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娇宠惹火:情挑冷面邪少最新章节 > 娇宠惹火:情挑冷面邪少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过界的惩罚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算了,我自己打吧!你去“明日之都”把场子都给我包下来。除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明天,我不想见到任何一个闲杂人等!”

    “是!”

    龙岩飞吩咐完,他就靠边停下了车。他把靠背往后调整了一下,仰躺在上边闭目养神!

    他实际上是在想说词!

    他与费展阳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他们说是朋友也是朋友,说是知己也有那种英雄之间惺惺相惜之感,说是仇人那也没有错!

    ……

    此时,距离费展阳接到金店被砸的信息,已经一个半小时了。他环抱着双臂,立在窗前,凝神望着窗外,像是在想什么,也像是在等什么……

    他转过头来,看到病床上的她,睡颜纯美……或许,只有在睡梦中她才能这么乖巧吧。费展阳觉得自己倒是和这丫头挺有缘的!

    苏暖暖睁开双眼,他却错开了眼神儿!

    “费老师,我想喝点水!”

    展阳点点头,走到桌前就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贴心的插上吸管儿:“小心烫!”

    苏暖暖一愣,错愕的点点头,感觉他的每一次温柔都像是老天对她的恩赐一般珍贵!她有些拘谨的吸了一口:“费老师,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了?”他的语气淡然。

    “你……你……明知故问嘛,还不就是听你的话好好学习,以后不混日子了!”

    他有些欣慰的微微翘翘一侧的唇角:“是吗,真的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

    “我告诉你,老师有个毛病,从不轻易承诺别人,也从不听别人轻易承诺。如果我认真了,无论是别人还是我自己,就必须得做到自己的承诺……不然……就得付出相等的代价!你听清了?”

    苏暖暖呆愣了一下,忙点点头:“听清了,我是想好才对你说的。但是,你必须要告诉我一件事情!”

    费展阳不悦:“还有要求?”

    “不算要求,但是我想知道!”

    “说!”

    “上次我,……我偷你的哪个钱包,里边让你紧张的那张照片,到底是谁啊?”她胆怯的瞅瞅他,问道。

    费展阳心想,这丫头还真是个小财迷啊!偷走了钱包,只顾里边的钱,甚至都没有仔细看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费夫人那张照片可是十八九岁时照的。就算这丫头见了,她也未必能认得出来,那就是她徐老师!

    徐老师特别不爱照相,留下来的照片屈指可数!这也是费展阳心里一大憾事。

    “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件事了。”

    “没什么,就是一时好奇,您能告诉我吗?”

    展阳把她手里的水杯接了过来,扶着她躺下:“我说了,你是不是就安心了?”

    “恩!”

    “她是我去世多年的媳妇儿!”

    苏暖暖一惊,茫然无措:“对不……”

    “好了!你知道了。好好休息吧……”他打断了她脱口而出的对不起。与此同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龙岩飞最终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

    展阳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不由的叹口气,嘟囔一声:“始终还是打来了!……你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老师出去接个电话!”

    苏暖暖点点头!翻身睡了。

    费展阳出门,找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地方:“喂!”

    “是我!”

    “我知道是你,有何贵干!”

    龙岩飞苦笑了一下:“你不是也在等我的电话吗?难道不是吗?”

    昔日知己,今日仇敌,居然还能有这般默契。也是造化了:“好!几点,哪里?”

    “明天中午十点,“明日之都”我包场,不见不散!”

    “好!就这样……”

    挂了电话的两人,心中不免都有些不舒服。那种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并非“瑜亮情节”,而是本来心心相惜的知己,却咫尺天涯!被上天愚弄,还的成为仇敌。

    ……

    冷雨家。

    她吃过早饭,手里捧着一小盘儿水果沙拉,凑到费熠阳身边。

    “哎,现在的耗子可是越来越邪性了。那~~~么多好吃的,它都能吃的一干二净,居然还会刷碗。你说这耗子是不是成精了?”

    费熠阳一下呆愣住了:“那么技艺高超的耗子?你见了?!”

    “恩?不是耗子吗?!这就怪了,要是不是耗子的话,那厨房那些饭菜都跑哪儿去了?该不会是长翅膀飞走了吧?”

