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一梦惊魂
    “子翼先生何见?”尴尬的张绣只得转移一下目标。

    蒋干脸上表情实在惊愕,不知道张绣为什么问自己,无奈在这方面独自实在没货,只得一拜道:“子翼在参谋军事这方面还不如贾大夫。”

    张绣却是一虎脸:“那你觉得谁说的更有道理,这件事必须每个人尽智!”

    蒋干满头冒汗,又不想得罪袁涣杨弘阎象中的任何一人,只得再拜了一下,眼睛都不敢看张绣,说道:“呃,属下觉得,袁参军阎主簿和杨长史说的,呃,都有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既要出兵,还不得罪曹操?”张绣盯着蒋干的脸。

    一众文臣谋士,包括贾诩都笑了。

    袁涣直接道:“子翼先生,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两头都能讨好?”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张绣却眼中闪现一道精光,罕见的眼放光芒,低沉下声音:“子翼先生之言,很有道理!”

    ……

    这里还要提到袁涣的能耐。在袁涣主持之下,淮南吏治刷了个遍。同时他给张绣推荐了好几位大才,比如同乡陈郡名士何夔,担任了张绣的汝阴太守。还有他的三个从弟,袁霸、袁徽和袁敏。

    老大袁霸属于能吏,现在和何夔一正一副治理汝阴郡。有意思的是,这两个陈郡名士是并称齐名的。

    老三袁敏善于治水,主持淮南水利。只有老二袁徽,因为前几年中原战乱避难到岭南交州,一时还难以回来。

    与历史不同的是,因为张绣征讨袁术过程中在汝南驻扎了一个多月,曹操并没有和历史一样正月就出兵宛城。而是等张绣还了汝南,才发兵宛城。

    于是,陈登押送袁术使者韩胤去许昌之行刚好没有见到曹操,所以并没有发生陈登联络曹操,自愿充当曹操内应的事情。

    而陈登暗自离间吕布和刘备关系的事情更没有发生了,所以现在刘备和吕布还处在一个相对和平的蜜月期。现在更是因为曹操进犯徐州而好得穿一条裤子。

    ……

    梁国地界,一条绵延不绝的军队正开向东方。

    前军大多是轻骑短兵,负责探敌警备,机动灵活。中军则是重骑和重装步兵,都是作战主力,中规中矩地行军。而后军则大多是辅兵和民夫,负责押运粮草军械,行军速度最慢。

    曹军的随军谋士,大都坐着马车待在后军。

    此刻,郭嘉和荀攸坐在一辆马车上,讨论着此次出征。

    “明公征吕布,依奉孝之见,胜算几何?”荀攸问。

    “吕布有勇无谋之辈,不足与曹公对抗。我方战将如云,而吕布虽然有张辽高顺等人,却不能人尽其用。徐州兵最多不过十万,且多乃懈怠之兵,更是不足以我军抗衡。”郭嘉笑了一声:“曹公征伐吕布,胜算在九成以上。只是……”

    “只是什么?”荀攸问道。

    郭嘉笑而不语,用手指了指东面,还有南面。荀攸会意,不禁笑道:“奉孝是不是多虑了?”

    “奉孝可是指刘备和张绣两方面会是明公夺取徐州的障碍?刘备此人,荀攸有所耳闻。以匡扶汉室为准则,可谓胸怀大志;忍辱委身吕布之下,可谓能屈能伸。算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英雄人物,可惜他没有碰上像明公一样的机遇天时,否则倒是比之袁绍还难对付。”

    “但现今他只是居小沛一地,几个月前更是地盘连半个郡都不到,还是他帮张绣攻打袁术,张绣便把袁术侵占的沛郡南部还给他。就算是这样,现在满打满算不过一郡之地,不到八千兵马,纵然有关张两个猛将,也算不上多大威胁。”

    “至于张绣,这个人兴起时间太短,荀攸还不敢妄下定论。但是他手下现在兵力足有三十多万,甚至超过了明公的兵马数量。更兼全据淮南之地,比之过去的袁术势力之盛不逞多让。令人忌惮不已!”

    “此人稳固淮南之举令人叹服,又是刷新吏治、轻徭薄赋;又是招流民修水利、改编冗军屯田。每一个举措都看得出是深思熟虑而为,目光长远令人不禁好评连连。我听说,连陈郡袁涣都甘愿为他倾心辅佐,此人如果在淮南待上三年,估计明公平定淮南就得到建安十年以后了。”

    “但是,世界上没有如果。他的收拢民心彰显声名之举,却是断绝了了他救援吕布的可能。据细作探报,嘿嘿,淮南的府库,现在已经差不多空了一大半!剩下的,都已经预支了屯田军和那百万流民!换句话说,现在就是让他来支援吕布,也带来不了多少人马。”

    “更何况张绣平定淮南依仗的是西凉铁骑,而骑兵最消耗粮草,特别是重骑!据我推算,如果带西凉铁骑来,至多五千铁骑而已,而且粮草绝对撑不了半个月。”

    荀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突然便俯身到郭嘉耳旁说道:“而且在荀攸看来,他稳固淮南之举,还葬送了他对抗明公的机遇!他现在为恢复淮南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为明公做嫁衣而已。等我们拿下徐州,休整少许。你我就立即联名劝谏明公,以他缴获袁术所窃传国玉玺而不归还朝廷为名,宣布其有袁术之心,直接袭取他的淮南!”

