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丧家之犬
    大战还在持续,袁术的御林军作战顽强超出了张绣和刘备的预计。虽然西凉铁骑全力冲锋了,但身材矮小却韧性十足的淮南兵迅速在半道组成了盾墙。

    当张绣看到这支十里挑一装备精良的淮南兵,在冲锋道路上训练有素地迅速组成盾墙,张绣就知道自己中央突破的战术有点托大了。

    虽然锥子阵以张飞为锥子尖,虽然西凉铁骑都是人高马大的西凉兵,虽然这些西凉兵身上穿的重甲丢下来也能砸的人半死,虽然战马都是西凉好马,虽然已经冲锋了好一段距离有了惯性。

    但在这群善守的精锐淮南兵面前,西凉铁骑冲过他们也迟滞了速度,也不复整齐的队形和马步。

    因为这些淮南兵装备太好了,居然装备了铁盾!铁盾啊,在这个单兵以木制盾牌、皮制铠甲为主的时代,铁盾可不多见。

    不过好像铁盾数量不多,只有几百而已,而且质量貌似不过关的样子。否则张绣还真得怀疑这些短小精悍的淮南兵能挡住自己的西凉铁骑。

    接下来,临时用木盾组成的盾牌阵又一次摆在了第二战线。这次西凉铁骑很快穿过,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主要是锥子阵和张飞的功劳。张飞身先士卒,撞开一道缺口,第二排紧跟张飞的两骑廖化和周仓顺势拨开缺口。接着第三排的三名西凉铁骑运用手中重头长枪再次拨开缺口……

    以此类推,这六千西凉铁骑,从前到后是按精锐程度排列的。越是前排骑兵越精锐,战马越好。这样保证了锥子头的穿透力。然后锥子的形状,又保证了它只要穿开缺口,便能很顺利整个锥子穿过去。并且缺口会因为锥子的形状,越穿越大!

    尽管不太顺利,六千西凉铁骑,仅仅损失外侧的两百多骑而已,就直穿过了袁术的中军。路途中张飞还刺伤了袁术中军大将李丰的手,这下直接把数量不多的袁术军当头劈成两半,吓得袁术奔逃向北面自己的军队。

    在西凉铁骑穿透之后,精锐的西凉老兵迅速配合着羌胡刀斧兵,涌入袁术中军被冲开的空隙。碰上了手执刀剑的短兵,善于摸爬滚打近战的西凉兵就上;碰上了难以近身的盾牌阵加长枪,西凉兵就尽力掩护羌胡刀斧兵上前。然后这些蛮兵自己配合着,刀手挥动着大刀,直接把从盾牌缝隙伸出的木制长枪枪杆砍断;斧手再挥起大斧直接劈开盾牌,然后加上西凉兵就是一拥而入。

    无往而不利!

    至于雍州兵小沛军还有汝南兵,负责接战袁术的左右两军。也许是单兵素质和装备的差距,有些个别时候张绣军还被袁术的御林军压着打。幸好张绣军有着数量优势,总体还是压着袁军打。

    战场外,西凉铁骑正在调整锥子阵。锥子阵优点是攻击与防御并重,威力强大易于穿插突破。但缺点同样很明显,那就是灵活性差,掉个头很难。基本上打一仗西凉铁骑只能用锥子阵一次。

    只是这次的对手是精锐的淮南兵,依仗着身躯和装备的优势,坚韧不拔!实在太能扛了。看时间还能调个头,继续再冲一波。

    但张飞等不了了,慢腾腾的调转阵型等到什么时候。干脆自己单骑冲向袁术逃跑的方向,追杀去了。周仓几乎也要跟着去,还是廖化拉住了他。

    廖化拗不过周仓,两人干脆把六千西凉铁骑分成两部。两人各带一部,都列成锥子阵。廖化去冲击袁术军南面的一万军队后阵,周仓跟着张飞冲击袁术所在的北军。

    ……

    从中军被冲开那一刻,袁术就知道自己急袭张绣的计策失败了。但他还有希望,桥蕤和陈纪来报,他们分别从南北面已经和雷薄、陈兰、杨奉、韩暹的军队会合,正在赶来战场!

