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桃园论世
    其实张绣也不知道刘晔这位大才居然在庐江,居然在刘勋手下做事。否则这趟只是杨弘带着周仓来庐江城行事。

    三国演义上不是说曹操早在四年前,也就是公元192年(初平三年)在兖州招揽贤才的时候,刘晔已经被郭嘉推荐给了曹操的吗?

    然后刘晔又推荐了满宠吕虔给曹操。而现在满宠和吕虔确实是在曹操手下任职,但为什么刘晔这个推荐人没在曹操手下呢?

    张绣对刘晔生平不是十分了解,却清楚知道关于鬼才郭嘉的生平。毕竟郭嘉的才能,是张绣在三国里为数不多的惊羡不已的对象。

    郭嘉也是去年冬天才当了曹操的谋士,那他怎么在四年前向曹操推荐刘晔的?

    不过貌似郭嘉在当曹操的军师祭酒之前,赋闲了六年。那么,确实可以向当时才当了老板、求贤若渴的曹操推荐好友刘晔。

    刘晔按杨弘的叙述,当时还在淮南成德老家。

    因为刘晔当时做了一件震惊淮南的事情,所以杨弘记忆犹新。

    刘晔摆鸿门宴,亲自手刃了当时淮南最大的豪强郑宝。本来是安排手下人做的,不过手下人临阵退缩,刘晔亲自上阵,干掉了郑宝。并收服了郑宝的几千人马。

    而那个鸿门宴,就是刘晔借着曹操派来了使者的名义,引诱郑宝赴宴的。

    那么这么说,这个使者就是郭嘉举荐了刘晔之后,曹操派来招揽刘晔的。

    不过刘晔和郭嘉当时的感觉应该一样,都不是十分清楚才当了老板的曹操什么脾性。决定等一等,再看看曹老板人咋样,有前途没。

    估计到后来看到曹操攻打徐州时屠城的“壮举”,这两人更是迟疑了。

    举荐郭嘉的是荀彧,不过荀彧当时是从袁绍手下投奔曹操。见了新老板,见面礼就是卖了郭嘉。

    但不料郭嘉当时也见过了袁绍,觉得天下人所公认的英雄其实名不副实,徒有虚名而已。加上自己还太年轻,才二十一岁。因此决定应该再等等看,便不应荀彧的举荐。

    但同时也不好驳了自己同乡兼好友的面子,便又把好友刘晔推荐给曹操。

    刘晔看人也是挺准的,但是对曹操没有过多的事迹可以评价,加上自己在淮南不便去兖州。于是和郭嘉保持了一致,我自己也不去应荐,还是推荐其他人应付一下吧。

    于是满宠和吕虔便被刘晔推荐给曹操,这两个都是兖州人,自然乐于跟当时在兖州称雄的曹老板混。

    推荐推荐,原来是推了关于自己的事,举荐他人。

    努力理顺了这好几个人的关系脉络,张绣也是笑了一下,看来曹老板在前期也是混的并不是十分如意啊。至少并不像演义里说的刚出道就人才如云、光鲜无比。也是一步步积累的人才俊杰。

    看来自己其实并不凄惨,至少到自己出道混的也不比曹老板在前期逊色多少。

    听杨弘说,刘晔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在去年把数千部曲全部交给了刘勋。张绣便更是坚定了决心,亲自来庐江城一趟。

    ……

    要听识世之论?

    刘晔没有推辞,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指向后院:“如今三月初春,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刘晔请广武将军桃园品酒赏花。”

    后园桃花灿烂,春光明媚,微风和煦。刘晔命下人搬来早就准备好的佳肴美酒,刘晔、张绣和杨弘三人坐在草亭内。

    胡车儿、周仓和裴元绍对赏花没什么兴趣,所以三人本来打算在后园外边吃饭。

    不过一听说是桃园,裴元绍、胡车儿和周仓不知道小声嘀咕商量了什么,三人便盘腿席地,坐在桃园中距离张绣三人很远的地方。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敢问先生如何看待如今这天下大势?”张绣先言道。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刘晔和杨弘听后都不禁细细品味。张绣这才想起,这是三国演义的开篇段。现在还没有这句话呢。

    “想不到广武将军居然有此见地,原先只当广武将军武略超常,没想到这文韬还有待评价啊!”刘晔说道:“这合久必分,刘晔是懂得的,无非是汉室气数已尽!此天命也,非普通人力可改。”

    张绣和杨弘却是瞪大了眼珠子。“汉室气数已尽”这话其他人嘴里说出来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关键这话从刘晔嘴里说了出来,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因为这刘晔,乃是正宗的汉室宗亲,天下人皆知!他都说汉朝气数已尽,那还真的让人得细细考量一番。

    刘晔对张绣和杨弘的反应是早就预料到了的:“说的好点,这是天理循环,五运交替。说得不好点,就是俗话里的风水轮流转。大汉国祚将近四百年,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纵然现今不乏心怀汉室,匡扶大汉之人。但国运不可延,天命不可改。广武将军,你说呢?”

