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无名侍卫
    重新挖开地洞,贾诩取出那几卷羊皮纸,粗略看完之后不禁微微一笑,将羊皮纸交给张绣阅览。

    张绣放开了郭嘉,接过羊皮纸看了起来。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当即杀机顿起,不过只是片刻,便是不禁啧啧称叹道:“短短两个月,便可窥一斑而见全豹般的搜寻并记录推测我方几乎所有施政要策、文武调动、土木工程侧重点、军力大体规划以及民心军心的反响情况,鬼才之名倒是不虚。”

    不由得张绣忽起杀机和突然又由心的赞叹。郭嘉记录在羊皮纸上的情报,几乎将张绣这两个月做的记录的偏差不离。诸如高层的重新权责分配和军权分配规划,到现在很多中层将领都没领悟清楚,这种层次的情报更是没有详细对基层将士解说。但是却不知郭奉孝用了何等手段,有怎样逆天的头脑将这有关的一切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特别是自己不顾粮草不足大肆招集流民,兴建看似没有直接作用的寿春城,郭嘉都做出了详细的图纸分析,并在一张简略的淮南地图上圈出了一个点。

    这个点代表的是庐江郡合肥!

    没错,就是昨夜张绣赶回来的地方。毫无疑问,郭嘉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计划,那就是兴建寿春城作为固守淮河防止北军南下的大堡垒,而建设合肥作为粮草后勤囤积地,以及张绣对外扩张征略的大本营!

    对,没错,张绣下一步想要攻略的地方,就是江南!

    背后冒出了一丝冷汗的张绣弯身拿起了郭嘉扔在地上的包袱,将里面的东西抖落出来:“如此重要的情报,都掩埋了不打算带走,让我看看这包袱里面还有什么惊天秘密。”

    散落了一地的干粮,以及一件洗的干干净净的白色文士衣服,除此之外,别无长物!

    张绣根本不相信郭嘉要走了居然不带情报却只带衣服和干粮,当即抽出腰间利刃,捣弄起了干粮和那件衣服,试图从干粮里面捅出一个信筒什么的,或者弄开衣服的夹层掉出来一张信帛。

    但是让张绣失望了,郭嘉根本没在吃得和穿的里面藏什么。最后还是主人郭嘉看不下去,咳了一声道:“绣儿啊!我郭奉孝可是个有脑子的人!”

    张绣今天有些被刺激过度了,脑袋转了几个圈才想明白郭嘉话里的意思。那意思就是本公子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些东西在本公子看来只是草稿一般的东西,干嘛还要带这些个不必要的东西给自己增加负担?

    恍然大悟的张绣拿起一块薄饼啃了起来,嘿嘿笑道:“我饿了不行吗,老子奔波一天一夜饿了不行……”正一脸尴尬的解释,忽然张绣又好像想通什么一样,嘴里咬着饼子又是抓住了郭嘉衣领:“你什么意思?你有脑子?意思是本将军就没有脑子了?说,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抓着清瘦的郭嘉死劲摇晃了好久,折腾得郭嘉只剩下哼哼的力气,还没从他身上摇出什么东西,张绣终于罢了手,又在郭嘉身上摸了几下,见确实没藏利刃或者其他危险物品,张绣不禁笑道:“此去许都千里,衣服干粮要带,但是这乱世碰上个不开眼的贼寇,半路劫持你,你身无存铁就死定了。与其这样还不如乖乖呆在我的淮南,每日与我下棋谈人生可好?”

    郭嘉在地上喘息着,脸上不屑的表情半点不减,好久吐出一句话:“不带刀还能活,带了刀必死无疑!”

    张绣愣住了,看着地上对他白眼相视的郭嘉,一股智商被碾压的感觉油然而生。又看向一直半阖着眼的贾诩,却是冒出来另一股不再一个位面一个世界的感觉。许久许久之后吐出一句话:“老头,鬼才交给你了,我想静静!”

    ……

    张绣闭关了。

    没人知道张绣在哪,因为他出走的时候一个人也没带,包括最亲信的心腹胡车儿。

    接到武威营秘密报告的贾诩很平淡,一如既往的平淡,只是说了一句:“无事,无妨!”便安定了一切。

    从次日开始,贾诩便代张绣处理军政要务。军情政报白天送到寿春宫,晚上却从侧门由绝对心腹一律送到贾诩府邸。以往整天遛鸟浇花的贾大夫终于忙了起来,好在贾诩喜静不喜交际,张绣军主要文武将臣们除了召开重要会议基本就不见他人,存在感在绝大多数时候是相当低的。

    不过怎么说,贾诩还是一个可以勤快和敬业起来的人,这不,每天晚上他书房都灯火通明,一个干瘦的人影彻夜处理军政要务。

    白天的时候,贾诩却是按时浇花逗鸟,丝毫不见疲惫状,白天也不见休息片刻,精神饱满到爆棚!这倒是惊呆了每日每夜接送军政物事武威营小头领,有一次那头领悄悄对贾诩道:“大夫大人,演戏虽然要演全套,但也不带这么演的。您老还是白天多休息一下!”

