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七 社畜
    端堂的崩塌发生在今天凌晨一点左右——推算起来,如果白秀麒没有被江成路耽搁,那就正好能够赶上“现场直播”。

    听苏紫描述,端堂废墟和之前倒塌的那座墓亭有很多相似之处——二者都是地基垮塌,带动整座地面建筑掉进底下的墓坑。

    也正因为这样,最重要的墓坑现在可以说是一片狼藉。陵区的人手不够,甚至就连浩汤公司的人也加入到了清理和抢救的队伍里。

    至于白秀麒最关心的镇墓兽,苏紫表示目前还没有人见到过。一旦有消息,他安插的“探子”立刻就会报告。

    “不过我劝你还别抱太大希望。我觉得那玩意儿不是被毁掉了,就是已经被人给带走啦。”

    “拿走?”白秀麒皱眉:“你不说有眼线在现场,会通报的吗?”

    “通报的是研究院光明正大的拿。”苏紫解释:“而根据我的判断,你的那尊小怪物多半在墓塌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弄走了。”

    白秀麒忍不住催促他:“……你怎么知道的?别卖关子了快点说。”

    “因为当时我就在边上啊。”

    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苏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被白秀麒放了鸽子的苏紫走出招待所,却并没有返回家中休息。他溜出了家属公寓,坐上了研究院的夜间通勤班车,回到了夜色笼罩下的章陵。

    之前白秀麒说得并没有错——他的确默默关注着这次陵区的异动,从某种角度来说,甚至比白秀麒更为关切。

    因为,这里毕竟是自己与那个人的躯体。共同“长眠”过的地方。

    这当然不只是感情用事而已,还有更充分的理由——毕竟前一次墓亭的塌陷直接导致了分院长的撤换,如果同样的差池再一次发生,章函就很有可能也会离开。

    一旦离开,便又是云泥之隔,想要再见面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苏紫悄悄地潜入了陵区。

    因为下午那场地震的关系。今夜的章陵不再只有一团漆黑——各条道路旁的照明设施均已开启。博物馆远远看去好像一个埋在土里的珠宝盒子。

    但是潜藏在这难得一见的“胜景”背后的,却是高度戒备的紧张感。章函现在应该还坐镇在守陵监府上,督查着各项文物的清点工作罢……

    凭借着对于陵区的熟悉程度。苏紫灵活地避开了所有容易暴露行踪的开阔地带,顺利地来到了端堂附近。

    远远看去,被黄色警戒带围起来的古旧享堂内外漆黑,负责值班的陵区员工裹着厚棉衣坐在椅子上打盹儿——一切看上去甚至比陵区的其他地方都要平静安稳。

    然而苏紫却警惕了起来。

    他立刻停下脚步。同时比了一个手印,再咬破指尖将血抹在自己的眼皮上。

    如同平静的水面泛起了涟漪,眼前的景象开始了扭曲。

    端堂安宁的假象消失了。负责看守的员工昏倒在了地上,土墙崩塌,享堂上的砖瓦噼里啪啦地坠落着,发出摧枯拉朽的声音!

    没错。刚才平静的端堂并不是现实,而是一座壶天!

    有一个人、一个修为极为深厚的人,创造了一座与端堂一模一样的壶天作为障眼法。掩盖了正在发生的现实!

    苏紫心中顿时紧张起来,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法力。绝对无法和这种修为的人抗衡。可是好不容易才发现这么重要的线索,又怎么能够说放手就放手?!…

    短暂的思考过后,他决定原地蹲守。就算阻止不了接下去要发生的事,那至少也可以搞清楚究竟是何方神圣制造了这一连串的怪事。

    此时此刻,端堂里的动静一直没有停歇。听得出那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打斗着,时不时传出砖瓦破碎、人类的闷哼,还有类似动物的嚎叫声。

    白秀麒提到过的镇墓兽显然已经被唤醒了,此刻应该正在和侵入者展开着搏斗。苏紫估摸着不太可能会被发现,于是又猫着身子一口气跑到了围墙边上,大着胆子抬头朝着里面看去。

    的确有人,而且居然还不止一个。

    距离还是太远了,苏紫依旧看不清楚那两人的模样,却可以肯定那都不是普通人。他们在享堂后面的天井里周旋着,每一个动作都快得几乎看不清楚路数,间或伴随着法阵催动的暗光和符咒灼烧的烟气。

    而一片昏暗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两盏血似的“红灯”——与一年之前苏紫隔着门缝见到的一模一样,正是镇墓兽的一对眼睛!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苏紫本以为这又是一场镇墓兽以一敌二的战斗。然而他很快就发现局势有所不同,镇墓兽似乎只针对着其中的一个人发起猛烈的攻击!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白秀麒还在招待所里睡着,还有谁能够让那些猛兽乖乖听话?

