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攻其不备
    张绣运用哀兵的兵法和曹操原理相同,甚至做得更胜一筹!

    虽然早已在心中决定不是真的投降,趁着机会就反水,直接重演历史上南阳那一幕。但是张绣愣是忍住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过要做反水的准备。

    甚至亲密如贾诩、胡车儿,张绣也没有透露出半分意思半个字句。

    为了不被曹操察觉到一丝一毫的异样,张绣自学过的心理学终于派上了用场。每天晚上张绣都要对自己进行自我催眠。自我催眠的内容如下:

    我打不过曹操、我不如曹操、我要投降、我要全心全意跟着曹操混,我要为曹操鞍前马后出生入死……

    曹操在淮南逗留的这一个月多,张绣在行动上更是没有任何要反水的准备。一不操心兵甲武器的问题,任凭曹操决定是否收缴降军武器。二也不和智囊团谋划,更不对将士们进行动员。

    总之张绣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降将,少说话,更要少做事!惹曹操忌讳的事情绝对不做。为此张绣甚至很少主动联系麾下各部将领。曹操吩咐的事也尽心尽力去做去表现,比如淮南民乱,张绣镇压时毫不手软,完全按照曹操的意愿行事。

    这样做最终到底忽悠住曹操没有张绣不知道,但是张绣知道自己所有手下武将都中招了。几乎所有张绣军将领看到张绣心甘情愿为曹操所驱使,心里那残存的一丝希望也随之破灭。

    张绣既然投降,他们这些作为降将的降将,待遇肯定好不到哪里去。以前还在淮南之地甚至中原算一号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投降了,绝对不复往日的荣光。因为自己的身上早已被打上了深深的张绣系烙印。

    前途未卜的大部分张绣军将领,这一个月来心情是极为低沉的。尤其是在见识了曹军内部派系的斗争之后,这些旁观者清的张绣军将领在心里都给自己以后的处境下了结论:自己这一系,不禁会被曹氏亲贵派将领看不起,还极有可能成为代替外姓派成为被欺侮的新对象。

    一直到除夕曹操举办寿春宫酒宴的时候,临出发张绣才对诸如高顺纪灵胡车儿少数几个大将告知了自己的决定。

    这些大将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张绣开玩笑,要不就是脑子被曹操打击的智商下降了。

    啥都没有准备,你就告诉我们今晚要大干一票,根本不合兵家逻辑嘛。

    张绣能够告知的武将自然也都是头脑不简单之辈,考虑问题的角度自然突破出中低层将领思维的局限性。他们会更多地考虑条件成熟不成熟,准备充分不充分的问题。换句话说就是这些上将们都不打无准备之战,都不是那种血气一涌动说干就干的人。

    在所有可信赖的大将纷纷面露犹豫或者迟疑之色的时候,张绣那一瞬间也有过恍惚。在心里张绣也问自己,没有任何的准备,就要进行一场破釜沉舟、不成功即成仁的死战,成功的几率高吗?

    自己亲手下令残酷镇压了淮南民变,亲口下令处死了淮南忍受不了饥饿而拿起木杆战斗的山民,对自己已经心生失望甚至仇视的淮南乡亲父老还会支持自己吗?

    一幕半个月前的景象再次跃出张绣的脑海:那是一群举着自己旗号起事的饥民,他们的人数虽有数千,但是武器却只是几百根木杆,他们甚至饿的虚弱的连锄头也拿不起来当做唯一的金属武器。看到是自己领军平乱,这群饥民居然自动放下了自己的武器,皆是拜伏于地,哭喊着要张绣带头驱赶曹军出淮南,哪怕张绣拿他们作为前军冲阵他们都义无反顾。

    张绣当时却是脸色都没变,直接挥兵掩杀了这群放下了自己最后“武装”的所谓“暴民”。

    张绣清楚看到了马下那数千饥民满怀希望的眼神忽然变得惊骇,然后化作深深的绝望。甚至绝望到他们放弃了最后的抵抗。三四千人,到最后居然没一个人再说一句话,没有人动一下,任由张绣士兵宰割。

    只是他们临死,都没闭上眼睛,都是看向张绣的方向。

    张绣下令的时候,没有看一眼身后的淮南籍士兵,但却是知道,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变了。

