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哭笑不得

第一百一十四章 哭笑不得

作品:锦绣三国 作者:飞砂风中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参与比箭的“哥哥叔叔伯伯们”最后还是每个人都穿戴上了护具。事实上每个人都十分在意自己的性命安危,虽然以陆勉刘辟龚都为代表的相当一部分武将都认定这娇怯女子S箭的力道不会超过三十步。

    现代的轮滑弓和复合弓比之古代的兽筋皮绳弓在拉开的力道以及使用程度上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使用天然原木兽筋麻绳纯手工制成的古代弓弩,相当不容易上手,更不容易拉弓对瞄放S。

    以军中最普遍最普通的弓箭为例,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强健弓手全力放S,可S至百步之外,但是对于带甲敌人的有效杀伤不过五十步!

    而如果把这名军中弓箭手换成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就算她经受过系统的训练,但是女子相较于男子存在天生的体质与体格差距,如果再没有较强的心理素质和弓箭手必备的镇静果断品性的话,真正上阵,连军中强弓能不能拉开、羽箭是否能够正确搭上弓弦都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刘辟龚都等人对这场比箭的胜负认为丝毫没有悬念,并且他们也已经猜到了张绣自己为什么不比箭的原因。

    那个原因自从两个月前许褚大闹张绣府邸便为人所知了。现在淮南谁不知道著名的“一箭之诺”这个典故?尽管张绣本人已经下了封口令,但是这个有关虎痴儿许褚变态武力值以及张绣那惨不忍睹的箭术的典故,却是在张绣军高层文武之间口口相传。

    男人嘛,尤其是当了主公的男人,还是需要脸面的。

    ……

    第一个上场的是廖化。看着廖化在自己P股里面塞满了烂布条,雷叙不禁打趣道:“老廖,不地道啊!这么大、这么圆、这么翘的P股,你装给谁看啊!想要放水不带这样放的啊!你把你P股整的比寿春刘寡妇的P股都大都圆,是个会S箭的都S不脱靶啊!”

    廖化尴尬笑笑,回头指着自己浑圆到比一般箭靶都大好几圈的P股,对着那正怯生生摸索弓箭的女亲随喊道:“那女娃,你练过S靶没有?”

    那女亲随自然是张绣从丹阳郡带回来的吕布之女吕伶。带回来很简单,但是却是极不好安置。原来的私人府邸张绣已经是送给了自己的婶娘邹氏,丹阳宫自己借着办公的名义还可以住,但是带女眷进去必定会落天下人口实。所以千想万想,张绣还是决定暂时让吕伶住在寿春宫武威营营房,平时也以一名普通武威营亲随的身份随张绣外出。

    把一个十七八岁娇滴滴的小女孩放在七八十名虎背熊腰如狼似虎的武威亲卫中间,虽然单独分配了房间,但是这种事情也只有张绣做得出来。

    一心忠于张绣个人的武威营亲卫们那晚却倒了大霉,有七八个武威营亲卫一同去吕伶房中一探究竟,却被刚到陌生坏境十分戒备小心的吕伶揍得躺了一地。外边的几十名武威营亲卫听见动静冲进去,却是进去一个被踢出来一个,进去两个被踹出来一双。

    于是从第二天早上张绣出巡开始,原本骄纵不可一世的武威营亲卫,在这个“娇怯可人”的“女亲随”面前大气没人敢喘一口,动作更是不敢做的太大,怕引起她的转头注意。

    面对廖化的质疑,吕伶只是羞涩一笑,小脸依旧通红着,最后吐出了三个字:“从来没…没…有”

    廖化欲哭不能,只能别过头,往自己P股里面使劲再塞了两捆干草。

    廖化刚转过头,吕伶才鼓起勇气,闭着眼睛把后面的话说完:“从来没有S过这么大的靶!”

    只是我们的廖将军别过了头,在周围一众将领的大笑中不曾听到吕伶这完整的一句话。

    事已至此,廖化后悔也没有用,只能挪动到刚好三十步的位置,撅起了自己硕大无比的P股对着张绣一众人。

    “S吧!”

    廖化给吕伶提出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要求。最后只是按照最普通最简单的S靶要求,站在了三十步之外摆出了自己的“箭靶”,除此之外没有对吕伶使用的弓箭、S击动作提出任何要求。

    甚至就那走的三十步严格来说不到三十步,廖化还是又放了水的。不过其他人倒也对此不甚在意,给人家这位小姐一点面子,就算不给,也给张绣一点面子。

    眼前是一个是S箭的都不会S偏的箭靶,但是吕玲却仍然保持着自己出场便带有的认真品质,不仅再三比较地十分细心地挑选了一把军中轻弓和三支普通羽箭,而且对于廖化的各种放水没有表现任何情绪。

    只是在拿起轻弓取出一支羽箭的一瞬间,吕伶的娇怯模样一丝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专注。

    对此其他人都没有发觉,但是张绣高顺两人却是眼中泛起光芒。貌似看到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刮起。

    平端起不是多么重的轻弓,吕伶忽然低声冷喝一声,在众人的耳朵刚刚听到这声低喝的时候,却是又有一声惨叫响起!