    这个人,又究竟是敌还是友?

    思忖之间,享堂里又是一阵噼里啪啦倾颓的声响。遭遇一人一兽夹攻的那人,显然已经体力不支败下阵来。他转身要逃,却恰好朝着苏紫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呃,这下该怎么办?

    苏紫的本能反应就是要逃,却又害怕弄出响动来反而自投罗网。他正为难,只见那人已经跑近了,近得完全可以看清容貌。

    倒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来人大约二十出头年纪,现代人打扮,容貌清秀甚至还戴着一副眼镜。这样的人似乎更适合于疲惫地行走在写字楼里,应付着中年上司的批评和指责。用时下流行的词汇来说,应该就是“社畜”罢。

    眼下,“社畜”显然也发现了苏紫这个偷窥者,他稍稍放慢了一点脚步。继而却又忽然加快了速度,径直朝着苏紫冲了过来!

    糟糕,这是被当做敌人了!

    不再需要比较和判断了,苏紫确定自己肯定打不过这个男人,看起来只能虚晃两招再寻找机会逃跑了。

    可是他刚打定了这个主意,眼前忽然亮起了一道金光!

    这是……

    苏紫冷不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在距离他仅仅只有一米的地面上。赫然站起了一道高耸的“火墙”。金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瞬间就将他和那个人分隔在了两侧。

    这,竟然是“真火”!

    两千年前的那个传说顿时浮上心头,但苏紫来不及想太多。借着火墙的阻隔。他迅速地转身朝着外头飞奔,就这样一口气跑出了一两百米,这才听见后头传来了端堂轰然倒塌的巨响。

    “然后我就一口气逃出了陵区,又担心那家伙会一路跟着到我家里。反而给房东和邻居们惹麻烦,所以就随便找了个地方过了一夜。”

    说到这里。苏紫又打了一个哈欠:“今天早上再过去看的时候,端堂就变成了一个废墟。”

    “原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如果我能够在现场的话……”…

    白秀麒忍不住又开始在心里头埋怨起了江成路,手上立刻开始动作起来:“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就过来。下午一点。我们在西门见面。”

    苏紫答应了一声,两人终于结束了通话。

    又过了一会儿,江成路端着打包好的两碗面走了进来。

    “小白。凑合着吃点儿,回去再给你炖大补……怎么。你要出去?”

    白秀麒也没打算隐瞒:“下午去陵区,昨晚上出了点事。”

    “我也去。”

    “不行,你忘了昨天的地震了?”白秀麒想也不想地拒绝:“你给我乖乖地待在这里,我叫你动你才动,否则就给我滚回公寓里去,听见没有?”

    “可是我不放心……”

    “……”

    看起来说道理是没有用的,白秀麒瞪了江成路一眼,勾勾手指示意他凑过来。江成路乖乖地照做,得到的竟然是落在嘴唇上的一个吻。

    “乖乖听话,如果我有什么事,一定会第一个让你知道。”

    _______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泰陵西侧的入口处,白秀麒找到了坐在路边晒太阳的苏紫。两个人过了检票口,直接往西北方向的办公区走去。

    听苏紫介绍说,今天一大早,几个震动地点附近百米之内都被院方严密封锁了起来。所幸是淡季,路上的游客本来就不算多;再加上景区临时采取了一些分流措施,眼前道路上显得比昨天冷清了许多。

    “章院今天上午没有到园子里来,据说好像是被市里的人叫去紧急解释情况。但是我一想不对啊……这陵区研究院可是直属于国务院的,关市里的人什么事啊?”

    苏紫一边走一边说,这一路上基本三句话不离开章函。听得久了,白秀麒忍不住逗他:“你喜欢章院?”

    “有这么明显?!”苏紫陡然停下了脚步,瞪着眼睛看着他。

    “其实也还好。只是因为我家那位也是男的,所以在这方面会比别人更留意一些。”

    白秀麒先让他不要紧张,接着又想起了什么细节:“话说回来,章函不仅给了你工作,亲自送你回家,昨天还让我给你带话……现在想想,他好像也很在意你啊!”

    苏紫没回答,却弯起了那双好看的黑眸。虽然他经常笑,但是白秀麒却还没有见过他笑得如此明媚动人。

    一瞬间,有个想法突然在白秀麒的脑海里跳了出来。

    “你们两个……总不会是一见钟情吧?”

    “……”

    苏紫正要回答,却在这个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消息的提示音。

    短信是执法办公室的陈超发过来的,上面只有寥寥数字,要求他到守陵监府上来。

    现在、立刻、马上。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苏紫苦笑道。(想知道《玄妙之井》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ps:感谢月光潮水同学的粉红票!谢谢大家的打赏和鼓励。最近有点卡文……不过好在文章也写到头儿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