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 > 锦绣三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毒士贾诩
    “阿——嚏”长长的一声喷嚏,张秀抹了一把鼻子。一边诅咒着这突然变坏的天气,一边抓紧马缰夹紧腿。

    在张秀身后,是雄壮的一千五百西凉铁骑。这支骑兵是张秀安身立命的本钱,正因为有数千西凉铁骑的存在,刘表才迟迟不敢贸然向张秀发动反攻。

    野外决战,以步兵骑兵结合为主,缺乏骑兵尤其是精锐骑兵的荆州军根本不是等量级张绣军的对手。

    纵马慢跑了许久许久,幸好张绣留下的身体十分健康雄壮,加上铠甲外面套着的真毛皮大氅。漫天风雪也只是让张秀打几个喷嚏而已。行至一处亭子,道路前面飞驰来一骑。

    这一骑也是西凉铁骑。不过并不像大多数西凉铁骑那样马匹带甲,手执长枪,身着全套重装甲胄。而只是十分轻便地马不带甲,腰挎弯刀,身上只穿毛衣皮甲。

    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作战部队,属于斥候哨骑一类的。

    只见这斥候飞速驰至张秀马前一马位置,随即拉马缰,停住战马脚步,翻身下马半跪在张秀马前。抱拳道:“禀少将军,胡将军已经接应住贾先生。就在前方四十里处。”

    张秀一摆手,这斥候便立起了身子。张秀前倾身子问道:“文和先生身体无恙乎?”

    那斥候抱拳回道:“贾先生出武关时没有马车,只能骑马。出关当日还风和日丽,却不料今天风雪交加……”

    斥候还没说完,张秀已经解下了自己的毛皮大氅喊道:“武威营斥候何在?”

    张秀身后近卫骑兵里面自出来一名新斥候。接过大氅。张秀正色道:“速速将此大氅送与文和先生,要是文和先生回宛城后身体稍有不适,唯你是问!”

    ……

    宛城通往武关直道某处,两股军马会合。其中一股军马在领头青年将领带领下,率先齐齐下马,半跪在道路覆雪之上。

    “恭迎文和先生!”

    军容严整,军音嘹亮。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贾诩,也不得不为之动容。人道是董卓四金刚,惟张济部军纪严明。果然不差。

    受此礼遇,贾诩自然知道该怎么办。当即下马扶起张秀,两人相叙往事,感叹唏嘘,情不自禁的在两千五百西凉军面前演个不亦乐乎,哦不,是动情地一塌糊涂。

    贾诩暗自惊叹着张绣原来也会玩礼贤下士这一手,不觉对张绣评价又高了点。

    贾诩和张绣,原本渊源就不浅。话说贾诩此人,屡献奇计,为人平易近人,在西凉军中威信甚高。这也是段煨忌讳猜疑贾诩的原因。同样,这也是张秀为什么把姿态放的如此之低的原因。

    有一句话叫做——得贾诩者,得西凉军心!

    贾诩腹有奇计毒计这不必细说,曾经依靠奇谋数次救西凉军于危亡中。

    而令西凉军将士倾服的是——贾诩平易近人的为人处世习惯。

    贾诩从没有门户高低辈分年龄之分。就说他不仅和张济交好,而且还和张绣同样相交为好友。这在当时是很难做到的,与一对叔侄同时为友,这在相对正统的文士看来绝对是异端,是违反伦常的。但贾诩很难能可贵的做到了,而且还不止一次做到。正史上此人还与荀彧荀攸叔侄一同交好,足见此人的广阔胸襟和求实品质。

    两人几乎是手拉手回的宛城,一路嘘寒问暖,你侬我侬……。

    此情估计不比大耳刘对诸葛亮差吧?

    进了宛城城门,张秀看了一眼街道。发现空无一人,转头向留守的张先问道:“老百姓呢?都到哪里去了?”

    张先好像邀功一样昂首道:“末将得知文和先生快到了,特地提前两个时辰清空了回府衙的道路。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

    “你特么这一出就是意外,最大的意外!老子演个戏容易吗,没有观众这算怎么回事?”张秀心里暗骂着,脸上却是一肃:“谁让你打搅民众的。如今天气突然变寒,正是百姓缺乏柴火的时候。你怎能让百姓受苦挨冻?何况有我在,谁想动文和先生,先得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张先立马懵了,又看见张秀对他眨了下眼睛,不似真的怪罪的样子。马上对麾下士卒下令:“马上运来前些天军队立营时多余的废弃木柴,分发给城内居民!”

    张秀这才点头,却没注意贾诩一张老脸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笑容。

    ……

    终于,在宛城大街走秀结束的张秀和贾诩回到了府衙。进了后堂,左右大多退去,张秀正准备完成最后一项——给贾诩当面安排一个温柔乡的时候,贾诩却先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榜文。笑道:“将军且看榜文再言不迟。”

    好在这个时代的文字大多是隶书,加上张绣的记忆,其中大意张秀不难懂。

    但等张秀看完这张榜文时,脸色迅速由红变白。生生忍住揉碎手中榜文的冲动,长长叹了一口气:“刘表此举是想断吾等退路啊!”

