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窃听风云
    摆手那人正是刘晔。那贼眉鼠眼的文官一见刘晔站了出来,脸上立马露出了不快之色,好似刘晔和他是死对头一般。

    刘晔向着刘勋作揖说道:“属下并不敢揣摩上意,但是有一些陛下问臣的话,却要对将军说一说。”

    “想必诸位都知道陛下前些日子派使者去江东向孙策借兵的事情吧。那孙策忘恩负义之徒,自称江东未平,一兵一卒也不曾还给陛下,居然还索要玉玺,陛下因此又是吐了几口龙血。就在今天早上,陛下却召臣入宫,只因臣对丹阳有点了解,问了臣一些事情。”

    刘晔看向刘勋,故作一副欲口难言的样子。刘勋立马挥了下手:“但说无妨!”

    “陛下先问,要是把丹阳治所宣城送给孙策,能够借得多少兵马。臣说五千江东兵。陛下又问,要是派人收复刘繇所侵占的丹阳属县,甚至趁势拿下豫章郡,再把这些都给孙策,能够借多少江东兵?臣回答说,至少两万,并至少会遣两员上将相助。”

    “陛下便让臣下去了,只是臣刚出宫,便看见有御林侍卫急忙忙地出来,臣问他们何往,这些侍卫并不多言。之后臣只得回家了。”

    刘勋面露狐疑之色,招手招过一名小将,问道:“今天皖城有什么情况?”

    那将领忙取出一份竹简,一边递给刘勋一边道:“末将是准备此次议事后再例行上报的。”

    刘勋不耐烦地摇了摇手:“你现在就念!”

    “早起,陛下忽然想吃松江鲈鱼,限黄门侍郎三天之内……”

    “……”

    “从事刘晔早间入宫一次。”

    “大将军陆勉,驸马都尉黄猗……等人奉诏入宫议事!”

    刘勋瞬间夺过竹简,扫视到方才那一条,连续看了好几遍,忽然将竹简摔在地上大骂道:“竟敢如此,尔敢如此!”

    刘晔默不作声地退回队列,那长得贼眉鼠眼的文士此时却是趾高气扬起来,在刘勋面前迈了好几大步,扬声道:“陛下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不仅要把我们大将军发配到丹阳那个穷山恶水的地方,还要让刘将军你帮他打下刘繇的豫章郡。最后一纸诏书召回将军,再把丹阳和豫章一起送给孙策那个白眼狼换取兵马支持。陛下这算计,哎呀我等自愧脱了鞋也赶不上啊!”

    刘勋此刻却是再没有显示一丝他对这悖主之言的不快,脸色只是阴沉地要滴下水。

    刘晔下手那名耿直文官此刻却是再也忍不住,站了出来直指贼眉鼠眼文士:“陛下九五至尊,岂容尔等非议!有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身为臣子,只应该为君王分忧,而不是背后……”

    “住口!”刘勋狠狠摆了一下袖子。

    刘晔此时也站了出来,看样子是想替刚才那位耿直文官说话:“将军如今之策,应当是先上表以身体有恙为由请辞,这样陛下就不会让将军去攻打豫章。然后推荐袁胤或者大公子为庐江太守,这样陛下就不会觉得将军您功高震主,相反还会重重赏赐将军,甚至有可能继续让将军保留这庐江太守的……”

    哗~利剑出鞘的声音。刘勋右手执剑,一剑将案几劈为两半。

    “他袁术何德何能?能骑在我刘勋头上拉屎!别人都看他袁氏四世三公的面子,我琅邪老刘家也不是没出过三公,为什么一定要为他卖命?”

    “笑话,什么身体有恙,装什么病,本将军好得很,还要征战天下呢!怕什么狗屁功高震主,我欠他老袁家的早还完了,现在没工夫陪着他做什么春秋皇帝梦!”

    刘勋在上面一手拿剑,大嗓门骂着袁术。手下一众文武噤若寒蝉,连刘晔都闭目神游了,只有贼眉鼠眼的文士神清气爽的样子,一副‘刘勋你终于开窍了的样子’。

    等待刘勋出完了气,刘晔又是重重咳了一声,好似又要劝刘勋尽忠义之道。那贼眉鼠眼文士见状急忙抢在前面先开口。

    “依我看,陛下现在身体不好,时常咳出龙血。而且张绣已经发兵庐江了,要是陛下见了张绣又想起月前的败绩,恐怕又得忍不住咳血。这就是我们这些做人臣的没有尽到臣道了。”

    “听说江南的鹿茸人参补血,而且陛下不是爱吃松江的鲈鱼吗,干脆先派人护送陛下去丹阳行宫修养,等待将军收复淮南,再把陛下请回来也不迟嘛!”贼眉鼠眼文士已经是愈发得寸进尺,直接向刘勋怂恿。

    只是还不等刘勋考虑,此时突然门外一声大喝:“你是谁?干什么趴在窗边?”

    居然有人在太守府偷听!

    刘勋三步并作两步,打开房门,正见一个侍卫打扮的身影,快速向中院外奔跑,而另一个侍卫拔刀就追!

    这还得了,倒不是怕你向谁告密,这庐江现在还没谁我刘勋怕的!只是让你逃出太守府,岂不是等同给我刘勋这老脸一嘴巴。

    于是刘勋也提剑追了上去,此时整个太守府也被惊动了,各个房间涌出来众多侍卫。

    那侍卫身影虽然矫健,但刘勋的太守府盖得实在有点大,而且刘勋议事的大厅离中院门实在有点远。这名侍卫只跑了十几步,院外就冲进来几名侍卫。

    这侍卫也不含糊,直接亮剑就上。刀光剑影,刘勋的几名院外侍卫居然都被刺中了要害,倒地流血不起。

    什么情况,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手下还有身手这么厉害的侍卫,深藏不漏啊!

