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四 血色前尘
    ps:这章提示放前面,给大家做一个虐的预警???感谢食肉小强的粉红票!

    当陵区里一片鸡飞狗跳的时候,在县城的招待所里。江成路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哦,真是想不到。”

    一向来对生活品质挑剔的白秀麒居然会住在这样的地方。看起来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那个人也在慢慢地改变着。

    因为来得很急,所以也没有带什么行李。江成路在房间里四处转了转,决定未雨绸缪,先用白秀麒的东西洗漱洗漱,为接下来的“节目”做好完全的准备。

    正准备入浴的时候,手机响了,电话是郑楚臣打来的。

    “怎么样,找到老婆了?”

    江成路苦笑:“是啊。不过他嫌我碍事,把我关起来了。”

    “他比你有事业心,委员会更需要这样的人。我愿意出重金雇佣他。”

    “你想得美。干完这一票,我就把他带回去,不要再来烦我们了。”

    “是是是。”郑楚臣应得倒是飞快:“我也没时间和你胡扯了,得准备准备。”

    “今晚上佳人有约?”

    “呵呵,差不多吧。”

    “那就祝你好运了。”

    江成路结束了通话,将电话丢到床上,迅速地冲进浴室里洗了一个战斗澡。走出浴室的时候,白秀麒还没有回来。

    真是个冷淡的家伙啊。怎么好像当初自己才是被追求的那个呢?

    反正着急也没有用,江成路干脆躺到了床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着白秀麒的归来。

    等着等着,他就睡着了。

    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江成路都认为自己拥有极其优质的睡眠质量。他很少做梦。噩梦更是无从谈起。尽管白秀麒曾经嘲笑他是头脑简单所以才没有梦,但这至少比那些被噩梦弄得惶惶不可终日的人要幸福多了。

    可是现在,江成路发现自己竟然也开始做梦了。

    他梦见自己被一片五彩的云雾所缭绕,身处于一座从未见过的,精致轩昂的华丽宫殿之中。建造宫殿的材料,仿佛是大块大块剔透的玉石,又好像是水晶或者凝冰。凛然高洁。不似凡间之物。

    此时此刻,江成路就站在宫殿的正中央,这里是一个方形的下沉式水池。注满了清冽的净水。几朵无根的玉色莲花漂浮在雾气氤氲的水面上,神秘而飘渺。

    江成路低下头,看见了水面上的倒影——那的确是自己的脸,只是头发的长度和束发的金冠都说明了这并不是现代。或许是很久很久之前,久远到就连江成路自己都不记得曾经发生过什么。

    一朵无根连静静地在他身边飘过。江成路这才发现原来莲花的花心上摆放着两个玉色的酒杯。一杯给自己,另一杯又是为了谁?

    原来这是在等人么?

    江成路低头看了看自己未着寸_缕的身体。

    这等得又究竟是什么人?

    正想着宫殿的尽头忽然出现了一阵清脆的响动声。仔细倾听,那应该是腰间的环佩与脚步混合的轻盈声响。

    江成路急忙抬起头,看见了一个衣着华美。仙气盈盈的美人正在朝着自己这边缓步走来。那身材,那面容,不是白秀麒却还有谁?

    “小白?”以前总是听他说梦见了过去的事。现在这是总算轮到自己也来体验一把了吗?

    江成路虽然疑惑着,但也不知道如何结束这诡异的梦境。干脆心安理得地继续观察下去。

    转眼间,白秀麒已经走到了池边。梦中的他看起来比现实中更为锐利一些,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富有侵略性的美丽,看得久了,让人不由得口干舌燥起来。

    但是更让江成路口干舌燥的事,还在后头——

    白秀麒站在水池边上,垂下眼帘来看着水中的江成路。那种眼神,温柔而缱_绻的,就好像在这梦境之中,他们也彼此深深地互相爱恋着。

    然后,白秀麒开始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我一定是积攒了太久,没有发泄过了。”

    即便是在梦境里,江成路依旧自嘲式地苦笑着。

    他看见衣衫褪尽之后的白秀麒,好像一条白蛇似地游动到了自己的身边,伸出双臂轻柔地环绕上来。

    “帝君……”

    温柔的呢喃声,在江成路的耳边响起伴随着细碎的亲吻,挑衅似地落在各种意想不到的角落。如此的温柔,这样的缠绵,竟然是现实中的白秀麒所从来没有表现过的。

    “这样才对嘛……既然是主动追求的人,那就应该要拿出追求者的态度来。”

    舒服的晕乎下,江成路有点忘乎所以地这样想着,然后一手抓住白秀麒的长发,想要强迫他扭过头来对上自己的脸。

    “呃……”

    白秀麒发出了一声痛呼,柔软的身体被反折出了夸张的弧度。

    意外于自己的力量竟然变得如此之强,江成路急忙松手扶住白秀麒的细腰。白秀麒顺势倒下,依偎进他的怀中,抬起一只手臂,环绕住江成路的颈项。

    “帝君……”