    只要能三面夹击已经不可能再战的张绣军,自己就可以反败为胜!

    ……

    西凉铁骑终于再次列好楔形阵,再次迈着整齐如一的步伐冲向袁术的南北两军!

    正在战团里面浴血奋战的士气也被彻底点燃了起来,因为他们不仅再次听到了整齐的西凉铁骑的马步声,而且张绣和刘备也加入了战场!

    坚韧如淮南军,此刻也有些招架不住。袁术此刻也是灰头土脸,原因无二,被张飞追得急了,惹眼的金甲早都脱了扔了。

    就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战场南北两面都突然升腾起了一阵冲天灰尘。两支人马,各打着大大的袁字大旗,逼近战场!

    在乐就掩护下东跑西窜的袁术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反败为胜啊!桥蕤你们终于到了!”

    乐就也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旁边手被刺伤的李丰定了定神,向北面看了看,脸有喜色地回头向袁术说道:“陛下,我们的机会到了!我看旗号正是桥蕤和陈兰将军的人马,至少五万人!乐就将军,你速速通谕全军,振奋士气!”

    此时南面的梁刚也是大喜,他看到的是打着陈纪和雷薄的旗号的袁军,同样不下五万人马!

    “兄弟们!我们的援军到了,援军到了!桥蕤(陈纪)将军和雷薄(陈兰将军)两路人马杀到了!兄弟们跟我杀光这群雍凉和汝南的丧家之犬!”

    处于战团中央的刘备和张绣却是相视一笑,张绣随即大手一挥道:“把我送给袁术的礼物打开!”

    战场外山包,张绣军帅台,一个披着黑布的物什被揭了开来。那物什很大,连远在战场中的袁术都看清了那是什么!同时,张绣军的两万没有衣甲的老弱后军一起喊道:”广武将军送伪帝袁术一份大礼!

    当袁术看清那物什是什么,当即怒火上涌,大骂道:“张绣匹夫,你居然给仲家送钟!抓到你,仲家必把你碎尸万段!”

    没错,是一口大钟!当即便几名军汉抬起一根圆木,狠狠撞击在大钟之上!

    当~当~当~肃穆沉郁、悠长低回的声音盘旋在战场上空,令人心神荡漾!

    随着三声钟声,南北奔腾而来的数万袁军忽然齐齐扔了所有书写着“袁”字的大旗,连桥蕤陈纪的“桥”“陈”帅旗也倒了。南面只剩下了雷薄的“雷”字大旗。北面则只剩下了陈兰的“陈”字大旗。

    袁术李丰梁刚乐就四人惊愕之余,这两支本应冲向张绣军的军队,居然冲向了自家军队。

    南面的梁刚更是惊愕不已,以为他看到了雷薄率军向自己冲杀而来,半路还向自己扔来了一个人头!梁刚定睛一看,却是上将陈纪的人头!

    雷薄边冲便喊道:“袁术豪奢淫欲!不恤军民!我雷薄已经和陈兰将军决定响应广武将军张绣!梁刚你速速下马待擒,我雷薄在广武将军面前保你无事!”

    梁刚差点昏过去:“雷薄,陛下对你和陈兰恩重如山,你们二人为何要反?”

    雷薄冷哼一声:“袁术待我们二人怎样先不说,但我这两万兄弟,却常常饿着肚子光着膀子上阵,个中滋味你这个御林军头领岂能体会?何况他袁术逆天命,反汉室在先,我二人效忠汉室,这可不是造反!是响应王师!”

    ……

    北面的情况和南面差不多,只是陈兰本事有限,没能从背后杀的了桥蕤,结果让桥蕤逃了。但是一番揭露袁术豪奢淫欲不恤军民的话语,倒是深深说进了袁军心坎,成功控制了相当一部分桥蕤的军队。

