道,西晋统一三国之后因为采取了放纵世家门阀宗族豪强发展的政策,不仅直接导致了五胡乱华的惨剧上演,还导致了中华神州在长达三百多年的时间居然只有三十七年保持着大一统的民族发展停滞倒退期!

    虽然改变不了封建时代这个社会形态,但是张绣绝不会眼睁睁让封建社会的基本周期陷入紊乱而影响到中华民族的发展前进,使得炎黄子孙多走历史的弯路。

    没错,放纵士族豪强的发展使其成为可以左右民族运势的世家门阀就是历史的一道弯路,曹魏的九品中正制、孙吴的府兵制,都是这个纵容政策纲领下的产物,其后并为两晋南北朝各家王朝沿用,造就了中华历史上一段令人不忍直视人命如草芥的黑暗时代!

    说到这儿,张绣的良苦用心也就明了了。我知道我阻挡不了世家豪族的崛起,杀了眼前这一批,自己手下文臣武将出身的家族也会成为下一批勋贵世家,但是我至少可以延缓世家豪族崛起的进程,可以在我延缓下来的时间中找到均衡世家豪族的另一支力量,找到历史的正道!

    所以,在已经藏不住掖不下的时候,张绣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直面这一切。

    八月十五,张绣部将裴元绍袭取娄县,将城中四家派遣了门客死士到吴县参战的世家豪族尽皆抄没家财,男为奴女为婢,准备一并遣往淮南服苦役!

    话说张绣借了袁绍的运量船队偷渡了江东,但并没有马上归还船队。而是继续把河北船队当做自家的来用,整日来返于江东和淮南之间运送粮草辎重。在江东征调不到民夫的时候,张绣果断下令征集淮南民丁,运往江东充作车马民夫。

    而被征调了的淮南民夫的劳力空缺,张绣自然是打算将那些江东的俘虏和世家豪族填补上去的。

    但是次日正在攻打娄县一个豪强的坞堡的裴元绍便接到了张绣的严词训令。训诫的内容却并不是嫌裴元绍动作太大,而是嫌裴元绍放不开手脚!

    就在裴元绍感觉智商不够用,体会不到张绣“放开手脚”的限度放得到底有多大的时候,那名骑着快马的信使却是主动给裴元绍支起招来。

    得到授计的裴元绍大呼那信使救星!当即便按这名自称贾夫子的青年所说的,一改自己的粗暴作风,有条有理执行张绣的授意!

    首先在针对范围上,只要是和已经抄没的四大家族有任何联系的娄县其他豪族,不论关系深浅,一并列入清洗名单。

    这一变化,却是让那些以为张绣军只是杀鸡给猴看的娄县其他豪族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娄县城内谈“族”色变!几乎所有世家豪族尽遭裴元绍黑手!

    其次在攻打豪强坞堡的时候,为了减少正规军马的伤亡,裴元绍将已经攻破了的俘虏了的宗族壮丁豪强部属驱赶为前部,只给这些人派发木棍短刃,全副武装的甲兵在后督战。

    这一举措更是惨无人道,几乎每一战下来,战死在坞堡上的张绣军俘虏数量,和那些在后面被督战的张绣军士卒捅死的俘虏数量,总是几乎一样多。而张绣军正规甲兵每一战的伤亡,总不过两位数。

    宗族豪强武装始终不是正规军队,伤亡比只要达到一半,基本上都会不战自溃。任凭宗族族长豪强首领再怎么呼喊,这群平日里拿惯了锄头的农汉就只顾抱头鼠窜,再怎么都不愿意拿起刀箭了。

    有了大批炮灰,裴元绍短短五日,便分兵攻破了娄县三十余座坞堡村寨,一举扫平吴县宗族豪强势力!

