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折损过半
    最后,曹操身边只留下五个人,除了荀攸和曹安民,就只留下了三个个武技超常且善水的武卫营亲兵。

    曹操本人就不说了,逃命专业户,水性那是极好的。

    而荀攸的身份虽然是文士,但同大多数出身世家大族的子弟一样,经受过优良的家族培育。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是每个优秀的士族之人必须要掌握的,除此之外士族之人还要根据家族传统和自我意愿学习一些技艺。

    比如,某些世家大族与诸子百家的墨家有些渊源,族中子弟多少会接触一些墨家思想或技艺。当然,这个时代大多数世家大族都是尊奉儒家传统的。

    荀氏一族世居的地方是颍川,颍川之地得名于颍水,颍川之地之所以富庶也得益于颍水。所幸荀攸在河网密布的家乡便学会了泅泳。

    而至于曹安民,水性在这十余人中只能算中等,他能继续跟在曹操身边,只是因为曹操不忍心扔下这个亲侄子。

    为什么不忍心呢?却也不只是因为曹安民是他曹操的亲侄子,很大程度在于曹操在内心是把曹安民当成自己的最亲近的心腹来看的!

    心腹,与亲信看似表达的意思相同,其实两者却有很细微的区别。

    亲信亲信,就是亲近而又信任的人。曹军武将中的徐晃乐进李典等人、文臣谋士中的程昱荀攸都可以算成曹操的亲信,因为曹操对他们很亲近而且相当相信。

    但是他们却绝对算不上曹操的心腹!纵然他们都有自己超常的才能和优秀的品行而使得曹操对他们委以重任,但是两方却还存在一层小小的隔膜,使得他们永远无法达到心腹那一个层次,那隔膜不是别的,就是君臣之间的忠义之道。

    直白来说,以上所列举的文臣武将,跟随曹操就只是因为曹操有魅力、有能力、有魄力、有实力、有志向!如果曹操没有这些东西,那他们是决计不会跟随曹操的。

    他们的君臣之道就在于此。这些人可以为一个一代奸雄鞍前马后,却宁死不会为一个草包饭袋效力。

    但是有另外一些人,他们跟随曹操却不是因为曹操的雄才伟略,而只是因为他是曹操。

    因为他是曹操,是姓曹的,最关键的是他是我的宗族的人,而我又姓曹或者姓夏侯,所以我要跟随他。

    在曹仁曹洪夏侯惇夏侯渊的心里,他们之所以跟随曹操,更大程度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不可更改的宗族血缘关系。

    在这个世家门阀崛起的年代,门第观念愈发深厚。能够帮自家族人一把,自然比帮外人出力更好。当然,如果这个族人还有实力和能力的话,那可是极好的。

    在这些人眼里,无论曹操得势失势,自己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他们近乎无条件为曹操效命。

    而这,就是他们的君臣之道!

    两种不同的君臣之道导致亲信与心腹的不同。如果曹操变得昏庸,就算亲信如许褚典韦也会对曹操灰心,但是心腹如曹仁曹洪夏侯惇夏侯渊却仍然会以曹操为尊。

    所有军政大事曹操都可以交给亲信大将去办,甚至把自己性命交予亲信护卫。但是有一些事情,却是亲信永远不能涉足的,就好比昨夜溜出寿春宫,曹操在一座民宅行的红烛之事,曹安民可以给他安排一切,但如果是郭嘉荀攸徐晃乐进这些亲信呢?

    恐怕他们不说安排,根本就是反对的!

    心腹心腹,自然负责的是贴心暖腹之事。

    ……

    曹操一行共六人,在城头哨岗看不到的远处下了河。先是尽量极少动静地破开一小块冰,,容两人下水便好。再接着每两个人合抱一块大石头进水入水里,除曹操外每个人都在自己腰上绑了绳子。