    袁术刚升起的一点士气,瞬间掉到地平线以下。没等雷薄陈兰两军冲到跟前,就阵势自乱!丢盔弃甲溃逃者有之,跪地请降者亦有之。

    梁刚见势不好,急忙率领亲信开溜。撞上廖化阻拦,两人走马只战了一个回合,廖化却没有阻拦住拼死逃命的梁刚。

    李丰和乐就保护着气的说不出话的袁术夺路而逃,张飞死追不舍。乐就咬牙殿后,被张飞一矛刺死,只可惜张飞战马无力,最后没能追上袁术。

    这第三次蕲阳大战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至此,整个蕲阳之战也许就到此为止了。

    ……

    袁术和李丰夺路而逃,会和梁刚。三万御林军,如今只剩三百骑兵。连随军的袁涣都不知道丢哪儿了。

    这三百骑顺着大路狂奔会蕲阳,只是没走几里路,就有一军迎接。打着的旗号是袁术第六路和第七路大军的统领杨奉和韩暹的旗号。

    杨奉和韩暹出马,向袁术喊道:“陛下,我们路上得知雷薄陈兰反了,急忙走小路至此,接应陛下!”

    这可惜上了一次当的袁术此刻有点狐疑了,连正规军雷薄陈兰都反了,杨奉和韩暹只能算杂牌军啊!

    看见袁术在迟疑,杨奉和韩暹对视一眼,忽然一起拔刀喊道:“兄弟们冲啊,宰了袁术这个苟日德!”

    丫蛋!连关中名骂都出来了!袁术气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袁术的三百骑兵犹如惊弓之鸟,瞬间下了大道,走野地跑路。

    只可惜杨奉和韩暹被袁术虐待地狠了,打仗战马连草料都吃不饱,根本追不上袁术骑着的名马。追杀了一阵就草草收兵了!

    韩暹还骂着杨奉:“特么的让你自作聪明,本来在路边设伏多么简单的事,你非要让袁术那杂种自投罗网!”

    杨奉也回敬着韩暹:“我们连衣服都穿不暖和,让兵士们蹲野地,谁愿意。”

    ……

    这时袁术身边已经只剩下了三十余骑,一直狂奔到蕲阳城下,众人才吐了一口气。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蕲阳城门已经关上了,梁刚单骑策马跑到城下喊道:“守将何在,陛下归来,速速开门迎驾!”

    城墙上面探出了一个头,是梁刚熟悉的一名守将。这人答话道:“原来是梁刚将军,末将即刻出城迎接!”

    旋即城门大开,梁刚便要招呼后面的袁术进城。只是这时异变突生,搭话那人突然从城墙后面跳到了垛口上,急声喊道:“陛下和梁刚将军莫要进城!蕲阳已经……”

    话没说完,只见一支羽箭便射穿那守将的喉咙!那守将直挺挺从垛口栽落下城楼。

    这人还没有落地,城楼上又探出了一张陌生的脸!那张脸很是懊恼,但很果决,当即就是向着梁刚一箭射出!

    同时一声命令从这人口中大喊而出:“射!”

    城墙上瞬间露出一张张羌胡人的脸,弓弦早已拉紧,利箭早已上弦!

    梁刚用左手挡去了城墙上那汉人的一箭,只是下一刻,他就被万箭穿身而过。

    袁术和李丰此时正在城楼普通弓箭射程边缘,见有异变,李丰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只是不知道城楼上的那些蛮夷是什么人,不知道用的什么强弓,还有准头好的要命。李丰用左手根本挡不下几支箭,只好用自己的身体给袁术挡箭。尽管如此,袁术身上还是中了一箭!

    三十余骑,等逃出生天,只剩下三人。那蕲阳城里奔出了上千轻骑弓骑,追了近百里才罢休。

    李丰身上中了好几箭,幸好有铠甲保护,暂时没有多大问题。另外除了袁术,只剩下一名骑兵了。

    袁术七路大军,就剩他们三个。因为被蕲阳城的骑兵向着西南追杀了百里,而寿春在蕲阳东面,为了避免再次被对方抄小路李丰决定还是弃寿春去南面的庐江郡,投奔刘勋。

    袁术已经吐血吐得说不出话,不过李丰对他说了去庐江的打算,袁术也点了下头。二十三万人马一夕之间就葬送了,寿春只有三万老弱,一旦困守被围,必死无疑。

    只是早上还嘲笑张绣丧家之犬,这会儿自己却成了……

    想到这儿,袁术又吐了一口鲜血。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