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一章 最强试验品
    简桐看着地上的符印,又慢慢地将目光转回到黄向远的身上。

    “我给过他一次活命的机会。”他这句话却是对着一旁的罗微卢说的:“可惜他不合作。”

    “不、不不……”

    罗微卢显然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扶着墙壁站起来想要阻止,却已经太迟了。

    简桐已经两三步走到了汤一朗面前,一手扼住他的脖颈将人按在了洞壁上,紧接着抽出一把短刀,刺入了汤一朗的腹部。

    “你难道不知道吗,符咒只对法术生效。而你最大的作用并不是解开封印,而是带我们找到这个地方。”

    “可是……有地上的法阵,那个东西也跑……跑不出来……”汤一朗痛苦地反驳。

    “哼,那就试试看。”

    说罢简桐松手,汤一朗立刻后仰跌进了水潭中,并且不断下沉、下沉,最终消失在了黑暗中。

    “动手吧。”简桐又催促罗微卢:“别让我说第二遍。”

    “你会后悔的。”罗微卢说道:“总有一天你会在最深的地狱里受尽折磨,难道你还预见不了这一切吗?”

    简桐没有再说什么,他朝着那枚黑色的巨茧走了过去。举起沾着汤一朗血液的短刀,用力楔入。

    伴随着轻微的噼啪声响,黑茧逐渐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豁口。一股难以言喻的臭味从豁口中传了出来,罗微卢掩住口鼻又是咳嗽又是干呕,而他体内的蛊虫更是不约而同地躁动起来。

    黑茧里开始流出粘稠的黑色液体,有点像是鸡蛋的蛋清。随着重力的作用,有一大团被“蛋清”包裹着的东西从黑茧里掉在了地面上。

    是一个“人”。

    那个人足有两米多高,周身被黑气包裹着,裹着鳞片,还有一条蜥蜴般的长尾。它似乎没有性别,当然这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血红色的眼睛已经睁开了。

    不知什么时候,罗微卢已经彻底没了生息。简桐将他抱在怀里,看着面前正缓缓站起来的怪物,问道:“怎么样?”

    怪物张开嘴。甩了两下紫黑色的舌头,却只发出了沙哑破碎的声响。它表现得远比外表看上去温顺许多,正侧头打量着简桐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个时候,江成路从水潭里猛地冒了出来。

    ——

    看起来还是迟了一步。

    看清楚眼前的情景之后,江成路果断掉头,又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顺便把还在水里载沉载浮的汤一朗也捞了起来。

    他重新返回水潭的入口处,对着等在水面上的白秀麒大喊一声:“让开!”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原本清澈的水潭涌动起来,很快就变成了污浊的深黑。紧接着那个破茧而出的怪物就从水里冒了出来。

    “小心!”江成路大声提醒白秀麒不要靠近:“这就是山洞里藏着的妖怪!”

    这种事根本就用不着你来提醒——白秀麒原本想要这样大声地反驳。然而他还没有张嘴,却反倒捂着额头弯下了腰。

    已经很多天没有这种感觉了,脑袋里好像有小钩子扒拉着,一点一点将深藏的记忆勾到眼前。

    缀满五彩水晶玻璃的枝形吊灯在头顶晃啊晃的,从灯光的阴影里徐徐站起来的黑色人影。和眼前这个怪物的身影一点一点重叠了起来。

    心脏突然好痛。

    白秀麒伸手按住胸口,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就在这个时候,怪物却朝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别碰他!”

    江成路大喝一声也快步冲过来,白秀麒终于如梦初醒。他赶紧抬头,却发现怪物伸出的指尖距离他仅仅只有十厘米了。

    但也是他和怪物之间最近的距离。

    在与白秀麒目光相接的一瞬间,怪物不知为什么停了下来,只是用那双猩红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白秀麒。

    紧接着江成路就赶到了。使出全力的一击却被灵活地闪避。浑身鳞片的怪物发出一声刺耳的嚎叫,却并没有向江成路发起反击,而是径直朝着洞口的方向奔去。

    糟糕,黄秀绮和李冕还在外头!

    想到这里,白秀麒和江成路再顾不上抱着罗微卢从水塘里浮出来的简桐,转身飞快地跟上了怪物的脚步。他们很快遇上了黄秀绮和李冕。但是怪物却同样没有对他们两个做出任何反应。

    “刚刚那个是什么东西?!”黄秀绮只是被吓得不轻:“它一口气朝着洞口跑去了!”