    在别人看来刘晔这是有试探之意,毕竟刘晔作为汉室宗亲,心里难免有着匡扶汉室的志向。只是可能隐藏的很深,或者是等待一个有志匡扶汉室的主公。

    但张绣知道,刘晔方才说的话都是心里话,他确实不看好大汉朝廷了,否侧,在真正历史上他怎么会效力于曹操?怎么会为曹魏王朝辅佐过两任皇帝?

    所以张绣只沉吟了一下,便说道:“没错,历史总在前进。妄图维持现状,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只是这五运交替五德循环之说,张绣不敢苟同。”

    刘晔忽然觉得耳目一新,历史的车轮?

    “将军但说无妨,刘晔从来不是那种冥顽不灵之人。”

    “社会的方向总是在曲折中前进,就好像这桃树。刚种下的时候只是一个树苗,但却是一年比一年生长得茁壮。纵然风雨常有,害虫病灾亦有。但只要树不死,终究是要开枝散叶开花结果的。”

    “朝代的兴替也是不可避免的。桃树一年发芽、长叶、开花、结果、成熟、叶落、凋零。来年又是这一番循环,生命不息,循环不止。”

    “这就好比朝代兴亡,有兴起时的生机勃勃,也有发达时的不可一世,也有承平时的平平淡淡,也必定会有凋零时的风雨飘摇。而另一个朝代兴起这些又要重来一遍。只要一个民族还存在,这个国家政权交替的循环都不会停止。”

    “唯一有别的是,朝代交替的时间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好像周朝维持这个循环用了八百年,而秦朝只维持了十五年。大汉,已经很不错了,四百年国祚,足以傲视夏商。”

    “而五德交替之说,看似很有道理,反映了朝代兴替的必然,但其实只是各朝皇帝为了掩天下人耳目,以显示他们是正统的一个宣传手段而已。刘先生认为呢?”

    刘晔深点其头:“广武将军所说,正是我朝思夜想所想弄透彻明白的。今日听将军点拨,倒是有茅塞顿开之感。”

    接着刘晔不禁感叹道:“是啊,每每朝代兴替,天下必定大乱。大乱之后,然后就是大定。大汉由黄巾之乱至今,各地是愈发的不服王化,割据称雄者比比皆是。这天下虽然还称作是大汉的天下,但实际已经没有一片土地是‘王土’。”

    “汉室承平已久,朝纲早已不振,民心早已不复;门阀世家早成气候,士臣大吏心有别思。此时就算是光武帝再世,也未必能再给大汉朝廷续命。”

    “只是先有大乱才有大定。我刘晔并不恨天下称雄者,只恨不能早日发现明主,助其早日克定天下,救天下万民于水火。”

    张绣这时却是对刘晔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刘晔可以说是是这个时代相当一部分大贤大能的一个典型代表。

    这种人都是大智大能之人,心怀天下,却并不盲目择主。他们等待着时机,等待着和自己理念相同的主公,等待着一位有能力结束这乱世的雄才伟主。

    比如鬼才郭嘉,又比如卧龙诸葛、凤雏庞统,都是这种人。他们等待着属于自己的主公,等待着真正的乱世雄主。

    “那么先生认为,什么样的人算得上明主,算得上英雄?”张绣眼睛直视刘晔,他想知道自己内心深处一直想要的一个答案。

    刘晔看了张绣一眼,他在张秀的眼睛中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他虽然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但他知道张绣现在很渴望知道自己的答案。

    “请广武将军恕刘晔愚钝,这明主的标准,刘晔实在没有能力下一个定论。但刘晔却可以对将军说一说,如今这世上,那些人一定不是明主!”

    “愿闻其详。”

    “诸如益州刘璋、荆州刘表,虽然都是汉室宗亲,但只是守土之犬耳。一个懦弱无能,一个妇人之仁。”

    “幽州公孙瓒、黑山张燕、雍州李傕郭汜、西凉马腾韩遂,还有徐州吕布,只偏武斗,轻视法度,不事生产,迟早败亡。”

    “诸如汉中张鲁、豫章刘繇、辽东公孙度还有交州士家等辈,要么势小力微,要么胸无大志,要么偏安一隅,难成大事。”

    “现今有实力兼有能力于问鼎者,只有四人。”

    “其一,河北袁绍。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故吏满天下,恩典泽遍中原。这点相信将军征淮南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一个小小守城校尉,便可以为报袁氏数十年前的恩,而使将军的擒王大计功亏一篑。”

    “这还只是袁术而已,那么现今几乎全据河北的袁绍,手下文臣武将,其忠烈该又是什么程度呢?”

    “方才是当今势力第一的袁绍。而第二位,虽然兵马不及袁绍,但兵强将勇却不逊于袁绍,其个人才干在刘晔看来更是胜于袁绍。且如今占有大义之名,坐拥兖、豫两州,实乃不可多得的当世雄主。”

    “曹操曹孟德。”张绣替刘晔说出了这个人名,看来,刘晔也是认为曹操胜袁绍的几率大点。

    “然也,”刘晔点了一下头,继续说道:“曹孟德雄踞中原腹地,兵精将勇,良臣勇将满帐。对内修法度,揽贤才,重生产;对外夺地中原,争雄天下。虽然有四战之地的风险,但周围一应诸侯,除了袁绍,都无甚威胁。这迟早是要称雄中原的。”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