    虽然在接下来清扫由拳和海盐的时候,裴元绍遭遇了由由拳县令和海盐都尉组织的数万江东乡民声势浩大的阻击,在驱赶着近万娄县民丁进攻中还遭到了部分俘虏的倒戈一击,但是凭借着压后督战的两千羌胡步卒在关键时刻的疯狂血腥镇压,硬是震慑住了其他想见机行事的娄县壮丁。再加上剽悍凶猛的羌胡弓骑众的出色发挥,一战斩首“逆贼”八千!

    此役过后,裴元绍凶名响彻吴地。与他一道出名的还有那个自唤贾夫子的青年,被吴郡人称作裴走狗的头号狗头军师!

    不管怎样,张绣派下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裴元绍也不在娄县由拳海盐三地驻军,直接带着数万俘虏拔营回师吴县。

    此时,在曲阿上任的张绣任命的吴郡太守舒邵也已经将曲阿、丹徒、毗陵、无锡数地的世家豪族整治一遍了。也不知得了谁的锦囊妙计,舒邵先挑拨得这几地的世家豪族之间自相残杀起来,自己在暗中召集了吴郡的亡命之徒,释放了囚牢中的罪犯, 以宗族豪强们囤积在坞堡村寨的所有钱粮为赏格,清洗了曲阿数地。

    再等到舒邵派人押解着曲阿数地的世家豪族到吴县的时候,已经是张绣分兵四面包围吴县的次月了。

    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在吴县城内参与守城的诸多宗族豪强首领都得知了自家老窝被张绣派偏师包围攻打、家族被屠杀抄没的消息。倒不是张绣告诉他们的。而是这段时间张绣军的斥候都跟着大统领裴元绍刷战功去了,封锁消息的能力大大下降,是吴县渗透出去的斥候回来自己报告的。

    得知张绣真要对自家下连根拔起的狠手,众位宗族豪强首领皆是大受震颤。震颤之后却是一齐去要求吴郡太守朱治主动出兵攻打张绣,以逼迫张绣收兵。

    朱治要是真的傻了才会答应这些首领出城作战的请求。谁不知道西凉军野战天下无敌,出去和张绣军硬碰硬完全就是嫌死的不够快!

    但是第一次你可以拿守城大义去拒绝,第二次第三次就不能这么说了。这些宗族豪强之所以肯应自己征召带本部部曲前来吴县参战,就是觉得保住了郡治吴县,便能保他们安宁。但是现在他们的根基已经受到威胁了,哪里还会在窝在这吴县继续守城。

    另一部分将家族亲眷迁到吴县的豪强就显得有先见之明多了。不过如果自己在这种治下士民遭受荼毒的状况下还不出兵的话,难免让吴县士众寒心。所以在再三思虑之后,朱治终于决定,派三千兵马出城与张绣军野战!

    三千人马,说多不读说少不少。朱治自知那些心急家族老小的宗族豪强头领肯定对于派出这么点人马出城突围是不满的。所以朱治称这三千人马只是充当出城决战之前的前锋,任务只是试探一下张绣军虚实,若是张绣军名不副实,朱治便亲领城中所有精壮,出城与张绣一决生死!

    当然朱治的这句话也可以这么说:“哼,三千人出城就是给西凉兵磨刀的,等你们见识到西凉铁骑的剽悍,就知道还是坚守城池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朱治始料不及的是,出城充当磨刀石的这三千兵马,居然一举杀败了张绣麾下勇将宋宪五千部众!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据统领这三千兵马出城作战的校尉称,他领军杀至宋宪营寨的时候,宋宪及其部众根本没有防备,在自己的强攻之下措手不及!

    而抓回来的宋宪部士卒则一脸垂头丧气的说他们全军将士从没料想过胆小如鼠的江东军会主动出击!

    这一战,仅靠三千炮灰就夺了东门张绣军营寨,逼得宋宪部丢盔弃甲后退了三里,依靠张绣派来的援军才稳住阵脚。听到这样的捷报,不光那些宗族豪强首领纷纷要求朱治大举出城决战,连朱治自己麾下的将校也纷纷请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