    众人一齐先看向惨叫声源处,却是廖化双手捂着左半边P股,一蹦老高!

    那“肥硕”的左P股上面,赫然C着一支不知道什么时候S出的羽箭!

    众人急剧转头,却正见吕伶把弓箭扔到了地上,小脸埋在双手背后,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

    “对…对…不…不…起,我…我好久…没有练习,力道没有把握住,实…实在…抱歉!”

    那边廖化咬着牙拔出了那支实打实的羽箭,铁制箭头的一半还带着血迹。只见我们的典农校尉廖化廖校尉,以一副想要哭却是硬挤着笑的脸冲着吕伶道:“好女娃,没错,就是S这里,没错,S的对!继续S,继续S,你廖哥哥不怕……不怕疼!”

    吕伶却是不愿情了,忽的又躲张绣背后,拉着张绣的锦袍几乎要哭出声来:“文锦哥哥,我们不玩了好不好,伶儿手脚实在太笨了,都S的那位廖哥哥出血了。”

    张绣还在回味吕伶那一箭,看见吕伶又恢复了娇怯天性,不由得大笑:“军令如山,纵然是号令者,也不能朝令夕改哟!”更何况,我还真想看看你的箭术如何让这群大老爷们哭爹喊娘呢!

    后半句话张绣自然只是心里想想,没有明面说出来。

    那边廖化看到张绣一副将演练进行到底的神色,却是立马高声喊道:“别介,是廖哥哥自己没有走够三十步远,不是你的错。更何况就算S得廖哥哥我出血,那也是你廖哥哥我自己情愿的!来吧,你继续S,只要你愿意,S多大力道都行,只要S中就没问题!”

    旁边其他人却是一时间都没有看清楚这第一箭是如何S出的,甚至没有看到吕伶搭弦上箭的动作,那一箭却是已经穿透了廖化P股上的布条干草,确确实实C在廖化P股瓣上面。好奇心以及怀疑心作祟,一众人纷纷开口将吕伶哄了回来。

    这回所有人都不再是一脸的不以为然,绝大部分人却是都紧紧注视着吕伶拿弓执箭的动作,生怕错过了什么。

    只有龚都一人仍然张头晃脑,四下打量着不去看吕伶。看见大哥刘辟十分认真的注视着吕伶,不仅轻笑道:“大哥,你还真以为那一箭会是这个娇弱女子S出的,那么快,人声都将箭声掩盖过去了,像她小胳膊小腿能S出那么快的箭?”

    话说到一半,龚都忽然贴近结拜大哥刘辟的耳旁道:“依我看,肯定是平寇将军在周围安排了箭手,你难道没有发现,曹性那厮今天没来吗?”

    刘辟忽然醒悟,再看向张绣背后。只有裴元绍这个张绣直属的将领,以及胡车儿周仓李丰三名亲将,那善S的曹性却是没见随从。

    就在这结拜兄弟两个四下寻觅曹性的踪迹的时候,又是一声惨叫响起!

    这回吕伶直接跑到张绣身后了,一副十分害怕见血,说什么也不再玩的小女儿姿态。直到廖化嬉皮笑脸从自己右P股瓣扯下一支箭头不见血的羽箭,吕伶这才再次从张绣身后走出来。

    却是廖化怕吕伶再次控制不住力道S伤自己的P股,在感觉P股中箭的时候以为又刺进了血R,于是条件反S般惨叫了一声,实际上这一箭的箭头刚好挨着廖化的右P股瓣。

    这一次李通、陆勉等少数几人却是看清了吕伶那迅雷不及掩耳的刚上弦便松箭的急速S动作,忍不住一起鼓掌称赞,收起了对吕伶这小女子的轻视之心。

    三十步之**中巨型大靶,所有会S箭的人都能做到不脱靶的境地。但是像眼前这位貌似柔弱的小女子,却能以急速S的战术动作,做到不仅不脱靶,而且先后S出的两箭一左一右,高低远近皆是相同的,确实可以看得出来这女子非一般人!

    仍在四处打量的刘辟龚都看着廖化又拔出一箭,互相大眼瞪小眼,最后异口同声问道:“找到曹性那厮了么?”

    接着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不约而同一齐摇了摇头。</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