    这低沉的诱惑在静谧的深宫之内回荡着,像是一个让人无比兴奋的隐秘。江成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一点一滴地沸腾着,而沸腾的声音汇聚在了一起,一个无比明确的执念的声音——

    想要这个人,想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将他撕碎咀嚼,想要将他融入到自己的骨血之中。

    于是江成路低下头来,嘴唇轻轻碰触着白秀麒的颈项,然后猛地张开嘴在最柔韧的地方用力咬下。

    白秀麒发出了混杂着黏腻的痛苦的声音,像一条离了水的鱼,扭动挣扎起来了。江成路不得不伸出双手将他紧紧抱住,感受着水底下的摩擦与碰撞。

    铺天盖地的旖_旎之中。一些微小的细节被巧妙地掩饰了起来。

    如果不是江成路的意识在这一刻被突然拽离躯体,他几乎不会发现在自己怀中扭动着的白秀麒,正在进行着某个微小的动作。

    那是……

    江成路看见那只环绕在自己颈项上的修长的手,正拈着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淬成黑色的针尖上似乎潜藏着什么恶毒的秘密。

    他看见,白秀麒将这根针扎进了自己的后颈中!

    江成路的心里“咯噔”一下,还来不及再看得清楚分明一些,眼前的画面就骤然地消失了。黑暗好像幕间的等待一般。等到视野再度明亮起来的时候。出现的又是另一处场景了。

    眼前依旧是古老的宫殿,高悬着明黄色的帷幔和富丽堂皇的装饰,空气中漂浮着袅袅馨香。

    江成路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顶宝帐之中。浑身上下没有半分气力,手脚瘫软、更没有一块肌肉能够挪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正惊愕,床边上忽然走过来一个侍女,见他睁开了眼睛。立刻慌慌张张地朝门外跑去。

    “帝君醒了!”

    接下来响起的,是一连串嘈杂的脚步声。似乎有一群人快步跑到了门外头。

    江成路深吸了一口气,失望地发现自己依旧无法一动。但是门外面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却一点一点清楚地传进了他的耳朵了。

    什么“天人五衰”、“再入轮回”,什么“讨伐妖孽”、“为帝君复仇”。还有零星的一些声音,低声地说着“此事蹊跷”、“要小心提防那群人仙”……

    寝宫的门终于被打开了,一串轻盈的脚步急促地传过来。

    “你们都退下。”

    熟悉的声音。屏退了殿内的侍女。

    来者一袭红衣,罩着绣了凤鸟的银纱;一头黑发。束着缀了明珠的银冠。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丰神俊逸,再看那容貌——正是白秀麒。

    江成路看着他走到自己床边,缓缓俯下身来,伸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那动作无比轻柔,然而指尖却是冰冷的。

    回想起之前在水泽里的那一幕,江成路心中惊疑不定,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眸,努力地开口问道:“你……为何……”

    白秀麒低垂着眼眸,依旧用恋人一般柔情的目光凝视着江成路。

    “帝君这些日子辛苦了,剩下的事,还有这天下的格局……今后就交给我族来掌握罢。”

    “你竟然——!”

    江成路的瞳眸骤然紧缩,他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曾经因为白秀麒而沸腾过的血液,如今正在迅速地冷却。那些涂着蜜糖似的记忆的碎片,如今全都露出了狰狞的刃口,向着他心中最柔软而缺乏防备的地方刺来。

    “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

    他的声音因为乏力和愤怒而嘶哑,失望、愤怒、怨恨……各种灰黑色的情绪正在不断地翻涌而出,几乎令他发狂。

    而白秀麒的回答,只是用那曾经甜蜜如糖的嘴唇,轻轻地碰触着他的嘴角。

    刹那之间……那股嗜血的执念,如同火焰一般,再度被点燃了。

    江成路愤恨地张开嘴,重重吮吸着白秀麒的嘴唇,而后忽然一口咬住那条软舌,狠狠地咬了下去!

    血的甜腥在嘴里迸发开来,伴随着白秀麒痛苦的喘息声。然而江成路并没有松口,他就这样贪婪地感受着温热的血液滑入喉咙的感觉,感受着从紧贴着的嘴唇上传过来的轻微颤抖。

    仿佛过了许久许久,久到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松开了白秀麒的嘴唇。

    他缓慢地转动眼珠,发现白秀麒依旧乖顺地俯在自己身旁,浓黑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好像一只心神不定的小兽。

    为什么还不走开?是还想要亲眼看着自己狼狈的结局吗!

    这样想着,江成路的气息微滞,不由得做了一个深呼吸;而伏在他胸前的白秀麒顿时也抬起头来。

    拜刚才那凶残一吻所赐,白秀麒的嘴唇和嘴角上满是淋漓的鲜血,竟是无比的妖艳动人。

    但是还有比鲜血更加动人的——那一双总是微冷而透彻的眼眸,此刻竟然蒙着一层朦胧的水膜。

    是脆弱、疼痛,还是别的什么?

    白秀麒的嘴唇翕动着,似乎正在诉说着什么。然而被江成路狠狠咬坏了的舌头,却好像什么都吐露不出来了。(未完待续)I580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