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四章 活的海怪
    黄秀绮和李冕嘀嘀咕咕了一阵子,总算是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见他俩谁也不提发生了什么,白秀麒和江成路没有追问,四个人继续朝着礼堂的方向走去。

    说来倒也是巧了,通道的尽头正好就是礼堂的地下室。黄秀绮用钥匙打开最后一道铁门的时候,白秀麒就在她耳边小声提醒道:“前面有尸体,小心。”

    陈旧霉变的气味扑面而来,杂乱的仓库影影绰绰地展现在了众人面前。江成路凭着记忆找到了墙壁上的开关,惨白的光亮刺得大家一时间都睁不开眼睛。

    过了两三秒钟,白秀麒忽然听见江成路嘀咕了一句。

    “欸,死人呢?”

    白秀麒赶紧睁开了眼睛,发现刚才用来包裹老鼠尸体的草席就搁在一旁的空地上,却是完全摊开的。

    尸体果然不见了!

    白秀麒和江成路面面相觑,但并没有迟疑太久。知道老鼠的尸体放在这里的人并不多,更何况地下室的门上了锁,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根本没法从外头被打开。

    多方排除之后,就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可能性。

    “汤一朗!肯定是他把尸体给转移了!”

    白秀麒激动了一秒钟,很快又冷静下来:“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言自语毕竟还是没有用的,找到汤一朗之后一切都好说。于是他们绕开草席继续往前,打开地下室的门走了上去。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外出作业的人都已经陆续返回。因为大风随时可能刮碎建筑外侧的钢化玻璃门窗,所有前来避难的人员都被要求集中在礼堂的中央。原木色的地板上铺着三列整齐的草席,岛上的居民三三两两闲聊着。组织者想得倒挺周到,为了防止大家无聊,不仅在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电影,设置了小卖部,还在场馆里摆放了不少书籍自由借阅。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黄秀绮和李冕决定先找个地方避一避,由白秀麒和江成路出面去找到汤一朗,再把人带去详谈。

    可是白秀麒在礼堂里逛了两圈,江成路甚至连礼堂外附近一圈都找过了,都没有找到要找的人。

    汤一朗就这样消失了?

    黄秀绮和李冕还在等待,于是他们决定先回去汇报。

    那是礼堂后部二层的一个小房间。几乎被各种各样的机器给填满了,面向礼堂的那面是一堵隔音玻璃墙,正对着玻璃的是一个调音台。

    很显然这里是整个礼堂的控制室,隔音性能自然很好,外面也看不见里头的动静。走在后头的江成路刚把门一关,黄秀绮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人呢?”

    白秀麒摇了摇头,江成路摊了摊手。

    “畏罪潜逃?”黄秀绮顿时紧张起来:“会不会直接开船逃走了?!”

    “可能性不大。”李冕摇头。

    “现在这种天气,除非他们想死,不然一定还待在岛上的什么地方。但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必须赶在台风停歇之前将他找出来。”

    “要不要告诉发动大家一起找?”黄秀绮提议,“汤一朗涉嫌谋害了我爸和老鼠,也应该让大家知道他的危险性。”

    “但是也有可能引起骚乱。”白秀麒提醒:“而且,万一汤一朗不是唯一的凶手,这么做岂不就是打草惊蛇了?”

    两个人都觉得自己有道理,对视了几秒钟之后忽然齐刷刷地将目光转向了江成路。

    “……”江成路摸了摸鼻子,重重地咽了一口口水。

    就在这个时候,李冕忽然伸手敲了敲调音台前面的玻璃墙:“等等,下面那些人……他们为什么在看着我们?”

    他这么一提,其他几个人也跑到了调音台边上朝外看。原先三三两两地分散在礼堂里的人们,如今全都抬着脑袋,朝着这边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我去!”

    江成路首先发现了玄机,他指着调音台上的绿色按钮,又看向黄秀绮:“谁打开的?你干的?”

    “当然不是!”黄秀绮也是一脸惊愕:“也就是说,我们刚才说的话外面的人都听见了?”