    贾诩却是报之以善意的微微一笑,却也不说他如何做到“十天十夜不休不眠泯然正常”的。

    等那头领去派送军政要务,贾诩才走回自己书房。只见我们的鬼才郭嘉郭奉孝,在这个晴朗的美好的大早晨,光天化日之下,趴在席地而铺的铺卷上面呼呼大睡!

    贾诩也不叫醒他,对一名旁边书童说道:“昨晚送来的政务第三卷,有点不似主公的处理方式。等此人晚上醒来知会他一声,务必处理的和主公之手一模一样,若是做不到,这睡觉还给铺盖吃饭还准鱼肉酒菜的待遇嘛……”

    说罢贾诩便走,临了突然停住脚步对着熟睡状的郭奉孝说道:“奉孝啊,许褚如今的模样老夫也带你也体验过一二,要是你想和虎痴儿一起承担一切同生共死,就继续做你的小动作……”

    贾诩嘴里说出“许褚如今的模样”的时候,熟睡状的郭嘉身体居然不自觉地踌躇了一下,抽搐了一下……

    等到书房的们重新关上,郭嘉一张白脸上,流过两行清泪……

    ……

    荆州,襄阳郡。

    袁澜一行人刚离开庐江码头不远便雷电骤雨突下,大江波浪也随狂风突起。天气突然的恶化使得船队想要依照风势退回刚出发的庐江。只是就在转了帆向的时候,风势又变,无奈之下船队只有继续西行。好在艰难行了十余里之后,却是只有风不见雨,船队趁着一路东风顺利驶向荆州。

    就是这样到达荆州也花去了将近两月时间,袁澜一行人终于踏上了张绣口中的安居乐业之——大汉荆州。

    袁澜一行又花了数日赶到了目的地——荆州郡治襄阳。

    在襄阳城里袁澜买下了一座普通宅院,算是在襄阳有了落脚点的一行人又急急忙忙去搜寻张绣口中水镜先生司马徽的踪迹。

    但是让袁澜失望的是,在襄阳搜寻了半个月,居然没有打探到这个所谓水镜先生的任何消息。只有在拿出司马徽的名字时,才有一两个文士说他们听过。得到最详细的消息就是——此人家在颍川阳翟!

    袁澜糊涂了,不可能啊。张绣明明对他说水镜先生在荆州襄阳讲学,怎么会跑到颍川阳翟?难道此人不是郡县的大学究,需要更深地深入襄阳郡的乡村寻找?

    于是一行人又整日奔波在襄阳各处乡村,向着淳朴的乡民打探水镜先生司马徽、打探张绣口中的水镜庄在何处。

    但是,仍然是徒劳无功。偌大的襄阳,居然好似从来没有过司马徽这个人一样!

    身心俱疲的袁澜终于在一个山水环绕的小村病倒,一众侍从没一个懂医术的,只能抬着袁澜返回襄阳求医。

    就在快要出村的时候,一个在田地耕作的老汉忽然开口道:“此去襄阳,须渡河溪越山岭。病人不能乘马,你们抬她过河爬山又危险。不如先让老夫看看。”

    一众侍从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头领看着这个进村时就看到了的普通老汉,点了下头。

    袁澜的侍从统领不出名,甚至也不是张绣的西凉亲信。但是能被张绣亲自指派做袁澜以及一对儿女的侍卫长,却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

    那便是胆识和心性。他最初只是原庐江太守刘勋的一名亲卫,只有庐江从事刘晔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与刘勋有灭族之仇的一个少年。于是在刘晔提出了置刘勋身败名裂的计划之后,此人毅然承担了计划最危险也最重要的一环。

    那便是佯装袁术的死士,刺探刘勋情报并刺杀刘勋。结果是刘勋仍然活着,但他自己得为之后刘勋的作死而死。

    心知仅靠自己一人之武力难以杀死刘勋的这人,决然为了达到刘勋身败名裂而付出自己生命的代价。

    计划进行的天衣无缝,一切都按照计划发生。刘勋最后丧失了除却自己生命的一切,不再是万民俯首的庐江王,成了一个丧家之犬。唯一遗憾的是没能擒杀得了他。但是老天也同样给了这人一个机会,没有让他在身受重创还被抛水的情况下身死。

    于是之后他做了张绣麾下淮南军的一个中层军官。在张绣投降的前夕,他再次身负绝密使命,放开城门“叛变”,以一名老淮南军的身份带着袁术亲族潜逃。

    或许历史上没有过他的名字,或许其实在历史上他因此一次刺杀早就身死。但是张绣和刘晔给与了他重生,给予了他一次留名青史的机会。

    或许有一天他会名扬海内,但是现在请先记住这个无名侍卫的名字——左安!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