    冲出去的时候,也只有雍凉军执行了张绣的命令。

    有的事情,不去做,本不该死的人只会更多。

    事实上,张绣对淮南民众举起屠刀的时候,淮南的民乱已经安息了一半。因为,至少有一半人,是因为张绣还在淮南掌军,才感觉举事有望的……

    张绣从来没向任何人解释过什么,因为他会用事实让所有人重新认可自己。

    就好像今天,面对手下大将的迟虑,张绣同样不会解释什么。很多事情,用事实说话才更实在。

    但是别以为张绣是真的什么都没准备,事实上他唯一的准备,就是所有事情他都有准备了。

    他没有关心麾下士卒的兵甲武器问题,于是顺其自然的让曹操自己按照历史上那样,归还了张绣军的武器兵甲。当然,曹操归还兵甲的动机是有变化的。历史上曹操归还兵甲,是因为南阳有屯兵边界的刘表威胁,而且南阳属于荆州地界,习惯刘表宽松政策的荆州民众当时群起暴乱。曹操不得不依靠熟悉当地地形的张绣军来警备。而当今曹操归还兵甲,更多的是处于对降兵示好的考虑,以及对淮南饥民暴乱的预备。

    深知自家军粮对淮南储粮的消耗势必进一步导致饥荒恶化,与其等民乱发生才发给张绣军兵器,不如大度点。你昨天给我上缴兵甲,我今天便还你。以更多显示我曹孟德的大度宽宏不是更好?

    第二,张绣虽然没有在自家军营中宣传和鼓动反水的舆论,但是因为他的低姿态以及他亲手制造的整个张绣军对曹军的低姿态,让本就自诩天子之军的曹军更为骄纵。甚至一切做的不露痕迹名正言顺,让人看不出任何玄机,但是却造成了张绣军对曹军不满的既成事实。

    如果自己突然举事,不说现在的淮南籍士兵是否对自己心服口服。但相比连自家军队士兵都欺负的曹军,张绣相信这些将士们知道改把希望放在谁的身上。

    先是让所有将士们情绪低沉到极点,甚至于迷失方向,让负面情绪扩大到最顶点,再突然给与他们一个释放不满的方向,张绣在此战也用了哀兵的兵道!

    但是仅仅是哀兵,还不足以保证此战必胜。所以张绣想要制胜,还得出其不意!

    所谓出奇制胜,尤其是在突然发动兵变这种事情上,必须保证兵变的突然性。西方战争史上张绣学过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当一切人都感觉战争不会来临的时候,恰恰就是发动战争的最佳时机!

    看清楚,是一切人,是要让一切人觉得战争已经远去了!

    张绣在寿春宫殿之上,在醉倒的曹操身边拔剑的那一瞬间,顿悟了这一句话的真谛!

    那就是必须让包括在自己在内的一切人都觉得不可能发生战争,这才可以发生战争!

    所以已经亮剑的张绣却是临时改了主意,没有将利剑刺下。

    因为那一刻并不是“所有人觉得不可能爆发战争的时机”。至少自己是“所有人”的一个,而自己却认为当时是爆发战争的最佳良机。可以一剑了结曹操,可以一网将曹军主干将领在寿春宫一网打尽!

    所以张绣收剑了,他清楚自己失去这次机会将会导致什么,曹军高层是绝对一网打尽不了的了,曹操本人更是不能奢望的了。

    但是自己容不得任何一丝的风险存在,因为此战不成,自己绝对粉身碎骨被挫骨扬灰!只要失败,就没有任何生路可言!

    一场成功的兵变,必须做到保密性和突然性。张绣做到了保密性,临出发除夕宴才对其他人表露出意思,所有知情者进宫的整个过程也从没脱离自己的视线,甚至那些大将们只当张绣只是有那个意思而已,并不是要今晚就举事。因此保密性没的说。

    那剩下的只有突然性的问题了。如果说保密是成功的基础,那么突然就是兵变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为了保证突然性,自己必须挑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本不应该发生兵变的时机!

    好在刚想睡觉,曹操就递了一个枕头。和历史上如出一辙,目前阶段的曹操还保持着对女色的一定程度的迷恋。

    勾引降将的婶娘,更关键的是这个婶娘是这支军队的前主将的第一夫人……

    这下张绣再也不担心没有借口了,有这个导火索,加上平时曹军的所作所为,足以激起所有张绣军的一时脑热!

    不是,貌似用“共鸣”代替“脑热”更好。

    不得不说张绣的突然性实在也太突然了,在所有人毫无思想和具体行动准备的情况下,张绣就悍然发动兵变。突然到两三个时辰前才得知张绣想法的张绣军大将也是措手不及。

    兵变过程中张绣也只安排了大概负责的大将,具体调动兵力都由各部大将决定。虽然张绣军没有任何准备,但是身为被攻击的对象曹军更是毫无准备。所以张绣并不十分担心组织度对此战的影响。

    更何况自己也不是真没铁杆的中坚力量,借口武威营人员锐减调了飞熊兵进张绣府邸做护卫是张绣很早就埋下的一个棋子。得知张绣投降前两天还差点被刺客刺杀掉的消息,曹操对这个调动也不甚在意。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