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围魏救赵
    正在指挥手下收缩包围圈的于禁也是愣住了,当即下令停止协助虎豹骑武卫营和青州兵,在对阵中吕布列阵的同时对外列阵。

    曹操左右看看,身边只有百名武卫营,大将,要么还在下邳收拾吕布那几万军队,要么就冲战团对付吕布。

    危急时刻许褚却是纵马从战团杀出,马后面本来绑着一个将领,见到情况危急,在半路扔了那人。快马赶到曹操身边,急问道:“主公,怎么办,撤退吗?”

    曹操看了一眼身后的曹字大纛,苦笑一声:“此时撤退,典韦徐晃曹纯于禁等人都会危险,你看到张绣带的骑兵的速度了吗,都是轻骑。我听说他手下有一支羌胡人组成的弓骑兵,想必就是他们来了。”

    曹军其实还有一面“汉”字大纛,不过现在在下邳城下。远处张绣看见了曹字大纛,当即大喜,对着身边的胡车儿下令道:“不去救吕布了,给我围了那座山丘,只是先别射箭!”

    胡车儿当即用胡语对着身边骑兵一番吩咐,一帮子羌胡骑兵当即叽里呱啦大喊着,纵马放开速度奔向那山丘。

    曹操却是做着心里斗争,看见战场里吕布军也看见了张绣军而士气重振,曹操几乎要下令放吕布一马。但是下一刻,他又看见了下邳城方向,大队曹军步骑携带者滚滚浓烟急行军而来,便瞬间改变了主意,对身边人下令道:“给全军通令,不得先对张绣军攻击,违令者斩!”

    又对许褚说道:“你赶紧去战场,喊曹纯一起和典韦速速砍掉吕布,此人要是为张绣所救,必定给张绣如虎添翼!”

    许褚还在犹豫,曹操却是踹了一脚许褚:“快走!我随你混入于禁军中!”

    幸好曹操当机立断。只是一盏茶的功夫,张绣的五千轻骑,已经包围了曹操大纛所在的山丘。

    张绣也瞅见了远处疾行而来的曹军大队人马,知道不能拖延,当即出马喊道:“曹司空何在,吾乃大汉平寇将军张文锦,还请曹司空出来相见!”

    自然是没人搭理张绣,只有天上的乌鸦叫了几声。

    张绣头一次出面,就落了个如此尴尬的结果。脸色顿时感觉烧的可以煮鸡蛋了,幸好一番奔波脸色潮红,旁人看不出来。

    直到旁边有军侯禀报捡到了一个被绑着的吕布军将军,才打破了张绣的尴尬。

    躲在于禁阵中的曹操悄悄观察着张绣。年纪不过三十,手头一杆虎头金枪,外表英武不凡,生得一副好皮囊。

    吕布这时也看清了是张绣,一边应付着典韦许褚和曹纯三人的进攻一边大喊道:“张文锦救我!”

    张绣也看见了吕布。此时的吕布与记忆里董卓帐下那个气宇轩昂无双战将吕奉先差得远,极为狼狈。早没了西川战袍什么的,虽然武艺依旧,但却依稀可以看出岁月、酒色和困挫造就的英雄日暮。

    只是张绣没有急着去救吕布,见山丘上只有普通士卒,张绣便命令留下一千轻骑,带着四千轻骑缓缓逼近战场。

    曹操在马上看了一眼还在远处的自家大军主力,当即抚剑纵马出了战阵,对着张绣大喊道:“张绣,你既然是大汉朝廷封的平寇将军,为何又来救吕布这乱臣贼子?”

    张绣终于看见了曹操。与好几年前在虎牢关见过的曹操相比,如今的曹孟德少了一份桀骜,多了一份深不可测的气度。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去,曹操身上都充满着上位者的气息,以及,王霸之气。

    没错,就是王霸之气。张绣所不能及的王者气度。

    张绣微微挺了一下胸口,竖起长枪止住身后骑兵的步伐。又将长枪扔给身边的周仓,单人单骑走向曹操。

    曹操脸色不变,当即也是纵马而出,迎向张绣。

    两人距离十步远的距离停下,张绣先向曹操拜了一记:“曹司空,我可不是来救吕布的,我只是来襄助曹司空的王师,来收复徐州的!”

    曹操用马鞭指了一下还在包围着山丘的一千张绣军轻骑:“你既不是来救吕布,那为何刚来就包围了我的大纛?”

    张绣又是抱拳道:“曹司空误会了,我只是看见北边尘土飞扬,怕曹司空的一百勇士护卫不住大纛,特来添兵守卫!”

    曹操不置可否:“北面那是我的大军,文锦不必操心,要是有心不如替我想想怎么解决了吕布。”

    张绣瞥了一眼还在被三人围攻的吕布,心中暗道吕小强你怎么还这么能撑。脸色却是不变道:“吕布乃是强弩之末,不足为虑!”

    “只是张绣有一事相求,吕布乃贼首,必诛无疑。只是他手下的一众部属,却只是从贼。贼不至死,还望曹司空看在张绣立下了薄功的份上,饶他们一命!”

    曹操心里却是暗笑一句张绣天真:“你有何功?先前剿灭伪帝袁术,我已经帮你上表朝廷,封你为四平将军之一。现在你又有什么功劳?”

    张绣却是一脸惊诧:“曹司空难道现在还没得到消息?”

