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九章 无奈
    四个人返回旅馆,正在搬运三角梅的宗叔也吃了一惊。但是他并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只是确定了两个人要留在旅馆的意向之后就安排了房间。来到旅馆躲避风灾的人陆续增加,黄秀绮与花阴被暂时安排住了一起。

    花阴和黄秀绮自从那天游艇泳池的事之后就有点不太对付,现在当然也没有什么话可说。虽然花阴知道,自家兄长急需的九色花就掌握在这个女人的手里,但是江成路刚刚特别告诫过不要打草惊蛇,所以她还是忍住了。

    呆在屋子里大眼瞪小眼的也没有什么事可做,隔壁屋子里那两对狗男男估计也正腻歪着,花阴顿时觉得天上对她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太过残忍,看起来只有去楼下解解闷儿。

    旅馆里人一多自然就热闹起来,而大家互相谈论的话题无外乎那么几个,说着说着就绕到了昨天晚上黄向远的事情上来。花阴仗着自己年轻可爱又外表甜美,东一搭西一搭地听着他们的交谈。很快,她就发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默默地在一旁聆听。

    是那个叫做李冕的警察。

    这个男人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一种沉静收敛的、毫不起眼的感觉。明明人就坐在那个角落里,手上还拿出本子刷刷地记录着什么,可是只要他不开口说话,在场的人似乎就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简直就好像披了保护色的章鱼那样。

    花阴因为自己能够注意到这个男人而感觉到得意,但这种得意随即变成了一种奇怪的攀比心理——她开始想要模仿这个男人的奇妙本事,试着不说话也不惹人注目,去做一件几个小时之前她就一直想要做的事。

    把那块玉桃果实从宗叔的花瓶里捞出来。

    那个插着九色花的花瓶依旧放在大厅的窗台上,他的主人如今忙着抢救那几颗心爱的三角梅而无暇他顾。花阴悄无声息地一点一点接近窗台,然后一个转身,用自己的身体作为遮掩将花瓶抱在了怀里。

    飞快地拔出九色花,把手伸进去,取出玉桃果,放回花和花瓶。

    所有这些事一气呵成,不过短短十几秒钟。花阴得意地将玉桃果揣回口袋里,又做贼心虚似地回过头来看一看其他人。

    这一看,她的得意劲儿忽然就灰飞烟灭了。因为李冕,那个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抬起头看着她了。

    看什么看!花阴做贼心虚地回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白秀麒忽然从二楼快步跑了下来,左右张望着找到了花阴就让她赶紧跟着自己回楼上去。

    “快点过来,你哥找你!”

    听见这句话的一瞬间,花阴的心就猛地一沉。但她还是保持了起码的镇定,一直到走上了楼梯这才紧张地向白秀麒确认道:“是不是我哥出事了?!”

    白秀麒并没有直接回答,反正花阳和商斗星的房间就在前面。他快步走到门口敲了敲门,为他开门的人是江成路。

    “你哥他的情况突然变得很糟糕。”

    进了门,江成路就劈下一个晴空霹雳:“恐怕你要做好随时失去他的准备了。”

    听见这句话的花阴就这样愣在了原地,几秒钟后又突然发动,一个箭步冲到了床边上。

    透过放下的床幔,她隐约可以看见商斗星就在床边上,掀开纱幔之后她才发现商斗星原来是跪在床边上的。它那双毛茸茸的手掌轻轻捧着花阳的手,棕黑色的绒毛更衬得那一只手惨白如同冰雪一般。

    “他说要帮我吹干身上的雨水,让我坐在椅子上,然后就站在我的身后。然后、然后……”

    沉稳如商斗星,如今也不禁语无伦次起来。

    “然后,他忽然倒了下来,靠在我的背上。”

    这之后,商斗星立刻将花阳转移到了一边的床上。发现他的体温忽然变得异常之高,与此同时,另外一些更让人担心的现象开始出现了。

    顺着他的指点,花阴看见了出现在兄长胳膊上的一个小坑。它大约只有一根手指大小,事实上这也是商斗星那粗大的手指所按压出来的。

    花阴的皮肤没有回弹,相反,仔细观察下陷的地方可以发现苍白的皮肤中出现了一些裂痕,不详的暗紫红色隐约可见。

    “已经到极限了。”江成路在一边重重地叹息:“他的皮肤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只要稍稍触碰就会破裂。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花阴显然早就知道了接下去会发生的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一阵强过一阵的恐惧感袭过将白秀麒的心头,他轻声问道:“接下来还会怎么样?”