    下了水,绑绳子的五个人都把自己的绳子绑住了自己所抱的石头。深吸一口气,嘴里咬着细竹竿,便两人一组潜入水里。

    六人所选的石头个头都不小,重量刚好使得两人在水中能抱住行走。这六人便抱着石头在河岸附近两米深左右的冰下或行走或潜泳,朝着东北通河口慢慢接近。

    中间若是需要呼吸了,这六人便腾出一只手,用空心竹子慢慢捅开头上的薄冰,从小洞口捅出竹口呼吸。

    约莫一百多米距离,这六人只敢换七八次气。一是因为在寒冷刺骨的冰河水里身体热量损耗很快,如果频繁吸入冷空气而又呼出热气,走五十米就得抽筋冻僵。

    二呢,则是因为呼出的热气实在太显眼,城墙上的哨卫不看还好,一看河里居然有小气孔往外排白雾,绝对会炸窝。

    所以最后二十米,这六人都没敢换气,只是这六人中体质最弱的曹安民实在有些坚持不住,感觉快冻僵又快窒息了,甚至停下了行走的脚步。

    一边的荀攸却只是拍了拍曹安民抱的石头,曹安民便一个机灵活了过来,瞪大了眼睛抱紧了石头又和自己队友行走起来。

    通过通河口下面的时候是最难熬的时候。所谓通河口,只是在城墙下通了一个大门洞。

    因为寿春城不禁挨着淝水,更挨着水流量极大的淮河。淝水是连接着淮河的,淮河距离寿春城较远,而淝水穿城而过,所以淝水成为了寿春连接淮河的唯一水道。

    在平时,淝水还承担了一部分河运,所以这个通水口,实际上也是进出寿春城的一个关口。

    既然是关口,那么不仅要城头有哨岗,下面也要安排人值守。尤其是在这兵变的当口,从这里渗透进了曹军或者逃出了曹军那可不太好。

    好在曹操挑选的时机和地点太好。淝水自南向北流,因此从东北角这个通水口潜水出城正好是顺水,水下行走不必太费力。再说此时正值清晨,是人最为松懈的时候。最方便行事。

    曹操一行六人潜过十几米长的通河口的时候,原本碍事碍眼的薄冰层绑了这六人一把,只顾打迷瞪的几个张绣军士卒在点燃的篝火照耀下硬是没察觉到河下的异动。

    就在六人即将穿过通河口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武卫营亲卫腿忽然抽起筋来,难以再行走。而此时六个人的肺部也支撑到了极限,总共三十几米的水下行走没换一口气。再不换气不用张绣军来就得窒息昏迷。

    和他一组的另一名武卫营亲卫当即一边捂住那名倒霉到极点的同伴的嘴,另一只拳捣在他的小肚处。

    这个倒霉鬼被那一拳打得吐出了肺里所有的空气,然后吐出的气被捂住的手分成好几个气泡,冒上水。

    与此同时,荀攸也凑了过来,把这名倒霉鬼腰间的绳子死死拉紧,让他死死和石头捆在一起,曹安民也忙不矢捆住那人的双手。

    最后这倒霉鬼的同伴解开了自己腰间连接着石头的绳子,让石头带着这个倒霉鬼自由下沉。

    看似过程很长,实际上从发现这名武卫营亲卫抽筋到处理,只有不到十秒。

    那石头可以让两人抱住在水下行走,但只有一个人绑住的话,那就只有沉底了。

    那被强制沉底的武卫营亲卫只是开始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只是瞪着眼睛,看着曹操的方向。也不知道是窒息昏迷了还是不想再给“同伴们”添乱了。

    石头先挨着砂质河床,微微让旁边的沉积物起伏了一下。之后马上恢复了平静。就好像只是一粒尘土落在大地上而已,不起一丝波澜。

    ……

    准备在关键时刻用来吸引张绣军注意力的那十来名曹军侍卫最终没有排上用场,曹操安全无恙逃出了寿春城。但在冰冷的河水里行走那么久,会不会感染风寒,那十来名侍卫的生死,已经不是曹操等人考虑的了。

    ……

    张绣一夜匡复淮南!

    只是一个晚上,便使得十五万曹军直接减员一半!甚至曹操第一亲信大将——古之恶来典韦,都因为坚守宫门而战死!至于普通的将校折损更不计其数!

    曹操本人更是失踪,直到两日之后衣衫褴褛饥寒交困的曹操和荀攸才在曹军驻营处现身。

    为了搜寻曹操的消息,折损过半的曹军仍然坚持着没有远离寿春城,因此又被张绣军杀伤了大量兵马,军营中更是出现了大批逃兵。但是没有一个大将或者谋士提出退兵。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没有了曹操统领他们,曹氏势力集团就等于已经灭亡,就算苟延残喘也失去意义了。

    好在曹操像以前几次战败一样,还是逃出生天了。

    逃回大营的曹操这才得知典韦因为守护宫门,已经身死;以及郭嘉许褚兵变当夜没有杀出城失踪的消息。

    痛失第一猛将和第一智囊的曹操只是呆滞了片刻,便大声痛哭起来。这一哭不要紧,连带着损失了袍泽部下的所有曹军将校一齐痛哭。

    最后因为两日两夜没进粒米又感染了风寒,曹操直接哭昏过去。

    当夜曹操便大病,根本不能理事,曹军营寨中无人不痛哭当下的悲愁境况。

    荀攸和曹仁商量后,当夜便命令所有曹军收拾行装,准备北上撤离九江郡。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