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五六 是耶非耶
    电话那边的江成路沉默了片刻,接着换了一个话题。f↗頂f↗点f↗小f↗说,

    “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凑合吧。”白秀麒换了一只手拿着手机:“还没到正事,不过有了点儿进展。”

    “那到正事还需要多久?”

    “……这我哪儿知道?”

    白秀麒又换了一次手,隐约意识到让自己不舒服的感觉来自江成路的声音。

    他不知不觉地说出了前后矛盾的话:“你要是想我了就过来,几个小时的事,至于吗?”

    “用不了几个小时。”

    江成路的声音似乎比刚才更低沉了几分:“不过,现在究竟是谁在想着谁呢?”

    江成路的问题,化作一道**的低音,从手机中轻飘飘地传出来,缭绕在白秀麒的耳边。

    白秀麒忽然觉得嗓子有点渴,于是他保持着仰躺的姿势,努力向床头挪动身体,伸出右手努力抓住床头柜上的矿泉水瓶子,然后送向自己嘴边。

    “见鬼……”

    ”怎么了?”电话那端的江成路忙问。

    “没事,只是把水洒身上了。”白秀麒不得不重新支起身,抓起毛巾擦拭胸口。

    “哦……”江成路故意拖长了尾音:“衣服湿了很容易着凉,脱了吧。”

    白秀麒的嘴唇动了一动,似乎是想要抗议,然而滑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了两个字。

    “脱了。”

    电话那边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传来了下一个问题。

    “那你的裤子……也湿了吗?”

    “没。”白秀麒这次的回答倒是很干脆。

    “没有?”江成路不甘心地重复了一遍:“真的没有湿?”

    “……没穿。”白秀麒带着戏谑的笑容重新仰躺在了床上。“怎么,让你失望了?”

    “何止是失望啊。”江成路又深吸了一口气,愈发压低了声音道:“真可惜,我原本以为我有这个荣幸可以亲自脱下它的。”

    这**裸的言语让白秀麒发出了轻笑声:“你不是说自己在和兄弟喝酒吗?”

    “那是为了让我听上去不那么悲惨。当然,现在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江成路舔了舔嘴唇:“乖,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白秀麒将耳机换了一个耳朵,笑着反问道:“你不是一直都在听吗?”

    “是,但是我想听更多的……就像以前的每一次,当我们在床上,浴室里、厨房里、画室里的时候……你发出来的声音那样……”江成路停下来寻找形容词;“热情。诱人又甜腻。”

    白秀麒没有再接话。

    此时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自己空着的那只手上,而它则一路下滑,移向了那个正在因为言语挑逗而发生改变的地方。

    “怎么不说话了?”江成路的声音追了过来:“已经开始一个人享受起来了?”

    “……闭嘴。”

    白秀麒的胸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微敛的眼帘带动睫毛颤动着。

    “你确定要我闭嘴?”江成路却笑了起来:“还是让我们一起……来做点舒服的事?”

    白秀麒还是没说话。但已经不再刻意掩饰自己渐渐加重的喘息声。

    “还记得那次我们在浮戏山上做的那一次吗?在凉亭后面的山洞里……那回声。哦。真是赞……”

    “……你还敢说?”白秀麒哼了一声:“结果那天是个黄道吉日,四五个阿姨在洞外头烧香。差一点……就被她们给发现了。”

    “偶尔刺激一点不好吗?明明你自己也很喜欢吧?你不知道自己当时有多么紧……”

    “混蛋!”

    “……张。”

    江成路因为这点口舌上的小便宜而得意地笑了起来。

    “说实话,你紧张或者害羞的时候真的特别可爱……你的心跳会加快。皮肤会变红,嘴里的温度会上升,腰上的肌肉摸起来更有弹性,还有越来越硬的乳_头,让我总是感觉……想要咬上一口。”

    “唔……”

    白秀麒的嘴角因为这句低语而泄出了一丝低吟。而正在他感觉渐入佳境的时候,不合时宜的事情再度发生了——

    客房的门外,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还会有谁?

    白秀麒首先想到的人是苏紫,然而他又很快否定了这个设想。接下来的可能性则是招待所的服务员,但白秀麒和他们的接触,似乎也仅限于最初的登记和拿房卡而已。

    或者是公安机构的突击检查?临近年关,这种临检的确会比较多。

    “等等。”

    多想也没有什么用,白秀麒冲着手机里说了一句暂停,起身整理了一下衣物,走过去开了门。

    可就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了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没有什么服务员,也没有什么临检的警察,走廊上甚至没有一丝亮光,只有一团彻头彻尾的黑暗。

    可是刚才的敲门声,却是无比清晰,绝不是什么幻觉。

    回过神来的白秀麒,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将门重新关上。然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等待着下一次敲门声的响起。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等到。走廊上重新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那个看不见的敲门者仿佛就这样消失在了黑暗里。

    白秀麒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就这样被打消。他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门板上为安装猫眼而预留出的那个圆形小孔看去。

    一切都是漆黑的、漆黑的。

    看不清任何东西,就好像连走廊本身都彻底消失了似的。

    突然间——原本是一片漆黑的圆孔里出现了一片红光!

