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九 苏紫的委托
    因为博物馆里不宜喧哗。~白秀麒并没有出声招呼,他放轻脚步,慢慢地踱向苏紫那边。

    紫衣的青年,此刻正站在墓室北面的巨幅壁画前。

    那是一副风化得较为严重的作品,绝大部分壁画图案已经崩落,露出米黄色的墙体;而仅剩的画面正中,站着一位眉清目秀、身着紫衣的青年男子。他手执玉笛站在一株垂柳树下,脚边盛开着同样是紫色的鲜花,场面美好而静谧。

    有那么一瞬间,白秀麒忽然觉得苏紫也是这幅残缺壁画中的一部分。不仅因为画中的紫衣青年与苏紫着实有那么几分相似,更因为苏紫看画的目光,是如此的专注而惆怅。

    ……简直就好像透过水中的倒影,追忆起了逝水流年。

    白秀麒正感性地胡思乱想着,苏紫已经觉察到了他,扭头朝着这边看过来。

    “白先生,是你?我们还真是有缘。”

    “没错。”白秀麒也笑着回应,“真是凑巧了。”

    “其实才不是凑巧。”苏紫做了一个得意的表情:“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半个小时呢。”

    白秀麒立刻明白过来——看起来今天上午在美术馆的相遇也不是什么偶然,这小子找自己原来是有话要说。

    “你找我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忙,回忆一点细节。”说着,苏紫转身指了指背后的壁画:“以前有没有见过这样东西?”

    白秀麒心想这壁画里还能有什么东西是自己见过的,再定睛一看——苏紫指的是紫衣青年腰间的一块玉佩。

    这意思是……玉佩不仅有实物。而且还是一件古董?

    白秀麒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真没见过。”

    苏紫的眉心微微一蹙,但还是舍不得放弃:“麻烦你再仔细想想看,流离岛那艘日军的鬼船上面,有没有见到过类似的东西?!”

    这么说,这东西也是日本兵从泰陵抢走的诸多宝物之一?

    白秀麒心里有了判断,然后才回答道:“鬼船上的文物非常很多,我只看到很小的一部分。你刚才见过的江成路倒是协助有关方面做过清点工作。我想他现在应该还和郑楚臣在一起。不如待会儿跟我一起去找他们?”

    “还是算了吧。”

    苏紫反倒不假思索地谢绝了,同时将一张小纸片塞进了白秀麒的手上:“拜托你帮我问问江成路先生。如果有好消息,请随时给我打电话。这个玉佩对我来说意义非比寻常。如果能够找回来。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这玉佩是你的?”白秀麒抓住了重点:“这么说……这壁画上画得就是你?”

    “这个……实在是说来话长。改天再说吧。”苏紫微笑着,避开了白秀麒的目光。

    恰好这时候,终于睡醒了的警卫也朝着这边踱步过来。苏紫又低声说了一句“拜托”,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想起了郑楚臣的那句“他要是想走。谁都留不住”。白秀麒也就没有继续追赶。转而低头审视起了手里的那张名片。

    说是“名片”,似乎也不太准确——这就是一张正反面印着文字的白色硬纸片。正面是苏紫两个大字,还有手机号、**等联系方式。反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几行小字:

    泰陵一日纯玩团。全程解说,不含强制购物

    算命测字,不开口算您姓氏,不灵不要钱

    土特产批发兼零,价格公道品质保证

    ……刚才郑楚臣说什么来着?苏紫是资历深厚的鬼仙?!

    有这么草根的资深鬼仙吗?白秀麒刚发出这个疑问,就联想起了自己家里的那个人。

    好吧,只能说鬼狐仙怪的世界,是很复杂的。

    将名片小心收好了,白秀麒这才又去看那幅壁画的解说牌。

    “泰陵主墓室北壁壁画,近百分之八十的面积已经风化剥落,至今仅存正中紫衣乐师吹笛画像。主流观点认为,画面展现了墓主人生前的日常画面。”

    日常画面?白秀麒在心中飞快地展开了联想——如果说苏紫果真和画中的紫衣青年有所联系,那么他应该和这座墓穴的主人姜晗是一个时代的人……说不定还彼此认识,而且关系不错。

    这样一来,他现在在泰陵做导游,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或许苏紫每天徜徉在章国的墓园之中,多多少少能够感受一点曾经熟悉的气氛吧。