    江成路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外头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接下来的一切全都乱了。

    人群一窝蜂地涌了过来,反复询问着几乎相同的几个问题。避无可避,几个人躲在屋子里头商量脱身的方法,最后决定还是向礼堂里的众人有选择性地公开一些内情。

    虽然黄秀绮不太情愿,但是四个人里头也只有她还算有点知名度,于是被江成路连哄带骗地充当起了发言人。

    可是她才刚刚别别扭扭地报出自己的名号,突然就看见玻璃窗右下方的礼堂侧门被人给推开了,有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家伙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捂住肚子没走几步就摔倒在了地上。

    鲜红的血液混合着雨水汩汩地流淌出来。

    这一下,可真是乱上加乱了。

    ————

    黄秀绮的发言被迫中断了。白秀麒和江成路率先跑下楼去。受伤的男人已经被众人团团围住,他是黄向远手底下的一个工人,就在刚才白秀麒还看见他在外头扛沙袋,

    好在岛上的医生也在礼堂里避难,就拿着急救箱子过来检查。发现他下腹部的位置被锐利划开了三道五六寸长的伤口,血流了不少,但是并没有伤到脏器。

    趁着检查的时机,江城路凑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和汤一朗有关系。谁知道那人惨白着一张脸,只反反复复地说着两个字。

    “海怪、海怪……”

    一旁的白秀麒都快要翻白眼了——这是嫌弃局势还不够乱吗?!

    经过一番循循善诱之后,受伤的男人终于一点一点地说出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就在刚才搬沙袋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家里头还有一件贵重物品没有拿,于是冒着风雨赶回家去取,却在返回礼堂的途中撞上了不可思议的事物。

    那是一个远远看起来像人,也穿着人类衣物的家伙。它的行动很迟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遭受风雨折磨的可怜路人。男人好心,想要将他带到礼堂去避雨,谁知道走近一看魂儿都差点吓掉了。

    那个人的脑袋看起来简直比正常人的要大一圈,灰白色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在海水里头浸泡了好几天的尸体。五官好像是有,可是全都肿大移位,两颗眼珠子白白的,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被煮熟了的鱼眼珠。

    这样一个让人魂飞天外的怪物,出现在狂风暴雨的台风天,如何不叫人吓得魂飞魄散?男人打摆子似地哆嗦起来,脚下一滑就顺着陡峭的坡道滑了下去,半道儿可能撞在了碎玻璃窗或者别的什么锋利的物体上,就成了如今的这个狼狈模样。

    海怪,台风天里真的有海怪出没?问题还没弄清楚,消息就一层一层地传开去了,礼堂里顿时又掀起了一波恐惧的小高潮。

    白秀麒说实话心里头也有点发毛,跟着江成路这么久了,他是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肯定有海怪这种东西存在的。不过他又转念一想,什么样的海怪在江成路这条老龙的面前恐怕都不够看的。

    而这个时候的江成路,却独辟蹊径,注意到了另外一个细节。

    他问受伤的男人:“你刚才说那个海怪穿着人的衣服?具体什么样子的?”

    “衬衫牛仔裤,都是蓝色的。”

    “鞋子呢?”

    “……没仔细看,好像是光着脚?”

    “身高如何?”

    “很瘦,很矮……所以显得头更大了。”

    江成路没有再说什么,他将白秀麒等人叫到一边,接着取出了自己的手机。

    上次自作主张更换手机的时候白秀麒就知道了,江成路这家伙有拍摄惨剧现场的习惯。而此时此刻他所展示的,正是不久之前老鼠的死亡现场。

    而老鼠的衣着和体型,显然与受伤男人描述得完全吻合。

    “可是老鼠已经死了啊。”白秀麒毫不怀疑自己的双眼:“脑袋都被煮烂了还能活着,这不是人,是小强吧?!”

    “你都跟了我这么久了,怎么觉悟还这么低啊。”江成路一脸鄙视:“谁说只有活人才能够走来走去的?你再想想咱们今天上午看见的那口棺材!”

    “棺材,什么棺材?你们两个究竟在说什么,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黄秀绮在一旁听不下去了,警察李冕更是满脸的惊愕和狐疑。

    觉得再这样发展下去,迟早真相是会浮出水面的。江成路示意二人稍安勿躁,正打算建议他们先找个没有人围观的地方娓娓道来,忽然间头顶高处又响起了一阵扩音喇叭的电流噪音。

    难道控制室里的麦克风又被人给打开了?

    白秀麒正奇怪,紧接着就听见扩音喇叭里头居然传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救——命”

    原本闹哄哄的礼堂里一下子安静了,只剩下户外一阵强过一阵的风声和雨声。那一声叹息之后又过了许久,喇叭里才传出来了第二句话。

    “救……救我……我是汤一朗。”

    此话一出,人群一阵大哗。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