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七 血色眼眸
    冷,真冷,钻心刺骨的冷.

    白秀麒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睡衣加睡裤的原始状态,穿着拖鞋的双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已经冻到快要麻木了.

    这么糟糕而真实的感觉,显然不再是做梦.

    他浑身不停的打着哆嗦,原地跺着脚朝四下里张望着.很快就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一片白雪皑皑的荒地上,周围只有残砖断瓦,稍远些的地方隐约生着几株小树,撑着一个人字形的工棚,更远的地方却实在是看不清了.

    白秀麒实在是冷得快要不行了,哆哆嗦嗦地朝着工棚的方向跑去.心想着首先找个有人的地方暖热暖热,再问问情况,可是到了工棚边上才发现里头空无一人.

    不,又何止是空无一人,这工棚里头压根连一点儿有人生活过的迹象都找不到.地上是一格一格的大土坑,挖得一丝不苟,坑里依稀还可以看见一些细小的标签牌.

    这里是考古探方!

    白秀麒的大脑迅速运作起来:有探方就意味着这里应该是考古发掘现场,但是周围又看不见明显的安保措施.这意味着这个考古现场很可能不是在野外,而是在某个管控相对安全,盗贼无法轻易靠近的地方.

    难道说,这里是章陵园区?

    麻烦了……章陵夜间不对外开放,这要是被人在陵区里发现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白秀麒打了一个激灵,飞快地打开自己的壶天钻进去.

    温暖的春风,柔软的草地……白秀麒长舒了一口气,冻得麻木的手脚一点点地有了刺痛的感觉.

    "嗷呜……"

    被独自关在壶天里这许多天的镇墓兽跑了过来.用毛茸茸的脑袋去蹭白秀麒的头.白秀麒被它舔得缩起了脖子,双手不自觉地伸向镇墓兽浓厚的长毛里.

    ……真暖和啊.

    靠着这个自动发热的超级大热水袋,白秀麒总算是一点点地暖和了过来.紧接着却又开始烦恼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姑且不论自己刚才是怎么过来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应该怎么出去.章陵那么大,刚才那匆匆一瞥,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一陵的哪一个方位.如果贸然从壶天里走出去,万一遇上什么巡夜人之类的.反而不好交代.

    但也不能就这样窝在里头.等到天亮了更加不好解释吧.

    两相纠结之下,白秀麒干脆把心一横,拍拍镇墓兽的脑袋问:"你听我的话不听?"

    "嗷呜——"镇墓蹭蹭白秀麒.温顺地朝着它翻起了肚皮.

    "那好,你跟着我出去.我让你往哪儿,你就得往哪儿,不许乱跑.知道没有?!"

    镇墓兽规规矩矩地在白秀麒面前趴下来,又把耳朵往下贴着脑袋.又抬起眼睛来冲着他眨了一眨.

    "好孩子."白秀麒也冲它点点头:"我们走."

    壶天被重新打开了,镇墓兽托着白秀麒从里面冲出来,轻盈地落在积雪的土地上.

    前方的天色并不是一团漆黑.可以看见稍远些的地方,有大功率的照明灯发出的白光.

    有光的地方应该就是交通要道.如果跟着灯光走,应该很快就可以走出去.

    "向前,找没人的地方走."白秀麒紧紧抓住镇墓兽脊背上的长毛.贴在它的耳边发出指令.

    镇墓兽没有立刻行动.它首先抬起头,用力嗅闻着着空气中那丝虚无缥缈的人类气息.紧接着抬爪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白秀麒尽可能地俯下身,将自己埋进镇墓兽厚重的长毛里.这个感觉说不上多好受,但显然要比之前光着脚踩在雪地里要舒坦多了.

    一人一兽轻盈无声地向前奔跑着,绕过了几个废墟和灌木丛,前方的灯光变得越来越明亮起来.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也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了.

    ……是"神墙".

    大约有三层楼那么高的厚实灰墙,巨人一般站立在了白秀麒面前,阻挡住了前进的道路.城墙上架而着一盏高高的无极灯,照出城墙边上的一间青砖小屋.

    白秀麒注意到神墙的中央开着一扇红漆小门,但即使没有上前仔细观察,他也可以确定门必然是上了锁的,想要从这里出去谈何容易.

    "笨蛋,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白秀麒拍了拍镇墓兽的脑袋,想让它调头寻找别的出路.然而镇墓兽反而好像听不懂他的话似的,张嘴"嗷呜"了一声.

    "傻瓜——"

    白秀麒心里咯噔一下,赶紧伸手想要捂住镇墓兽的嘴.然而这时候已经迟了,神墙边上的小屋里亮起了灯,有一个人影抖抖索索地从里头走了出来.

    是看门人!