    说完这话,又转头对向贾诩:“我军斥候尚未收到此消息,先生何以先知?”

    贾诩笑而不语,张秀却自己明白了。贾诩投靠一个人,绝对不是临时起意的。总是提前尽可能了解相关情报,分析利害,有备而来。

    这张榜文是刘表下发各郡县的。

    内容大意是:赦免张济所部雍凉军侵犯荆州的罪行,并且容纳雍凉军来刘表处投降。投降者愿意从军者编入荆州军,待遇与普通荆州兵无异,而且只要来,就给一定数量的安家费。不愿意再从军者,不仅给一部分安家费,还皆可分得一处荆州田地。编入荆州户籍,从此光荣成为刘景升治下良民的一份子。

    毫无疑问,这是贾诩提前在荆州收集的情报。未为一方势力效力,却先将这方势力以及周围环境情况大势了解。贾诩用心良苦,张秀不觉为之一动。到底是活了半辈子多的人。

    毒士毒士,其实是先依靠对必要情报的详尽了解分析,再对症下猛药。没有精准的分析推理,何来毒计?

    此刻,张秀只能用一句五体投地来表达对贾诩的感觉了。

    张秀知道,贾诩已经知道了自己最近对付逃兵的措施内情。因为只要他问,胡车儿雷叙张先这些西凉将军一定会说。因为在西凉军上上下下看来,贾诩就等同于救星与再生恩人一般。要是没有贾诩,估计现在根本没有西凉军这支旗号。而且其实贾诩不必问别人,凭借他自己,也能猜出来个大概。

    话说回来再说在这张榜文,杀伤力太大了。可以说完全无视张秀之前的措施,直接狠狠打在张绣军的软肋上!

    刘表军以丰厚钱粮供养的斥候和细作不是吃干饭的。张秀敢肯定,张济死的当晚,这个死讯已经传到了襄阳!而自己所谓的防治逃兵的措施,刘表军斥候和细作只要把相关细节反馈回襄阳,刘表身边一大票高智商人才绝对第一时间猜到张绣干了什么。并且迅速分析张绣军目前状况,采取对应措施,先发制人,争取在战略的主动权。

    而这张榜文就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告诉张绣,你既然来荆州地盘,那就别想囫囵回去。俺们已经知道你发兵的动机和致命的弱点了。

    你们来荆州,无非是因为被关中所不容,想找一处自足之地。而且这很显然同样是你的弱点。钱粮可以让你们锋芒毕露挫败人多势众的荆州军。钱粮,同样可以让你们倒戈相向,成为荆州的廉价彪悍打手。

    荆州再没有什么,良田土地那可是大把有。荆州缺的就是你们这些百战精锐之士!

    张绣你营造荆州人不容雍凉人的氛围,那我们就以荆州牧刘表刘皇叔的名义保证,只要你来,绝不后悔。丰厚良田赏钱诱惑之下,总有人会跑过来。你可以截杀他们的人,断不了他们想安定的心。总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只要一两个就够了,拉到雍凉军面前走一圈,你们军心自溃!

    或许张济活着还能弹压住局面,张绣你嘛,呵呵呵。

    现在嘛,还是乖乖识抬举一点。主动撤出宛城,向我们投诚。或许我们一高兴,就把南阳赏给你们,让你们屯扎在宛城,帮我们抵挡中原势力,尤其是曹操。

    ……

    时至今日,张秀发现自己这些小伎俩,自以为高明。在张先雷叙等人看来或许是条妙计奇谋。甚至让他们愿意开始尝试在称呼张秀的时候去掉“少将军”的“少”字。但在贾诩蒯越此等大智之人面前,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其实,在真正的历史上,刘表这一招立刻使得张绣军散去了一大半。张绣因此迫不得已撤出宛城,向刘表表示自己没有侵略之心。而刘表确实大度,不仅把南阳正式送给张绣,还供给钱粮器械。

    自己前世总疑惑张绣在宛城盘踞了数年,却未扩张寸土;还有明明打了刘表的地盘,刘表却像见了亲生儿子一样,不仅不报复,而且和张绣好得穿一条裤子;张绣和曹操大战,刘表更是直接派兵参战。原因原来在这里。只有张绣能发挥出来雍凉军的实力,帮他刘景升安心坐稳荆州。与此相比,一个小小南阳算什么。

    三国水太深啊!张秀内心感叹一声。自己连刘表这样一个守土之犬都斗不过,还征战天下?赶紧洗洗睡了,醒来收拾东西直接投奔曹操得了。

    此刻,只见张秀诚恳的躬身作了一揖,弯头抱拳目视贾诩的鞋面道:“该当如何,还请文和先生教我。文锦(张绣的字)自当受之!”

    这时候必须不耻下问了。连刘表都弄不过,简直丢了穿越党的脸,干脆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欲知毒士如何答计,且看下回分解。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