    刺眼的光亮让白秀麒的瞳孔骤然紧缩。他本能地倒退了两步。紧接着后背又撞上了什么冰冷僵硬的东西——

    透过贴在玄关墙壁上的那面穿衣镜,他看见了站自己身后的一团黑影。

    那是一个身着黑衣、浑身血污的长发男人……那张惨白的、充满了哀伤和迷惘的脸庞,与自己一模一样。

    不,这根本就是白秀麒自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白秀麒迷惑不解的时候,站在他对面的那个“自己”也开始发生了变化——那抹黑衣的身影迅速地飘渺和虚无着,很快就幻化成为一股黑雾,朝着白秀麒迎面扑来。

    毫无防备的白秀麒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抵抗,转眼间那些黑雾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里。

    没有痛苦,也没有冰冷或者其他任何的不适,只有头脑中仿佛被人用什么东西翻搅着。有一些久已沉淀的东西。从记忆的最深处被翻搅了上来——

    鬼火冥灯再度在眼前闪耀起来。

    诡异的青光照亮了华丽囚笼之中,江成路那遒劲有力的**肌肉。

    那些摩擦在身体之间的呢喃爱语,化作一个一个金色的咒文,嵌入白秀麒的的体内。而后。他的身躯被妖兽巨大的利爪所撕开。那颗早已经被咒文所束缚住的心脏被交到了江成路的手上。

    江成路亲吻着那颗血淋林的心脏。温柔地好像亲吻着初恋之人的嘴唇。然而下一个瞬间,噬咬的声音响起,那颗心脏被尖利的龙齿撕裂。化作一滩毫无意义的血与肉。

    如此贪婪,如此冷酷,如此……绝情。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白秀麒忽然在心里大声喊道:“是谁在那里!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离间我和江成路,我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没有人做出回答。

    而就在白秀麒放弃希望,重新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却听见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遥远飘送过来。

    这声音叫得并不是白秀麒这个名字,却又好像的的确确是在呼唤着他。白秀麒怔怔地谛听了许久,心里头猛地有什么地方亮了一亮。

    “爷爷?是爷爷的声音!”

    不会错的,那就是白沭的呼唤声!

    白秀麒循声抬头看去,发现四周围已经不再只有一团漆黑。自己竟然悬浮在了半空中,脚下是一片荒芜的草原,中间留着一条夯土小路蜿蜒向前。这一路上,站立着许许多多的牌坊,两三个沉默不语的背影正在牌坊下安静地前行着。

    这里是黄泉。

    白秀麒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沿着黄泉路一直前进着。过了鬼门,穿过绿气氤氲的白骨林和血池,前方出现了一座宏大雄伟到令人战栗的漆黑之城。

    白沭的召唤声变得越来越清晰了,它指引着白秀麒来到了这座城池之中的一座空荡荡的宫殿里。

    宫殿里没有任何陈设。正中央的地面上是一个方池。池水是紫色的,闪耀着火焰一般变幻莫测的光芒。池边立着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无法看清楚他的容貌。

    但是白秀麒却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祖父白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秀麒大声发问,自然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白沭正低着头,用一根黑色的手杖轻轻敲打着神秘的紫色池水。

    而就像是响应着他的呼唤似的,白秀麒也开始了不受控制地朝着水面降落。眼看着就要掉进那潭深紫色的诡异液体里头,他突然发现水底下还有另外一个自己。

    一个毫无生命的、丢掉了心脏的、冰冷的躯壳。

    融合的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却让白秀麒回想起了上一次被人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时的经历。

    原来,让江成路和花阳他们如此头痛纠结的返魂之术,在黄泉世界中实现起来竟然是这样易如反掌。

    或者说……是这个世界上的力量变得比过去更微弱了?

    白秀麒没能继续寻思这个问题。因为随着身体与精神的再度统一,他的视野又开始迅速变得昏暗起来。

    而他所能够感觉到的最后一件事,是白沭的手杖轻轻地点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请去和他做个了结吧,不要再将仇恨延续到下一世。我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当白秀麒重新清醒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里竟然是——(未完待续。。)

    ps:传说中的猪油……好了从这里开始两队人马进入攻受互虐阶段。过去的事越来越清晰,白秀麒江成路先得一分……有同学问虐章函不,当然虐!不过不是苏紫虐章函,苏紫不会做这种事,他对自己的生死是看开的,对章函没有过多的怨恨。而且苏紫很聪明,他和沼跃鱼一样,已经看透了一切(不)

    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支持!感谢弭塔的粉红票。感谢梨花姐姐的玉佩和粉红票——你还真的送了苏紫一块玉是怎么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