    嗨!这丫头,说他是只耗子也就罢了,还居然敢明摆着讽刺他。

    会做饭很了不起吗?

    “怎么不说话?该不会……”

    “懒得理你!我要工作了。”他有些窘迫的样子,顺手挥了挥手里的文件。

    冷雨腼腆一笑,如春风般荡漾,伸出小小的手指戳戳他:“喂!咱们讲和好不好?”

    “你求我啊!”

    ““沸羊羊”,本小姐给你面子你居然不兜着。你以后……”没等她发完娇滴滴的火儿,费熠阳伸手一把揽过她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在她粉粉的脸蛋儿上“吧唧”一声,留下一记吻痕!得意的挑挑双眉瞅着她:“这个就当是赔罪和惩罚吧!”

    冷雨的小脸一下从脖子根红了起来:“你……混……”

    “恩!看看你的脚下,是你先到我地盘上的。你不是说了,谁的地盘上的东西就是谁的。你……自然也不例外!”他指指她脚下的“红蓝分界线”理直气壮的说道。

    听着倒是挺有道理的,可是,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不服?”

    她紧退几步,揉弄着脸颊:“哇啊!我……我以后不会再过界了,再也不会了。”她瞅着他,不甘心的吼道。

    费熠阳低头浅笑:“好!这才乖吗。自己制定的“法律法规”要记牢哟!”

    “哼!”冷雨愤恨的冲她扬起了拳头。

    她真是很自己,就是太心软,太感情……呸呸呸!!什么感情啊,压根儿就没有感情。亏自己还好心好意,每天都给他留饭。

    费熠阳觉得她生气的模样,好像更美了!闲来无事逗逗这只小兔子,这也是生活嘛!

    ……

    第二天,清早。

    费熠阳习惯性的躺在床上,用平板电脑翻开着新闻。

    却不曾想,被一条头条新闻,给震惊到了!本市济南路与敬安璐交叉路口的金店被砸,哪个金店不是自家大哥费展阳开的嘛?被砸?!到底谁那么大胆子敢动费家的店?!

    他想着,想着,就给费展阳打去了电话:“喂!老哥,起床了吗?”

    费展阳哈欠连天的说道:“没啊!这不,让你的电话给叫醒了吗?怎么了老弟,听声音好像很不高兴啊。”

    “我能高兴吗?!大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都知道了!”

    “这么大事儿都上头条了,我能不知道吗?!知道是谁做的吗,敢动我大哥的店我看他是不想活了!”费熠阳发狠道。

    展阳却笑了笑:“你看看你,戾气还是这么重,我不是让你学着成熟稳重点吗?哎,也不能怪你,你这个年龄可不就是这样,血气方刚的……再过几年什么都好了!”

    “老哥……”

    费展阳笃定的说道:“什么都别说了,老哥的事情,不准你插手!我自己会处理。”

    熠阳自是明白自家老哥的脾气,也明白,以他老哥的本事,准能稳妥的解决这件事。可能是“血浓于水”的关系,他担心的说道:“那……那老哥,你要小心!”

    “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哥的本事,这个世界上能跟我斗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熠阳不由得笑了笑:“是,是!知道您最有本事了。”

    “那不就的了!哎……对了老弟,这些天我一忙,也忘记问你了,我怎么听晓琳说你好长时间没回“清水别墅”了?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恋爱了?”

    费熠阳一愣,没有想到别看自己的这位老哥,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这骨子里这么八卦……

    “你这口气,怎么越来越像老妈了!”

    “嗨!我说你这小子,老哥这是关心你,不应该吗?居然还嫌烦……”

    “好,好!关心,关心。那老弟在这儿谢谢啦!”

    “……”

    能听到费展阳这么轻松的声音。熠阳从心里也就放心了!

    想想也是,这么多年来,道上混的,无论是拼脑子也好,还是拼狠毒也罢!没人是费展阳的对手。

    他的这位老哥,不比道上的打仔,他向来是杀人不见血,杀人于无形!

    道上,百年难见的高人!

    时间过得很快!

    距离费展阳、龙岩飞见面的时间,也只剩下两个钟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