    但是这侍卫只是一个人,等他杀倒身前几个人,院外又冲进来十几名侍卫半包围住了他。

    刘勋冷哼一声道:“谁派你来的,居然敢窃听军机要事!”

    那侍卫不答话,又要冲进人群厮杀。此时院外又冲进来一群太守府甲士,看到突围报信无望,这侍卫也是萌生了死志。直接掉头,呐喊着冲向刘勋:“逆贼,居然敢图谋陛下,我必诛之!”

    刘勋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侍卫居然调头杀向自己,一副拿命换命死不足惜的派头,心中一时也是惊骇万分,连退了两步。

    刘晔在此时站了出来,从刘勋手里抢过宝剑,和那侍卫战在一起,两人又是一阵刀光剑影。

    周围拿剑的侍卫和拿长矛的甲士却是没有一个人向前。倒不是他们怕误伤刘晔或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而是他们十分相信刘晔的剑术。

    人家刘从事可是十三岁就开刀杀人了!仅仅十三岁就杀了自己父亲宠信的一个侍者。

    而且二十几岁还杀了闻名整个淮南的超级豪强郑宝!郑宝当年有多么剽悍,淮南人都知道!刘晔专门培养的门客都不敢下手,还是刘晔操起佩剑,直接斩杀了郑宝。

    而且没使什么阴招。虽说请郑宝喝酒,可郑宝也有提防,而且郑宝本人其实根本不好酒。两人是实打实干了一架。

    最后的结果是刘晔闻名于淮南!

    果然,不过十招,刘晔就一剑刺中那侍卫胸口,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刘勋接过刘晔还回来的剑,调头就回大厅。

    “这人刘从事处理了吧。那个谁,你刚才说什么,让陛下去丹阳行宫?这建议不错,很是为陛下龙体考虑啊!”

    刘晔做事周密,这事交给谁都不如给刘晔放心。而且能把他支开,免得他对陛下出游丹阳的事情又啰里啰嗦。

    刘晔不喜不怒,领命称是。

    只是没人看到,刘晔走的时候和那名贼眉鼠眼的文士对视了半秒钟,然后两人各自调头就走。

    ……

    太守府后面有个池塘,通过一条暗河直通长江,幽深静谧。只是一般没人来,因为太守府经常把一些干得不好不称心如意的仆人侍女在夜里弄过来。

    刘晔带着两个太守府侍卫,走到池塘边,一名侍卫问刘晔:“刘从事,这人就这么丢塘里?”

    刘晔自然知道这侍卫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赚个死人财,扒一扒死人衣服,拿点财物。

    刘晔依旧是不喜不怒:“随你们,不过你们也知道此人的身份。太守府现在也在大搜查,要是你们一不小心拿了什么暗藏玄机的东西,呵呵,刘管家可听下人解释的习惯。”

    这两名侍卫皆是一阵胆颤,就要直接丢尸体下去,刘晔此时却喊了一声停,伸手去摸尸体鼻息。

    摸完鼻息又摸心跳,确认后摆了下手,那两名侍卫赶紧像丢晦气一样把尸体丢出去老远。

    “还是刘从事做事认真,死人都要一再确认!”另一名侍卫谄笑着说道。

    刘晔没说什么,眼睛最后看了那漂浮在池塘的尸体,迈着不慌不忙的步子走了。

    三人走远,池塘一个黑暗的小角落忽然悄无声息伸出一条竹竿,竹竿上面绑了竹钩,直接向漂浮着的尸体衣服勾拉。

    尸体很快被竹钩拉倒另一个岸边,一个一身褴褛骨瘦如柴的老头费力把尸体拉上岸,便去扒拉尸体的衣服。

    “这衣服,只有胸口有洞,嘿,倒不是怎么难补。明个送城东孙寡妇那儿补补,到当铺那儿还能换好几天的口粮呢。”

    “咦?这硬硬的是什么?”

    “啊!老天爷显灵了吗,居然有一串钱!我老汉可是好今年没见过这么一串钱了!”

    “咦?这胸口怎么还有油纸?油纸沾了点血,没事,就这纸都值半吊钱了!嘿幸亏今天胡老汉身子骨不行,挨我捡了个大便宜!”老汉从方才刘晔摸过心跳的地方拉出一封油纸包裹的信件。

    噗!一口夹杂着鲜血的池塘水从那“尸体”嘴里喷了出来。

    “哎呀你这死人,居然还剩一口气,只是别怪老汉我不救你。老汉我连你都背不动,难道这么晚了去喊郎中来?”

    “哎,你居然还想说话,说啥,老汉我听着,说完了你死了就安心了!”

    “你大点声啊,跟个死人一样!”

    “把……这信……交……交给陆勉将军,会有……有千金……”

    “咋这就不行了呢。”

    老汉独自又嘀咕了好一会儿,拿着那封信,几次想扔到池塘里,最后还是扫视了一下四周,偷偷装进了自己怀里。

    ……

    一刻钟后老汉将尸体推回池塘,自顾自的走了。

    又是一刻钟后,一个拿剑的男子从竹林中跑到池塘边。下水拖回尸体,背上身,直接健步小跑原路返回。

    “哼,幸好你最后选了去送信,要是再啰嗦两句老子就干脆杀了你个老乞丐,自己去完成任务!”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