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九 故园迟暮
    李冉虬,章国名将,景帝姜晗的股肱重臣,岁七十而逝,赐葬于皇陵。

    算起来,这位泰陵的主持修造者,也是景帝在阴宅中最近的邻居了。

    出了陪葬坑博物馆,苏紫招呼着团友们坐上又一辆电瓶车,呼啦啦地就朝着李冉虬的墓园——靖堂开去。

    白秀麒注意到,两次坐车,苏紫都和负责开车的园区工作人员谈笑风生,下车的时候还特别递了烟,看起来关系非同一般。

    倒也是了,作为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黑导游,能够在这里混得如鱼得水,没有两把刷子这怎么行。

    这里是一处具备享堂、墓室和苑囿的高规格墓园,得名于李冉虬的谥号——靖忠。事实上,靖堂应该是泰陵园区内规格最高的陪葬墓。

    或许是为了避免外戚干政的隐患,景帝一生没有立后。就连为他诞下皇子的吴夫人都是在死后才被儿子追谥为皇后。

    从这一点来说,现代人会有关于“男宠”的传闻,倒也不难理解了。

    这边,苏紫已经领着团友们进了李冉虬的享堂。

    虽然说靖堂如今是属于国家的财产,并且置于章陵研究院的看护之下,但是李氏一族的后人,一直以来都有清明冬至前来靖堂祭拜的习俗。

    也正因为香火不断的缘故,所以靖堂里的造像、器物和壁画早就已经修了毁、毁了再修,如此迭代过好几次。几乎不剩下什么研究价值。

    即便苏紫已经打过“预防针”,可是一迈进门槛,刚才那个浮想联翩的小女生还是发出了失望已极的哀叫声。

    端坐在享堂正中央神龛里的泥塑正是李冉虬本人,通红的脸膛儿,硬扎扎的翘胡鬃,活脱脱就是走错了地方的张飞像,哪里看得出半点儿英俊美少年的影子。

    “男大十八变……这难道就是为什么,他后来被发配到这里来修泰陵的原因?”

    小女生还在自欺欺人地圆着自己的梦想,白秀麒已经跟着苏紫观察起了享堂周围的壁画。

    壁画描绘得正是两千余年之前那场惊心动魄的逃亡——李冉虬和章国的死士们,护卫着当时还是质子的景帝。一行人匆匆行走在危机四伏的荒山野林之中。后头跟着钱国的追兵,场面极富感染力,让观赏者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唷,画得真好。这里还躲着个贼兵。弯弓搭箭想要搞偷袭。”

    一位眼尖的团友指出了林中一个只露出半个身子的人影。手里头拿着弓箭,好像是在搞偷袭。

    “啊,那个以前不是这样的。”苏紫走过来。轻描淡写地解释道:“靖堂建成的时候,这里画着的人并不是钱国的伏兵,而是公子晗门下的一位食客。这位食客中了一箭,为了不拖累他人,独自离开,最后死在了树林里。”

    团友问:“那为什么后来又画成了伏兵?”

    “大概是因为……后来再没有人记得这位食客的故事了。后世子孙们读不懂壁画的内容,只觉得临阵脱逃的行为让人不齿,所以就让画工将那食客涂抹成了贼兵……一代一代地,就变成了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团友又问:“没有人记得,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苏紫笑得一脸理所当然:“每一个导游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说到这里他主动改变了话题。

    “后头还有好多好东西要看呢,大家抓紧时间喽。姓李的同学可以拜一拜,章国大将军保佑你的财运平安运。厕所在左边,小卖部在右边,大家十分钟之后门口集合。”

    团友们呼啦一下子散开了。白秀麒正准备继续研究研究那幅壁画,却被苏紫给叫住了。

    “走,带你去看看我的老朋友。”

    他领着白秀麒穿过享堂,走过五十米长、两侧排列着石兽石马和石仲的墓道,来到了李冉虬的坟墓前。

    与如今常见的“馒头式”坟冢不同,李冉虬坟墓的地上部分完全就是一个精巧的木造小屋,窗户和大门上贴着研究院的封条,还有铁将军把门。

    “李大哥,我又来看你啦。这是我的新朋友,小白。”

    说着,苏紫从包里头取出了一瓶用125毫升纯净水瓶子装的桂花酒,拧开瓶盖将酒倒在门口的青石板上。白秀麒跟着鞠了一躬,但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就投胎去了吧?”

    “当然了。”苏紫点头:“前年李家祭祖的时候我还见着他了呢。只是有些事,一旦习惯成自然,就改不了。”

    白秀麒又问:“这小屋里头什么样?”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是白秀麒上前两步走到小屋前面,透过门缝朝里头张望。

    纸糊的窗棂具有一定的透光性,因此屋子里倒并不是一团漆黑。他看见地上铺着灰色的大块方砖,正中央摆着一张朱漆的供案。案上摆着蜡制的花果和绢花供着李冉虬的牌位。条案后头则是一根中心立柱,倒是和之前白秀麒在流离岛海神庙里头见过的有点相似。

    想必这根柱子里头也是被掏空了的,地下墓室的入口就藏在里头吧。

    白秀麒想要更全面地观察小屋的全貌,因此换到侧面透过窗棂向内窥视,却意外地看见了立柱左右各蹲着一个陶制的镇墓兽。他定睛仔细看,忽然意识到这两尊陶兽在外形上简直与自己壶天里的那尊一模一样!