    曹操一头雾水,张绣只得回头向自家骑兵喊道:“把曹司空麾下的那个路上一不小心摔下马的信骑带过来。”

    一个鼻青脸肿的曹军信骑模样的骑兵被带了过来,那信骑将一封布帛做套子的竹简递给曹操。布帛上面手书“许都荀文若封”六个大字。

    曹操打开布帛看了竹简两眼,就哈哈大笑手里扬着竹简道:“张文锦,你随便找了个人冒充我军信骑,就诈称你有十万军队进军许昌,你也太不把我曹孟德放在眼里了吧?”

    张绣无所谓地一笑:“难道曹司空认不得荀彧的笔迹了?要是还不信,那就请稍等片刻,我的斥候说荀彧先生派出了三拨信骑。这回也应该到了。”

    两人四目相对良久,曹操也并不认为这耽误他时间。只要能够拖到大军主力赶到,或者典韦他们干掉吕布,都算他曹孟德赢了。

    不多时,一个信骑从西面疾驰而来,将一封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竹简递给曹操。

    里面的内容和方才看的并无二异,曹操这才有点动容了。

    直到自己的大军方面又赶来一骑,正是郭嘉本人。递给了曹操第三封八百里加急,只是这次换成了藏匿方便的帛书。

    曹操直接把帛书扔给张绣,怒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功劳’?就是派了十万大军偷袭许昌?居然还是袁术旧部纪灵做大将?”

    张绣早就料到曹操的反应,呵呵一笑。转向郭嘉问道:“不知这位是?”

    郭嘉依旧保持着文士的风度,回了一拜:“想必将军就是平寇将军张绣。吾只是一个无品无级的军师祭酒而已。”

    张绣的瞳孔猛然放大,手不自觉放在了剑柄上。

    没错,张绣的第一反应就是做掉郭嘉,而并不是收为己用。

    郭嘉这个人怎么说,是那种认准了曹操的死忠党,张绣自认为收服不了此人的心,至少不前不能。

    郭嘉也察觉到了异样,只是继续笑着。张绣自知不是时候,自己还不一定打得过曹操。于是开口道:“曹司空怎么能这么说,许昌现在是我大汉帝都,我一个外郡将军,怎敢觊觎?信上难道没说清吗,我派了十万人只是为了护送传国玉玺重归大内而已,仅此而已!”

    曹操却是冷哼一声:“谁家送个东西,派十万人马?”

    张绣不慌不忙解释道:“只是这东西不是凡品,那可是传国玉玺!这玉玺被我从袁术手上收回以后,就放在袁术兴建的寿春宫。而且宫内空无一人,只有三千甲士日夜把守。实在怕又丢了这国之重器。此番送还玉玺,我实在是怕道上山贼,还有那荆州刘表眼馋,半道劫了那就大大不好!”

    “而且曹司空也应该知道,特别是那刘表,是有劫玉玺的前科的!当年孙坚路过荆州,刘表就串通袁绍,半道设伏,阴了孙坚一把。这次,我实在怕他出精兵半岛埋伏啊!”

    “而且曹司空要知道,我淮南初定,本不应该在动兵的。只是我张绣对大汉朝廷忠心耿耿,实在怕玉玺有失,愧对当今皇上!所以硬是抽调了淮南精兵强将十万人,由老成干将纪灵统领。另外由光禄大夫贾诩供奉玉玺,上将桥蕤、张先、雷叙坐镇,还有猛将李丰贴身护送。虽然说纪灵桥蕤还有李丰都是袁术旧部,但此番也是为了让他们立功赎罪,彰显他们对大汉的敬服之心!”

    说到这里张绣已经是一副邀功的模样了,而曹操差点破口大骂了。你这是邀功吗?这威胁也太直白了!

    郭嘉却是忽然开口:“张将军,这十万人马的粮草供应可是天数啊。但是我听说淮南最近连官员的粮食俸禄都停止发放了,哪里来的粮草供应十万大军?张将军可不要做抢掠百姓之举啊,不然,嘿嘿,按照汉律,凡是王化之民,劫掠者都可视为叛乱!”

    张绣咂了一下嘴巴:“哎呀郭先生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我淮南从六月开始,山区已经闹开饥荒了。而且淮南虽说今年已经进了雨季,但至今却一滴雨未下,恐怕还有旱灾!所以确实所有官员俸禄暂停发放,只保留口粮。”

    “但是我这十万人马,可以算得上是王师,因为有一大半都是我征讨袁术的雍凉旧部。而且此次又离家出征,也是为了护送传国玉玺,是为了王事!所以,张绣未经曹司空批准,已经命令纪灵将军直接打开沿线豫州郡县府库就粮,严令不可扰民。也不吃曹司空你们新收的粮食,尽量挑拣旧粮食吃。曹司空应该能谅解吧?当然,直到目前为止,荀彧荀留守代表的朝廷是默许的!”

    曹操这会儿想拔剑刺死张绣的心思都有了,连郭嘉的白脸都黑了。

    “所以,还希望曹司空看在我们‘毕恭毕敬’送还朝廷玉玺的份上,放吕布几个部下一命。吕布之命,随曹司空处置。”

    这时候,远处的曹军大队已经逼近。好几位曹军将领更是先一步,快马来护卫曹操。

    曹操看了一眼还在困兽犹斗的吕布,一时之间也是犹豫不决。只是突然看到来援的夏侯渊李典乐进吕虔等人身上各个带伤,不觉惊诧:“怎么回事?”

    郭嘉咳嗽了一声:“呃,这个,还没来得及向曹公禀报。刘关张三兄弟要来杀陈元龙,夏侯渊将军和李典等将军拼力抵挡。加上我和荀攸一旁劝说,刘关张三兄弟最后‘降汉不降曹’了。”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