    江成路一听急着又要去追,却被白秀麒一把拉住了。

    他们就在原地等待,等简桐不紧不慢地从洞中走了出来,然后质问他:“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简桐一脸平静:“我要这船上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与你们无关。”

    “你伤了我们的朋友,这就和我们有关系了。”江成路说道:“你觉得你现在还逃得掉吗?”

    “呵……”简桐却笑了起来:“逃得掉怎么样。逃不掉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一点小事?”

    居然把自己的生死安危称作一桩“小事”,白秀麒忍不住在心中咋舌,眼前这个男人不是疯了就是城府深得可怕,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想到这里,他正想朝江成路使一个眼色,忽然又听见简桐开口问:“你们知不知道,那艘是什么船?”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江成路以同样的话回敬:“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简桐并没有理会他,接着说道:“这艘船上,装着许许多多从全国各地搜刮、抢夺来的古董,用珍宝来形容还不够准确,应该说,都是法宝。”

    “法宝?”

    白秀麒的脑海里跳出了对于这个词语的解释——具有法力的珍宝,常常为仙家所有。这个解释的声音同样告诉他人间也是有法宝存在的,散落在各处的洞天福地之中。

    简桐的声音又打断了他的沉思。

    “这么多的法宝,每一个都有它自己的作用,集合起来发出的强大灵力,不正是每一个修仙的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吗?你又何必要问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可你现在要是被我给杀了,这些法宝对你而言又有什么意义?”江成路一针见血:“可你明明说自己逃不逃的掉只是一件小事,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或者说……”白秀麒顺着他的思维往下想:“你想要这艘船,其实并不是为了你自己,而是让别人获得里面的法宝。”

    说到这里,他的脑袋里忽然有道亮光一闪:“刚才那个怪物的身体里面,其实是罗微卢!”

    众人急忙又将目光转向了洞外。漫天横飞的豪雨几乎成了瀑布倾泻下来,可是那艘鬼船的身影反而显得更加清晰起来。被罗微卢的意志所操控的怪物在黑夜里踏浪而行,已经来到了那一群拉纤的人类魂火之间。

    有了它的介入,巨船正在迅速地朝着岸边前进。

    “那东西是日军的最强实验品。”

    简桐说道:“是用蛊术、天妖的遗骸,还有残忍却先进的科技共同制造出来的怪物。若不是当年跟着这艘船一同遭受了重创,恐怕祸患无穷。”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下来看了一眼江成路。而江成路也早就陷入了深思之中。

    白秀麒不禁义愤填膺:“既然祸患无穷,你还不惜牺牲这么多人的性命放它出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简桐不为所动:“这个世界怎么样,与我无关。我也不在乎自己会被你们怎么样。只要微卢找到他需要的东西就好,他现在拥有了最强实验品的躯体,没有人能够阻挡他。”

    原来这就是简桐的目的,让罗微卢一个人登上鬼船再一个人离开?

    白秀麒正哑然无语,却听见一直沉默着的江成路终于发出了一声冷笑。

    “哼,你以为,就凭你们这点伎俩就制服得了那个怪物?若是天妖这么没用,那么二十多年前,守护这座流离岛的鲛人也就不会需要拼上自己的生命才能将它封印……而七十多年前的我,也不会因为精疲力竭,掉在落龙滩上。”

    “……七十年前,落龙滩……”

    白秀麒猛然想起了这段往事。

    这也就是说,当年江成路之所以会出现在海边,就是因为曾经出海追踪过这艘日本运输船的踪迹。换句话说,这艘船之所以没有顺利抵达日本,而徘徊在海内十洲与现实世界的罅隙之中,也是因为江成路的干预?

    还有,那个时候,江成路的掌心里,还攥着他白秀麒的魂魄……

    原先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一些事,正在快速地拼合成为一张完整却又宏大的地图。白秀麒还没有来得及缓过劲儿来,忽然就听见洞穴外的海面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哀鸣。

    他循声眺望,看见那个漆黑的怪物增痛苦地在半空中翻滚着。与此同时,一直被简桐抱着的罗微卢的躯体,眼耳口鼻中竟然缓缓流下了黑色的液体。

    “……!”

    简桐的表情终于不再镇定,他两三步跑到洞口向外眺望,却正好看见那漆黑的怪物摔进海里的瞬间。

    “你完全不知道罗微卢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对手。”江成路叹息:“你真以为那个最强的试验品会乖乖地任你们宰割?”R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