    “呵呵,凭借我们得胜锐军和如云战将,加上我等倾力辅佐。不消三个月,足以平定淮南。到时估计张绣的水利刚修好,屯田也才上了规模。明公有如此淮南,天下旦夕可得矣!”

    郭嘉却是一笑:“公达所算所言,奉孝十分认可。若是一切顺利,奉孝倒是很乐意和公达一同上谏。但是最大的问题并不在这刘备和张绣身上,而是在——”

    郭嘉说着话,直接也趴在荀攸耳朵根,说出了一个人。

    荀攸听后脸色也是一黯:“唉,这点,我也知道会误事,但我们做臣子的,也不好劝谏啊!”

    “听说直到现在,那几个女人,还没有出主公车驾!”郭嘉又是抛出了一记猛料。

    荀攸瞬间坐不住了,拉起郭嘉就准备下马车:“这还得了,后日就得和吕布刀兵相见,主公可不能连上马的力气也没了!”

    郭嘉却是不急:“公达且慢,某有一计,可令主公精神抖擞,飞身上马!”

    一炷香之后,郭嘉和荀攸来到中军,唤出中军宿卫校尉典韦和都尉许褚,一番交代,两将都深点其头。

    片刻,两将准备完毕,蹑手蹑脚接近曹操座驾,许褚嗓门大,发声吼道:“吕奉先,你个贼厮,居然埋伏我军,看我许褚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吼着,许褚忽然发力,趁一个骑兵不备,猛地一拳击在马肚子上。战马起蹄长长嘶鸣一声,就直直栽倒,连带那骑兵也惊呼喊出声。

    然后典韦一掌劈在曹操车驾马辕,将一根马辕直接劈得快断掉,整个车身剧烈颤动。

    嗖的一声,车驾里直接奔出一道白影,蹿下车驾,高声喊道:“典韦许褚何在,绝影马何在?”

    绝影马就紧跟在曹操车驾后面,一名骑兵将马缰递给曹操,曹操穿着贴身睡衣,身形一跃,就跳上了马。当下扬鞭策马就要夺路而逃,马蹄刚踏入路边麦田,典韦和许褚便一起跳到曹操马边,一个拉马头一个拉马尾巴。两个人披头散发没戴头盔,身上甲胄乱搭,一副狼狈的样子。

    这时候正是正午,阳光正耀眼,而曹操待在车驾从晚上到现在没出来过,眼睛很不适应阳光,但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是典韦。脱口而言:“典韦,你都被吕布打成这般模样了,那我军岂不覆灭在即?”

    全场寂静,军队停止了行军,旁边的将士都看着还敞开着睡服骑在战马上的曹操。

    曹操也感觉到不对劲了,除了听到许褚的惊叫还有一人一马倒地的声鸣,以及车驾的颤动,就再没声音了。

    这时两个文士并步向曹操缓缓走来,曹操因为阳光抬不了头,只看到两双方士鞋。好不容易稍微适应了阳光,认清了两人,语气不善道:“文达,奉孝,怎么是你们,打得我曹操的埋伏?”

    荀攸和郭嘉对视一眼,一起向曹操作了一揖,齐声道:“恭喜明公,已经胜了吕布一筹!”

    曹操心里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只是脸色还不太自然,明知故问道:“我怎么胜了吕布?”

    “吕布在徐州,每天只在中午的半天处理公务,而早上得和妻妾缠绵,下午得和貂蝉赏花踏青,晚上嘛,呵呵。而明公就不一样了,现在都起来上马晨练了。”

    曹操脸色好一阵难看,许久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下次,让典韦和许褚拖女人出去就行了。”

    荀攸和郭嘉对视一眼,还是郭嘉直言道:“明公可忘了郭嘉在许昌才说过得十胜十败之说?”

    “绍以宽济宽,故不慑,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胜三也。”曹操闭上眼睛,默诵出郭嘉的原话。

    “明公既知之,何犯之?”郭嘉笑着问道:“幸好这次曹公的对手是吕布这种无谋之辈,要是其他人,真的在这里设下了埋伏,曹公安能安然?”

    曹操当即脸色一肃,跨身下马,不急不慢,对着郭嘉深深鞠了一躬:“奉孝之言,孟德谨记在心,不敢遗忘!”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