    变生肘腋,实在没有给白秀麒以足够的反应机会.他只能看着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打着哈欠从房间里探出头来,紧接着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糟了,这下是真的完蛋了.

    白秀麒心里长叹一声,还没想出什么对策,胯下的镇墓兽却又"嗷"地一.[,!]下动了起来,冲过去一巴掌将那人拍倒在了地上.

    这是要闹出人命吗?!

    白秀麒赶紧从镇墓兽身上跳下来,手脚并用地爬到那人身边,却发现镇墓兽只是用两只前爪将人给牢牢地压住了,并没有伤到分毫.

    他这才定了定神,努力回想着江成路曾经传授给自己的术法,然后捧着那人的脑袋强迫他看向自己.

    "看着我的眼睛,仔细听我的话……今天晚上你看到所有这一切全都是梦.马上忘记掉,再也不要想起来!"

    那可怜的看门人早就已经被吓得呆如木鸡,什么反应都没有.一直到白秀麒重复第五遍咒语,这才两眼一翻昏睡过去.

    这下总算是消停了.

    白秀麒命令镇墓兽蹲在原地不许动,自己扛着看门人重新走回屋子里放到床铺上.又在附近搜索了一圈.找到一串钥匙重新往神墙根里走.

    他把钥匙一把接着一把地试过来,却没有一把能够打得开神墙下的那扇小门.看起来陵区的管理还挺严格,进出要道的钥匙应该都被统一保管着.

    那又该怎么办?

    白秀麒正在发愁,忽然听见手边的门锁里头传出来清晰的"咔哒"一声.

    ……开了?!

    他试探地拉了拉那把大铜锁,锁栓果然已经从卡槽里头脱落了出来.

    怎么回事?

    白秀麒看看蹲在自己身边的镇墓兽,镇墓兽伸出舌头舔了他一下.

    "难不成……这是我干的?!"

    一不做二不休,白秀麒干脆将锁从大门上取了下来.拿在手里重新摁下锁栓.又在心里头默念了一句"打开".

    安静的两秒钟之后,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门锁再度打开了.

    这倒是方便了!

    白秀麒心下大喜,也没有去仔细寻思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能耐.急忙回头把钥匙还给了看门人.然后领着镇墓兽打开小门溜了出去.

    门外依旧看不见人的动静,脚底下的路倒是变成了坚硬的石板路,仿佛还刻着什么凹凸不平的纹路.路两边是整齐宽阔的花坛,生长着一排排高大的树木.

    因为是冬季.树叶早就已经脱落干净,只留下休眠的枝条随着微风缓缓摆动.看上去好像某种不怀好意的深海怪物.

    这个地方,看上去好像有点眼熟……

    白秀麒皱起眉头寻思着,心里忽然一亮.

    这不就是苏紫曾经撞"鬼"的那条小路吗?

    一旦有了这个想法,某些事就开始变得豁然开朗.白秀麒原地转了个身.重新审视着自己刚刚走出来的那扇门.

    难道说,苏紫就是从这扇门的门缝里头窥见了那个血色大眼睛?

    白秀麒做了一个深呼吸,觉察到有一些微妙的事情开始拼合.当然.新的问题也随之而产生了——这扇门里头的废墟究竟有什么明堂,是什么在冥冥之中呼唤着自己来到这里?

    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白秀麒重新朝着神墙走去.回到那扇小门前面,学着当年苏紫的样子朝着门缝里窥视.

    还是那盏无极大灯,还是那间简陋的小卓,天上开始下细细的小雪,让一切看上去显得愈发静谧.

    白秀麒就这样静静地朝门缝里看了十几秒钟,正开始觉得有点无聊,突然间一只血红色的大眼睛出现在了门缝里.

    "——我去!你什么时候跑过去的!快回来!"

    白秀麒怒瞪了一眼门对面的镇墓兽,压低了声音命令道.

    短短七八秒钟之后,高大却不笨重的镇墓兽轻松地翻越了高高的神墙,跳到了白秀麒的身边来舔他的脸.白秀麒掰正它的脑袋看它的眼睛,果然是如血一般殷红.

    难道说,苏紫那天在门缝里头看见的,就是一只镇墓兽的眼睛?

    这可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此时此刻,一连串的问题和假设开始在白秀麒的脑海里此起彼伏,怂恿着他再一次翻过神墙,重新回到陵区里面一探究竟.

    可是寒冷和理智却让他做出了另一个选择.

    还是先回去暖和暖和,换身体面的衣服再说吧.

    万籁俱寂的雪夜里,身形矫健的镇墓兽穿梭于莽莽的山林之中,消无声息地朝着西边的城镇飞奔.

    当笔直的道路和水泥楼房都在黑暗中成为朴素剪影的时候,白秀麒仿佛又看见了数千年前,那些死士们护卫着公子晗,从黑夜奔向黎明的身影……(未完待续)I7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