    难道说这两尊也会动?!

    白秀麒告诫自己先别下定论,静下心来尝试着感知陶兽身上是否存在有不同寻常的气息。然而令他失望的是。这两只镇墓兽好像只是普普通通的装饰品,浑身上下土气不少,可一点灵气都没有。

    但是难得外形高度相似,总得有点理由吧?于是白秀麒又向苏紫询问它们的来历。

    苏紫说,这种造型的陶兽不仅在李冉虬这儿有,其他几处陪葬墓中偶尔也有所发现。专家说应该是章朝中期明器匠人的作品——估计是那时候靖堂搞修缮,需要进一批新的装饰品。负责采办的督工觉得这玩意儿不错,就拿了一对过来摆着了。

    这或许能够解释,一对中期的陶兽为什么会出现在章朝早期的墓园里;但是怎么解释它出现在泰陵的地宫里头?

    被人偷偷放进去的?

    再说了,如果泰陵里的那玩意儿果真是龙脉钉的话。又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会在章朝如日中天的时候,冒死潜入皇帝祖先的陵墓,干出这种事来?

    各种矛盾和疑惑互相交织碰撞着,反而让白秀麒觉得有趣起来。

    十分钟的自由活动很快结束了。团友们重新在门口集合完毕。朝着下一个目的地——泰陵博物馆前进。

    由于泰陵地宫本身不对外开放。因此博物馆可以说才是泰陵参观之旅中的重头戏。这里不仅按照1:1的比例忠实复原了泰陵地宫的全貌,还展出着不少从地宫以及附近陪葬墓里出土的珍贵文物。

    电动观光车朝着西面开行了大约两分钟左右,来到了泰陵中轴线的神道上。

    上世纪30年代。由于日军的轰炸,神道中部遭遇了不可逆转的破坏。泰陵博物馆的东西两座分馆就建造在这段被破坏的神道两侧,行走在连接东西分馆的玻璃桥上,低头就能看见战争为人类文明带来的创伤。

    为了保证视野上的开阔性和完整性,泰陵博物馆的主体部分是下沉式建筑,只在地面上露出大约一层半高的浅黄色顶部,看起来到有点像是埋在泥土里的一根枯骨。

    展厅的入口在东楼,过了安检大厅继续往前走,就是复原的地宫入口——一串陡峭而深邃的石头台阶,笔直地通往幽深的地底世界。

    淡季游客数量有限,他们并没有等待就直接获准进入了地宫。

    虽然这只是研究院的仿制环境,但是无论地宫的深度还是建筑材料,都尽可能地还原着本来的面目。

    越往下走,光线变得越是昏暗。苏紫小声地做出解说,团友们仔细地倾听着,气氛一下子变得神秘而静谧起来。

    绘制在高大石壁上的羽人,伴着云气和花朵降临在了人群中间,由巨龙领队的皇家仪仗则一路同行,最终将参观的人群领到了一扇汉白玉石门面前。

    苏紫压低了声音说道:“这里头,就是泰陵的地宫了。”

    白秀麒刚刚参观过泰陵的壁画展,于是心安理得地无视了周遭华丽的装饰品,径直朝着主墓室走去。

    经过考古复原的主墓室,显得比壁画展上的更加拥挤。

    除去姜晗的棺椁之外,周遭还堆满了琳琅满目的宝箱和器皿,简直让白秀麒联想起了自家江成路的那个壶天大仓库。

    他低头仔细地在所有这些杂物中间寻找着,缓慢地绕着棺椁走了一圈,终于在墓室的东北角落里有了发现——就是那尊镇墓陶兽,它孤零零地蹲在墙角的底座上,就好像一个格格不入的旁观者。

    不,这里绝对不是墓室的关键位置。

    江成路教过白秀麒一些风水常识,东北艮位是鬼门,在这里摆放一尊镇压邪祟的陶兽,似乎很正常。

    如果皇帝的陵寝果真是龙脉上的一个重要结点,那么镇压住龙脉的最好办法,是将这尊陶兽放置在皇帝的梓宫之内,景帝遗体的上半身位置上。

    那里的棺椁下方留有一个方孔,是具有沟通天地之气的“井”。镇压住这口“井”,才算是真正地压住了龙气。

    白秀麒正想到这里,就听见团友们的脚步声朝着这边接近,随之而来的还有苏紫的解说声。

    “请大家向前走,我们接下来看见的就是景帝姜晗的棺椁了。”(未完待续……)

    ps: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被人们所铭记。不是所有的真相都能留存至今。那一夜,剪着灯花的青年已经被堙没在了时光的坟冢之中。只有少数人,还知道他的故事……

    感谢文刀竹见同学的第二张粉红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姜晗棺椁中的秘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