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三章 对不起,我来迟了

第一百六三章 对不起,我来迟了

作品:玄妙之井 作者:魏香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多亏了那两只毛茸茸湿淋淋的猫科猛兽的帮助,洞穴中的抢救工作总算赶在海水完全淹没洞口之前结束了。包括黄秀绮、李冕和花阴在内的所有人,都进入了白秀麒的壶天,只剩下宗叔在一边啧啧地看着。

    “你年纪这么轻,居然已经能够把壶天实体化了,莫非其实是仙人投胎的?”

    说实话,连白秀麒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算是个什么类别,只能摇了摇头,又催促着宗叔尽快离开这里。

    于是乎,两个人分别骑上了两头大猫,宗叔一声令下就朝着洞穴外头飞奔而去。

    骑猫的感觉,说实话还听不赖——大概是因为猫科动物脚掌上有缓冲肉垫的关系,所以颠簸感比骑马或者骑没有气的自行车稳妥许多。唯一比较惊险的是,从海神洞到沙滩之间并没有礁石或者地面连接。因此大猫需要用半攀爬的方式,将它们锋利的爪子钉在岩缝里缓慢前进。

    就这样大约走了二三十米,已经能够看见那艘被拖到沙滩上的鬼船了。船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灵力,还隐约可以看见有不属于人类的魂火在漆黑的船舱中闪动着。

    而全船上下,最为炫目的光亮出现在船的甲板上。那是江成路正在和怪物缠斗。因为距离和雨雾的关系,白秀麒看不清楚详细情况,心中如坐针毡。

    但他知道自己还不能过去,至少,在安全放下壶天里的那些人之前不行。

    大猫们很快就翻过小半座悬崖,安全地在浅滩上登陆了。紧接着又片刻不停地奔向了山坡上的行政楼。

    抵达室内之后,白秀麒开启壶天让猫们帮忙,重新将众人转移出来,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留下李冕、黄秀绮他们照顾伤员,花阴急着跑去旅馆与兄长他们汇合。既然已经了无牵挂,那就到了去寻找江成路的时候。然而白秀麒还没迈出大厅,就听见院子里又是一阵风雨咆哮,不远处的一间瓦房轰然垮塌。

    “别出去,送死啊你!”宗叔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还想不想活了,走这边!”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行政楼的地下通道第二次被派上了用处。两只猫驮着白秀麒和宗叔飞快地在通道里穿行,良好的夜视能力让它们步履如飞。

    就在这忙里偷闲的几分钟时间里,白秀麒抓住时机询问起了宗叔的底细。

    “我嘛,和你们那个陶川也算是半个同事吧。”

    他冷不丁地抛出了这句话,接着又补充:“不过他是刑警,我嘛,算是警犬大队的。”

    “……”说也奇怪,白秀麒觉得自己还真能够理解宗叔的意思。

    宗叔说,其实瑰火岛一带的空间异常很早就被有关部门注意到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摸清楚背景和鬼船出现的规律。这段时间,他注意到鬼船的出现越来越频繁,一开始还怀疑是新上岛的白秀麒和江成路在捣鬼,正想要向上汇报台风就来了。

    正说到这里地下通道就到了尽头。钻出去一看,正是海神庙的那根立柱后头,海水只差一寸就要漫过通道人口,一旦迟来几分钟,通道入水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两猫上到地面之后,直接蹦到了房顶上,就看见一百来米开外的岸边就是那条鬼船,可是江成路却不见了踪影。

    “也许是那东西耍诈,躲到船里头去了。”宗叔提醒道。

    无论如何,只有上去看看才能确定。

    ————

    直到近处,白秀麒才真正意识到这艘运输船究竟有多么庞大,锈迹斑斑的船体本身就像是一条搁浅了的史前巨怪。而这样的巨怪肚子里,又究竟藏着多少劫掠得来的珍宝?

    大猫的指爪与船体摩擦,发出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好在攀爬的过程不算长,他们很快就到了甲板上。

    甲板上一片狼藉,旗杆和起重杆断成几截碎在地上,到处是木板和破铜烂铁的残骸。这其中有不少痕迹是新造成的,可也有很多碎片看起来陈旧,显然是七十多年前船只失踪时留下的。

    不过,无论新旧,多半都是江成路弄出来的。

    此时此刻,除了呼啸肆虐的台风之外,甲板上似乎再没有别的动静了。怪物和江成路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宗叔和白秀麒商量,一人带着一只猫,分别搜索船头和船尾,一有动静立刻让大猫循着气味进行通报。

    船的中后位置,有一处进入船舱的下沉式入口,里头黑黢黢的看不出什么名堂。白秀麒壮着胆子往里头看了一眼,发现墙壁上有血迹。

    难道江成路受伤了?!