    白秀麒觉得有点好笑,但也品尝出了一丝惆怅。

    如果说思念故乡是一种顽疾,那么思念属于自己的时代,就是一场不治之症。一旦惦念上了,就无法收拾,因为没有人可以逆转时间,唯有渐行渐远。

    过了主墓室后方的藏室,壁画复原的部分就算是到了尽头。白秀麒在流通处购买了一本泰陵的介绍手册,然后离开了博物馆,缓缓向外走。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下午五点。隆冬的天空一片混沌,路灯第次点亮。白秀麒将围巾系好,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

    都这个时候了,江成路和郑楚臣也应该散了罢。

    说实话,今天上午白秀麒是故意想要回避郑楚臣的,或许是因为对方“仙人”的身份太过冷艳高贵。在玄井公寓里待久了,他倒是更喜欢和各式各样的妖精们打交道。

    白秀麒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给江成路发了一条短信。发完之后就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沿着大街往沿江的方向走去。

    前几天,他无意之中偷听到了江成路的一通电话。今天晚上,江成路在江边的白金五星酒店里定好了晚餐和房间,或许应该算是画展的“庆功宴”。

    虽然这几天白秀麒一直装作毫不知情,但事实上心里一直默默期待着。毕竟前段时间忙着准备画展,他和江成路也很久没有“联络感情”了。

    博物馆前面的小路大约有五十米长,白秀麒一直走到了尽头都没有收到江成路的回复。他想了想,干脆直接拨了一通电话过去。

    嘟……嘟……嘟

    提示音单调地鸣响着,可是直到系统自动结束,江成路都没有接听。

    真奇怪。

    江成路的性子挺急,以往电话铃差不多响三声之内就能接通,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样想着,白秀麒又重新拨打了一遍,提示还是无人接听。

    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出危险倒不至于,毕竟世界上能对江成路下手的人恐怕不多;此时此刻,江成路多半应该还和郑楚臣腻在一块儿,乐不思蜀了吧。

    白秀麒有点儿心塞,倒还不至于上纲上线。罢了罢了,就当他们是好兄弟一场,让江成路聊个痛快吧。

    差不多也到了晚饭时间,想着江成路随时都会回电,白秀麒随便找了家咖啡馆坐进去,开始了枯燥的等待。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又给江成路去了六通电话,但是没有一次成功接通的。

    一个小时之后,白秀麒往江成路的手机上发送了一条自己先回家的留言,然后结账走出了咖啡馆,去停车场找自己的车。

    半个小时之后,车辆缓缓地驶入老旧的公寓大门。

    白秀麒停好车顺手把铁门带上。再扭头一看,高高低低的魂火之间,他和江成路共同的小窝,却还是一片漆黑。

    到了大约晚上九点的时候,白秀麒的手机终于开始振铃。他原本并不想接,但直到响起第七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接听了。

    来电显示上出现的的确是江成路的号码,可是电话里的声音却来自于另一个男人。

    “喂,你好,我是郑楚臣。”

    和江成路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口齿清楚,彬彬有礼:“实在不好意思,阿江喝醉了。我们现在在云顶广场这边。方便告诉我你们的住址么?我开车送他回来。”

    “……”

    白秀麒无语了那么一秒钟,问郑楚臣:“能让他接下电话吗?”

    郑楚臣说了声“好”,过了两三秒钟,就听见江成路粗重的呼吸声:“喂……亲、亲爱的……你在哪儿?”

    要说江成路喝醉的时候还真不算多,白秀麒真是又可气又觉得好笑,过了一会儿才反问他:“你不是今晚上准备请我吃饭的吗?位置都订好了的。”

    “啊。是啊!”江成路也不知道是真记得还是假记得:“这不……才晚上九点吗?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去。”

    “算了吧。”白秀麒叹了口气,起身开始找外套:“把手机给郑楚臣,我和他说。”

    手机很快换到了郑楚臣手上,白秀麒组织了一下语言:“玄井公寓这边地形太复杂,路很难认。我看江成路那家伙醉得厉害,也不太可能帮着指路。请你把他丢在店里就行,我一会儿就开车来接。”

    郑楚臣倒也没有纠结,接着把店名和地址报了出来。白秀麒拿笔记下,然后穿戴停当重新出了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上又开始下起了小雪,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刮在脸上刀割似的疼痛。白秀麒没带伞,一路小跑到了楼下,正遇上熬晚班出门奔厕所的乐曜春。

    “哟,这么晚了还去哪儿啊?”乐曜春缩着脖子问。

    白秀麒苦笑了一声,没有回答。(未完待续。。)

    ps:感谢打赏的同学们,推荐票的同学们和还有文刀竹见同学的粉红票!灯花不堪剪看了吧,看了的话能够更好地理解剧情哦(你真烦)I527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