    江成路不忍地轻声说道:“身体的发热量继续加大,皮肤开始脱落……燃烧。”

    “……!”怎么会这样?

    白秀麒的心里咯噔一下,接连打了好几个寒战。

    与花阳认识之后的许多个片段飞快地在他的眼前闪回。那个一身红衣,笑靥如花的神秘美人;那个才情横溢,妙手锦心的雕刻家;那个固执而深情,却始终无法得偿所愿的可怜人偶。

    很快,这一切都将灰飞烟灭,无处可寻……

    “救救他!”

    花阴的哭叫声将白秀麒拉回到了现实,少女已经泪流满面。

    “做点什么啊!当初要是没有他帮你做出这具身体,你根本早就死了!现在他变成这样,你们想想办法,想想办法救救他啊!”

    没错。花阳的恩情,白秀麒从没有忘记过,而花阴的这一番话更是提醒了他,自己的身体也是用同样的方法被制作出来的,总有一天也会面对着一样的结局……

    但现在或许还不算晚。

    想到这里,白秀麒拍了一下江成路的肩膀就转身跑出房间,叩响了稍远些一扇房门。

    过了好一阵子门才打开,门后的黄秀绮表情平静,但是通红的双眼还是说明她刚刚结束哭泣。

    白秀麒深吸了一口气,直视着这样一双悲伤的眼睛,然后轻声问道。

    “黄小姐,你能跟我来一下吗?”

    “……好。”

    黄秀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江成路,并没有太多的迟疑。她跟着二人来到花阳的房间,一开门就听见抽抽噎噎的哭泣声。

    她的目光在满脸泪痕的花阴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慢慢地转到了跪坐在另一边的商斗星身上。

    “这是……?!”

    担心她闹出什么动静,江成路轻轻地关上了房门。这反倒让黄秀绮紧张起来,她迅速转身,目光也变得游移不定。

    江成路因为自己的行为而叹了一口气。

    “黄小姐请你放心,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请你看一看躺在床上的人吧,如果没有你的帮助,他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黄秀绮知道自己逃不了,这才看清楚了躺在床上的人,竟然是也曾经有过数面之缘的花阳。

    “他……怎么了?”

    提出这个问题之后,她又突然瞪大了眼睛:“难、难道你们和我爸的事有关系”

    “不,两者之间绝对没有任何关系。”白秀麒果断否定,又附上但书:“不过如果你愿意帮助我们,我们愿意帮助你调查你父亲失踪的真相。”

    “……你们要我做什么?”

    黄秀绮显然有些意外,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

    白秀麒也不拐弯抹角:“很简单,还记得你昨天送给我的那种九色花么,我们想知道它的生长地点。”

    “不是别的同一个种类的花,就是那天那几朵花。”江成路补充。

    白秀麒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要求,谁知黄秀绮反而警惕起来。

    “你们要去那里干什么?”

    白秀麒与江成路对视了一眼,所幸刚上岛的时候,他们在游艇上就曾经和黄向远提起过皮肤病的事,现在也只不过需要说明温泉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而九色花所吸收的水源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

    黄秀绮再一次给出了让他们惊奇的反应,刚才还警惕性很高的她居然轻易相信了这个说法,并且给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因为一些理由,我不能带你们去那个特殊的地方,但是我可以给你们一些那里的九色花,还有那里的水,这样可以吗?”

    “可以,但是必须赶快。”白秀麒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花阳:“我们担心他坚持不了多久。”

    “好。”

    黄秀绮再次显示出了意料之外的爽气,一口答应下来:“傍晚之前,我给你们想要的,你们也别忘记对我的承诺。”

    “请相信我们不是这样的人。”白秀麒一脸诚恳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又忍不住多说了一句话。

    “我并不是想要干涉你的决定,但是台风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你是一个人出去,我担心你会有危险……”

    “这个不用你担心。”黄秀绮打断了他的话:“记住你们说过的话,就算你们是妖怪还是什么东西,我都不会惧怕的。”

    “请相信我,你不用害怕我们。”

    白秀麒冲着他露出了最绅士的笑容:“还有,妖魔鬼怪,从来就不止是个‘东西’。他们和你一样,有喜怒哀乐,有爱憎忧惧,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生命。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