    不敢再多想,白秀麒三步并做两步往船舱下走去。穿过一段漆黑的下行台阶,前方居然有光亮传来。

    船舱要比白秀麒想象中得宽敞一些,左右两侧都是紧闭的铁门。从门的样式上来看,应该不是供人居住的。而光,就是从这些铁门里面隐隐约约地传出来的。

    是魂火。

    五颜六色的、瑰丽的魂火,在漆黑幽暗的走廊两侧影影绰绰。很容易让白秀麒联想起玄井公寓的夜晚。只不过,玄井公寓在江成路的照看之下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而这里有得只是凄凉和死寂。

    白秀麒心中感叹,同时也不敢放松紧惕,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脚步。他很快就发现,这些铁门上面都曾经用油漆涂抹过符咒记号,门缝也用符纸封住,显然是不希望铁门里的什么东西逃逸出来。

    可是如今,大约七成的铁门却处于洞开的状态,里头只剩下一些看起来样式古怪的匣子和木箱,真正的法器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说不定是被江成路给夺回去了吧。

    白秀麒边走边看,不觉已经往前了一二十米。可是除了刚开始的那点血迹之外,就再也没有发现其他新鲜的痕迹。

    还要不要继续?他正在犹豫,忽然发现紧跟着自己的大猫不见了。与此同时,前面的通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发出了一声响动。

    大猫?江成路、那个怪物,还是……

    白秀麒随手抓起了一块木板权作防身工具,另一手握紧了江成路送的五行珠手串,然后屏住呼吸,一步一步朝着声音的源头靠近。

    而随着他的脚步,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逐渐逐渐地发生了。

    四周正在变亮。头顶上老旧的白炽灯丝悄悄地发红,一点点取代魂火的亮光。

    散落在地板上的碎片飞到了半空,拼合回到六十年前脱落的地方。铁门一扇接着一扇地合拢,撕碎的封印自动粘合,发出普通人无法看得见的金光。当废墟的荒凉感觉褪去,另外一种肃杀紧张的气氛开始浮现。

    背后有脚步声。

    白秀麒愕然转身,看见楼梯的方向走过来一队日本兵,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眼睛的男人,看起来并不像是直接参与作战的士兵。

    就是这个白衣男人的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件古怪瓷器。瓷器的基座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花瓶,可是颈部以上却堆砌着眼花缭乱的雕塑——古装小人、楼阁宫殿和龙凤等神话生物重重叠叠,宝塔一般高高隆起。

    “是魂瓶?!”

    李坤曾经找白秀麒看过一些宝贝,其中就有类似的器皿。那些华丽繁复的堆塑表现得是死者在阴间富足的生活,也就是说,这是一件冥器。

    既然是魂瓶,那里面装得又是谁的魂魄?

    那一队人对白秀麒视若无睹,就这样大摇大摆地一路从他身边走过。白秀麒干脆跟在他们身后,看着魂瓶被安放在了一个小房间的特制木箱子里。箱子上又被贴上了封条,不可谓不慎重。

    魂器摆放完毕之后,日本兵便准备离去。可就在这个时候,船身忽然开始了剧烈的摇晃!

    怎么回事?白秀麒也忍不住惊愕。理智告诉他,鬼船如今搁浅在了沙滩上,目前这种程度的台风尚不足韩东这个庞然大物。那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

    没来得及离开的日本兵也露出了紧张的神色。穿大白褂那个人扭头对着其中一个人说了几句话,那人立刻跑出去好像准备打探消息。不过几秒钟之后,他就又跑了回来。

    不用去打探了,造成震动的始作俑者已经闯了进来。

    “江成路!”

    白秀麒惊愕得瞠目结舌。一路杀进来的人的确是江成路没有错,却又并不完全是他如今认识的那个江成路——眼前的他穿着蓝色的布质长袍,浑身上下散发着凛然的盛怒,强大得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毋庸置疑,眼前的这几个日本兵根本不是江成路的对手,两三下就被解决掉了。剩下那个穿白大褂的一看情势不妙,也抛下了部署落荒而逃。

    江成路并没有再去追赶那个人,而是快步走向了安放魂瓶的木箱前。两三下撕掉封条打开木箱,见了魂瓶抬手就要去砸,却又在最后一秒钟硬生生地刹住了。

    “秀麒说过,这些都是国宝,不能砸……”他自言自语。

    孺子可教。

    白秀麒在一边点着头。

    于是江成路又花了一点时间去除掉了瓶身上附着的符咒,又小心翼翼地将盖子打开——只见萤火虫一般发出光亮的东西飞了出来,立刻被江成路伸手揽在了怀里。

    “我来接你。”江成路叹息道:“对不起,来迟了。”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